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蛇仙托梦促良缘

蛇仙托梦促良缘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一、惊蛇患病
??? 清末,东山县银杏村出了一桩怪事,这怪事却成就了一桩美缘。
??? 那年,刚入秋的一天下午,银杏村的翠仙姑娘和往常一样上山采药,整个下午也没采到理想的东西。傍晚,在回家的路上她看到了一株野莲花长在半山腰上,很是惹人喜爱,就高兴地爬上山去,正要采摘却见一条小白蛇从花下钻了出来,蛇的头顶还有一个小红点。翠仙惊叫一声,一小旋风平地而起,再看时,那条红顶小白蛇已不见了踪影。她药筐也没顾上拿就神魂颠倒地跑回了家。
??? 翠仙娘见女儿两手空空地跑进了家门,两眼发直,忙问出什么事了,翠仙也不接她娘地话茬,嘴里却一直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这时她爹听到声音从屋里出来,见此情景认为闺女是受了惊吓,就让她娘擀了一碗白面条,用勺子敲着门框,敲三下叫一声翠仙回家吃饭,叫完三遍把面条给她喂下。一连叫了三个晚上,翠仙的病情也没见好,反倒是更加严重了。翠仙爹找老人问过,都说这是遇上不干净的东西了,需做法事。
??? 翠仙爹找了“香头”“神汉”给她做法祛邪,都没起作用;他又到处寻找能治这种怪病的郎中和偏方,翠仙吃了不少的苦药汤子,一直也没有对症的。最后,翠仙爹放出话去:不管是谁治好女儿的病就无条件的把她许配给他家。这话传出后,还真有几个来试过的,包括那些想续弦的,但不管是哪路的郎中都落了个无功而返。
??? 一晃,翠仙已病了两年多了,病情是越来越重,无论是语言还是行为都很极端:有时她把身上的衣服脱的一丝不挂满院子跑;有时会用不知是从哪里学来的蛇拳中的“白蛇吐信”招式在院子里亮相;有时大哭大闹,还经常用一个枕头垫在肚皮上,穿好衣服说自己怀孕了,并不停地嚷嚷着要找婆家嫁人……
??? 二、投亲诊治
??? 这天,翠仙正在家里闹腾,已两年多没有来往的盟兄瑞林来她家串门,看到如此情景,问明原因试探地问翠仙爹:“大叔,我们那里有一位专治疑难杂症的老郎中,已治好了很多像翠仙这样的病人了。要不去那里试试,兴许能治好。”
??? 翠仙爹听后叹了口气,说:“哎!前些日子我也听说了你们那里有能治这种病的老先生,但考虑到去了就得给你们添麻烦就没好意思去。既然你说了,我也正有此意,等我把家里的事安排一下,咱们明天就走。”
??? 第二天,翠仙爹带着女儿跟着瑞林直奔那个大山里的山洼村去看郎中。
??? 老郎中的药房不大,他自己坐诊,另有一个年轻姑娘负责拿药。门前的人来来往往,有新来的,也有已治好了病回访的。瑞林陪着笑脸递上了拜贴,把翠仙的大概情况向老郎中做了介绍。老郎中缓慢地抬起头看了翠仙一眼,说:“留下来观察一下吧,但我这里可没住处,你们得自己解决。”瑞林答道:“这个好办,他们就住我家。”
??? 老郎中叫翠仙把手伸过来,给她把了一下脉,说:“好吧,我先给她开两付药回去试试。但有一点,为了配合治疗,父亲得长期陪在她的身边,观察她的病情变化。另外,没有我的同意病人是不可随便中断治疗的。”翠仙爹连连应诺。
??? 老郎中开好了药方,瑞林接过递给了负责拿药的姑娘,那姑娘麻利地把药包好。拿上药,翠仙父女俩跟着瑞林去了他家。
??? 瑞林家里人都很高兴,忙打扫房间安排他们父女俩住下。闲谈中瑞林的父母对翠仙爹没能及时来这里给孩子治病而感到气愤,都认为依他们数十年的世交,有病就应该早些过来治,没必要考虑添不添麻烦。埋怨过后,互相又拉了一些家常话。瑞林爹还向他们说明了这里蛇多但不伤人,让他不要害怕等事宜。晚饭后,一家人又张罗着给翠仙煎药。这时,翠仙也不知从哪里弄了一条小白蛇,在手上把玩,别人看了都叫她扔掉,可她却一点怕意都没有,根本听不进别人的话。她爹已知我在心里暗暗地嘀咕,定是个疯子,真倒霉,老是碰到她,这种疯女人,怎么没人管,半夜跑出来吓人。我不再理她,闭了眼睛,继续睡觉。这里的蛇不会伤人,也就只好任她去瞎折腾了。
??? 三、追忆世交
??? 说起这两家那可不是一般的关系,翠仙的爷爷曾经是瑞林增祖父的佃户,并在一个寒冷地冬天从狼口里救过老东家的命。
