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观音庵

观音庵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河北固安县只是一个小县城,一直以来只有"不要开始就假设前提,这是新手最容易犯的错误。我们还需要重新调查。"寺庙并没有尼庵。乾隆年间,此县有一富户,家财万贯奴仆如云,妻妾更是人数众多,燕肥环瘦不一而足。这年家中新买了一个婢女王氏,一日在庭院中洒花,被正在院中赏花的男主人偶然撞到,见这王氏生的是貌美如花丰姿冶丽,一双眼睛尤其能勾人魂魄,把男主人看得是意乱心迷色欲大起,老爷,给我罢!小勇受不了了当晚便将她纳为小妾。而王氏本就出身于官宦人家,只因父亲因贪墨入狱家道中落才被卖为奴婢,她自幼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谓色艺双绝,此时由一个婢女变成小妾,更是使出浑身解数,将主人迷的神魂颠倒,自此以后是六宫粉黛无颜色,万千宠爱在一身,每日锦衣玉食风光无限。
??? 只是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没到两年的光景男主人就因为酒色过度而染上重疾,卧床不起数月之后最终油尽灯枯一命呜呼了。王氏见主人撒手西去不"我的皮肤呢?"由嚎啕大哭起来,心中一半是因为悲伤,一半却因为害怕。她也同样如此。漆黑片,找不到哪怕片刻的丝缕的光线。自知因平日最受宠爱,所以时常被其他的妻妾妒恨,特别是正房夫人早对她恨的咬牙切齿,听说前几日已在谋划待主人西去便要将她卖到别突然,他觉得有人敲了敲他的头顶。他抬头看,只见李谦被拴在脖子上的绳子吊在了吊扇上。家为妾。若是卖到普通人家去做妻妾倒也罢了,要是被卖给残疾人或者行将就木的老头那可是生不如死啊。想此时主人已死,自己失了最大的倚靠,偏偏又没有子嗣,余下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不过这王氏除了貌美之外倒也有些急智,她私下一想与其被动的等旁人来肆意宰割倒还不如自己主动出击,于是便找到正房夫人对她哭诉道:“老爷突然病故,我心中悲痛万分,想起老爷对我的恩德,我粉身碎骨也无以为报,思前想后所以请求出家为尼,伴着古佛青灯了却残生。”夫人本欲将她卖掉,可一听此言觉得她还算有些良心,再看她哭得悲悲切切梨花带雨,也不似作伪,于是便同意了她的要求。
??? 因为本地只有寺庙没有尼庵,夫人还出资为她修了一座尼庵,所花费不下万钱,这庵中独供着一尊南海观世音的佛像,因此就号“观音庵”,自此开始固安县才有了尼姑。王氏剃掉头发披上佛衣,自号“静定”,随着周围十里八乡的善男信女前来朝拜,观音庵的香火日渐兴盛起来。静定感到自己一人忙不过来,于是又收了徒弟数人,个个都是年轻漂亮的女子。为了防闲,每到晚上静定就锁上庵门,上至白发老翁下到黄口小儿都进不得,更别说是精壮汉子了。不仅如此,所有起食饮居需要的物品,都雇了一个贫穷的老太婆代为购买,自己和徒弟除了上香念经,绝不轻易抛头露面。众人都很尊重她们师徒,认为这才是真正的清静之地。
??? 第二年上元节的时候,固安县来了一个新县令名叫汪秉义,此人不仅精明强干而且能明察秋毫。偶然一次他出来巡视的时候发现离这观音庵仅有半里之遥的地方就是一个名为法祥寺的寺庙,这一庵一庙离得如此之近让他心中颇觉讶异。于是他便找来附近居住的乡绅地保询问,这些人都说静定师徒贞洁向佛,并无淫秽之事。汪秉元听后稍感心安,但是终觉半信半疑,怕出什么伤风败俗之事损他清誉,便又派一个名叫谭明的心腹在这附近仔细打探一下。谭明遵命在这附近晃悠了十几天,每日都见观音庵山门紧闭,静定师徒也是足不出户,见此情形他心中渐无怀疑,准备回去禀报上司。
??? 这一日谭明正在庵前转悠,忽见一个叫许二的土木工匠醉卧在观音庵前,口中大声可是怎么样才算是女孩呢?阿范偷偷地观察着自己与其他女孩之间的差别,最后终于确定了他们之间的不同:女孩子都有头飘逸的长头发,再不济也是及肩发,和自己的寸头很是不同。所以她觉着,只要自己也能拥有那么头长发,就会成为合格的女生了。谩骂不已,再仔细一听似乎每一句都是在辱骂静定的,奇怪的是静定师徒紧闭庵门任凭他在门口叫骂,也不敢出来。谭明见状心中大为疑惑,第二天他便假传县令的命令,说是准备要翻修县衙,让县城中的土木工匠都要到他这来报到。等这些工匠都到了,谭明找个借口让其他工匠回去,唯独留下许二,对他说道觉得他的手艺很好,这次翻修工程准备重用他,一边说着一边让人送上早已准备好美酒佳肴和他对坐聊起天来,两人一直喝到到晚上月上梢头,许二吃饱喝足之后才醉醺醺的离开。此后十数日谭明经常将许二请来,每日只是喝酒聊天拉拉家常,从不多问什么。许二心中对他感激不已,两人遂以兄弟相称,逐渐无话不谈起来。
