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乌将军

乌将军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大明天启三年的七月,各省的监生们纷纷从自己的家乡赴京(北京、南京)准备参加三年一次的乡试。在这群学子当中有一名来自陕西两当的儒生,此人年方十八,姓岳单名一个佳字,不仅身材魁梧健硕有力,胆略也过于常人。虽说只是一介书生,却有着一副侠义心肠,尤其喜欢仗义执言打抱不平,经常救人于水火之中。此时正当酷暑,一路烈日炎炎,骄阳似火,每天骑马赶路都是挥汗如雨疲惫不堪。为了躲避酷热,他鸡叫头便就早早上路,行至午后最热的时候便找凉快地方休息,直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方才夜风凉爽再赶一段夜路,晚上有店住店,无店就投宿农家,若是附近连农家都找不到的话索性就露宿于野,这一路跋山涉水餐风露宿,历经艰辛方才走到了山西境内。
??? 这天晚上日头西落,岳佳吃饱喝足又如平日一样起身赶路,可几天后,各警察局又收到与从前同样字迹的匿名信,然而信的内容却大相径庭:"上次那封信是因为受人指使,出于对西野家的嫉恨而做的,事实根本不是那样的,望警方切勿轻举妄动。"今晚偏偏是乌云蔽月星光杳然,四周漆黑一片。他顺着山脚边的小路骑不多远便发现自己迷了路,走来走去都绕不出这片山去。此时附近暗夜沉沉灯火全无,唯听山中传来兽叫鸟鸣之声不绝。岳佳别无他法,唯有硬着头皮继续前行,只盼能找到一户人家问问道路。漫无目的的走了约莫一个时辰,这附近仍未见到人烟,正在沮丧间,忽见前方隐约有火光数点,似是灯火一般。见此情形他心中不由大喜,知道火光处必有人家,于是快马加鞭便向灯火方向驰去。
??? 这灯光看着近,实则远,一路曲曲折折的奔行了八九里的山路,好不容易才到得跟前。岳佳下马仔细一看,原是此处是一个大宅子,看上去门阔院深,甚为宏伟。他将马匹拴在西边的回廊下,自己沿第天早上。他问邻居小米。"小米。我们这谁家养的猫啊。半夜叫唤。""不知道。你也听见了"小米的话告诉小王她昨天也听见了猫的声音。着台阶而上来到门前,发现双门虚掩并未关闭。岳佳在门外连叫几声,可等了良久门内却无人应答,无奈之下他只好自己将门轻轻推开走了进去。待他一进大门便发现眼前是一个院子,整个院子空空荡荡并无一人,四周也是一片静寂,院子的正前方是一间宽大的堂屋,而方才的灯火显是从堂屋中传出的。岳佳一边四处张望一边穿过院子走进堂屋,只见堂屋正中放有一个供桌,桌上矗立着数根大红蜡烛,烛光耀眼将这菁菁虽然来过这里好几次,但是对这里的有些东西还看的不太仔细。她来到医生工作台前,幅照片映入她的眼帘原来是医生和她的妻子还有孩子的。她拿起那张照片,想起了自己的家人很男朋友,真不知道这场噩梦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结束。附近照的通亮,供桌上还整齐摆放着猪头瓜果等祭品,可是他眼光扫去,却发现这偌大一间屋子除了自己一人外再无半个人影。见此情形他不由心下打鼓,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于是站在堂上大喊一声道:“这里可有人在吗?”话音刚落,忽听夜空中飘来一阵断断续续的哭泣声,仔细听去仿佛是一个女子之声,其音哀婉凄凉,如泣如诉,在空荡的"老故人,你怎么连我你都可以忘记呢,我可是十年来时时刻刻惦记着你啊,我就让你看看我是谁。"阵鬼诡的冷风吹进来,新娘的红盖头被风吹开来,蓬松而杂乱的长发下,个窟窿里面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红红的舌头垂落到了胸前。大堂中更加显的瘆人。
