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用印

用印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湖北襄阳府北的朱家镇是个不大的镇子,小镇的东街上住着一户人家,家主名叫朱方,本是一个穷腐书生,每日勤学苦读不敢有丝毫松懈,可一直到而立之年却没有考取过半点功名。他的父母早逝,妻子前些年因病亡故,也没留下一个子嗣,家中只余他一人孤独过日。朱方读书虽说是穿壁引光尝胆眠薪,可就是时运不济班长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坛子,里面竟装满了金银首饰。,三十以后仍旧名落孙山,于是逐渐有些心灰意冷起来,后来索性迷上了道学,丧妻之后也不再娶,整日打坐修行,醉心于老庄之道,也不再去读什么圣贤书了,反正家里还有几亩薄田租给了佃农,每年的生计倒是不用费心。有一日朱方正在门口闲坐,忽见一个挑担的卖货郎经过,他不经意间看见卖货郎的货但上有一尊铜像,从外貌看很象是一个神采奕奕的道士,朱方一见这尊铜像就非常喜欢,于是急忙叫住货郎,将这尊铜像买了下来。他虽不认识这尊神像是哪位真君,但是心中认定这必是位真神,因此每天早晚上香虔诚奉拜,一直供奉了三年之久。
??? 这天清晨他拜过神像正想出门,忽见一个全真道人在门前化缘,朱方本就好道,一见同道中人自是不敢怠慢,急忙返身将他请入屋中热情款待。上茶之际他眼角一瞥,猛然间发现这道士的样貌和自己所供奉的那尊铜神像倒是有些相似,他心中不由一动,于是又在旁悄悄观察了一会,越看越发现道人的容貌神态都和神像相似,而此时道人也盯着他所供奉的神像,低着头似乎在凝神思索。见此情形他便故意指着神像问道人道:“我虽一心向道每日朝拜,却是不知此神尊名,还请大师见教。”道人一听便抬起头来微笑道:“此为斗姥宫尊者。”朱方一听大喜,今日遇见道人终于知道了尊神的来历,于"没有啊,我们夫妻都是老实人,没有得罪人。"是赶紧连声道谢。两人坐下又聊了一会,其间宾主双方相谈甚欢。道人见家中只有朱方一人,闲谈间便问他有无娶妻,朱方答道中年丧偶尚未续弦。道人听罢思索片刻,接着抬头对他道:“贫道有一独女年已及笄,虽然姿色鄙陋,操持家务倒还算能干。贫道看你谈吐不凡,也是忠厚老实之人,故意欲将女儿嫁傅明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种说不出来的恐慌正包围着他。给你,不知你意下如何?”朱方初听此言不由大感意外,随即心中又惊又喜,惊的是今日刚和道士萍水相逢,他就放心将女儿嫁给自己;喜的是这简直是天上掉下馅饼来,于是连忙点头应允下来。
??? 道人见他愿意作自己的女婿,当即满面喜色,便让他和自己一起回去。两人出门走了几里路来到山脚下,又顺着山间小径曲曲折折行了数里,终于来到一座庄园前,只见这庄园颇为宏大,门庭清雅竹石萧疏,和凡间景色迥异。道人将朱方带进堂中坐下,自己去内室叫女儿出来。朱方在堂中等了片刻,只听一阵叮咚环佩之声响起,随即一个粉衣妙龄少女从内室中走了出来,这少女唇红齿白眉目如画,低着头含笑不语。道人拉着少女的手对朱方说道:“这是贫道的女儿环娘,自今日嫁与了你,还望你能善待于她。而贫道日后还要靠你们来养老送终,不知你能否做到?”朱方眼见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可人儿,心中不由欢喜万分,急忙点头承诺道:“那是自然,小婿绝不敢忘。”道士听罢此言不由仰天大笑起来,当晚便让他们合卺成婚,婚后小两口相亲相爱如同蜜里调油,而每天的吃穿用度也从不缺乏,朱方在此温柔乡里乐不思蜀,过得如同神仙一般。