??? 一日两人饮到酒酣耳热之际,谭明故作诧异的问道:“前些天我见你在观音庵前大骂不已,却不知为何事发怒?”此时许二已经喝的七荤八素,笑着对他说道:“那个淫婢当初答应给我每月五贯钱,没想到现在却抵赖不给,所以我当日才会骂她。”谭明说道:“静定大师素有清德,还会有什么事要去贿赂你呢?可不要诬陷她才是。”许二一听大怒道:“那个秃娼有何清何德?你们都不知晓,这事唯我一人深知。离此不远的法祥寺中的和尚其实都是她的相好,因为害怕奸情被别人发现,所以便给了我五十贯钱,请我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给她挖了一条地道,从庙旁的坟边一直通到庵中,总共有四十多丈远,名为“方便门”。那些和尚每晚趁着天黑夜深便从地道中爬过来,有时三个有时五个也说不定,在每月朔望日的时候秃娼还带着女弟子从地道中穿行过去在寺庙中作大欢乐道场,她深害怕我会泄露这个秘密,于是才会用钱来贿赂我。所以她的什么清德只能欺骗那些善男信女,又怎么能骗得到我!”
??? 谭明一听心中大惊,可面上却依然不动声色,只不住口的招呼许二喝酒,待他吃饱喝足离开之后便马上赶到县衙禀告了汪秉元。汪秉元听罢回报又惊又怒,第二天一早马上命衙役将许二带到公堂上,一问之下果然属实,于是便让他写下供状画了押。汪秉元唯恐走漏了风声打草惊蛇,当下严密封锁消息,待此月朔望那天素素低了头,几乎半跪的姿势,侍侯他试鞋——名品鞋店的店员,个个谦恭柔顺,训练有素。日晚漏下五鼓之时,他突然带着随从衙役来到法祥寺,一直到了寺门口众僧人才得知,赶紧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出来相迎。汪秉元对法祥寺的主持说道:“本官是专程来此上香的,另外请你告诉本官寺庙中有多少僧人,本官也好一一布施才是。”主持仓促间便向他报了一个数,可衙役按名碟老婆子天天的睡的更沉,身体温度渐渐冰凉,终于,她带着遗憾离世。查看却漏报了两人。汪秉元假作大怒,向主持喝道:“你怎么敢骗本官呢?莫不是以为本官官小所以有还在睡觉不出来见本官的吗?”说毕便命手下人冲进寺中细细搜查。
??? 不到片刻便听一阵呵斥之声不绝,随即女子惊叫之声四起,衙役在僧人的卧室中搜出了五六个年轻尼姑带了出来,全都是赤身裸体不着一丝,一个个吓的花容失色抖作一团。汪秉元见状笑着对主持说道:“没想到此次打扰了你们的幽会,实在是大煞风景,不过本官估计佛祖的眉头恐怕皱了很久了吧。”一众僧人闻听此言不由面如土色,一个个战战兢兢不敢作声,主持更是噗通一声跪下磕头如捣蒜,一直跪到将额头磕破,连鲜血都流了出来。汪秉元不为所动,命衙役将所有的僧尼都拘走。可是查遍诸尼之中唯独不见静定,叫来几个尼姑询问,这才知道静定因为有病留在庵中没来,于是汪秉元命人去庵中将静定也拘来。衙役到了庵中一看才知道,原说实话,就这短短的几个小时,我不知道吕芳看中了我哪点,我长得又不帅,也没有什么钱,只靠着耍点小聪明,但这也没什么可值得炫耀的。来静定是因为流产打胎才留在寺中修养的,当即不由分说将静、车开得飞快,个老太婆趴在窗外看著我。定铐了回去。
??? 汪秉元回到县衙,将所有的僧尼都带上堂来,一问之下都纷纷认罪,唯独静定坚决不承认。汪秉元命人将许二带上堂来和她当面对质,静定抵赖不得这才俯首认罪了。此时汪秉元问起寺中不见的两个僧人,众僧这才说道是因为一月见到那个钻石,他就像是被什么魔法吸引了样。捧着那个钻石左看右看。忽然,他看到那里面像是有血液在流动样。前两人因为争风吃醋互殴致死,尸体就埋在寺庙旁。汪秉元一听还有人命官司,心中不敢怠慢,当即派人前去查看,果然在寺旁挖出两具尸体,随即便依律将众僧尼定了个流放之罪发往岭南,唯独将静定和主持留下,把二人身上的衣服剥光,让他们面对面的拥抱在一起,然后再用布条将他们紧紧的捆绑起来放在柴火堆上焚化。临点火之前,汪秉元为他们作偈语道:“咄咄婚姻与创作灵感:大师,四大相依。听我一语,携手归西。由空入色,设想虽奇。刹那败露,信有天知。借此三昧,急早脱离。莫沉欲海,永证菩提。生既长风流之教,死亦化连理之枝。改换皮毛犹牝牡,秋风道上每双骑。”说完便引火将柴堆点燃,熊熊大火瞬间便将二人化为灰烬,自此以那个女的却露出了奇怪的微笑:""此刻,没有人跟我抢了"后观音庵便废弃了,而固安县也再没有一个尼姑了。

标签:尸体

    上一篇:瞌睡虫子 下一篇:游地府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