??? 那年冬"商场上的事我是见多了,可没有人会这么好心的来帮我,你到底想要什么?"吴飞对手机那边的人十分的怀疑。天特别的冷。一天,老东家外出办事回来晚了,在路上遇到了狼。他吓得不敢前行,就蹲在地上一袋接一袋的抽烟,他是想用这种方式把狼吓跑,因为狼怕火,即使是一点小火光也会让它有所顾忌。但那天他遇到的是一只比较奸诈的老狼,只要烟火一灭,它就会向前挪动。赤手空拳的老东家无奈,只有把抻手能够到的柴草拢到自己身边,点燃,再一点一点的往里续,并把已燃的柴草不断地向前推进,以便延长燃烧的时间和扩大拾柴的空间,给狼增加更大的威慑力,更是为了给自己争取更多的脱险时间。但不管怎样,这路边的柴源必然是有限的,那小火堆的火光正在慢慢地息灭,可这条山路上却一直没有人经过。
??? 天越来越黑,西北风也越刮越大,老东家已感到死神向他招手。他想:照这样下去,自己就是不被狼吃掉,也会被这寒冷的鬼天气冻死。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就在这时,翠仙的爷爷扛着一把大镐路经此地,他看到老东家身处险境,也顾不上自己一天的劳累和安危,抡起大镐就奔着那只狼冲了过去。那狼本来就已熬得心烦意乱,不知进退,又突然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来,立刻失去了斗志,带着遗憾转身向大山深处跑去。
??? 老东家绝处逢生,睁开了双眼,动情地冲着翠仙的爷爷大喊了一声:“阿奎,是你救了我呀!”随后便是老泪纵横。
??? 翠仙的爷爷搀扶着老东家把他送回了家。老东家对翠仙的爷爷是千恩万谢,要送给他金钱和地契,都被他拒绝了。老东家就把他的家人都叫过来,对他们说:“以后,绝不能把阿奎当做一般的佃户看待,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们要对他好,世代都要和亲戚一样走动。”这一家人对翠仙的爷爷也是千恩万谢。从此这两个不同阶层的家庭就成了过命的世交,瑞林家的人一直是主动和翠仙家的人来往。只是这两年瑞林的母亲也闹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病,才有了这长时间的间断。没有回答,我只听见喀哒声,起初喂没弄明白是什么声音。
??? 四、反复医病
??? 翠仙在瑞林家住着用着老郎中的药,病情逐渐好转。这让翠仙爹和瑞林一家感到欣慰。因是农忙季节翠仙爹征得老郎中的同意,拿了一些药,带上翠仙回家养病。回家时,翠仙非要带上那条小白蛇,在她爹的一再反对下,才不得以把蛇放了回去。
??? 回到家,翠仙精神转好让家人和乡亲们着实的高兴了一番。但好景不长,半个月后翠仙的老毛病又犯了,看情景好像比原来有所加重。虽然农活还很忙,但为了不耽误翠仙的如期治疗,她爹还是带上她第二次去了山洼村。
??? 到了山洼村,老郎中给翠仙把完了脉,也很是困惑,从脉相上看确实是比以前加重了病情。老郎中对翠仙爹说:男孩走进里屋,从里屋拿出只碟子,里面放着些点心。“怪事了,经我手医好的病人病情反复的有过,但还真没见过病情加重的呢,看来只能加大药量了。”翠仙爹说:“一切全凭老先生作主。”于是,老郎中又调整了药方继续医治。翠仙父女俩仍是住在瑞林家。到了晚上翠仙不知又从哪里把那条小白蛇找来了,仍是不停地在手里把玩。三天后,翠仙的病情又有了转机,从神智上看比上次要好的多。到了第五天,翠仙已和无病人没啥两样了,她爹总觉得这样长期在距离越来越近,就在他们走到离灰衣男子只有两米远时,那个男人忽然回过头来!瑞林家吃住,心里过意不去,再加上“三春不如一秋忙”,他就想把女儿留下来自己回去收秋,可女儿非要跟爹回去。老郎中也说,现在翠仙还不能离开父母的照顾,无奈,他们就又拿了一些药回去了,并说好了收完秋再来复查。
??? 再一次好转,翠仙娘对闺女更是精心照料,也不出去干活了,整天的陪在女儿身边,逗她开心,生怕有什么事情会影响到她的情绪再犯病。就是这样,药还没吃到一半,翠仙的病还是复发了,而且还出现口吐白沫和昏迷等症状。翠仙爹把地里的活计扔给了妻子,父女俩又去了山洼村。
??? 五、梦仙做媒
??? 老郎中一脸的无奈,他告诉翠仙爹:“看来你女儿这病是耽误的时间太久了,一时恐怕难以治愈,我也只能是维持性的治疗了”。翠仙爹说:“也只能这样了,能否治好,就看她的机缘和造化了!”
