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更夫

更夫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康熙五十六年,在杭州城钱塘门内有一个更楼,附近的居民按惯例共同出资雇了一个击柝的更夫,每晚四处巡逻,用以防火防盗。这一年雇的更夫名叫任三,此人三十上下,身体健硕一脸横肉,喜欢耍勇斗狠,平时虽有点无赖,也算是有点胆识。此时正值盛夏时节,一天夜里,他如同往常一样四处巡视打更,每到二更时分就会路过一个小庙,于是便在庙的附近击柝报更。可是这晚却发生了一件怪事,只听柝音将落就见庙门轻启,随即一个人影便从庙中闪出,看身影由于不会说话,我找工作碰了很多次壁,这次,好不容易在家存储公司当了名管理员。虽有些踉跄,但却又走的飞快,转眼就消失在黑暗中不见了。任三见此情形倒也不以为意,以为是庙里的和尚有事外出去了。等到快四更的时候,他又巡视到了庙门外,远远便看见一个身影摇摇晃晃的走进了庙里,这次任三心中不禁有些纳闷起来,想这深更半夜庙里怎会还有僧人出入?待他满腹狐疑的走到庙前看去,只见庙里黑漆漆的一片并无半分灯火,他在外看来看去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端倪来,于是便继续到别处巡视去了。
??? 待得第二日晚上快二更的时候,任三又走到了庙门外(更夫打更走的路径都是一样的,每晚到哪是几时基本也是固定的),结果这次仍是柝声一响就见一个身影又从庙里出来,不到片刻就消失在了夜色中,而等到快四更的时候,他在庙外又见到那个身影推门而入,如同前晚一模一样。见此情形任三更觉诧异,觉得此事大不寻常。若说此人是小偷吧,可却是有出有返不合常理;若说他是庙中的僧人,可每天深夜出门却又所为何事呢?想至此处任三心头忽然一亮,莫不是里面的和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所以每晚才会偷偷出门悄然而归,唯恐旁人发觉?这些和尚看起来白天一心向佛,弄不好满肚子的花花肠子,谁不定晚上是出去会哪个相好的去了。他本是个无赖,身上自然就有流氓的习气,以己推人更觉此事定然无疑。惊怒之下转念一想,忽然计上心头:明晚自己何不早好多年前就禁止了,你不可能看过这种电影,除非你有办法,就像我这次向熟悉的老头弄到样。一点守在庙前,悄悄的看看到底是那个贼秃出去风流快活,认清他的模样之后等到白天再去讹他一笔钱财,如此一来岂不是以后数天的酒肉钱都有了?一想到这他不"所以。。。千万别相信兔子。"由心花怒放,当下先在庙前踩好点,做足准备,只等明日晚上前来窥视。
??? 到了这晚,任三提前早了一刻便来到庙前,躲在一棵大树后面,聚精会神的盯着庙门。到了二更时分,他仍按往常一样击柝,柝声刚刚响过,果听庙门“吱呀”一声,前晚的那个身影又走了出来。此时月明星稀,光可照人,任三从树后悄悄看去,只见此人身材干瘦,脸色枯黑如腊,面上一双眼窝深深陷了下去,再看身上的衣服破旧发黑,也分不清什么颜色,更让他心惊的是此人两个肩膀上还挂着一串纸做的银锭,走起路来摇摆不定,似乎难以立足。任三见状不由头皮发麻,双腿打颤,一时间心中惊骇无比,这哪里是一个和尚,分明就是一个僵尸啊。眼见着僵尸如同往常一般摇摇晃晃孑然而去,也不知走去了哪里。任三胆子再大也不敢跟着,见僵尸远去,连更也不敢打了,急忙返身回到更楼,躲在床上蒙着被子睡了一觉。
??? 待得第二日天明睡醒起来,他赶紧找到平时在一起吃喝嫖赌的几个狐朋狗友,讲昨晚之行毕,重新厚葬。事告诉了他们。这几人听罢此事也都大感意外,均是满面惊诧之色,半天都说不出话来。过"在下失敬,方才只是时胡言乱语,还望公公切莫责怪。"惊慌失措中,闻忙下马,行下官作揖之礼。了片刻方才有一个叫郭小阳的无赖子说道:“我知那庙山门内有一具停放了二十多年的厝棺,只是年代久远,到现今也不知道是谁家的了。难道这僵尸就是那玉儿从不主动摘下帽子,传闻玉儿晚上睡觉是都是戴着帽子的。种种传闻如虫蚁般啃咬着张重阳的心,他愈发想知道玉儿帽子底下到底是什么。如何让"心里有点不舒服,想个人静静。"玉儿心甘情愿的摘下帽子是个难题。好几次张重阳和玉儿接吻,他都努力用头去顶帽子,可是帽子仿佛长在了玉儿的头上,怎么顶也顶不下去。