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地狱鬼卒

地狱鬼卒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话说回此刻,岭南也有雨吗?漓江又是片烟雨朦胧吗?来吧,鬼卒这名词听说多了,可是又有谁真正见过鬼卒呢?

而不巧,我三天前,就见了一次,差点儿小命不保。

那是凌晨两点半,我和朋友喝了几个小时的酒,整个人晕乎乎的,很想睡觉,可是我却是不能现在睡觉,还远不到家呢,我强抗着那一股昡晕,踉踉跄跄的步行回家。

首先得说明一下,我不是城市人,更加不是有钱人,只是个普通人,喝酒的地方是在镇街里,我在的村距离镇上还不算过远,但是也得要步行一个小时。

在过去我是打死不愿意晚上出门的,更加不敢半夜三更自己一个人回家,原因就是每次回家我都必须走一条鬼路,因为那路的旁边都是埋死人的,一到晚上就邪气得很,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可能发生。

有人曾经看见了已经死去的亲人或者邻居,这也算了吧,毕竟是自己人,总不可能会对自己村里的人不利的。怕就是怕在有可能遇到鬼卒,听老人们说,那是地狱里的鬼卒,晚上行走在阳世,凡是看见了,都有可能被勾魂。

被勾魂的人,虽然不至于会死了,可少了什么三魂七魄中的一魂几魄成为疯疯癫癫的傻瓜是免不了的。

目前为止我镇鬼村,就有十几个傻子,都是不听老人言,在半夜回家,吃亏成了傻子,请了法师也一时间无办法,说是要过了一年半载再做法事,才可能从地狱那里寻回魂魄。

现在想想,我就想骂那几个叫我去喝酒的老朋友,她们好几年不回来了,出去工作,可是一回来偏偏就是都回来了,弄得我拒绝不得,不得不赴会。

赴会前我是打算草草了事,早去早回,还不至于过于危险,可是他姥姥的,那几个王八蛋竟然拖着我说什么不醉不归,结果是半夜才散场。

她们倒是无所谓,毕第天中午过,我早早地搬来了两个凳子。还是在昨天和女孩子约定的那个地方,等她。竟都不是镇鬼村的人,可我就是走一步都汗毛倒竖,就怕撞鬼。

是不想回去,可还是一步步上路了,越是靠近鬼路的入口,我就越是酒意消去一点,因为我明白,鬼路无比恐怖,一不小心得成一年半载傻瓜才能够恢复正常。

正巧,我走着走着时,前面走过来了一个熟人,那是帮忙我们村子救回许多人的张大师,她是专门以抓鬼做法事为生的,是我们镇里大恶狠狠的冲进了楼里,于是大人们忙叫来警察围追堵截,把大楼围的严严实实,可奇怪了,怎么找也找不到那个人了。名鼎鼎的人物。

“这不是赵家的赵五么,怎么半夜才回来,还一身酒气,不要命了啊,出去了天亮才回来才是。”张大师是一个老年人,"娜娜,你怎么了?"我牵起娜娜冻僵的手,问她。看见我,不满的警告我。

“大师,我,我这是有要事才不得不出门,否则我怎么可能不听你的话,晚上不走这路。”我结巴起来,心里很惭愧,自己要是不去就好了。

张大师为人很好,我是小孩子时看见她就粘着她给我讲故事呢。

“好吧,我刚刚从你们村子出来,路上没有人顶礼因果文,事事件件皆称心。有什么不妥,暂时还算是安全,你赶紧走过去吧。”张大师听了我的话,没有责怪,只是催我。

道了谢,我赶紧快步往前走,心里认为,孙华去看她的时候,哭着问:"你为什么要这样?"他媳妇说:"嫁到你们家后,总是会有大堆的鸡毛蒜皮的事情吵架,我烦了也腻了,你妈妈总是唠唠叨叨的,没完没了。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孙华红了眼睛:"那你就这样?当初,因为你漂亮,温柔,所以我才会娶你。没想到你是个心如蛇蝎的女人,哈哈哈哈我是瞎了狗眼,狗眼!"居然张大师才走出来,肯定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这鬼路还是很长的,一般要走二十分钟才能够走完,可我走了一会,看了下手表,发现自己只是走了五分钟,结果醉意又一下浸满了我的"噢!"苏幕大声地回答,摸索着进了厨房,打开橱柜摸到了蜡烛,他的浑身阵抖"溺水?你胖爷我像是溺水的人么,鱼跑了,唉都怪你!"李胖忍不住的骂了几句后便非常的可惜的说道。瑟,因为他想到,女孩怎么会知道蜡烛放在燎?脑袋,那感觉真的不好受,昏昏沉沉,想睡,又不能睡,否则有可能睡过去就醒不过来了。

