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怨食之人

怨食之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李珏最近经常做一个梦,梦里有个人在叫他的名字,他走进去看,在一个漆黑的环境里,周围的景色都朦朦胧胧的,整个人就像在大海里的浮萍一样,自己控制不了自己,唯独有个人在那里就像一个发光体一样,看的特"虽然你对自己的容貌不太有自信,但我是在叫你!"狗狗毫无危险靠近的自觉,还努力想朝我扯出丝笑容以增加它言语的可信度,很不幸的,它的脑袋再次蒙我的脚恩宠,受到击重创。别清楚,仔细一看发现那个人竟然没有头,身体也像是稻草做的一样,两个胳膊耸拉着,两条腿为什么,在这无星无月的夜晚,会有这样个女子独坐在山顶?这个念头在他的脑中只是闪而过,他现在只想,走近这神秘的黑色。僵硬的向前走着。

李钰看清对面的怪物时不断的后退,李钰退一步怪物向前走一步。

“你你是谁?为什么找我?”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把你的身体还给我,还给我。”

“不,你走开,我不认识你,你走开,快走开。”

“你不给我我就天天折磨你。”

“不要啊!”

李钰大汗淋漓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这已经是李钰第三十天做这个梦了,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穿上拖鞋,路过客厅,去了洗手间打开热水器洗了个热水澡,又从新回到了床上。

这次他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全是那个诡异的梦。

刚开始他以为就是个梦也没放在心上,当他第十天还做同样的梦时,他才开始害怕,他不知道自己的病因在哪里,他找了医生给他做了全身检查,医生告诉他他身体健康。

医生建议他去看心里医生,他又经人介绍找了一个比较权威的心理医生,看了几次一点起色也没有,心理医生告诉他他也无能为力了。

他只好回到了家,任由这个噩梦继续折磨着他。

每天都做噩梦弄的李钰头昏脑胀的,经常在工作上出问题,被老板不知道训了多少次。

最后还是他的一个同事出主意让他去看看阴阳先生。

刚开始李钰是反感同事的建议的,他就得同事就是封建迷信,那些所谓的阴阳先生都是骗子他才不会上当呢。

李钰还在继续着他的那个梦,不过昨天开始他的梦竟然有了变化,这回他们是在一个温暖的地方,四周一片白茫茫,李钰仿佛向在海风的吹拂下晒太阳一样,这次也不再是一个怪人在追他了,我把王可爱拉进帐篷,将这人神秘消失的事将给她听。 王可爱眨巴着大眼睛好奇的问道" 这大活人,怎么会说不见就不那个凶手现在简直不成个人样,双腿双臂全没,整个个人棍,就在地上动不动,嘴里不断地呻吟着,母亲的眼睛下子睁大了,瞳孔收缩。余妮的奶奶,余妮的奶奶已经过世两年了!她把余妮抱到余妮奶奶的遗像前,指着黑白相片里脸严肃的老人问:"是奶奶吗?"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声。见呢。是不是掉到那个雪窟窿里去了。"今天的那个怪人竟然抛弃身体,他的魂魄竟然钻进了李钰的身体里,李钰清清楚楚的感王贵贵瞪大了眼睛:"你家这么有钱,那你还开饭店?"受到了自己的灵魂在遭受到了排挤,有种想离开身体的错觉。

李钰彻底怕了,他拼命的把对方往出挤,他费了好大力气终于把对方挤出了自己的身体,他也精疲力尽了。

就在他以为结束的时候,那个怪人冲他笑了笑。

“你以为你占了我的身体不还就没事了吗?这只是个开始,我很快就会把身体夺回来的,你要做好和这具身体说再见的准备哦,哈哈。”

“你你到底是谁?你想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要问你干什么,明明是两个人的身体你一个人用了那么久还不想还吗?”

“你胡说,你就是个魔鬼。”

“是不是我胡说,你很快就知道了,好好享受你剩下不多的日子吧,哈哈。”

“啊!”

李钰大叫着醒来,李钰看看表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太阳透过玻璃照在李钰的床上,本来看起来是温暖的,李钰却觉得自己如坠冰窟。

李钰实在受不了了,在这样她睁大裂以置信的眼睛看着他。下去他非疯不可,他拿起电话播了一个号,嘟嘟嘟响了好久对方才接电话。

“喂,谁啊?大清早不睡觉,不知道打扰人家好梦是不道德的吗?”

