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归宿:雪女

归宿:雪女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正文

风雪交加,山脉是银白色的。

添翼刚来到这儿的一个小伙子。他背着猎枪在这儿隐居,给迷路的人一些有用的帮助。

所以来这儿冒险的人都不害怕,甚至有人会专程给添翼带山下的水果和零食。他们都知道,这儿有一个叫添翼的男孩子,善良又俊秀。

“你可得小心啊,”这天,一个登山的旅客对他说道,“这儿可有雪女的传说哦!”

“雪女?”

“是哦,听说雪女最怕热的东西"那个律师不正常。"陈腾春说:"据我所知,在日本,办这类不动产转让手续很简单,最?嘈∈本徒饩隽耍捶孔邮彼透酶阍砍祝裁匆愕诙煜挛缛ト≡砍祝慷以嫉氖奔湟财婀郑裁炊ㄒ嫉娇煜掳啵砍尚娜媚闱肟停?rdquo;了,这儿有一壶热水,拿着。天寒地冻的,暖暖手也好。”

“多谢。”添翼笑道,“雪女也一定像你们一样善良。”

旅客摇摇头,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下山去了。雪堆边,忽然窜出一个人影儿,也随着这旅客下山去了。

半夜,夜深人静。漫天的雪花,添翼看着手中暖暖的水壶:“这水壶保温真好。”他把水壶放下,转身看向窗外。窗外的月光很清,清澈得像是潭底的水一样。添翼想到自己久远的家乡,还有自己被迫背井离乡,忍不住再次叹了一口气。

一阵敲门声蓦地响了起来。

添翼急忙奔过去,不暇思索地打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个美丽的女孩,穿着白色的厚厚的羽绒棉袄。他一愣,随即说道:

“您是迷路了?还是来探险的?不管怎样,先进来再说。”

“不,我不进去。”女孩摇摇头。她的头发被雪花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白色,这时候添翼才注意到,女孩还牵着另一个男孩儿。

“这是我的弟弟。我们的母亲不知哪里去了……”

“是么?你先进来再说,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么?我叫美甜。”

“美甜。好听。”他由衷地赞叹道。美甜的眼睛里隐隐透露出难言之隐,但是还是跟着他进了屋子。

屋子里,美甜的弟弟安静地坐在床上。添翼翻着柜子找出一些东西,又烧了一壶水:

“美甜……”他的嘴里喃喃道,“这个名字我似曾相识,真是熟悉……”

“你为什么要让我进来呢?你听说过雪女的传说么?”

美甜在他的身后小声问道。他的手一抖,想到上山的旅客给他的告诫,心中不由得一惊。但是依旧倒水,淡淡地说:

“听说过。这又如何?况且我又未曾欠过她们——我相信她们善良,又漂亮。”

“年幼的雪女对于人类是无害的,”美甜的脸在烛光中闪着白色的光芒,“可是成年的雪女也许不同。她们把一生都托付给了一个人,可是那个人终究会离开她们——所以她们要把这个人永远地封存起来。”

添翼没有说话。他默默地打量着美甜的弟弟。真的很像传说中的雪女撇开外表,林辉在其他方面,堪称完美。有钱,温柔,专,对李红无微不至,是绝版的钻石好男人。可偏偏,上天怎么就让他长了这么副身材?的孩子——雪童子。

凯渊几乎是闯着进屋来,天未见,他已快要念死了她。

“雪童子也是雪女的孩子啊。”

添翼意味深长地看了那孩子一眼。美甜的脸一下子红躺在号病床的病人丝毫不紧张,那是因为他的意识尚未清醒。起来。“事到如今,也就不瞒您了,我们的母亲就是雪女。”

“啊?!”

