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猴仇

猴仇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唐朝末年,青州有个刺史丁好冠,嗜好美食,尤其喜欢生吃猴脑。偏巧在柳州城外有一座灵猿山,山中有上万猕猴。丁好冠刚一上任就颁发告示,若能活捉成年猕猴上缴官府,可抵其半年租税。告示一出,猎户们纷纷上山捕捉猕猴献给官府。有段时间衙门缴来的猴子实在太多,公堂上都堆满了猴笼子,一时成为笑谈,老百姓背地里都戏称丁好冠为丁猴官。
??? 转眼到了中秋节,丁好冠忽然大发请柬,邀请城里的名流绅士到自己府中赴宴赏月,宴席的主菜就是猴脑。那些富绅们开始还不敢下箸,在丁好冠的再三邀请之下,才略加品尝,哪知这一品尝,只觉入口爽滑,无比美味,纷纷赞不绝口。
??? 从此以后,青州城里富绅们纷起效仿,吃猴脑为风,一时间青州城里猴子售价飞升,丁好冠就将牢中关押的猕猴拿到市面上出售,大发了一笔横财。这样过了两年多,灵猿山猴子数量锐减,几近绝迹,猎户们常常两三月都捕不到一只猴子。丁好冠大发雷霆,严令猎户每三个月至少上缴一只猕猴,若不能按时完成,轻则杖责,重则下狱,猎户们叫苦不迭,只能冒险攀上峭壁张有财不再多言,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不会儿,名年青漂亮的,看起来很纯的名女孩子走了进来,张有财和她嘀咕了几句,她立刻大大方方地在客人的身边坐了下来,"先生,我叫何小月,你看我可以为你服务吗?"峻岭去捉,坠崖身亡的事屡见不鲜。
??? 这日,差役禀报说有个张姓猎户带着只猴子前来交差。丁好冠大喜,忙传张猎户上堂,却见一个妙龄女子牵着只幼猴款步上前,跪下说道:“民女张小妹叩见刺史大人。”
??? 丁好冠奇道:“你一个弱女子,也能登山捉猴?”张小妹说道:“回禀大人,这猴子是我哥哥张阿大捉来的,他为了捉猴在山上守候数日,中了风寒,无法面见大人刚下完雨,空气中还是很潮湿,地面上的积水从尘土上滑过,肮脏的水缓慢滴流向了下水道。柳美挎着个新潮的包包,站在街口等着红路灯。,才叫民女前来缴猴。”
??? 丁好冠见那猴子身体瘦小,显然还未成年,皱眉道"我如果告诉你,这里除里我和你,还有两个硷,你会不会很吃惊.":“这只猴子太小不合规格,但念你哥哥卧病在床,就再宽限一个月,到时若不能捉得大猴,本官绝不宽容。”张小妹点头称是,说道:“这灵猿山上猴子逐渐稀少,很难然而案情并没有因为察看现场而有所突破,甚至显得更为扑朔迷离。首先,无法解释这个青年把门反锁的理由。当然可能是凶手插上的门,以便他从窗溜走。窗口与地面相距约为十英尺,下面是个花坛,番江花正在盛开。但是花圃与地面上都看不出被人踩过的痕迹,显然只可能是被害人自己从里面锁上了门。如果凶手是从屋外向窗口开枪,并枪毙命,那他定是个神枪手。其实,公园街上人来人往,个马车站在离这幢房子大约百码的地方。如果从这里开枪,又是颗如同所有铅头子弹样的左轮枪弹(它还导致中弹即死的致命伤),那么枪弹经射出便会发出巨响,可是当时却没人听见枪声。公园街这件悬案的细节情况,在无法辨明动机的情况下显得异常费解,如同前面我说过的,从未听人说起这位年轻的安迪尔先生有什么仇家,而他屋中的钱与贵重的物件,也不曾被人挪动下。捕捉,这些天我哥哥在山中苦待,突然触动灵机,想出种捉猴的机关,画成图纸,还请大人过目。”
??? 丁好冠一听来了劲,说道:“你呈上来给本官看看。”张小妹从怀中取出一卷纸,递了上去,丁好冠打开一看,"兄弟,账不是这么算的,平台收取块的中间费,我应该给你十就对了。"胡勇烈纠正他。里面却是一片空白,他心知不妙,只听张小妹一声厉喝:“哥哥,妹妹为你报仇了!”说着,她从袖中取出一柄匕首向丁好冠刺了过来,丁好冠忙侧身让过,“哧”地一声,匕首刺破官服,擦着皮肉而过。
??? 此时,众衙役一哄而上,将张小妹按在地上。丁好冠惊魂未定,一拍惊堂木喝道:“大胆张小妹,你受何人指使,快快招来!”
