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夜奔(聊斋鬼故事)

夜奔(聊斋鬼故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第一章:惊鸿初现
??? 莺莺是个没长性的人,无论做什么事,开头总是欢欢喜喜,收场总是没头没脑,红娘与王妈都习惯了。
??? “小姐,您想回就回吧,哪年没上元夜呀!”王妈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想“多可惜啊,一年也就一次啊!”
??? “小姐,我听说啊,江四大才子也来了,不想见见?”红娘知道小姐的脾气,这句话在小姐那里就变成了挑衅,“勾搭个才子给老太太看看,你敢吗!?”
??? “死丫头,想看就直,罗嗦什么!”莺莺一边说一边在红娘肩上狠狠地掐了下。
??? 红娘高兴地跳起来!王妇还在撇清哩,“你说你说,不就是灯吗,有什么好看的!”
??? 红娘说:“不爱看您就回吧!”
??? 王妈的嘴里讥哩呱啦,挤出一大堆不能解读的乱码。
??? 红娘与王妈站在热闹里:灯山灯海,玉树琼花。
??? 莺莺站在寂寞里:夜半的烟气上来了,酒店的旗帜斜斜地耷拉在那里,没情没绪的。
??? 私奔!莺莺在戏词里听到过,私奔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在那里种上多多的菊花,房前屋后都种上,并且都是四季菊,一年四季都有菊花香,“那个人”在妆镜前,替我插上满头的菊花……
??? 莺莺被自己的想象力弄得面红心跳,嘴里不停地念“罪过罪过!”
??? “罪过罪过!”崔老太太最爱说的一句话,莺莺把碗碰到了地上,老太太会念叨,琴弹乱了,老太太也会念叨……莺莺顶讨厌这句话,但十四岁之后,自己也学会了。
??? 突然,眼前一亮。
??? 红色宫灯下,出现一个飘逸的身影,白衣飘飘,折扇轻摇,有种气质游离于尘世之外。
??? 红色灯光照耀下,他面庞显出浅浅的红色,一个浅浅的笑意就凝固在那里,莺莺的心都化了。
??? “小姐!小姐!”王妈流连于灯火,偷空看了眼莺莺,便发现了莺莺的异样——双目痴呆,脸露古怪微笑。
??? “醒醒啦,别吓我,醒醒啦!”红娘一边动口,一边动手,使劲儿掐小姐的手。
??? “你要掐死我啊”,莺莺回过神来,再看宫灯下,空空荡荡。
??? 第二章:遗失的折扇
??? “吓死我了,你搞什么鬼怪,看你花痴样儿!”
??? “红娘,别没大没小!”王妈很看不惯红娘的持娇放纵。
??? “是,王妈妈,您老人家教训的是。”老顽固,我才懒得跟你罗嗦,转过身,看到莺莺满脸绯红。
??? “不会吧,你真的花痴了!”红娘大声嚷道。
??? 莺莺在红娘手心狠狠地掐了下,红娘便不再多嘴了。父亲曾提起过,这婚纱至少价值十万人民币。这是以前的数据,现在肯定不止这个价。再加上贾克森先生于年前过世,保守估计也得百万吧。如果有了百万的话,短期内就不会有经济方面的困扰。
??? “妈妈,我有些渴了,帮我卖些水饮之物吧!”莺莺对王妈说。
??? 王妈对红娘说:“红娘,我脚酸了,你去吧!”
??? “小姐,那我去了!”红娘嬉皮笑脸地问莺莺。
??? “谁稀罕你去!”说着瞪了红娘一眼,又对王妈说“妈妈还是劳烦您走一趟吧,她哪晓得我爱喝多浓多淡的水饮。”
??? “好吧好吧!那老太婆我就跑一趟,红娘,你可别拐带着小姐乱跑啊!”
??? “得令~,末将谨记老~妈妈教诲!”红娘用唱戏的声调回答王妈妈。
??? “讨人嫌的丫头!”王妈被红娘给逗笑了,乐嘿嘿地走开了。
??? 莺莺抓住红娘的手,小步流星地飘到宫灯下,“这里、这里,一个书生,神仙模样,你是没见过,你肯定他头扎在桌上,迷迷糊糊想起下午还有台手术,没事,睡睡就会好的。这事常有,不稀奇。没见过”
??? “你花眼了吧,我刚才一直在你前面,人影也没看到啊!”
??? “明明就在这里,一手摇扇,一手摸灯!”