添翼没想到她们说得如此的直接。屋子里的温度骤然下降,他感到周围的空气都快被冻住了。

“我们的母亲被人骗走了……”

雪童子忧伤地说出了这句话,

“我的姐姐还没有成年,不会害你的,帮帮我们……他们要用我的母亲去做实验,去参加什么雪女的展览……”

这时候,美甜也把整个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添翼。

原来,雪山之中有一个雪女的聚集地。近几年雪女大量的失踪,却没有人知道她们去了哪里了。

即使雪女去跟随或报复自己喜爱的人,她们也会提前告诉自己的群体的——可是这些雪女全都失踪了。

没有成年的美甜和弟弟在发现母亲失踪之后,心急地下了山。他们乔装打扮,只听说最近会有一场雪女的展出会。而且山下的小镇四处贴着雪女的海报,美甜在其中看见了自己的母亲。

“我跟着你下山。”添翼有些为难,“可是这个小屋谁来打理呢?”

“我的弟弟就行。”美甜得意地说道。添翼点点头,转身就去收拾行李去了。他们会在第二天早晨到山下的。

第二天,天刚刚亮,添翼和美甜已经到了山脚下的小镇。小镇车水马龙,当中不少人都聚集在了此地。

觥筹交错,霓虹灯"没问题啊,就凭咱这长相,那追保准到手"赵平往后推了把头发,脚搭在凳子上得意的说着,可是他的声音在颤,腿在抖。的灿烂,添翼觉得自己似乎与这个社会脱节了。他的手中握到了一张飘来的单子。

“只要抓到一个雪女即可得到二十万奖赏!过时不候!”

美甜也看到了这个单子。她偷偷地看添翼脸上的表情,添翼顺手把单子揉成一团,重重扔进垃圾桶,还不屑地呸一声。

美甜的眼睛里有些温热的水在摇晃。她抑制着自己不哭出来。

“添翼,我的母亲,在这儿。”

果然,一个笼子里放着许多的雪女,被依次抬了出来,“雪女啊!她们可是能长生不老……”

美甜的脸色变得阴沉,狂风四起,雪花漫天飞舞。

“把她们都放下!”一声凌厉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来,吓得台上那个人一愣,“谁?”

“把她们都放下!”美甜迎着避开的人群,慢慢走上前。迎面吹来了冷风,添翼颤抖了一下。

在短暂的沉默后,周围不知谁喊了一句:“拿火把!她是雪女!”

人群顿时又沸腾起来。添翼一愣,随即冲上去拽住美甜的手,转眼间将美甜拽出了人群。他们狂奔着,一直奔向雪山。

天已经大亮,添翼和美甜向着山上狂奔,随着后面人们的狂吼。

“啊——”

忽然,美甜的身子向下一沉。添翼忽然想起来,这儿有陷阱!而且曾经是他布下的陷阱。他想到身后的人们很快会追上他们,于是干脆也跳了下去。

陷阱里倒是温暖了些。美甜奇怪地打量着这里。“好险啊……”

“别出声。”添翼提醒道,头顶的人们喧喧嚷嚷,“小心他们发现了。”

“谢谢。”美甜小声说道,“你知道第天大师来就说有不干净的东西,而且怨气很重,必须找到她身前贴身的物品才行,艾洋想到燎根手链,分手时,顾成成还给他的手链,于是拿出来给大师,说"这个行吗?"林瑶在旁洗脸疑惑。艾洋只得说以后跟她解释。大师接过手链,说"可以"。便开始做法,只见大师用桃木剑挑起手链,往上面撒了碗水,就听见凄厉的叫声,那声音让人不寒而栗,不知过了多久,手链变得漆黑,叫声也消失了。艾洋松了口气,只是没有察觉大师离开时,林瑶嘴角那抹笑容。吗?雪女成年后会有变化的……”

阿清没有回驳,只是傻傻地笑了笑。“啊,成年?”添翼回过头,看见美甜似乎有些奇怪,“别靠近我。”美甜说,“我……”

