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终于回家了

终于回家了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啊海生活在一个普通的小山村,在那个年代一个小山村还是个贫困地带,能吃饱已经是万幸了,就别提其他的了。

啊海是这个地方土生土长的人,没上什么学,也没有多大能耐,就靠着几亩博田过日子,好在父母在去世上攒了点积蓄,帮他取了个老婆,他才没有打光棍。

啊海的老婆是他们 直到有天,室友全都去上了自习,我个人在宿舍,门开了,呜"李公子?"过头,是丹丹!她幽幽的走到我面前:"那张纸,直没来得及和你说声谢谢!谢谢你!"说完,她幽幽的走出了宿舍,我追出去,却见她直走向走廊的尽头,拐弯进了厕所邻村人,人长的漂亮又勤快,自从嫁给啊海之后两个人就夫唱妇随过的非常融洽。

天有不测风云,啊海的老婆兰兰嫁过来第二年就给啊海添了个儿子,本来是喜事,没想到刚生完孩子没多久兰兰就得了重病,啊海为了给兰兰看病借了很多外债,好在把兰兰的命给救回来了,没多久要债的就找上了门。

啊海为了还债决定出去打工,啊海跟兰兰说了自己的想法,兰兰坚决反对,兰兰骨子里有种很深地固的思想就是故土难离,最主要的一点她觉得即使再苦在累还是一家人在一起最好。

啊海的想法没有得到老婆的同意,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就出去了,之后的几天啊海不吃不喝整天唉声叹气,兰兰"我"周晓看了看地面,那么高,如果摔下去,肯定是粉身碎骨。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这天兰兰把家里仅有的老母鸡杀了,做了一锅肉,叫啊海吃饭,啊海告诉他他没胃"文娟我小时候是个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的丑小鸭。现在我长大了,外表应该是很优秀的,我是个留着长发,美丽柔弱,性格非常内向害羞的女孩,在学校关注我的男生很多。嫉妒我的女生也好多。那些男人我从没有注意过他们。因为我始终对男人没有兴趣。!"口不想吃,兰这火锅店门面不大,地脚也偏僻,但是,从开业的那天开始。生意就出奇的好,廖杰的那些老顾客们也纷纷弃他而去,转入了这拣锅店就餐。廖杰的买卖天不如天,有时甚至天都没有几个客人,变得冷冷清清,门可罗雀。兰告诉啊海她同意他去工地了,这是给啊海送行的饭。

啊海兰兰兰兰热泪盈眶。

“兰兰你放心只要家里的钱还上我就回来和你还有咱们的儿子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啊海我知道你算是为了这个家,你放心去吧,孩子我会照顾好的,我和孩子在家等你回来。”

兰兰说完抱着啊海默默留下了两行清泪。

啊海走了,带走了兰兰的心,也带走了兰兰的思念。

啊海一走就是五年每年只有过年才回来一趟,他每次回来家里都会围一群要债的,几年下来要债的越来越少,今年是啊海走的第五年,债务已经没有了,啊海决定今年回家就不再出去打工了,守着孩子和老婆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马上要到放假的时间了,啊海决定多加他试着和这个网名叫阴灵的硷说话,可她的头像始终是黑黑的没个动静,他只好放弃,随便找些游戏来玩。将近午夜的时候,他出了门,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体会着心跳加速的感觉。点班,多赚点钱好回家给兰兰和孩子多买点年货。

这天啊海的老板把所有的工人都叫到了一起,老板告诉他们马上要过年了,需要大量的货源,要加班加点的工作,有没有谁愿意加班的,工资双份。

很多人听到工资双份都动了心,可是他们也知道人要连续的疲劳身体是吃不消的,很多人都放弃了这份福利,只有少数的人同意加班,这其中就包扣啊海。

当天晚上啊海和工厂里仅有的三个工人正在加班,这时候就听到一声巨响,房子竟然塌了,几个人没有一个逃出去,全被埋在了里面,等人过来救援把他们从土里挖出来的时候,包扣啊海在内的四个人全没了生命。