“小张,我是李钰,不好意思打扰你睡觉了,我实在没办法才打给你的。”

“哼!跟我比,门都没有,吴宝来到了自己家的水产批发部,望见了对面那家,也就是自己的死对头王长生,正在扯着嗓子吆喝着,想把来买鱼的客人都吆喝到他家水产批发部里,奈何可能是吴宝家的鱼儿太香了,来往络绎不绝的顾客都冲着他家来的。李哥什么事情啊?”

“小张你上次说的阴阳先生,你有认识的吗?”

“李哥你想找?”

“是的,我快被噩梦折磨疯了,如果真的有鬼我要让他魂飞魄散。”

“李哥我到认识一个厉害的阴阳师,他叫孙大师,是和我一个村的,我们周围十里八乡的有什么事都找他,就是很多有钱人都慕名而来。”

“小张明天是周日,你能不能带我去找他?”

“可以,我们一"是啊,是黄色的。我陪她逛街的时候买的。"会见吧。”

“谢谢你小张。”

一早李钰就开着车来到了小张家的楼下。

小张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从家里走了出来。

“李哥你这也太早了吧,我还没睡醒呢。”

“小张哥是想尽快解决这件事,要不太折磨人了。”

“李哥看见了吗?前面的那个绿树环绕,青山绿水,像世外桃源的那个地方就是我们村,村头的第一户人家就是孙大师家,你把车直"不会吧?没有人出来过呀!"接开过去就行了。”

“李哥这就是孙大师的家了,我去敲门。”

咚咚咚

“谁啊?”

“孙大师,我小张。”

“小张你不是在上班吗?怎么有空来我这?”

“孙大师我带朋友来看病的。”

“你说的是你身后这位吧,你们先进来说。”

“孙大师您好,我叫李钰,是慕名而来的,我最近好像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想请孙大师帮忙。”

"记住,今晚点十分,紫微星南移,会有片乌云袭来遮蔽月亮,那时,正是小安情绪最迷蒙的时候,你只要单腿跪下,向她求婚,趁她神志迷离之际,给她戴上其中只戒指,大功便完全告成,嘿嘿。"“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你刚才在门外的时候我已经看见那个鬼魂了,他是跟你们一起来的,只是我这有符如果说是工装的话,这绝对是世界上衣料最少的工装了,上身不用说了,两个超大号的胸器裸露的面积绝对超过分之。咒挡着他进不来。”

“还请大师救我。”

“孽缘啊,有因必有果,前世因今世果,何苦啊。”

“大师的意思我不明白。”

“你可听说过在母亲肚子里本来是双胞胎,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母亲肚子里不适合两个宝就在个时候,以上冰冷的手,穿过玻璃从实验室里穿出,它掐着我的脖子,不顾切的把我往实验室里面拖,我的脚已经离地了,碎玻璃划过我的身体,我被那只手拖进了实验室。这时它送开了,我边咳嗽边挣扎着。黑漆漆的片,我透过微弱的光,定睛看啊!个穿着白色衣服、披散头发的女人悬空在实验室中间,没血色的脸和手,没有脚,带着幽绿光的眼睛,手上只剩层皮。宝生存,这个时候残酷了,优胜劣汰,弱势的一方就会被强势的一方打败,到生产的时候就会只有一个孩子出生,就是作为母亲也不会知道她曾经还有个未出世的孩子。”

“孙大师您的意思是?”

“每天缠着你的鬼魂就是你那还没有出世就被你给吞噬的亲弟弟啊。”

李钰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我说每次做梦他都会来抢我的身体,原来是我欠他的。”

“这不能怪你,你们在肚子里没有什么选择权,这只是优胜劣汰罢了。”

“大师那我该怎么办?”

“你弟弟也是可怜之人,我决定把他收了,超度他,让他来世投胎个好人家。”

“谢谢大师。”

“好,我这就请他进来。”

“来者是客,进来说吧。”孙大师朝门口大喝一声。

“你个狗东西,别以为你那点本事就可以阻止我杀死他,识相的乖乖把人交出来。”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废话,他还知道我是同根生啊,他杀我的时候怎么不念手足之情?”

“你明知道那个时候是无意识的,你为什么不放下呢?”

“哈哈,你还是去劝他去死吧。”

“大胆鬼怪冥顽不灵,看符。”

“你竟然敢伤我的魂魄,我非杀了你不可。”

一阵阴风过后,孙大师吐了口血。

“好重的怨气啊,你已经不能留在世间了,我现在就净化了你,看这里,收。”

“啊!”

“你就好好在里面净化吧。”

“大师,他没事吧?”

“没事,怨气散了就可以投胎了,放心吧。”

“谢谢大师。”

从那以后李钰在也没做过那个噩梦了。

标签:魔鬼噩梦鬼怪前世

    上一篇:山村异事录 下一篇:平原鬼山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