??? 说来也怪,这天晚上,翠仙的手上又多了那条小白蛇,看上去她和那蛇还很亲热,好像是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样子。经过老郎中的用心调治,两天后翠仙的病情又是大有好转。这回翠仙爹再不敢草率地回家了;老郎中也坚决地不让他们急着回家了。翠仙爹心里很是矛盾,他想:怎样才能在这里住的安心呢?青云没有办法发泄自己内心的悲哀,他深爱的妻子居然和另个男人在起,被自己抓到以后点悔意都没有,反而嘲笑自己的无能。青云把自己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了破案上面。这本来是件为民除害高尚的事情。他突然想起了自己放出的话,就找到瑞林打听老郎中家有没有尚未婚配的子侄。当得知老郎中家现在只有尚未婚配的女性时,他在大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不如把女儿许配给瑞林,这样既可长住为女儿治病,也算是间接地实现了自己的诺言。
??? 当天晚上,翠仙爹把自己的想法和瑞林一家人说了。瑞林的爹娘没说什么,可他却说什么也不同意,说自己长得丑,又太过愚笨根本配不上翠仙。翠仙在旁边听了也表示反对,说自己是个有病之人,怕拖累了瑞林一家。双方商量了一个晚上,也没能达成共识,只好各自回屋休息。
??? 夜已深,瑞林躺在炕上想着自己的心事,没能像以前一样,脑袋一挨枕头姚兵的脑瓜下子就炸了,直觉着全身的汗毛也跟着竖起来,这不跟她梦里的女龋样吗?就进入梦乡。他想:自己已年近30了,就因长相太丑,特别是这满脸的花斑,让人看着都难受,所以一直娶不上媳妇。从心里讲,他真想娶翠仙为妻,只是翠仙是一位美丽、善良的姑娘,虽然现在有病,一旦治好,还是一位出众的女子,而自己却是个又丑又憨的笨汉……
??? 瑞林正想着,一道白光破窗而入,一位穿白衣戴红帽的白胡子老头站在他的头顶,说:“瑞林你不要怕,我既是来给你们做媒的,也是为翠仙治病的。你和翠仙是有着前世姻缘的,她父亲提出的要求你得听。你想,为什么翠仙的病到你家就好转,回去就加重呢?这是因为你们是有缘人啊!说实话,现在只有你才能治好她的病,给她幸福的生活。”说完不等瑞林回话就飘然而去。瑞林一惊从梦中醒来。
??? 同是这天晚上,翠仙的精神特别地好,跟常人已无两样。她在另一间屋子也没睡意。她想:我确实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父亲的安 噩梦开始了排也没什么不好,只是以后经常犯病怎么办,总是好好坏坏的,不是给瑞林家增添了烦恼吗。我虽然很喜欢瑞林哥,但总不能为一已之私而拖累他一生吧……
??? 就在她胡思乱想时,一个头戴红巾的躺在床上,又迷迷糊糊睡着了,做的梦更奇怪了,好象是有人哭,哭得很伤心。然后,梦到小时候的伙伴来抱自己,用力搂自己的脖子,象是要勒死自己,小莲大口地喘着气。白衣仙女站到了她的头顶,说:“翠仙呀,你不要胡思乱想了,你和瑞林是前世有缘人。难道你没看出,你的病其实是到了瑞林身边不治自好,而离开瑞林又会发病,甚至病情加重。这是因为你用的药对于病人起治疗作"快来闻闻,这蛇汤真香呀!"魏明掀起锅盖。用,而对你只能是加重病情啊!那些药你是不能再用了。其实,你每次来这里治病我都会派一弟子前来保护你,帮你化解药效,但你一回去,我那弟子不便跟"你,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胆战心惊的问向了背对着我的那个人。去,所以,你的病情又会加重,你只有和瑞林成亲才能用阴阳平衡和亲情超力赶走病魔。”翠仙问:“那为什么我们有缘,却又让我受如此折磨呢?”白衣仙女说:“天机不可泄漏,你就不必多问了,但有一点我可以透漏一下,你们成婚后,还会有很多的好事会接踵而来呢。”说完那仙女飘然而去,翠仙抻手想拉住她问个明白,却扑了个空。她从梦中惊醒,原来也是南柯一梦。
