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梦境女子

梦境女子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你们有没有试过做梦,梦到一些怪事情,而梦境很快的化为了现实。

今天,我就打算写下关于梦化为真实的故事,分享给大家。

大概是十年前,我那时,只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整天为工作奔波劳碌,只是为混口饭吃。

有天,我因为有要事,与另外一个同事,都是晚上了,还在山路上行走呢,我们这一次的目的是为老板收购一笔珍贵的药材,而卖主是住在山林的人。

这一趟真的苦了我们,走了两个小时的山路,还到不了卖主所在的种植园。我们是有小车开的,可惜路不够大,开不了,只能够行路到种植园了。

对我们两个城市人来说,走两个小时的路,无疑是痛苦要小命的感觉,腰酸背痛是免不了的,晚上八点时,忍不住停"不是我做的!——你搞搞清楚!我只是知道手法,你不要给我施加莫须有罪名。"alan副被狗咬的样子。下来休息一下。

“我说阿十,咱们得休息半个小时,不然我是脚都要断了。”同事杨老哥这样开口对我说,她年龄已经是四十多岁了,为人又好,又经常教"你猜哪?"小凤眨眨眼睛,这个动作很调皮,是路北的专利。授我许多鉴别药材好差的知识。

因此我很尊敬她,所以一直就以杨老哥来称呼。

“睡不着,是很难熬的事情。所幸的是,我不会看到什么东西。待到昏沉的迷糊的睡着的时候,般都会做梦。行,行,杨老哥你说休息就休息吧,半个小时还嫌弃不够,就再休息一个小时也没有问题,按照对方刚进校的时候,我们听学姐们讲过个禁讲的故事。学校是强制学生重提这件往事的,但学姐们怕我们"年幼无知"遭所不测,所以把我们几个小女生聚在起,神秘兮兮地讲燎件令人心痛的往事。给的资料估计,最多再走一个小时,那是肯定能够到种植园的。”我一屁股坐在一块石头上,吐了口气,这才回答。

我也累人啊,她不说,我都要开口休息了。

这天晚上,连月亮都没有,到处都是黑漆漆的,要不是准事宜。因敝店专营机械估价业务,此"嘟嘟嘟!"手机铃声这时候突然响了,"喂,哪位啊?"手机的来电显示的是未知号码,吴飞疑惑的问道。项不属本店经营范围,故特介绍罗德先生造访台端以解疑难。足下承办马蒂尔达案件曾获成功,故予介绍。莫里森。"备好手电筒,就麻烦大了。

人累易困,我不知不觉中就睡过去了,做了一个梦,梦里见到了一个陌生的女子,夜晚上在树林中,她背对着我,倒是没有看见对方长什么样子。

只是看到一些普通特征,女子穿着一套普通衣服,头发垂肩,身材是高挑的类型。

还一直哭哭啼啼呢,我听得难受,心想,遇到了,总不能当成看不见吧,勉强开口道:“呃,你哭什么事啊?在这荒山野"这个销售价格实在太荒唐了,广告打了个月,竟然个求购电话都没有,直到昨天晚上,很荣幸认识了没有嘴巴的女人陈先生"岭的环境下很不好,应该早一些回家才是。”

“呜呜。”可是,你女子听到了我的话,居然更加悲伤,哭得更加厉害。

我心想,好心劝了你,怎么感觉我在欺负你似的,咱们还是第一次见面吧,莫名其妙。

可还是继续道:“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一下吗?”

这一次,那女子哭声没了,开口回应道:“需要,我现在好伤心,好绝望,更是想回家去,可,可我回不去了,需要有人帮忙才行。”

对方说话时没有什么特别古怪的地方,我就没有什么怀疑。

于是道:“这样啊,我送你回去好了。”

“小哥多谢你,真是好人。”女子感激说,接着身体缓缓地动了。

我一直就是看着她老人把抓住伍全的手,使劲把他往车前门投币箱那里拉,老人可能练过太极,看似动作轻缓,但竟让年轻力壮的伍全无法挣脱,而且很快被老人拉到了投币箱面前。,见她貌似要转过身来了,可以看清楚长啥样,本来也没什以后半个月,村里人谁也没见到权禾,但谁也没在意这个事,因为这年头,年轻人外出极为平常,只有郑虹每天都念叨他。么期待,可,可就是忽的我眼睛呆了,啊的一声,转过身就逃跑。

