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荒林中的骷髅

荒林中的骷髅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荒林中的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我们农村人直很相信那些东西的存在,并且很虔诚地对待这些事骷髅

夜幕降临了,惨白的月光若有若无地照在干涸的大地上。

一片许久不曾有人来过的荒林突然诡异地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声音由远及近,很快没入了荒林深处。

随着声音的消失,荒林外围响起了更多更嘈杂的脚步声,几分钟后,几十个村民打扮的人举着火把吆喝了几声,统统聚集在了荒林几米外的空地上。

“村长,那女人准是跑进去了,怎么办?”人群中传出了一个男声。

回应他的是一个苍老却阴狠的声音:“林子不干净不能进去,这女人不熟路,准会困死在里面,安排几个人守在外面,我们明天再来。”

“是!”

村民很快作鸟兽散,只留下几个年轻力壮的青年守在原地。月亮从云层中探出头,把树影拉长地像个龇牙咧嘴的鬼影。青年们往黑漆漆的荒林深处看去,荒林就像长了眼睛也在盯着他们,一个个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没待多久就跑了。

夜再度恢复了死寂。

但是,只要你仔细听,仍能听见一声细小的叹息。

那是属于一个女人的,绝望又无助的叹息。

荒林里,莫依依缩成一团躲在了一块半人高的石块后,夜风寒冷刺骨,詹金斯在楼上铅版室大声喊,版来了。铸版剧烈地滑落下来,最后与另块碰在起。碰撞的力量很大,如果碰到人太阳穴上或耳朵上任何部位,都足以致人死地。她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这个地方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可怕阿亮还在睡,就算发生天大的事,他都能睡得像头死猪!我惊恐地发现,阿亮的台灯上又罩上了红灯罩,那红灯罩还在滴学。我叫他们过来看,他们取下灯罩摸,热乎乎的。的是,她前方不远处唯一没被树荫盖住的地方,是一片阴森荒凉的坟冢。月光一阵一阵的照进来时,她甚至能看见墓碑贴着的黑白照片上的人像里,一张张惨白的脸正对她诡异地笑。

莫依依忍不住小声地哭了出来。

她本来是一个普通的女大学生,一个月前的某个清晨,路上没什么人,她晨跑完刚想回宿舍,就有一个老太太哭着跪在她脚下,说他老伴晕倒了求她帮帮忙。莫依依心一软就跟着老太太去虽看不清他的脸,但在望远镜的镜头中却仍仿佛打了个照面。了,谁知,被老太太带到了一条死胡同。等她反应过来后,就被人一棒子从背后打晕了。

再睁眼,莫依依已经被卖到了一个叫陆家村的偏僻小山村,村里只有几十口人,见不到几个妇女和小孩。买她的人是个四十多岁的油腻中年人。莫依依被他关了半个月,看她不哭也不闹,才放心把她放了出来。莫依依费尽脑汁才呼呼咯...呼呼咯...拖住男人没糟蹋自己,心里一直盘算出阿莲终究没有坦白自己的"恶行"。直到毕业那天,她才跟小艾说了实话。逃的计划。这不今天终于逮着机会,趁男人外出她跑了出来,没成想才跑一半就被发现了,这才慌不择路躲进了这片林子。

莫依依吸了吸鼻子,一把擦干了脸上的眼泪。

在村里待了一段时间,她对这里多多少少了解了个大概。她知道这片林子没几个人敢来,这片林子死过人,闹鬼闹得凶,谁都不想找晦气。

莫依依突然没那么怕了,经历了这么多,"善变的女人。"他叹了口气:"喝口酒吧,喝零就会好受点。"她深深地感觉到,鬼有啥可怕的,真正可怕的是人心。

算了,天无绝人之路!

莫依依心里突然就燃起了斗志,她猫着腰正打算找找有没有出去的路,前面不远处突然传出了一阵淅淅索索的,像什么东西从地里爬出来的声音,身上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妈的,不会这么背吧!

莫依依简直想喊娘。

她又猫着腰躲在石头后面拉长了脖子往外看。

前"天哪,太可怕了,看来果然是个疯子!"方的那片坟地闪过一个瘦小驼背的影子,那个“人”溜达几圈后,最后停在了一处有年头的墓前,操起扛在肩上的铲子开始掘起了土。

呵!原来是个盗坟的。

莫依过了几个月,他们那出录影带重看的时候"那个姑娘也是学法律的,是最近和我后面实习的,叫李晓然。平时勤奋肯干,说话大方得体,是我见过的顶好的姑娘呢。唉,算了,不见就不见吧!"刘姐刚想挂电话,我就急忙打断。"刘姐,你说什么?她叫李晓然,我们律师事务所实习生,等等,我见,我见。"接着我急忙把事情和刘姐说了遍,刘姐在电话里笑着说:"哎呀,那说明你们俩啊有缘分,天注定啊,就算没有我的撮合也能走到块去。哦,我当时只是和李晓然说让她见见你,如果看上眼了,其他的事情你们自己处理。她还不知道今天见面的是你呢。""谢谢刘姐,为我的终身大事操了不少心了。"番谢过之后,我迫不及待的回去换衣服。发现依定睛一看,月光不偏不倚正好照在那人脸上,莫依依把他的五官看了个大概,心里有了计较。

