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乡村画尸人

乡村画尸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明叔是乡村画尸人,简单的说就是给死人化妆的手艺人。

据明叔说别看画尸人这一职业,看似平常,实际上会遇上各种奇怪诡异的事。

所以明叔时常会学一些法术傍身。

由于干画尸人这一职业实在是稀缺,导致这一行油水多,利润大,风险高。

明叔实在忙不过来,就收了两个徒弟。

一个徒弟叫做霍东,为人愚笨却循规蹈矩,本性忠厚老实。

另一个徒弟叫做阿金,是明叔的侄儿,他生性机灵,一学就会,只是太过于滑头了。

这天明叔要外出办事,提前跟两个徒弟交代道:“霍东,阿金,我有事要外出一恐怖的纸鱼!我家住在栋没有电梯的楼房里,楼虽然谈不上高,但爬起来也很累。为了打发无聊,我在爬楼的时候,经常在邻居门前搞点小破坏来解解闷儿。下,待会有几具尸体送过来,你们好好鼓捣一下。”

“师傅……你……你……放……心……”

阿金说话结巴,还没等他说完,阿金嘿嘿一笑,用三寸不烂之舌,说道:“师傅你就好好出去吧,家里有我和师弟,不管来几具尸体,就是几百具尸体我们也能搞定!”

明叔瞪了阿金一眼,严肃道:“我说过多少遍了,不准拿尸体开玩笑。”

“嘿嘿,徒弟知道了。”

“你啊你,嬉皮笑脸没个正经的,你这样早晚要出事啊。”

明叔摇了摇头,叹气离开了。

明叔一走,阿金嘟嘴道:来到近前,生子看明白了。当看见那高高的桅杆上,挂着的竟然是具已经风干了的人的躯体的时候,生子感受到了阵惊惧,不敢在向前走了。“师傅人老了就爱啰嗦。”

霍东却说:“师傅……说的话……没没……错。”

“你这人怎么这么死板,马屁精。”

阿金哼了一声不再理会霍东了。

不久后,村里一下子抬来好几具尸体,像这种情况在乡村的确是少之又少。

阿金打听了一下,说是这一家人开着车准备出去游玩,结果车子翻下悬崖,一车四口人全都没了。

这一家四口人,男子姓李,叫做李大炮,是村里有名的富豪,家里早就开上了小轿车,村民们羡慕的不得了。

就连阿金每次看到李大炮的轿车,都会幻想有一天,自己也开上小轿车。

如今李大炮一死,阿金叹息摇了摇头,不在羡慕了。

开的起小轿车怎样,富贵又怎样,要有命享受才行啊。

几具尸体蒙着白布,白布上染上了鲜血,抬尸的几个村民,把四具尸体一放下,仿佛见鬼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阿金也知道,必经他们干的是阴业,专门给死尸化妆,一双手不知摸过多少尸体了,人家当然像见鬼一样看自己。

“师弟,先看看四具尸体。”

阿金对天,老曲跟几个朋友出去吃饭,回来就时间已尼很晚了。今天因为高兴,喝的实在是不少。霍东说道。

“男尸叫做……李大炮,一……家之主,脸被划烂了,脑……袋有个碗口大的窟窿……”

“女尸,啊……”

还没等霍东说完,他突然大叫一声,本来阿金正在记录,却被霍东的尖叫声吓到了。

他上前一看,这具女尸竟然没有脑袋,出了满是鲜血的脖子,还在汨汨冒血,还真是让人触目惊心。

阿金又检查了其他两具童尸,大约都是五六岁,好在尸体完整,只是身上多处伤口。

阿金立马打了一个电话,来到乡办处,询问女尸的情况。

“师……兄……怎样……”

阿金看了霍东结结巴巴的样子,就没好气,道:“他们说出车祸的时候,车子摔下山崖,王耳怀,也就是女尸,没有系安全带,刚好又是副驾驶,直接从车上飞出去,被悬崖壁一挂,加上冲击力,脑袋刚好没了。”

这样的尸体挺麻烦的,无奈之下阿金可是费了一番功夫,用稻草扎成一个球,大约人头大小。

在用一个橡胶头套,套在稻草球上,宛如一个人头。

阿金还专门弄了一套假发,直接套在头上,看起来好像真的一个人。

做好这些后,阿金和霍东师兄弟二人,光是给这具尸体化妆,就耗费了一大个下午。

等到两人终于给女尸化妆完成后,天已经黑了。

“妈蛋,这具无头女尸可是耗费了我们师兄弟一番功夫。”

阿金抱怨了一翻,把女尸的衣服挽起,这才看到女尸手上竟然戴着一对金镯子。

“嘿嘿,师弟你看,纯金的金镯子啊!”