你想,我到底看到了什么?脸,一张可怕的脸,那女子脸上毫无生气,似白布那样的白,口里滴着血水,连眼睛都是白色的,没有曈。

自然不需要细说了,一定是梦见鬼了,不然怎么可能会如此。

接着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了,我发现全身都是冷汗,看看身边,不知道何时,吹了冷风,还特别的大,树叶,树枝被吹响的声音。

感觉很刺耳难受,仿佛有鬼会突然从周围跳出来吃了我似的。

看了下,发现杨老哥还在,她也累得睡过去了,还没有醒过来。

因为不想留下来,想尽快赶到种植园,我连靠近过去,摇了摇杨老哥。

杨老哥很快就醒了,脸上不好看的问我:“阿十,刚刚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一个女子,她脸好吓人啊,求我帮忙呢,说什么,送她回家。”

“啊,啊!”我听得呆住了,心里都是冷气冒出来,不会那么碰巧吧,怎么都在晚上,都同时梦见了同一个女子。

“走,不多说了,向种植园过去。”我连道,都不敢多说一点,因为我害怕那个女子就在旁边盯着我们呢。

我奇怪的表现,让杨老哥也感觉到了,少顷,那白色的东西已经滚到了电子屏的正中央,那东西的原貌也显现出来了。她也不是傻瓜,已经明白了两个人都做了同一个梦,那女子不是好惹的主,还是先走为妙。

两个人急急忙忙的奔跑起来,拼命的往目的地赶,理由是,我们都怕鬼,平时不注意,现在都没办法找到安慰,唯一的安慰就是先跑到有人的地方。

可是跑了一段路,我们两个人,都僵住了,倒吸了一口气,因为前面有东西横在路上了,都不敢再向前走一步。

“怎么办,她来了。”杨老哥哪怕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也显得六神无主的询问我。

我看了看后面,发现后面不知道怎么的起了白雾,越来越大,几乎转眼间就白茫茫一片了,都看不见来路了,而前面倒是还能够看得见有一条路。

发现这个情况,我心里感觉就是,这女子好厉害的心思,哼哼,都封了我们的退路,想回头走都不可能了,只能够往前走。

可,前面路上,有一具尸体在路的中间,还是梦中见到的女子长得一模一样,显然就是这女鬼托现在,孙秀考进了省城著名的医科大学,当然不会再相信这些了。但是,她并不否认自己内心深处仍然保留着儿时的那份芥蒂。梦给我们帮忙了。

要我们帮忙,开什么玩笑,生人怎么帮死人,还非亲非故呢,就是帮忙办丧事,也不是我们可以或者应该做的吧,毕竟只是陌生人而已。

“大姐,你放过我们吧,我俩只是路过的,没有恶意,也不想牵扯什么,就放了吧。”

我说着,就拉了一下杨老哥的手,示意她和我一起越过女尸离开了事。

可是当我们要走过去时,却是发现,脚怎么都迈不过尸体一步的距离,费"差不多。"林小渊说完,犹犹豫豫地从包里拿出个本子,回忆着画出了眼镜男生的样子。劲的试了又试,结果依然不行。

“大大姐你要怎样才愿意放过我们?拜托你行行好,大人有大量,让我俩离开,回头我定烧金钱房子给你。”我只好硬着头皮看着女尸劝说。

现在我是明白了,这女子要是不同意,别想离开。

杨老哥都不敢说什么,只是让我和女子讨价还价。

哎!我浪费了一个小时的口水,还是说服不了对方,我真怀疑,要是一直说服不了,我和杨老哥会不会被那女子恼火下突然尸体立起来,用手叉死。

最后我唉声叹气,摸了摸身上,发现有一台大哥大手机,这本来是为了与老板保持联系的。

灵光一闪下有了主意,直接打了报警电话,说是发现了一貝尸体,不知道是被杀还是自杀,希望她们派人来调查。

后来警察是来了,很快确认了身份,且是被杀的,并联系了死者家属,等了几个小时,都一切了事,我和杨老哥才继续向种植园走,这一次倒是无事,那女子不再阻拦。

标签:奇怪月亮哭声吓人托梦

    上一篇:半脚鬼 下一篇:山村古树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