??? 过了月余,一日两人正在园中赏花,妻子环娘忽皱起眉头满面忧色,朱方见状不明所以,于是便问她好端端的为何事忧虑,环娘说道:“我看这满园鲜花再美也有凋零之时,一时触景生情故才忧伤难过。”朱方听罢这才知缘故,于是赶紧好言宽慰于她。环娘叹一口气道:“这里再好也是荒野之处,你我终究不能长留。我听说京师是个大都会,若是我们能居住在那里说不定还能有所作为。”朱方乍听此言大感意外,随即想想也深以为然,于是夫妻俩便去和父亲商议,准备收拾东西北上京城。道人一听非常惊讶,极力阻止他们,可是夫妻俩心意已决不为所动,仍是要坚持要去。道人眼见他们不听自己劝阻,无奈之下摇摇头长叹一声道:“这恐怕也是天数啊。”于是不再阻拦他们,让他们收拾东西去了京师。
??? 朱方夫妻俩拜别父亲,经过十数天的舟车劳顿终于来到了京城,先租了一间房子暂时住了下来。京师果然是规模宏大热闹非凡,两人每日一起这里转转那里看看,甚是惬意。转眼一月过去,夫妻俩所带的钱财也不多了,可朱方身无一技之长,终日只会诵经打坐,眼见坐吃山空也不是办法,他不由为此忧心忡忡。环娘对此却不以为意,一日忽对他道:“我自幼曾从父亲那里学了点小法术,现在传授于你,你学会之后即可开门纳徒,这样既能赚点银子养家糊口也能光大我家的门庭,岂不是两全其美之事。”朱方想不到自己的妻子还有这本领,一时大为欢喜,于是妻子便向他传授了一些移形换影修心炼形之术,朱方试了试还颇有灵验,于女:"不能和你在起晤着还有什么意思?江伟,你真的爱我吗?你肯和我起去死吗?"是便在集市上设了一个法坛,专行一些小法术,众人一看颇为灵验,于是争相拜在他门下为徒,一时间他家是门庭若市热闹非凡,其门下的徒弟数以百计。
??? 此时正逢京师大旱,天师(即龙虎山的天师,也是朝廷的御用天师)祈雨一月无效,上到皇帝下到百姓都很焦急,于是朝廷贴出皇榜征求能够求雨的异人。朱方回家后告诉了妻子,环娘一听便极力怂恿他去应征,朱方面有难色的对环娘道:“我只会一些你所教的障眼法,这呼风唤雨之术可从未学过。”环娘对他笑道:“此事不妨,现在你修为尚浅,我即使教了你唤雨之法恐怕也未必能灵验。不过你大可放心的去,到时我当在坛下助你一臂之力。”说毕环娘便两人聊得很开心,但安雅却总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表,阿卓皱着眉头问:"怎么?有急事吗?"教了他一些法咒让他前去应征。朱方依妻子所言当即便来到官府前揭下了皇榜,官府一见有人揭了皇榜自是不敢怠慢,急忙一边派人上报皇上一边将他迎入府内好生款待,待他定了吉日设下法坛便准备招风唤雨。到了那天京城的官员和老百姓都前来观看,只将法坛围的是水泄不通,而天师听说有人能招风唤雨,心中很是惊讶,不信朱方能比他厉害,于是也带着法官一起前来观看。
??? 到了午时三刻,只见朱方身着黑色道袍起身上坛,披头散发手持宝剑颂起咒来。过不多时便见黑云蔽日狂风骤起,可等了半天就是干打雷不下雨,朱方见状心中不由焦急万分,不停用眼睛瞟着妻子,环娘知道他道行不够,于是在法坛旁双眼微闭颂起法咒,过不多时果然天降暴雨,一时大雨侵盆河渠皆满。周围围观的人群发出的欢呼喝彩之声震耳欲聋,从官员到百姓都纷纷认为朱方果然是法力高强名不虚传,天师和法官在旁虽是嫉妒恼恨,但是心底不由也暗暗称奇。第二天皇帝也知道了此事,专程派人召见了朱方并赐予他丰厚的奖赏,一时间朱方声名大噪,隐约有和天师分庭抗礼之势,想和他结交的王公贵族不计其数,而天师自是门前冷落车马稀,于是心中对朱方嫉恨不已,可是朱方此时正是皇帝眼前的红人,一时间也奈何不了他,天师心中始终不甘,于是便派自己的徒弟悄悄打探朱方夫妻俩到底是什么来历。
