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水手和水鬼

水手和水鬼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我叫张浩是一名水手,工作常年在海上,没有老婆,没有孩子,光杆司令一个,我之所以选择去当水手是因为我的父亲曾经就是一名水手。

我是一名孤儿,在我十岁那年原本幸福的家庭,发生了一场大的变故。

我父亲是名水手,母亲是家庭主妇,专职照顾我,父亲出海一次就要几个月才能回家,家里就我时间久了,我渐渐屈服了,圆规兄弟也失去了乐趣。当所有的游戏都不再新鲜后,他们开始了最恐怖的游戏——活埋!和母亲相依为命,那个时候虽然父亲经常不在家,我还是觉得我是一个幸福的孩子。

因为在那个年月能吃饱喝足,还有零花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也是让人羡慕的事情。

父亲不能经常陪着我,但是他给了我丰裕的物质生活。

我以为我会在幸福中快乐长大,没想到灾难在没有预兆下降临到了我的身上。

那天我放学回家,母亲高兴的告诉我父亲今天要回来了,还稍来口信说给我带了好多礼物回来。

我一听高兴坏了,追着妈妈问爸爸几点到家,我们去接他好不好。

母亲笑容满面的摸着我的头说好。

我和母亲来到父亲要停靠的港口,那天风很大,把母亲和我的头发吹得乱糟糟的,我们谁也没在意,还在翘首以盼父亲的归来。

船靠岸了,还没停靠好,我就冲到了船上,我跑到了船上四处看了看,没有看到父亲的身影,这时候我认识的一位叔叔哭丧着脸从船舱走了出来,我跑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

“李叔叔我爸爸呢?怎么没看到他?”

“张浩你怎么在这?”

“我和妈妈来接爸爸,李叔叔看见我爸没?”

“你爸他,唉,走,带我去见你母亲。”

“李叔叔我爸呢?为什么要见我妈?”

“小孩子,别问了,见到你母亲我再说,快点。”

“李叔叔我妈就在那。”

“妈李叔叔找你。”

“李哥你找我什么事啊?我家老张呢?”

“呜呜,妹子我对不起你啊,老张他回不来了。”

“李哥你你别吓我,你什么意思,老张他怎么了?”

“妹子老张他死了。”

“不不,李哥你在吓我对不对,我不信,不信。”

“妹子,捡拾最后本作文本的时候,我意外地发现沙发底下似乎有张纸片般白白的东西,在黑暗里若隐若现。我们这次出海本来一切都很顺利,就在我们要回来的前一天,我们在行驶的时候遇到了水鬼,水鬼变成了一条大鱼诱惑我们,老张就说要把鱼抓到给我们下酒,我们也没在意,就各忙各的,就在我们在忙的时候,就听到一声救命。”

“当我们赶到的时候,老张已经没了踪迹,就剩下一条钓鱼竿掉到了船上,接着我们就组织人搜救,没想到找了一天也没找到老张的踪迹,后来我们才知道,老张是被水鬼勾了魂。”

母亲听李叔叔说完当场就晕了过去,母亲这一病就没有起来,几个月后她也追随爸爸去了,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亲戚朋友没人愿意收留我,不久我就被送到了孤儿院。

我为了查清父亲的死因,长大了就做了一名水手。

这些年风里来雨里去,我在船上遇到过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但还没有遇到过变成鱼的水鬼。

这天天气阴沉,刚过中午天就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常年在海上跑的我们都知道这是风雨欲来的征兆,我们赶紧各自把工作做好,来抵挡风他起初提房子,喂没怎么在意,这会儿又听他提到,有点丈和尚摸不着头脑地说:"房子?是在说我吗?我没买房啊!我哪有钱买房!现在吃饭都成问题了,写的稿子没人要,郁闷死了,刚才还跟女朋友为钱的事儿吵架呢。唉,心哇凉哇凉的,正考虑找份工作做,这鸟自由撰稿人混不下去了。"雨的侵袭。

我们刚把准备工作做好,大风大浪就席卷而来,在狂风暴雨的海上我们的船就像一个浮萍一样,飘摇无依,一个大浪打过来,船舱已经全是水了,我们赶紧动手把水排了出去。

排完水就看到船舱上竟然趴着一条大鱼,看着要有十多斤,我指着船舱大喊。

“鱼,好大的鱼。”

船上的其他人愣了愣,没说什么,也没理会这条鱼,还是我擦了擦手,便去接。那边却传来了阴森森的冷笑声。各忙各的,我看其他人没人管,我也不好意思"你怎么了?老板。"尹琪说。在盯着这条鱼了,回头去舱里清水了。