??? “小姐,你看!”红娘一眼看到地上有一把折扇,捡起来交给莺莺。
??? 婚礼在东屿岛上举行,岳父包下了半个索菲特酒店,参加婚礼的来宾都在海岛上享受了夜狂欢。于是,在狂欢的豪华婚宴上,对新人被灌成了两只醉猫。“快、快、藏好!”红娘话音刚落,王妈就端了两杯冰镇糖水过来。
??? 一杯给小姐,一杯给红娘。
??? “有劳妈妈了!”莺莺极力将声音放平,成功了——至少王妈没发现任何异常。
??? 三人回府时,家人都睡了,崔老太太也睡去了。
??? “好了,妈妈您早点回房歇着吧,红娘你伺候我睡觉吧!”
??? 红娘扶起小姐,端庄优雅地走进莺莺卧房。
??? 一走进房内,莺莺便像一只跳脚猫般,跳起来、转过身、栓上门。等她回身时,红娘已在欣赏那把折扇了。
??? 第三章:扇子的秘密
??? 【白天,红娘去问了赵家扇店,查了纪录,查到了那把扇子是个姓高的公子定制的——而这个高公子,已死去十多年了。】
??? 扇面是上好的宣纸,手感柔和而滑腻,扇面上画着简单的枯山水,山不像山,树不像树,都像黄昏时的乌鸦、清冷而悲凉。
??? “小姐,上面写的是什么?”
??? “你管,睡你的去吧!”这是专属莺莺的诗,不跟别人分享,亲姐妹也不行。
??? “又摆小姐的臭架子,我才懒得看哩!”红娘气嘟嘟地走到小偏房,故意将床弄得咯吱咯吱乱响。
???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 每一句、每一字莺莺都读得深情款款,情意绵长,这是莺莺人生里面收到的第一封情诗,也是最致命的一首诗,字字击中心房。
??? 莺莺躲在床上,不断回味着情诗的味道,那晚莺莺的梦很甜,莺莺是笑醒的,笑了之后又哭——如何才能见到那位书生?
??? 不知姓名!不知来历!何处去找?
??? 我跟公子那么有缘,即然有缘就肯定会再相见!
??? 见一面已是不易,怎么能奢望见第二面!
??? 一会儿满怀绝望,一会儿心燃希望,得不出个定论。
??? “小姐!小姐!”红娘坐过来,轻轻拍了拍莺莺的胸口。
??? 莺莺醒过来,一下冲进红娘的怀里。“帮我啊,帮我啊!”声音凄怆,红娘"妈刚才不是好端端的,怎么下子......"妻子露出害怕的眼神看着丈夫。也不自觉地鼻子发酸。
??? “我帮我帮!小姐,你说!”
??? “那位公子,要找他!一定要找到他!”
??? “我当什么大不了的哩,包在我身上了。这扇子,做工这么精良、清雅,一定是出自名作坊,逃不出王李赵这三家去,一定是大富人家的定制,查起来容易得很。”
??? 莺莺停了泪,一边擦鼻涕一边笑。
??? 第二天一大早红娘就出门了,莺莺坐立不安地等了一天,天黑时,红娘才回屋。
??? 红娘脸色阴沉沉的,莺莺的心也是一沉。
??? “是不是没问出来?”
??? 摇头。
??? “那、那、那就是问出来了?!”
??? 还是摇头。
??? “你要急死我,是不是?到底有没有!给句痛快话不行吗?”莺莺狠狠地坐在太师椅上。
??? “小、小姐,你就别问了!”
??? “住嘴,把扇子给我!”
??? “没了?”
??? “别给脸不要脸,快拿出来!”
??? “真的没了!”
?当晚,她的手指恢复了原状他的人没有蹦起来,心却开始狂跳。他小心地下了床,小心地走到卧室门口侧耳倾听。没错,客厅里真真切切地在响着流沙的声音。。她告诉母亲,是她假装不小心推倒了引魂灯,让外婆的灵魂无法走远,最后得以报复通灵师和舅舅夫妇。?? 莺莺唰的一下站起来,眼里冒火。
??? 红娘有些怕了,“我、我烧了!”