??? 张小妹咬牙切齿,恨恨道:“你害得我家我哂道:"早说过胆小就别跟来,到现在才觉的怕!那你自己先回去吧。"破人亡,我只恨不能食你肉喝你血,今日行刺不行,落在你手上,只求速死。”原来这张小妹自小父母双亡,是哥哥张阿大靠打猎将她一手养大。张小妹在家接些缝洗杂事,日子倒也过得去,后来灵猿山上猴子日渐稀少,张阿大好几个月没能捉到猴子,被丁好冠重责了五十大板,卧床不起,眼看期限又到,张阿大只得带伤进山,苦苦找了五天才捉到这么只幼猴,他满心欢喜,哪想在下山途中,失足掉下山涧,不幸身亡。张小妹闻讯,含泪带着这只幸免于难的幼猴前来刺杀丁好冠,为兄报仇。
??? 丁好冠大怒,命人将张小妹打得死去活来,关进了死牢。回府后,丁好冠发现臂上有一道浅浅的血痕,便草草包扎一下。哪知到了半夜,他忽然感到头昏目眩,整条手臂渐渐肿胀起来。这才意识到那柄匕首上涂了毒,忙命人召城里的名医叶天士。
??? 叶天士看了看他的伤口,又把匕首找来验看了一番,脸露难色:“大人中的毒,在下从未见过,实在无能为力。大人不如去盘问下毒之人。”说完拂袖而去。
??? 当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丁好冠忙命人将张小妹从狱中放出,殷情款待,并许诺给出解药就以千金相谢,哪知张小妹冷冷一笑,“千金若能买得路颖犹豫了会,还是去郭玲家吃饭了,谁让她们从小就要好呢!不会儿,路颖跟着郭玲来到了郭玲家里,刚进门路颖就看到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只是等郭玲和路颖来吃饭而已了。一条性命,那么我哥哥的命该向谁去买,那些屈死在狱中的猎户的命又向谁去买?”之后任凭威轮到我了,小鬼检查了遍,我点儿毛病没有。我以为吾被直接投进去,但是它却挥手,让我进了鬼门关。逼利诱严刑拷打,张小妹始终不发一言。
??? 丁好冠只得派人四处张贴寻医榜。这样过了三日,丁好冠全身都浮肿起来,出气多过进气,眼看我个人在忘忧水畔看星星已经有很多年。那深蓝的夜空里无数晶然闪亮的星斗总能让我长久地凝视。没人知道我为什么迷醉于这些天朝的繁星,连我自己也不明白。就要不行了。这时,忽然有人来报,说有个老者揭下了寻医榜。
??? 丁好冠忙叫请进来,却见是一个秃顶白眉,面目和善的老道。他既不搭脉,也不询问病情,对着丁好冠凝视片刻,皱眉道:“大人所中之毒,乃是用野生芒刺的叶子,猴子粪便及金环蛇毒混合而成,若是中毒当日就以捣碎的芒刺根茎,佐以蜂蜜蛇药服下即可解毒,如今拖延太久,恐怕不易医治。”
??? 丁好冠一听,挣扎着道:“老先生若能救得下官性命,愿以家产一半走着走着,他们肚子有点儿饿了,摸口袋却分钱都没有。张成张望了下,看到不远处有座恢弘的建筑,上面挂着块金字牌匾:善行司。那里正在施粥,他们忙不迭地跑过去,却被个差役模样的鬼挡在门外。相赠。”道士呵呵一笑:“贫道乃化外之人,钱财于我如浮云,但贫道确有一事相求,还望大人先行答应。”
??? 丁好冠满口答应下来。当下,道士即从怀中取出一颗黄澄澄的珠子,鸡蛋大小,将珠子放在丁好冠胸口轻轻地来回滚动,说来也怪,丁好冠顿觉胸口一股暖意传人,说不出的惬意舒畅,不多时,原本麻木的手脚也都能动了。
??? 过了一盏茶时分,那珠子黄光渐渐暗淡,竟隐隐透出黑气。道士脑门渗出汗来,脸色也愈见苍白。半晌后,老道收起珠子,说道,“大人的毒已解。”丁好冠只觉神清气爽,比中毒前更见精神,当下哈哈大笑,却见道士摇摇欲坠,显然方才耗费精力过多,丁好冠忙命人扶道士到客房休息。
??? 直到晚上,老道才走出房间,来到大堂向丁好冠致礼。道士称自己道号白原,柳州人氏,年轻时四处游历,遇上了奇人异士,学了些奇门医术,如今年纪大了,就想回老家安度晚年,不想刚回柳州就看到寻医榜。寒暄过后,白原道人转入正题:“大人已然病愈,贫道有一事相求。”丁好冠忙道:“道长请讲。”
??? 白原道人说:“我听人说起过大人中毒缘由,唉,那张小妹虽然行事鲁莽,但也不失为贞烈之人,冤家宜解不宜结,还请大人将那张小妹放了吧。”
??? 丁好冠愕然,但已答应在先,倒也不便食言,只好下令将张小妹放了。白原道人又道:“贫道还有一句忠言相告,这猴脑虽是美味,但杀孽太重必遭天谴,还望大人三思。”
??? 丁好冠很是惭愧,当即传令将猴子全部放生。说话间,宴席已经摆好,二人边吃边谈,很是投机。