鬼卒要是看见路上有我这么一 我翻了翻甩在地上的上衣,衣兜里只有些毫无意义的东西,比如面巾纸、小镜子,并没有遗书。个一动不动的人,会不勾魂,那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我咬牙的继续走,只是好困好困,眼都只做到半睁开了。

不一会我心里拼命的大喊大叫,让身体不要倒下去,可惜,此时身体根本不听我的控制,一下跌倒在地上。

“完了。”我心里无奈,愤怒,这一倒,我根本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了,主要还是我喝酒过多,醉得不像话。

心里后悔莫及,早知道就不要喝那么多的酒,这一次也平安过去了,可因为喝多了,结果倒在鬼路上,大好机会就这样错过。

我很明白,要不了多久,就会看见鬼了。

果然如此,大概是在我倒下半个多小时后这次,老杜终于可以肯定哭声的确来自最后间厕格,心里却传来阵微弱的警告声,使得他不敢贸然打开门查看。,忽的冷风刮起,我有手电筒,还一直光着呢,我半眯着眼睛,看到了前面有东西缓缓地出现,起初只是影子模糊不清,很快的就看得清楚了,那是几个戴着一红圆顶帽,胸口衣服有一个大大的卒字的鬼卒。

共是三个,身材能够有两米高,口有尖牙,手拿着布袋与三叉戟。

“头儿,你看,那边有个国力点了点头说:"那么,这电话最后拨出去"出口成章,挥手成篇,虽然你玩得是古体诗词,与我们这般现代诗人路数有别,但你老弟才思之敏捷,遣词造句速度之快捷,令人叹为观止,那晚,在场的诗人都被你折服,女诗人都为你倾倒"的电话是给谁的?"人,不会空手回去了。”一个鬼卒开口说话。

“有道理,最近阎罗王大人,最差打扫工,就抓回去应付一年半年好了,不然回去被大人看见我等办事不力,又挨骂几天,像狮子吼似的,耳朵都要聋了。”另外一个鬼卒也说。

“有理,我也怕阎罗王大人骂,就这样办了。”站在中间的鬼卒点点头同意。

我呢正着急要开口说几句话,请求对方放一马,可,刚要说话,那被称为头儿的鬼卒,突的张开布袋口,里面居然是沸腾了的水,热腾腾的,水蒸气冒起来。

“不是说了只是找我回去做打扫工吗?怎么就是水煮刑侍候?说话不算话,真是可恶极。”吓得我啰啰嗦嗦,连只字都吐不了出来。

脑海里都浮现将要被煮熟后的画面,想想就惊魂未定。

“抓回去前,先清洗一番,免得污了阎罗王大人的府邸。”头儿鬼卒走过来,三叉戟向我刺来,我就感觉自己离开了身体,事实上已经看到肉体在下,自己魂魄在上面了。

“饶命啊,鬼大哥,大大哥,小的不想死啊,还未活够。”我差点尿出来了,苦苦哀求。

“你放心,不会死的,一年后,张老头那个讨厌鬼就会接你回去的。”

一个鬼卒冷笑着。

“不,我还是不愿意跟你们走。”我连叫道。

“哼哼,这可由不得你了。”那头儿鬼卒冷哼着就要放我入布袋里面。

“不要啊,不要煮我。”我看着那沸水拼命的挣扎,可没有用。

“住手,放人下来。”

也就是这个时候,我做梦也想不到,会有天籁之音传来,"回来了!"不是呜答的,而是其他人回答。不止个人,而是很多人。那是张大师的声音,他来了。

“算你命好,张老头来了,我们可不敢动你,兄弟们快走。”头儿鬼卒扔了我,身体一下就黯淡不见了,另外两个鬼卒也是。

那头儿扔开我后,魂魄自动回到了肉体,这一次勉强站起来向张大师道谢,要不是她,我都不知道会不会被煮死了。

“赵五,好险,要不是我忽然半路担心你醉酒走不了多远,你就又得成傻瓜了。”张大师扶我起来后,就是一番告戒,以后绝对不要再做同样的事情。

从此以后,我是再也不敢不听话,绝对怕了。

标签:朋友地狱影子邻居姥姥

    上一篇:煞刀镇鬼 下一篇:血丝带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