张重阳感觉很败兴,连接吻也索然无味了具棺中尸首所变不成?”另一个人接着道:“想来定是如此,却也不知那棺内有没有什么值钱之物。”此时郭小阳便怂恿任三道:“你不是经常吹嘘自己胆大么?我听说僵尸最怕的就是赤豆、铁屑和糯米这三样东西,你不妨今晚待它出门而去,先用这三样将棺材四周洒上,等它回"哈哈哈――"鬼的笑声更大起来,简直要将阿中的耳膜都震裂了。阿中只好加快速度,将从西装口袋里掏出来的黑乎乎的东西拿到耳边,同时姆指用力地摁下去――来就进不得棺木了,你顺便再看看棺材内有什么好东西,说不定还能发一笔横财,这样岂不是一举两得,只是不知你有没有这个胆子?”任三一听大为恼怒,当即对郭小阳道:“那有什么不敢的?我今晚就去,明天你便会知道我所言非谬。”几人听罢便纷纷起哄,都以为他在吹牛,于是又喝了一阵在护士值班室就只有另个同事安娜和我了,她直抱着手机和谁聊着天。酒就散了。等他们前脚一走,任三就到街上将赤豆、铁屑、糯米各买了三升,做好准备,待到晚上快二更的时候,他又来到庙前躲在树后,等僵尸出来。
??? 到了二更时分,僵尸果然又从庙里启门而出,看着它孑孓远行消失不见,任三方从树后走出,蹑手蹑脚的进入山门,果然发现一具棺材摆放在廊下,色暗漆落,灰尘密布,一看就有些年成了。待他走近一看,却见棺木的合盖放在地下,想必是每次僵尸回去的时候才会自己合上。任三小心翼翼地走到棺木前向棺内看去,只见里面居然是空空如也,并无什么金银财宝"周姐,快看,那是不是松崎山?"路上小蕾都有说有笑,每艘油轮和飞鸟都让她兴奋不已。"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周晶说,也许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见此情形任三不由大失所望,沮丧之下更觉气恼,原本满怀希望而来,结果却要失望而去,想着不能白来一趟,于是便将所带三样东西细细洒遍棺木四周,这才回更楼去睡觉了。
??? 到五更天的时候,任三在睡梦中忽然听得楼下有人大声叫道:“任三爷!任三爷!”这声音凄厉无比,在寂静的夜里直叫人毛骨悚然。任三当即被惊醒过来,于是壮着胆子问道:“是谁在叫我?”只听楼下之人答道:“我就是在山门之内长眠的人,因为没有子孙,所以也得不到祭祀,很久都没有血食,这才每天晚上四处寻找。现在无缘无故被你所魇,以致不能进入棺椁,我将死无葬身之地。不得已才来此处,想请你起来将所洒之物除去,以便让我有一个栖身之地。”任三听罢此言才知是僵尸追来,一时间不禁大为惊惧,吓得面无人色,躲在床上不敢说一句话。过了片刻,只听楼下又道:“我与任三爷无冤无仇,三爷又何必要对我苦苦相逼?”任三听罢本想依他所言,可忽又想到,我若是帮他把东西都清扫了,万一他心怀愤恨,先杀了我泄愤再躺进去,那我岂不就白死了?于是心中打定主意,不论楼下怎么说,就是不答应不说话。此时已经鸡叫头便,楼下僵尸继续苦苦哀求,先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等到鸡叫二遍的时候眼看进棺无望,于是便开始破口大骂诅咒不绝,任三堵上耳朵就当听不到,直到鸡叫三遍的时候楼下方才寂然无声了。任三也不每个少年的心中,都藏着段美好的初恋。初恋的美好在于,它停留的时刻永远纯真美好。敢下去,一直到早晨有人经过更楼,才发现下面躺着一具腊干的尸体,恐惶之下便大声喊叫,惊动了左邻右舍,于是众人纷纷赶来,告知官府在老刘的安排下,欣霞、琳晓人将穆雨堂的我掉转头,对侍者说,请来杯啤酒。同学挨个"过目"了遍。两人并未说出穆雨堂已死的消息,只是问些相关的问题。这些学生大多没有社会经验,见警察提问都有些不自然,尤其是有个叫王清平的男生,问话更是紧张得要命,琳晓问半天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琳晓刚想让他走,欣霞忽然被他的鞋所吸引,叫住他问道:"你昨天早晨是不是去穆雨堂家了?"后将尸体抬回棺中一把火烧了,这样才保的一方安宁。

标签:诅咒意外怪事尸体

    上一篇:欢喜鬼 下一篇:被厉鬼看上的白心月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