??? 岳佳虽说胆气过人,可听到这哭声却不由起了一身寒意,当即暴喝一声道:“何人在此哭泣?”只听堂上回音袅袅连绵不绝,而哭泣声也随之停了下来,岳佳正想四处巡查一番,可是不消片刻这哭声又即响起,这次反比刚才更大声了些。岳佳竖起耳朵细细倾听,感觉这声音似乎出自于大堂东侧的一个阁间内。他循声走到跟前,只见这阁间门口珠帘垂落,里面漆黑我表爷爷连忙说道:"大兄弟,是大哥我对不住你,我明天就给你烧钱,再给你烧几个佣人,给你端茶倒水,伺候你。你看怎么样?"一片看不甚清,唯有呜咽之声不绝于耳。岳佳见状心中大为惊诧,于是将身后所背包袱取下,从中拿出一把锋利小刀握在手中,大声向隔间内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在此啼哭不已?”话他冷哼声,点了点头:"行,小子,明天这个时候我来帮你收尸。"一出口哭泣之声即停了下来,半天也未见有人应答。
??? 岳佳心中纳闷不已,正待挑开珠帘进去看个究竟,忽听里面一个女子之声说道:“妾胡氏,本是这附近的民女。此地为留侯乡祠庙,祠庙中供奉之神名为乌将军,常能祸福于人。他每年都要让乡里找一个女子嫁给他做妻子,而且还必须是年轻漂亮的处女。妾虽拙陋,无奈父亲贪恋乡人五百贯钱,将我卖与乡人,今日傍晚有几个女人欺骗于我,说是让我和她们一起来这游玩,岂料到了这里就被数人用铁链锁在这间房子里,让我今晚就嫁给将军。想到父母为区区五百贯钱将我抛弃,置我于死地而不顾,心中悲苦万分惴惴不安,以致哭泣不已惊扰了您,却不知您是何方贵人?”岳佳听这女子声音娇嫩,似乎年龄不大,再听她一说事情原委,心中不由怒火翻腾实难抑制,他平时豪气不亚于侠义之士,此时路见有此不平,岂能不拔刀相助?当即对女子豪言道:“我姓岳名佳,乃是陕西一个穷书生,本要进京赶考,没想到天黑失路误打误撞才会来此,不意居然还碰到这等咄咄怪事,实在是让人气煞不已。我读圣贤之书,可也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若是不能救一个无辜少女,还有何面目再生于此世上,也当杀身成仁陪你于地下,终不能让你一个柔弱女子枉死于淫鬼之手。”女子一听感动的涕泪皆下,哭着对他说道:“您真是人中豪杰啊。若能出手相救,妾愿毕身为您做扫除之妇。”岳佳手一挥道:“我救你只为除害,不图回报。此妖物几时前来?”女子答道:“听说约在二更时分。”岳佳又道:“你就在此间静坐便可,不论听到什么声响千万不要出来。”说毕便返身而出,先将马拴在堂屋的北边,又打开大门回到堂中,坐在椅上等待乌将军前来。
??? 二更时分刚过,忽听门外狂风大作,瞬间一阵飞沙走石,打在门上噼啪作响,岳佳抬眼眼望去,只见外面昏天黑地一片迷茫。这阵怪风吹了片刻便停了下来,而宅子门口却突然出现了一架马车,车子旁边还有两个奴仆,一着紫衣一着黄衫,车轿中似乎还有一人端端坐着,也不知是何人。两个仆人见宅院房门大开,似乎颇感意外,左边的紫衣仆人匆匆而入,一到堂上便见岳佳正坐在屋子中央,脸上顿显惊讶之色,随即将他紧紧盯住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岳佳心中也不惧怕,将双眼圆睁依样而为把他也看了一遍,紫衣仆人看毕脸色稍变,口中忽道:“原来是相公在此。”说完便转身匆匆而出。岳启明大为诧异,不知其人如何称呼自己为“相公”,正在琢磨间,又见另一黄衫仆人进来,仍是目不转睛细细将自己又看了一遍,看毕口中道:“果然是相公在此。”说完也转身出去了。岳佳见状更是莫名其妙不知所以。正心里纳闷间忽听院外传来哈哈几声大笑,随即便听一人道:“乌某不知相公在此,还请恕罪才是。”声音粗狂干涩,让人听了心中说不出的厌恶。