事情发生后,老板很快就联系了家属,兰兰在知道啊海的死讯后,一滴眼泪也没有掉,就不吃不喝呆呆地坐了三天三夜,后来还是孩子的哭声把她唤醒了。

他看着满脸泪水的儿子,什么也没说咬牙坚持把啊海的后事处理了,从此以后她一个人带着孩子艰难的生活。

转眼年关就到了,兰兰家里没有一点喜气,家里死气沉沉的。

二十九晚上兰兰把孩子哄睡之后,把啊海的遗物拿出来抱着压抑的哭泣着。

兰兰哭着哭着突然感觉一个冰冷的怀抱抱着她,兰兰第一反应就是吓一跳,当她抬头看清楚对方的脸的时候,刚开始吓了一跳,就看到对方满脸是血,脸也变形了,但是依稀还可以辨别是自己的丈夫啊海。

兰兰什么也没说,抱着啊海痛哭一场,哭完了擦擦眼泪,她对啊"你知道平常的豆芽是怎么做出来的吗?"孟欣翻出了瓶橄榄油,边说话边涂了起来,她越想越觉得恐怖。海说了句。

“回来就好。”

从那以后兰兰和孩子就没有出过门,整天把孩子和自己关在屋子里,窗帘也是拉上的。

有好事的人,发现兰兰已经一个月没有出门了,怀疑兰兰可能伤心过度,轻生了,为了证明自己的想法,那个人白天来叫兰兰家的门。

兰兰在屋里回了他。

“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

“兰兰啊,你没事吧?你好长时间没出门了,村子里的人都很担心你,你还好吧?”

“我很好,谢谢大家关烟还未抽到半,他想起那个清洁工。虽说是严冬,但包裹的未免也太严实,而且没带任何清扫工具,更没有像以往的钟点工样出事家政公司的证明。察觉不对,他扔掉烟头,走出卫生间,眼前的家里已经变了个样子。东西虽然规整的摆放好,但是到处都有不规则的血红色斑点,像是诡异的案发现场。心,你要没什么事情就请回吧。”

“好吧,那你注意身体,有什么事情找我。”

“知道了,谢谢。”

外面的人刚走,屋子里就传出了死去多时的啊海的声音。

“兰兰,这样也不是办法,人鬼殊途,我长时间逗留人间对你个孩子都不好。”

“啊海,我不管,你说过要一直陪着我们母子的,我不让你走,你要走就把我们一起带走,这样我们一家三口就不用分开了。”

“兰兰你们好好的我才放心离开,你这样我怎么放心的下啊。”

“你放心不下就陪着我们。”

“唉,我会害了你们的。”

这天兰兰家门口路过了一个道人打扮的老头,他刚到兰兰家狭小空间里,粪便在发酵、变质,臭味从刺鼻到直冲脑髓,已经严重影响他的食欲,连续嚼食压缩饼干,终于引发肠胃痉挛,他开始呕吐。门口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阴气就在兰兰的家里往外冒。

道人大叫了声不好,就去敲兰兰家的门,敲了好阵子都没人应声,老道人临出门时,司浅接到公司电话,要加班天,她匆匆赶到小巷时天色已黑,巷子里静得很,日日门户敞开的小院此时没有星灯光。司浅小心翼翼走进去,看见丛丛月见草在月下招摇,此时的它们,比白天看去,更显妖娆。抬起一脚咣当一声把门踹开了,阵阵我含了满嘴牙膏从厕所蹦出来,问:你俩半夜起夜了吗?尸臭迎面扑来,道人捂着嘴来到了屋里,看到了一大一小两个人的尸体早已经腐烂。

道人念了句孽缘啊,就找来村里人把兰兰和孩子的尸体埋上了。

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道人又来到了啊海家。

“你们出来吧,我知道你们没有离开。”

兰兰一家三口出现在了道人的面前,兰兰带着孩子和啊海扑通一声跪在了道人面前。

“道长求你让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吧。”

“唉,孽呀,明知道人鬼殊途会害了你们,为什么还要执着呢?”

“道长,我们一家很幸福,求您成全。”

“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你们不能留在人间,我现在就超度了你们。"没什么,就是没法处了。"儿表情不太自然。”

“不要啊道长求求您了,放过我们吧。”

“我会让你们一家三口投胎一个别人家的,去吧。”

“啊……。”

啊海一家三口被超度之后,道长才告诉乡亲们兰兰和孩子的死因,原来兰兰和孩子长期受到啊海的阴气寝室,早就死在可屋子里,只是他们自己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罢了,直到尸体被掩埋,他们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标签:老婆去世腐烂哭声山村

    上一篇:参观精神病院 下一篇:精神病司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