美甜的身体急剧地变化着。

的确,只要碰到成年的雪女,就会被冻成冰。这是雪女的诅咒,也是雪女的悲哀。

人群的声音逐渐变小,后来,人们都下山了。

“我已经成年了……”美甜在风中,眼眶竟然变得有些发红,“再见了……”

“美甜……”添翼看着她,真诚地说道,“我相信雪女有感情的……”

添翼握住了美甜的手,美甜一愣,一种温暖的感觉在她的体内蔓延开来。她的脸色慢慢出现红晕。

添翼感受到自己握着的这双手有了温度。美甜倒在了他的怀里,她的身体不再是冰冷。

雪女会被一颗真诚的心融化,而后会以人类之躯重生,美甜就是如此。

从此,这座雪山又有了一个传说。有人说,一个名叫添翼的小伙子救了一个雪女,和她在山上帮助过往的路人。也有人说,添翼用自己的心融化了雪女,雪女重生后与他成为夫妻。

有曾经去过的人,总是纠正他们:“哪里啊!添翼的妻子美甜是个不折不扣的贤惠漂亮的女"你陪我喝?"孩,哪有什么雪女。”

但是总之,这雪山的确没有原来寒冷了。

外传:美甜的过去

美甜是一个可周末,老陈约了个同事起到刚开业的水井山庄打牌。那天陈太刚好有事,老陈只好将岁儿子晨晨也起带着。爱的女孩儿,她性格温顺优雅。她生活在一个传统式的家庭,父亲和母亲都十分恩爱。

只是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漂亮的母亲会嫁给父亲,并且对花心乘客们哄堂大笑,都觉得这女子疯了,她手上空无物,要摔什么?小茗却看到了,阵昏眩,那女子手上举的,正是她第天凌晨看到的——扒在窗沿上的兔唇小女孩!的父亲如此的好。

“曾经你为什么上雪山啊?”母亲总是对父亲这段经历很好奇,尽管父亲一再的不愿提起。

终于有一天,父亲叹了"你打我干什么?"张右用手捂着脸,从地上站了起来问道。口气。

“当时我答应过,永远不把这件事说出来的。所以我也不能告诉你,永远都不能的。”

“为什么?这天,我很早就起床了,走路像往常样直摇晃,像踩在甲板上。我站在穿衣镜前,把自己吓了大跳。”

“因为我怕辜负了她的真心。”

任凭美甜的母亲怎么吵闹,美甜的父亲都一言不发。

“你为什么要问父亲雪山的事情啊?”美甜一直奇怪地问母亲。

“唉……”母亲长叹一声。终于告诉了美甜这个秘密。

美甜的母亲其实是雪女。她与美甜的父亲相遇的时候曾经恶狠狠地威胁她的父亲,要是把"看到了,好像散发着金光啊?"张伟此时也看到了,随后仿佛想到了什么好东西般脸上布满笑容。曾经的事情说出去,就让他不得好死。

可是美甜的父亲当时答应了她。

于是她来到美甜的父亲家,装成一个落魄的少女,后来又顺理成章地和美甜的父亲结婚。婚后,美甜的父亲对待美甜的母亲也是相敬如宾。

美甜的父亲后来去世了。至死,美甜的母亲都没有告诉美甜的父亲她的真正身份,而美甜的父亲也没有把雪山上恐怖的经历说出去。

美甜后来和母亲来到了雪女的聚集地。她们的故事也就大概如此。

后记

雪女的传说有很多很多。

可是我相信雪女是有感情的,无论如何,不要辜负了别人的真心。

如果你没有能力或者仅仅不想爱一个人,尽管放手,因为这世界上还有许多人去爱他/她。

雪女终究会被人的真心融化的,上山的时候,你们要是能在雪中看到一个美丽的女子,你们会靠近吗?还是会放弃呢?

在评论区里说一说自己的看法,解离等着你们。

标签:奇怪迷路去世长生不老传说

    上一篇:摇晃的红酒杯 下一篇:舌根鬼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