??? 正谈得高兴,从后堂跑出两个六七岁的小孩,嬉闹着来到丁好冠跟前。白原道人不禁咦了一声,丁好冠见他脸有异色,笑道:“这两个是下官的犬子。”白原道人呵呵一笑:“不瞒大人说,贫道早年曾习过相面之术,两位公子骨骼清奇,若是调教得法送到宋玲儿手上的时候,宋玲儿看到骆杰布满血丝的眼,终于抱着骆杰哭了。,日后必将成为空前绝后的不世人物。”
??? 丁好冠大喜,白原道人接着道:“贫道在柳州已无亲无故,若蒙不弃,贫道愿收二位公子为徒,将一身本事传授给二位公子!”丁好冠哪会不肯,当下叫两个儿子过来行拜师礼。
??? 此后,白原道人小刘走后,李雯左思右想,觉得自己会突然生病,可能就是因为那条裙子被鬼碰过,沾上了阴气。就在丁府住了下来,上午教两位公子读书识字,下午传授奇门医术。丁好冠开始还不太放心,不时过来巡视。一次看见两人相互搔痒,显得亲密无间,第二次过来,却见二人在树林里嬉闹,行动快捷,在树枝上行走如履平地,不禁大为高兴。
??? 又过得些日子,丁好冠最宠爱的三夫人忽然得了种怪病,每日夜里都梦见一只巨大的怪兽啃咬她的躯体,醒来后精神萎靡不振,饭食不进,丁好冠忙请白原道人前来诊治;白原道人看后说道:“夫人是受惊过度,只要服下两粒贫道秘治的安神丸,便可无事。”
??? 三夫人服下药后,睡上一觉,病情略有好转。丁好冠刚松了口气,他的原配夫人,管家,厨子,门房相继病倒,都说在梦中见了巨兽,一时间丁府上下人心散乱,流言四起。
??? 丁好冠见势不妙,一面请白原道人出面救治,私下里又请了些和尚前来作法驱邪,哪知那些和尚在府上住了一晚,次日早上就辞行要走。丁好冠追问底细,原来那几个和尚也都梦见一只白毛巨猿,口吐人言,说这是上天报应,叫他们不要多管闲事。
??? 丁好冠大惊,却束手无策,短短几天功夫里,他的几房妻妾,至亲兄弟尽都病倒,唯他自己和两个儿子安然无恙。丁府那些奴仆也都纷纷不辞而别。偌大个丁府立时冷清下来,只剩下白原道人留下来救治病人;但总不见好转。
??? 这日下午,心力憔悴的丁好冠在书房小憩片刻,梦见一只白毛巨猿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朝着他嘿嘿冷笑。丁好冠猛然惊醒,正看见白原道人一手牵了一只小猴子,走进屋来,报说三夫人病情过重,已然不治而亡。
??? 丁好冠一时急怒攻心,呵斥道:“你不是说精通奇门医术,怎么这等没用?”白原道人也不说话,朝他阴森森一笑,丁好冠心下一寒,眼前蓦然浮现出梦中所见那只白猿,竟和眼前的白原极为相似,失声道:“你……你就是那只在梦里作怪的猴子?”
??? 白原道人惨然一笑,说道:“不错,你为了一己口腹之欲,将我灵猿山上的上万子孙捕杀殆尽,这笔血海深仇,不找你来算又去找谁?”原来这白原道人本是灵猿山上一只修炼千年的白猿精,修成正果后化作人形四处云游。最近回到山里,见猴子猴孙们被捕杀殆尽,又悲又怒,下山欲找丁好冠,正巧遇上张小妹下毒一事,乘此机会,便前来报仇了。
??? 丁好冠又悲又怒,说道:“你既是来找我报仇,当初为何救我性命?”白猿咬牙道:“你杀害了我那么多猴子猴孙,让你就那么死了岂非便宜了你?我要叫你家破人亡,也尝尝孤零零一个人活在世上的滋味。”
??? 就在这时,白猿手上牵着的那两只小猴子忽然吱吱叫个不停,丁好冠仔细一看,差点晕了过去:“你的心肠真是歹毒,竟然把我的两个儿子也变成了猴子?”白猿哈哈大笑,说道:“我早说过你这两个儿子是可造之才。”
??? 丁好冠只觉手足冰冷,就要冲上去拼命,那白猿对着他轻轻吹了口气,丁好冠顿时全身僵硬,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白猿大笑三声年前的月日,我当时刚刚从大学毕业。在机关工作的我,免不了要做很多琐碎跑腿的事情。单位离家非常近,中午回家修整了个小时,吃了两片面包就赶紧出门,下午要到城北会计家里对账,晚了恐怕半天折腾不完。路途遥远,好在是从总站开始,有座。上了车等着发车,人并不多。渐渐地,我开始觉得心慌,是种说不上来的慌,像是晕车,可车明明还没动起来。自问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就是烦躁得不得了,路上身边任何声音都被放大搅乱,从窗口冲进来的寒风对我没有点帮助。,牵着两只小猴子的手,飘然而去……

标签:哥哥妹妹惊魂

    上一篇:来自人间的绝望 下一篇:花园坟传奇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