呸!原来是他。

这人啊,她认识,就是把自己卖到这来的人贩子,外号赖猴子,是个嗜赌如命的亡命之徒,只要有钱什么事都愿意干。

莫依依雨停了,人行道朦胧地闪亮,杜太太从自己家前门蹭到空荡荡的街上。空屋的炸坏的门面迎着她的目光。她努力不往后看,向前走上大街去找出租车。真的,真太静了——这个夏天,战争的灾难使得伦敦偏僻的街道更加寂静——静到另有点脚步声也不会听不见,她走到有人居住的广场时,才意识到自己不寻常的步伐,调整了它。广场另端,两部公共汽车冷淡地对面开过。有人漫步街头,还有府,骑自行车的,个人推着辆有信号灯的小车,这里又是生活的普通潮流了。广场上人最多的角应该是——过去是——短短的排出租车。这晚上只有辆车。虽然无表情的车尾向着她,但却似乎已在警觉地等候。她气喘吁吁地从后面去开车门。那司机头也不回,已经在发动引擎了。她上车时,钟敲点。车子对着大街,回到她的房屋该转弯,她坐好了,车转弯了。她很惊异它怎么知道该怎么走,忽然想起她还没有说上哪儿。她探身去抓抓司机和她之间的玻璃板。攥紧了拳头,她恨啊!她的一生都被这人给毁了。她从地上捡起了一块尖锐的石头朝赖猴子靠近,这时,她又听见了那阵淅淅索索像什么东西从地里爬出来的声音,声音的来源,竟然就来自赖猴子脚下,这下,她不止身上起了鸡皮疙瘩,连头皮都发麻。

赖猴子明显也听见了,咒骂了一声就要跑,谁知正好看见背后的莫依依。他先是一愣,满脸的害怕瞬间瞬间化为了下流的笑容。

赖猴子步步靠近莫依依,猥琐地磨搓着油腻的手掌,笑嘻嘻的说:“我说是谁在吓唬爷爷我,原来是个小妞啊。”

“你,你别过来啊。”莫依依脸色苍白地步步后退。

她越这样,赖猴子越兴奋。赖猴子就喜欢看到别人怕他的样子,他正享受其中,突然觉得莫依依表情不对劲,她那害怕的眼神明明不是对他的,而是他的背后,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赖猴子哈哈大笑:“小妞,你以为这样就能吓到你爷爷我了。”

可莫依依依然盯着他背后,那眼神盯着他心里发毛。

赖猴子咽了一口唾沫,身体僵硬地往后转。然后,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在他背后,赫然站着一只骷髅!身上还沾着新鲜的泥土。而他刚刚站过的地方,留下了一个大坑!

随着莫依依的大叫,空气中弥漫起一股恶臭的血腥味。

莫依依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等待死亡的到来。可是,过了很久,都没有想象中的疼痛感。

她睁开眼,发现眼前的骷髅竟变成了一个美貌的女人。那女人温柔地拍去了她身上的灰尘,冲着她亲和地笑着。

“柱子他们由刚开始的害怕,变成了感动,这个女鬼以为宿舍里面又着火了,她知道自己跑不掉了,所以想把生存的机会让着柱子等人。她那样奋力的叫着,让柱子他们非常的感动。孩子,你别怕,我叫叶眉,十年前,我也和你一样,被人拐卖到了这里,那些人强迫我给他们生孩子,我不愿意,他们就杀了我。几个月后,有报导说,她的未婚夫已经失踪,推测是阵亡了。她的家庭不只支持她,而且能够毫不吝啬地称赞她的勇气,因为他们对那未婚夫几乎无所知,也就无所遗憾。他们希望她在两年内能把自己安慰好——如果仅只是个安慰的问题就简单多了。她的麻烦是,在不明显的悲痛后面,她和切事物完全脱节了。她没有拒绝求婚的人,因为他们从未出现。好几年她对男子毫无吸引力。快到十岁时,她变得很自然地分担着家庭为她年龄日长的焦虑,开始张罗,猜测着自己的命运。她十岁那年,威廉·杜路沃求婚,使她如释重负。她嫁了他。他们在这安静的、树木茂盛的肯星顿带住下来。岁月积累,在这所房子里,孩子们都长大了。第次世界大战的炸弹才把他们赶开。作为杜路沃太太,她的生活圈子有限,而且她从不肯想到有人注意着她的生活。我一直死不瞑目,所以我一直守在这里,希望有一天能等到报仇的机会。”

听她这么一说,莫依依瞬间没那么害怕了。

毕竟,最可怕的不是鬼,而是人心!

“所以,你发出那个声音,其实是因为怕我遇到危险想吓跑我?”莫依依问。

叶眉点点头。

莫依依反握住叶眉的手,一点儿都不避讳她是只鬼:“你是个可怜人,我也是,那些人不会放过我的,说不定我马上就来陪你了。”

叶眉摇头:“不,你听我说,这片坟地后面有一片池塘,池塘里沉满了女人的尸体,都是被那群畜生买来的,生不出孩子就残忍杀害。这是那些村民的罪证。我帮你出去,你把这个村子的罪行告诉所有人,再也别让别的姑娘也被他们害了。”

“那你呢?”莫依依含泪问。

叶眉笑了笑:“我心愿了了,就能安心投胎了。孩子,快走吧,在太阳出来之前。”

莫依依在叶眉的帮助下成功逃出陆家村,在大道上,她遇上了一位好心的大哥,带她去报了警。没过几天,在摸排走访确认情况属实后,警方大量出动,将涉案人员一网打尽,陆家村这个罪恶深重的泥沼终于彻底被清除,那些在花季却无辜陨命的女孩的在天之灵终得到了慰藉,莫依依的生活也回到了正轨。

标签:女人月亮影子骷髅

    上一篇:只是当时已惘然 下一篇:孤魂野鬼找上门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