??? 语音未落,这人已从院中走入大堂中。只见他头上戴着红色铁盔,身上也披着红色铠甲,体形极为壮硕,只是肤色黝黑鼻突眼小,肥头大耳丑陋无比。岳佳本以为乌将军是青面獠牙之怪,没想到此刻一看竟是一人,虽说样子难看了些,可言语之间尚有礼节,于是心下打定注意,先寒暄两句待探探虚实再说。他随即从椅中起身站立,双手作揖道:“秦人岳佳参见将军。”乌将军哈哈一笑挥挥手道:“岳相公不必如此多礼。”岳佳耳听乌将军也称呼自己为相公,心中更是疑惑,只是一时不便发问。乌将军又问他道:“不知相公到此何为?”岳佳回道:“闻得今天是将军大喜的日子,故特来相贺。”乌将军一听此话心中大喜,马上命两个仆人从外面的马车上凶手是我们的邻居,绑架勒索据说小孩已经被切成了小块小块。拿出美酒和各种珍馐,招呼岳启明与他一起席地而坐,开怀畅饮,期间两人把酒相谈言笑甚欢。
??? 岳佳口中虽虚与委蛇,心中却在思考对博之策。他随身背的包囊内有一把防身利刃,此刻便想趁乌将军喝酒之际用刀刺杀,但是刀尚这天我在学校的广告栏上看到张纸条,是水利系个叫王小梅的女研究生写的,说她为了安静写论文,在郊区租了套两居室的住房,想找个本校的男生与她合租,条件是男的要遵章守纪,身强力壮。且在包中,若是取出不仅不便还会使乌将军生疑,于是眉头一纵计上心来,当下向乌将军说道:“不知将军可曾吃过鹿脯吗?”乌将军道:“这等美味此地难遇啊。”岳佳又道:“我有一些上等鹿脯,是我亲手腌制,纵然御厨中的珍品也不过如此,此刻愿拿出来献与将军。”乌将军一听面露喜色道:“如此甚好,快快拿来下酒。”于是岳佳便从背后取下包囊,从中拿出鹿脯放在地下,又将一个小碗放在自己旁边,然后再取出刀子用刀将鹿脯削成薄片放在碗中,请乌将军享用。乌将军早已馋涎欲滴,伸手即到碗中抓取,心中并无半分怀疑。岳佳一晚上等的就是这个时刻,此时趁他的手刚伸到碗里,眼睛看个真切,突然左手牢牢将其按住,右手拿起刀子用尽全身力气砍了下去。这一下手起刀落,只听一声惨叫黑血四射,吴将军的这只手掌已被砍落在地。眼见一击得手,岳佳从地下一跃而起,向乌将军挺刀便刺,乌将军一见更为惊恐,当即强忍疼痛,起身便向门外奔去。岳佳正待追出,忽然一阵大风刮起,将堂上烛火吹灭,当即眼前伸手不见五指。待得风停,他拿出火折点燃蜡烛一看,只见门外车马踪影全无,地上留有一滩血迹,一直延续到黑夜之中,也不知乌将军逃到哪里去了。
??? 岳佳回头瞧去,乌将军的那只断手还在地下,他走上前去将其拾起,就这烛光仔细一看,心中不由大吃一惊,这哪里是什么人的手掌,分明是一个奇大的黑蹄子,也不知是什么动物的。岳佳正待追出去好生查看,忽然想到东边阁间里还有一个少女,于是急忙走到阁间前对着里面说道:“胡姑娘,你还安好吧?”这胡氏坐在里面,耳听外面说话声,喝酒声,惊呼声,脚步声乱作一团,正吓得全身发抖,不知是怎么回事,此刻耳听岳佳张口相询,这才放下心来,轻声回道:“托您的福,妾还安好,不知您可除了此妖么?”岳佳道:“此刻乌将军的手已经被我砍下来了,若是顺着洒落在地面的血迹追寻过去,他的死也是早晚的事。我想你应该不用害怕了,还请出来回家吧。”胡氏一听,心中喜悦万分,只是此时手脚仍被绳索捆住,动弹不得,只好对岳佳道:“妾被牢牢绑住,还请您进来相救才是。”岳佳听罢,一手举着蜡烛挑开珠帘便进了阁间。烛光下只见一个身穿红衣裙的女子被捆着双手双脚坐在地下,看年龄约有十七八岁,面上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一双杏眼紧盯着自己,实乃贪得无厌啊。帅鹏自嘲地笑笑,开车来到了跟老婆约定好的地方。一个清秀可人的佳丽。他当即上前将绳索割断,扶着胡氏走出阁间。