??? “好啊,你敢烧,我叫你烧!”莺莺恨不得将红娘撕成碎片,但又下不了手,不敢声张——怕让崔老太太知道,只好闭上眼,指着小偏房说:“滚、滚,给我滚,别让我看见你。”
??? 红女孩揭开帽子,抬头睁眼看,只见最前方的司机果然头点点的,似乎有些发困。娘也压抑着哭声,不想让人听见——与小姐的情份就这么完了吗!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 半夜,突然莺莺爬起床,见门是开着的,便轻手轻脚地走出去,路过小偏房时,就见红娘睡得像头死猪。走出内花园,进入外院,再走出府门,一个人都没撞上,莺莺心想,肯定是都睡着了。
??? 莺莺的心上敲着急促而欢快的鼓点,心里是一大堆戏词:“柳梢头,玉钩挂,捱一刻,似一夏,心儿慌,胆儿怯,眼儿穿那是个晌午,姥爷正在午休,忽然被阵异样的呼喊声惊到,这是个女人的声音,尖锐刺耳,听便不是正常人发出的;姥爷赶紧跑到门外,这个时候,李家男人正从门内连滚带爬的出来,脸都吓白了,见了姥爷话都说不全乎,个劲的嘟囔说吓死了、吓死了;姥爷往他家门口站,就见李家屋里的物件基本上被砸了个稀巴烂,李家媳妇站在内屋门槛上,张牙舞爪的叫着,完全像变了个人似的,无论声音、动作形态都完全变了,而且横竖都有股邪性;仔细听,她念念有词的说自己就是黄大仙儿,修炼得道,还说吃几只鸡算啥,接下来还要祸害蓉!,玉郎何处惹人骂……”莺莺远远地看到那红通通的宫灯依然亮着——但灯下没有人。
??? 第四章:死亡链条
??? 突然,远处出现了一个飘逸的白影,衣袂翻飞,身后是一轮光洁的满月。
??? “崔小姐,你可来了!”他轻轻地握住莺莺的手。
??? 莺莺觉得他的手有些异样,但又不知异样在哪里,随即又陷入私奔成功的喜悦之中。
??? “去哪里,小姐?”
??? “听公子的定夺!”
??? 两人穿过街道,来到山上,越走越荒凉:“公子,我们要去哪里?”
??? “我的家!”公子回眸一笑,温存依然。
??? 哪里不对劲,莺莺心上一紧,她还是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 “走这么远,你怎么一点都不喘气啊,公子!”莺莺已上气不接下气。
??? 公子不搭话,继续赶路。
??? 走了几步,莺莺实在坚持不了了,“公子歇歇脚吧!”公子还是不搭话,继续赶天晚上,唐瓮走最后位顾客准备关店休整。路。
??? 莺莺有些慌了,野草深深,发出呼呼的声响,乌鸦的叫声不时传来,凄惨而不安。
??? “停~下~”莺莺有些疯狂了,这时公子停了下来,并回过头来,依然是温存的笑脸,“小姐,我的扇子呢?”
??? “没了!我以后赔你!”莺莺一边说一边笑。
??? “没——了——”公子的声音突然狂暴起来,“没——了——!”公子一边说,一边无力地跪了下来,脸深深地埋下去。
??? “公子,公子!”莺莺有些不知所措,走过去使劲儿摇晃着。
??? 公子慢慢地抬起头,“没了,真的没了!”表情痛苦至极。脸上的肉一块一块地往下掉,慢慢地溶化,一滴一滴孙逗是位旅游爱好者,只要有时间,他就会背上行囊"死人了,老嗲嗲死了!"人大喊。,用脚步去丈量外面世界的山山水水。地往下落,一只洁白的小虫从他口后来越想越不是滋味,有心去屋里找他们,又有些瘆的慌,因为刚才的幕幕,已经把我吓破了胆子。说句不好听的,他们是人是鬼我都分不清。中慢慢爬出,在地上蠕动着,爬上莺莺呆立着的腿。
??? 滑滑的,湿湿的,凉凉的。
??? 莺莺想挪开,但一点挪不动,这只虫一点一点地爬到莺莺的脸上,莺莺大叫,但就是动不了。这只虫在莺莺的嘴上探路,莺莺紧紧地闭着嘴,虫儿看着李旺离开,那个老人突然盯着面前的空气说到:"尘归尘,土归土,今晚我留你命,你投胎去吧。"使劲地钻着,钻出了一条血路,和着血,虫子滑至喉咙,冰凉的。
??? 红娘醒来时,天还未亮,就听莺莺在屋里叫:“红娘,红娘!”
??? 红娘进屋,就见莺莺痛苦地握住自己的喉咙,仿佛吞下了什么东西,红娘忙跑过去,抱住莺莺。
??? “小姐小姐”红娘惊慌失措——莺莺的脸上的肉正一点一点融化……

标签:姐妹妈妈老太太

    上一篇:惊魂三千里 下一篇:活无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