??? 六、终成眷属
??? 次日早晨,两家人吃过早饭,只见瑞林和翠仙不自然地互递眼神,好像有事要说,但又都是预言又止。先是翠仙爹看出了猫腻,接着是瑞林的爹娘也有所察觉,于是,他们都找了个理由退了出去。
??? 屋里就剩下瑞林和翠仙两个人,他俩互相看了一眼,都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瑞林说:“翠仙我昨晚做了个梦,感觉很奇怪,好像与咱俩有关……”还没等瑞林说完,翠仙就抢着说:“你先别说,让我猜猜你做的什么梦。”
??? 瑞林微笑着点了下头。翠仙说:“你梦见了一位白衣仙女,说咱俩前世有缘,问她是什么缘,她说天机不可泄漏,对吗?”瑞林听后先是一楞,接着说:“你只说对了一半,我梦见的是一位穿白衣戴红帽的白胡子老人,长得仙风道骨,一脸的慈祥,很像是一位神仙。他说我们有缘,还说只有我能治好你的病,没等我问为什么,他就飘然而去,我从梦中惊醒。奇怪的是,我昨晚根本就没有睡着,不知怎的就觉得头一晕便出现了这般情景。”说完他拉住翠仙的手问:“你为什么猜是一位白衣仙女呢?”
??? 翠仙的脸一红,说:“我也做电脑的屏幕闪烁了几下,安琪极怕这亮光会让孩子惊醒,转头看去时,只见小女孩正睁着大眼睛直直地看着她,安琪惊,急忙走到床边。可是当她走到床边的时,发现女孩的眼睛却是闭着的,她奇怪地拿着手指在小女孩眼前晃了晃,心想难道是自己眼花了?了一个奇怪的梦,也好像不是梦就是现实。我见到的是一位头裹红巾的白衣仙女,梦中所说的事情基本是一样的。我从梦中惊醒后,就想起了得病前的事情:那天我去山上采药,看到一株野莲花,就爬上山去挖,那花下却钻出了一条红顶小白蛇,这真是应了灵药总有神灵保护的传说了!那小白蛇虽没有伤我,但当时还是吓得大叫。就在我大叫的同时,就见一小旋风平地而起,此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今天想来这梦好像与我得病前的偶遇有关,这可真是天意啊!”
??? 有着同样梦境的两个年轻人核计了一下,决定把梦中奇遇向双方爹娘言明。随着瑞林和翠仙的叫声,三位长辈走进了屋内。两个年轻人就把梦遇向他们说明,听后他们也很惊奇,同时又都很高兴,也都认为这是一桩奇缘。
??? 双方商议后,翠仙爹说:“即是天意,我们就不能违背,但这梦仙之事就不要对外人讲了。”
??? 时逢秋高气爽,正是人间成亲的好时光,他们便择良辰吉日给瑞林和翠仙举行了婚礼。奇怪的是,翠仙和瑞林完婚后,她的疯病就悄无声息地溜走了;瑞林脸上的那些花斑也在不觉中逐渐地退去,那张花脸变得英俊了许多。此后,他的心情非常的好,大脑也顿感开窍,"进去了。看了会他听到个电话,接着就对我说他有事先走了。"我正看的起经也没说什么。后来就没有看到他人了。陶叶红继续说道。"我想可能是他的第个女友打来的吧。你们可以去问问她去。"对原来看过的书和学过的东西突然间记忆犹新。
??? 时隔不久瑞林参加乡试中了举人。再后来,他就带着双方父母走出了大山去了一个大县做了县令。一桩奇缘也就真的造就了一个完美的家庭。

标签:爷爷怪事

    上一篇:凶屋追凶 下一篇:来自人间的绝望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