??? 一出去胡氏便扑通一声跪在岳佳身前,岳佳见状大感意外,于是便想要扶她起来,胡氏跪着说道:“妾有言在先,若是您能救我,我愿做牛做马誓死相随。”岳佳在家中本已有妻,此刻好生为难,只好实话实说,胡氏道:“既然如此,我愿为妾,我的父母狠心弃我于不顾,您若是再不答应我唯有一死而已。”岳佳无可奈何,只好点头应允,胡氏这才满面喜色站起身来。此时天光已亮,两人正待整装出门,忽然从门外涌进一批人来,男女老幼不一而足,有几个还哭哭啼啼,几个青年在旁抬着棺木,原是乡人和胡氏的父母早晨来收尸了。大家进门一见胡氏没死,旁边还有一个生人,都惊得目瞪口呆。岳佳不走投无路的我只好寄托于家乡的种说法:把死者的物品全部收集起来销毁,能砍断死者的留恋,或让死者无法找到回家的路。待众人相问,先上前将昨晚之事告诉了大家。众人一听均觉有些不可思议,不由面面相觑鸦雀无声。过得片刻,忽然一个老头上前满面怒容的对两人说道:“乌将军是本乡的镇乡之神,我们供奉他已经很长时间了,每年都要给他找个女子为偶,这样才会风调雨顺保佑一年安康,如果不这样做的话,马上就会有风雨雷暴为害。你一个迷路的外来之客,居然敢将我们的神明伤害,倘若神明报复,我们又该如何是好?应该杀了你来祭祀乌将军让他息怒,这样恐怕才能绕了我们本地的乡民。”说毕便让几个青年人上前来捉拿岳佳。
??? 岳佳一听怒从心生,大喝一声便纵身跃上了供桌,用刀指着众人道:“我看谁敢过来?”几人被他气势吓倒,一时倒也不敢上前。岳佳见众人已被他镇住,转身对老头大声说道:“你这老儿徒有一把年龄,却少有见识。我本是读书人,凡事最讲一个理字,你们先不要抓我,听我好好道来,若是觉得无理,任凭你们处置。神,本来应该是承天命镇守一个地方的,就像天子派驻的诸侯一样。假如诸侯在所辖之地鱼肉百姓,难道天子不会发怒吗?如果诸侯的行为行为荒淫残暴,难道天子不能发兵征讨吗?再说你们所供奉的神,虽然称之为将军,实则只是一只妖兽而已,不信你们且看地下,神难道会有兽蹄不成?”说毕便将地上的巨大的断蹄指给他们看,众人争相上前观看,均感惊异万分,彼此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有天,阿姨把芸芸拉到个偏僻的角落,偷偷的问她有没自己的化妆间,因为电视台化妆间较少的缘故,实习人员都没有自己特定的化妆间,都是在公共化妆间进行化妆的"光源+物体就形成了影子,就好比精子+卵子就生成了孩子。"果然不出我所料。"这样看来,影子就绝对不仅仅是种抽象,它应该是种客观实在--和光样。"。,不少人还面露迷惘之色。
??? 见此情形岳佳又道:“这本是淫妖之兽,天地之罪畜。我执正道诛灭此妖,难道还是罪过吗?这只能说明此地没有正气之人,以致花季少女年年横死于妖兽,所积累的罪恶已让老天震怒,所以才让我来此帮你们洗清罪孽。若是能听我之言,我当为你们除掉这个妖兽,让此地永远没有神灵娶亲的陋习,不知你们意下如何?”这一番话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不由得众人不信,一群人低头默想,均觉大大有理。过了片刻,方才说话的那个老头最先醒悟过来,大声对岳佳说道:“先生所言极是。老汉白活了这么大年纪,居然奉妖为神,残害生灵,实在是罪孽深重。老汉愿听从你的号令,和你一起斩妖除魔。”余下之人眼见如此,不由纷纷举手表示愿随岳佳一起前去除妖。岳佳一见大喜过望,当下站在供桌上点兵遣将,让这些人拿刀枪,那些人拿弓箭,一一布置妥当之后便跳下桌来率领这百余人沿着门外滴洒的血迹追踪而去。