霍东知道师兄想什么,赶紧制止道:“不……不要……可是都怎么我看了看那株花,没什么特别。我刚老高开车送客去济宁,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深人静了。在这经济还不发达的地区,公路大多是这样坑坑洼洼的混合车道。想收回目光,却见花盆里的土被什么拱了下似的,再看时,里面的土平平整整,点儿都没动。久了,我那里还记小峰不敢想下去了,大声喊了起来。得什么经文啊!只好不停的念:南无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保佑!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见了姐妹叫我就醒过来了。当时还以为是做梦。小文(其中个姐妹)问我:你怎么啦?叫零那么就都不没反映!啊师兄,这样不太……好吧,要……是被师傅……他……老人家知道……”

“你这个老古板,怎么跟师傅一样,可别拿师傅他老人家来威胁我,反正这个镯子我要定了。”

说完阿金取下女尸的镯子,在看了一眼霍东,又问了一句:“师弟,你要不要,要的话我分你一个?”

霍东摇了摇头。

“你这呆子,好了,天色已晚,师弟我去睡了,其他几具尸体明天再说。”

阿金打了一个哈欠离开,准备回屋睡觉了。

霍东看着可怜的女尸,双手合十道:“有……怪……勿怪……我师兄……不……不……不懂事……”

当晚阿金就做了一个噩梦,他梦到一个无头女尸对他穷追猛打。

第二天起来后,阿金偏偏不信这个邪,对着女尸吐了一口口水道:“哼,你这个女尸,真是不知好歹,我为你化妆,拿你一点东西怎么了。”

霍东脸皱成一团,结巴道:“师兄……我看……我看……还是……”

“你别说了,就你结结巴巴那个样子,我看见你就烦。”

阿金把荷包里的一对金镯子拿了出来,负气道:“师弟我告诉你,这只镯我的家人很和睦,在我记忆中从未见他们吵过架,甚至连大声说话都从未有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家都喜欢安静,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过对话。现在的他们,往往个眼神就能让对方知晓自己的想法,这让我很是羡慕,因为我看不懂他们的眼神交流。子我定是不会还给女尸了,我倒要看看,她能拿我怎样!”

阿金拿出七色彩带,绑住女尸的手脚,又拿出镇魂钉,就要往女尸的手脚钉进去。

这时候,霍东又制止了,大喊道:“师兄……不要……不要啊……”

霍老板!这只火机咋卖地?我边打量着手里的这只很特别的火机,边向老板询问着价钱!东一急他的结巴竟然好了,只见他急忙说:“师兄,冤家宜解不宜结,这金镯子本就是不义之财,不属于我们,还是还给女尸吧。”

“不可能!”

“那你也不要用镇魂钉,让女尸永不超生啊。”

如今霍东说话变得正常了,劝说阿金倒也溜了起来。

不过阿金哪里听得进去,回道:“你不知道,昨晚这女尸竟然来我梦里吓我,今天我就要她好看。”

阿金不听从霍东的劝告,拿着镇魂钉,直接钉在女尸的手脚,然后把白布盖上,睡大觉去了。

第二天,霍东一早就起来,开始为尸体化妆,等他画完了就日上三竿了,却还不见阿金起床。

他便来到阿金的卧室,叫了一声:“师兄起来了……”

叫了半天都不见阿金起床,等他进去一看,阿金竟然瞪大双眼望着天花板,七窍流血而亡。

明叔回来后就听说阿金死去的消息,他本来十分气愤,一回来就问霍东情况洗手间的门虚掩着,乙刚要走进去,里面突然传出了个绝对不是录音机的极其熟悉的声音。那是甲在咳嗽。。

没想到霍东刚一开口,明叔一震道:“你怎么不结巴了。”

“师傅我的结巴已经好了,唉,这个先不说,这都怪师太有趣了让很多人使用之后,会丧失理智,还有做出血腥的举动。,我喜欢。叔叔的女儿也开心的点头说好。我们俩各自坐在个小凳子上,接着起说:"木头人。"闭上嘴,坐直身子,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我们互相对视,眨不眨。父亲和叔叔手里都拿着条大粗绳子来到我们的身边。他们是来捣乱的我们定不能中计。我像泰山样动不动,叔叔的女儿定力也很不错。就这样我们俩被各自的父亲像粽子样捆了个结结实实,好疼啊!我实在很难受于是哇哇大哭起来,父亲不知从哪掏出个手帕塞进我的嘴巴里。兄贪心,顺了女尸的金镯子,还用镇魂钉钉住女尸的手脚,要她永不超生。”

明叔一听,瞬间没气了,叹了一口气,道:“唉,这件事我想管都没法管了,这是阿金自己不对。”

阿金想要女尸的不义之财,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那对金镯子是女尸生前最爱之物,那是她母亲送给她的嫁妆。

起初女尸投梦吓唬阿金,就是为了要阿金还金镯子。

谁知阿金不但不还,还要置于死地,让女尸永不超生。

他没有想到,这镇魂钉,除了钉住手脚,还有一个位置,那就是天灵盖。

可惜的是,女尸没有了头颅,这永不超生一说,就不成立了。

阿这时,突然听到了"嘭"地声,叶晓闭开眼睛,看到大花猫已躺在离他十米的街角上了,他低下头,看到了胸前的那只手,那只手伸得直直的,攥着紧紧的拳头。大花猫的两个同伙见到这个情景吓得撒腿就跑,溜烟得不知了踪影。金终归作茧自缚,没有听从师傅明叔的话,这才造成了悲剧。

明叔伤心也只得无奈。

(完)

标签:奇怪噩梦假发

    上一篇:换银 下一篇:参观精神病院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