??? 这徒弟也是个精明能干之人,他先是乔装投入朱方门下,由于善于奉迎巧舌如簧,没多久便深得夫妻俩的信任,经常跟随于左右。日子一长便逐渐将他们的底细摸了个八九不离十,悄悄回来告知了自己的师这是年月日,德国卡瑟尔法院审判大厅发生的幕,审判结果,法庭对这名有史以来被查出的首例食人犯判处年零个月的监禁。傅,说朱家原来不是本地人,他的"挖槽!"祁魏然正准备开窗户,窗户前突然快速闪过个红色影子,那影子竖直向下落去。法术好像也是妻子传授的,听说她妻子的法术更高。天师听后也感到很纳闷,不知道朱方的妻子到底是什么来历,不得已便低声下气的假装与朱方交好,日常还时常请他来家饮酒作乐,至于礼物馈赠更是不计其数。等到两人逐渐相熟后,他便时时在酒酣耳热之际打探朱方妻子的来历,可是朱方口头甚紧,无论他怎么试探再说胜郎跟朋友进京后,适逢京都奢华之风盛行,所贩丝绢尽数顺利售出,盈利甚丰,仅几年时间他就发了大财。不久后,他邂逅了位名门之女,为摆脱商人卑微的地位,便仓促间与此女结了婚。但草率的决定,使他们彼此缺乏沟通了解,后妻又脾气暴躁、自私多疑,两人在起毫无幸福感可言。就是不说,天师也一筹莫展无可奈何。如此过了数年,有一日朱方的妻子你看到的肯定是什么动物。好了,人啊都是自己吓自己。回去吧。"妈妈虽然也觉得姥爷说的有点道理,可是自己明明看到的是个站着跑的黑影啊?什么动物跑起来会是这个样子呢?莫非是。。。妈妈也不敢瞎想了,她更不敢和姥爷反驳。她也就什么也没说的和姥爷回去了。忽对他说:“我有一件皮衣,你拿去恳请天师在上面盖上法印,天师和你关系相善,想必可以应允。”朱方听后虽不解其故,双重的打击,最重的攻击却来自身后,自己的爱人。连清的灵魂缓慢的从脚底开始消散了。但是还是依妻子所言将这件衣服交给了天师。天师听他所求心中不觉有些诧异,但是口中却先答应下来,待拿着衣服回到府中便将法官叫来与他商议。两人将衣服翻来覆去的看都没发现什么异常,法官对天师道:“好端端的将此衣拿来盖印,恐怕必有他故啊。”天师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就没有先盖印。俗话说烈火见真金,依我看不妨先将此衣用火烤一下,看看这件衣服到底有什么异常之处。”说毕他便让法官将炭盆拿来,把衣服张开放在炭盆之上烤了起来。没到一盏茶的时分,他宋湘按了按手机的侧键,屏幕"是啊,无聊,闲着没事到上海来‘白相白相’,逛逛街购物,这不,也回桂林。"却不亮——估计是没电了,所以小绿出去时才没有拿。忽觉手中有些异常,待二人仔细一看,手上的衣服竟然不知不觉间变成了一块狐狸皮,而且头尾皆备毛发茸茸。二人见状大惊失色,当即将狐狸皮扔进了火盆,瞬间便皮焦毛臭化为灰烬。
??? 此时朱方的妻子正在家中,忽然拉着他的手哭泣着对他道:“我和您的缘分尽了。实话告诉您,我本不是人而是天狐。原本想让天师在自己的毛皮上盖印,冀以能够由此得道升天,没想到被他识破将我皮毛火化,此时我原形将露,身体只余骨肉,性命也在旦夕间不保,而您受我所累,命也在顷刻之间了。”朱方一听大骇,顿时手足无措浑身颤抖起来,夫妻二人不由抱头痛哭,后悔当初不听老父所言以至于现在遭此杀身之祸。正哭着哭着他的妻子忽然倒在地上气绝身亡,身体也化作了一只没皮的狐狸,朱方正在悲痛间,天师已经将此事陈奏给皇上,皇上听说后龙颜大怒,迅即派人来到朱府将朱方抓住投入大狱,三堂会审之后以妖言惑众的罪名将其斩于法场,而天师因为灭妖有功受到皇上的嘉赏,自此以后更加受到尊崇,终于得偿所愿被赐予国师"小兰?"原来是村里的王叔,见小兰脸惊慌,关切的问道:"你怎么了?这么晚你去哪儿啦?"的称号了。

标签:意外哭泣

    上一篇:有因有果 下一篇:回来的儿子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