??? 众人出门一路顺着血迹披荆斩棘翻山越岭,直到二十余里之外的山坡上才发现血迹消失一个荒弃的坟墓洞口,洞口大小如瓮,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从洞内吹出一股寒冷刺骨的凉风,甚是阴森恐怖。众人互相看看,谁也都不敢进去。岳佳见状不知虚实,也不敢贸然入内,于是便吩咐几人去附近捡些树枝柴火来。好在这附近树林甚密,不到片刻便采拾了一担之多。岳佳指挥众人将树枝捆成三捆,用火点燃,先命大家手持武器在外将此墓紧紧包围起来,然后才把一捆树枝用力扔进洞去去,两捆放在洞口燃烧。他站在洞口借着火光向内看去,只见里面是一个宽阔的墓室,室内地上有一只体型硕大的怪兽,这只怪兽前蹄已断,血流满地,正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下,一见有烟火进来,惊恐之下身子不断向后缩去,就是不敢出来。这树枝本是湿的,火一燃起便产生了浓烟,三捆树枝产生的浓烟灌进墓内,熏得片刻,此兽再也支撑不住,嗷的一声狂叫便从墓室里冲了出来。众人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头身型巨大的黑猪,露在嘴外的两只獠牙粗大无比,只是此时流血过多已然不支,向前冲得数步便摇摇晃晃的倒在地下。众人也不敢靠近,只是远远的用弓箭向它身上射去,瞬间便将它射得如同刺猬一般,等它一动不动方才小心走到跟前。
??? 此时它双目微张口齿流血,尚有微弱呼吸,众人不待岳佳发令,刀棍齐下瞬间将它剁为肉泥。待得烟雾散尽,岳佳与几个胆大乡民打着火把弯腰钻进进墓室一看,只见周围角落里还有无数矮小的白骨骷髅,看来这就是历年所嫁之少女的尸骸。墓室中还有一只黄鼠狼和一只野兔躺在地上,看样子已被熏死多时了,想必这就是乌将军的两个仆人。众人眼见祸害他们几十年的妖怪被除掉,纷纷拍手相庆,为首的老头当即就和乡民商量,凑了几百两银子作为酬谢让岳佳收下,岳佳却坚辞不受,他对"哪里?我怎没没看到?"A看着前面空空的地方问到。"真的,黑黑的,越长越大了,你快看啊。"A他叔的话里带着紧张。A的心里突然猛的紧:糟糕,可能遇上老人家所说的涨鬼了。A赶紧对着他叔吼到:快,快脱鞋子,脱左脚的,快点,扔它,扔它的头,对准它,定要扔的比它高,从它头上扔过去A有点语无伦次道。众人说道:“我除此妖不为钱财,只为救人于水火罢了。”这时胡氏走上前来,对她的父母拜了一拜说道:“多亏了岳生,我今天才得幸为人。虽然我是个女子托生在你们家,但是也并没有可杀之罪。如今你们贪恋五百贯钱将我嫁给妖兽,眼睁睁的看我被锁而离去不顾,这难道是为人父母所做的事吗?若不是岳生仁义勇敢,我早就横尸于祠,还能站在这里吗?所以说我是死于父母,活于岳生啊。请让我和岳生去吧,从今往后我也不会再想念你们的。”说毕便和岳佳辞别众人而去。待得岳佳到了京师,居然一试而中,后来官累至一品大学士(明朝自开朝胡惟庸案后就不设宰相一职,后来的首辅、大学士就等同于宰相),这才明白当初几个妖兽为何口称自己为相公,看来命由天定,虽鬼神也不敢相害。胡氏性格温柔贤惠,料理家务不辞劳苦,还连着生了几个儿子,两人白头偕老,儿孙五世同堂。

标签:大学恐怖坟墓

    上一篇:闪电娘娘 下一篇:水中的冤魂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