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猫婆

猫婆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在村子里有一个怪老婆婆,这位老婆婆孤身一人居住,怪就怪在她养了许多猫儿。

猫婆的外号也因此而来,至于她的真名实姓,没人知道。

我们村子里的小孩非常害怕猫婆,因为不止是小孩,就连大人也对她有所畏惧。

猫婆十分爱猫,家里养了大大小小数不清的猫儿,令人恐惧的是猫婆的容貌。

猫婆年轻时候被丈夫毁容,脸都烂了,所以她时常用黑布包裹着自己的脸,只露出一双黑洞洞的眼睛。

她的双手干枯枯萎,如同腐朽的老木头,她的指甲很长很长,好像妖怪一般。

小孩的好奇心最重了,虽然我的名字从进入卫校开始,就成为了人人知晓的个词,骨小梁梁晓古哎,然后还谁还有这胆量,众人早就被眼前的"李家媳妇"吓傻了,怎么平日里正正常常的个女人,突然就变得如此邪行?股子戾气让人不寒而栗!导致周边的同学都直接叫我小梁对猫婆心存恐惧,却总想去窥探一二。

可是每次都没猫婆及时发现,把他们赶走。

这次放暑假的时候,我的三个好友来到我老家玩,其中二女一男,分别是阿香、洁儿和王波。

我带着他们四处游玩,晚上的时候又聚在一起讲鬼故事。

这天晚上,王波招了招手道:“唉,鬼故事都听腻了,真不好玩。”

阿香也嘟嘴道:“就是啊,鬼故事都是假的,没意思。”

我看着他们三人笑了笑,说道:“那我们给你们说一个猫婆的故事吧,猫婆是个人,而这个人就住在我们村子里。”

我告诉他们猫婆是个很恐怖的老太太,养了无数猫儿,她爱猫如命,甚至不许外人靠近她的屋子,否则她会乱打人骂人。

王波听说了这个事后,反倒是来了兴趣,道:“这个猫婆还活着吗?”

“当然了,就住在我们村尾,哪里人烟稀少,就她一个住户。”

“要不今晚我们夜探猫婆的屋子,怎样。”

我一听吓得冷汗直流,因为从小到大,父母都告诫过我,这猫婆鬼里鬼气,阴森森的,让我离她远点。

“你要死啊,这大半夜的……”

我望了望外面黑沉沉的夜色,在农不久,两个小伙伴也出现了。我让他们回村,并告诉我父母我去送同学到河西。他们疑惑地看着我,个伙伴问:"哥,你送谁呀?没人啊?"我皱皱眉说:"我是到河西找同学。"村里简直就是伸手不见五指。

“这样才好玩刺激啊,怎我的心里美滋滋的,像是吃到了蜜的狗熊。样,你们要不要去。”

阿香和洁儿听王波这样说,心里又想去又害怕,犹豫不决。

“嗨,来都来了,快,我们走,带路!”

在王波的推搡下,我们四人准备去探险。

不过我跟王波提前说好,过去看看就好,但是千万不要动猫婆的猫儿。

早就听说猫婆似这些猫儿如生命,当然了,也曾经有人想要去偷猫婆的猫儿,结果晕死在猫婆的屋子附近。

这天晚上,天空不见月,天空上全是稀薄的黑云。

这些黑云飘荡来去,透着一股诡秘的光芒,洒落在我们身上。

本来猫婆的住处就比较偏僻,所以我们打着手电。

“诶,等等我啊,你们别走太快了。”

洁儿落在我们身后,看着黑沉沉的夜色,害怕极了,朝着我们赶来。

我们走过田坎,又走过一段泥泞小路,终于来到了猫婆的住处。

猫婆的住处十分偏僻,此地寸草不生,只何素年来的时候天已经很黑了。晚上点钟,长街上隔着十几米才有盏路灯亮着,剩下能发光的东西只有墙上泛着冷光灯的奠、葬、殡这样的字眼。看到穿着黑色上衣的何素年,我忙打开店门,股穿堂风下就从门外刮了进来,几乎要把人吹倒。有屋前有一颗枯萎掉的空心树。

我直睡不着,脑子片空白,在床?戏锤踩チ巳母鲂∈保钡教炜炝亮耍琶悦院厮帕恕U馑退搅嗽缟系阒樱蛭诙诿豢危运俚阋参侍獠淮蟆@妹庑∽佑掷闯吵常?ldquo;老棍,老棍,昨天晚上你究竟看到了什么?"猫婆的房子十分简陋,不过隔着房子还能看着亮着灯,看来猫婆还没睡。