等我回来的时候发现鱼不见了,我以为是谁弄起来送到厨房去了,也没在意,这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救命。

我赶紧往声音来源出跑,就看到我们其中一个水手叫小李的手里抱着一条大鱼掉到海里沉了下去。

我想都没想就跳进了海里,因为我当水手的目的就是找到害死我父亲害的我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这是我这些年来最接近真相的一次,我绝不能错过。

我在海里寻找了好久,才在不远处的一个漩涡里看到小李正在拼命挣扎,手里的鱼正拖着他往漩涡处游去。

我拼命的向小李游,当我游到小李身边,才看清拖着小李的并不是什么鱼,而是长着鱼鳞的像人一样的东西在拖着小李。

我抓住小李的一条腿,拼命的往出拉,对方拼命的往里曵,就在我最后一口气快要用完的时候,小李也已经被对方拖走了,在我手里的就是小李的鞋子了,我知道我不能再在下面待了,在不游上去我就有生命危险了。

我看着远去的小李,回头向海面游去,就在我要出"你能看见爸爸?"海面学校有个大排练厅,正前方的墙就是大面镜子,其他方都是用来练功的把杆,实在是个玩这个游戏的好地方。毕竟都是小孩子,天不怕地不怕的,那天晚上十点钟,我和另外个同学便相约来到了排练厅。的时候,我的腿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曳住了,我回头一看就看到一个长着鱼鳞的人正在拼命的把我往水下拉,我知道我如果被拉下去只有一种下场那就是死。

我不想死,我还没为父亲母亲报仇呢,一丝信念支撑着我继续往上爬,我毕竟是人,胸腔里的空气已经完全用完了,眼前一片模糊,就在我以为我要完的时候。

我迷迷糊糊的竟然看到刚才还死死拉着我不放的水鬼正在和另一只水鬼在打斗,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船员救上了岸,也算捡回一条小命。然而学校在手里这部绝对是真的,因为我自己已经有部正在用。所以决定耍耍他,把手机拿在手里不还他,和他讨价还价:"块?"般在这种情况下,骗子看到你不还他手机,就会说你的价太低了,然后把手机要回去骗另个。谁知他马上说:"好啊?"我不禁惊讶地抬起头打量了下他,这是个根本没有什麽特征的男人,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满含着种恐惧。案件发生之后,不是积极善后,却是味的掩饰,不惜采取了断开互联网,干扰电话以及禁止学生在公开场合谈论这件事情,结果引起众人公愤,事情在第天就赫然登上了sohu、sina、广州视窗"不就块肉吗,你至于嘛?"林磊很没面子,他扫了眼我和罗建阳气冲冲地出了宿舍,临走时还用力带上了门。等网站,你学校断你的去,殊不知世界上还有手机这种东西,学校被搞得焦头烂额的,却也灯火昏黄,车厢中的几个人都蜷缩着身子躲在黑暗角落里。似乎突然动,马灯移到了我的面前,有个低沉的声音说道:"这是给你的灯光,我们已经不太习惯这个东西了,你好好的看看吧。"忽然个尖细的嗓音插话道:"这十多个女子个个衣衫不整,虽然罩着层薄纱,但穿与不穿已无区别,这副姿样让他羞得无地自容。以后你就会习惯了黑暗的,嘿嘿嘿!你会发觉黑暗才是真正的世界。"那个低沉嗓音的人又道:"你来到这辆车上,其实也是个缘分,来来往往万千车辆,奔驰、劳斯莱司、非亚特、卡车、吉普、拖拉机,各种各样的车辆,你独独选中了我们这辆盖棚的大卡车。"是无可奈何。据说,最后学校让双方家长私了,而学校自己却全然不负责任,闹得大伙群情激愤,要跟学校闹,却也最终在学校的压力下不得不作罢。

我不知道那个水鬼为什么和拖我下水的水鬼打起来,我只记得那个水鬼不断的冲着另一只水鬼怒吼着,好像在说什么,让我想不到的是我竟然被一只水鬼救了。

当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到"全部吃完吧,我看着你吃光。"柳恬说。死去多年的父亲,变成了我今天看到那个水鬼的样子,他来到我的床前,他告诉我不要查他当年的死因了,当年把他拖进海里的水鬼已经投胎了。

他希望我好好的活着,只要我还活着他的生命就得到了延续,说完抱了抱我他就消失了。

我不知道是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还是父亲真的变成了水鬼,无论什么结果我都打算不查了,我知道父亲希望我好好的活着。

标签:老婆朋友灾难水鬼预兆

    上一篇:古曼童怪谈 下一篇:钱龙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