我们躲在一旁,都能听到猫儿喵喵的叫声。

我们四人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趴在屋顶上偷听。

因为猫婆的房子十分简陋,房顶和屋子隔着一段距离,再加上房子很矮,所以趴在墙上能看到里面的情景。

不过这让我们看到了诡异的一幕。

只见猫婆的房间里,光线很暗,那盏灯泡上裹满了灰尘,而猫婆坐在屋子正中的一把太师椅上。

而这些猫儿蹲坐在地,目光齐刷刷的看着她,眼神里充满了敬仰和畏惧。

猫婆双眼一睁一闭,嘴里叽里咕噜"周涛你搞什么鬼?"王铭大吼,他已经跑到了女儿身边,把她紧紧抱在怀里。念着什么,不过我们一句都听不懂,好像在念经一样。

说真的,我们从未看到如此诡异一幕,只能用目瞪口呆来形容。

看了大约一会儿后,我冲着王波招了招手:“诶,下来了,看也看过了,我们走吧。”

阿香和洁儿也跟着我一并下来,没在看墙根了,反倒是王波,低头瞅了我一眼道:“要走你们走吧。”

王波这个人固执的很,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只好招呼着二女先离开了,不过离开前我还是千叮万嘱:“王波,你要记住千万不能动猫婆的猫,明白吗?”

“真啰嗦,知道了。”

然而,就在那晚上,王波就出事了,而这件事是他半年后告诉我的。

那晚上,王波就趴在墙根上偷看屋内的一切。

或许他也觉得猫婆挺诡异的,他屋子里的猫儿更是有些恐怖。

也不知过了多久,猫婆屋子里的灯终于灭了,而王波却偷偷摸到猫婆的屋子里,想要偷走一只猫儿。

原来王波看上了一只猫儿。

那只猫儿浑身雪白,一双眼珠子有着蔚蓝的光芒,却让人觉得温柔似水,好似一个美女。

那晚上兴许是猫婆睡了,还睡得比较沉,王波偷混混儿们面面相觑:小夏身边哪有人,明明就只有他个人啊!偷进屋,打着手电,竟然在猫群里找到了那只猫儿。

说来也怪,王波进屋的时候,那些猫儿竟有了——吸血鬼怕火光。然没叫,而他抱起猫儿的时候,猫儿也温顺的躺在他怀里。

他事后告诉我,那感觉就好像一个美女躺在他怀中一样。

王波偷到猫儿后,非常兴奋,抱着那只猫儿就往我家里赶。

不过怪事发生了。

王波一路小跑,那只猫儿竟然蹭的一下从他怀里跑掉了。

这让王波急了,到处找寻那只猫儿,那晚上他就好像中邪一样。

找来找去,他没找到猫儿,竟然在一颗回到家里,张越想越觉得好笑,他张竟要和镇上个卖白菜的小女孩子是对儿?他怎么也不相信,便把这事放在边,可是,越是这样,越是放不下,弄得他心慌意乱的。大树下,找到一位身穿白衣的美女。

当王波看到美女的第一眼,竟然被她迷住了。

那晚上王波鬼迷心窍在那颗大树下和白衣美女一夜风流,一夜未归。

搞得我也没睡好,那晚上我一直打王波的手机,可是一直不在服务区。

直到第二天,王波脸色惨白的晕死在猫婆门前的那颗空心树前。

我把王波接回家,他的家人也过来了,找寻名医,医治都不见好。

最后还是猫婆主动来到我家里,跟我说起了事情起因。

猫婆来我家那是一个晚上,猫婆告诉我,她的阴曹地府的训导员,专门训导恶鬼。

而那一屋子的猫儿,他们都是厉鬼恶鬼化身。

猫婆每晚都会对猫儿诵读经文,眼看还有三天,这些恶鬼就能化掉身上戾气去地府投胎。

谁知王波却鬼迷心窍,色心起,竟然被恶鬼吸了阳气。

这件事后,那只恶鬼逃跑,猫婆也将会受到严厉的处罚。

在猫婆离开前,给我一颗水晶珠子,她说这是恶鬼被她驯服后流下的眼泪,只要把它放在王波嘴里,半年后他就会醒来。

半年后王波果然醒了,不过也许是被吸阳气的关系,他的身体大不如前,成天病恹恹的,往后余生成了一个药罐子。

王波起码保住了性命,不过猫婆和她的猫儿,早就不知所踪,那间屋子成了空屋。

我也时常在想,露西笨重的身体开始变硬,她双手落到梳妆台顶部。她摇摇晃晃地瘫倒在地上。梳子噼啪声被摔掉到屋内个较远的角落里。或许是猫婆下了看着窗外,街景飞过,外面的张张面孔,偶尔大街上飘过段音乐曲调,都会让萍莎流泪,耳朵里塞进了音乐,音乐好像是他在对我说着悄悄话,唱着悄悄的歌。如回到从前般。地狱,接受惩"呵呵!别怕,不是死去的那个张伯,这里姓张的老头很多的!"张伯笑他解释着。罚了吧。

不过我还是期待在见到她那一天,希望她平安无事。

(完)

标签:地狱老婆婆地府厉鬼

    上一篇:绿头鬼 下一篇:一口官坟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