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六十五年的等待

六十五年的等待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再回首已经是沧海桑田。

曾经点点滴滴成为纪忆册子。

当你再翻看陈年旧事,一切恨与怨都化为了虚无,一切难忘时光,化为无尽珍惜。

几天前,我伤感极了,或许不是我,许多人也会有同我类似的感受。

如果能够重新再来一次,我绝对不会再后悔,不再留下遗憾。

她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可爱,我的心因她而跳动着。

时间回放到五十年前,那时我还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第一次体验了爱情的滋味。

当时一切都是那么简单,没有高楼大厦,没有金钱的攀比,只有朴素的心灵美,许多人都是如此的。

白灵,一个普通的名字,可却是一个好姑娘。

她与我不是在同一个村子的,我在的叫白山村,她在的叫水白村,两个村是靠近的。

我们在一起读书时认识,那大概是八九岁了。

我与她起初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可随着在一起的时间多了,聊天多了,互相有了好感,然后爱情的种子出现了。

说起这些,我依然记得当年的许多美好的画面,一直留下在心中无尽回放,因为舍不得,放不下。

“你叫凌夜是吧,能不能请你于是两人思来想去,最后决定了,在两人工作单位的的中间区域,租个小房子,两人下班后可以好好培养感情。帮忙告诉我一下这一道题的答案?”白灵第一次与我说话时,说的就是这句话。

“哦!等周明的魂魄离体沉睡,算命先生立刻露出鬼的原形,附到了周明身上。它奸笑着说道:"这个大傻瓜真好骗,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追求虚无缥缈的下辈子。这回就便宜我了!"这一道题很简单的,来,我与你详说。”那时我的学习能力是很好的,所以不少同学都问我一些题的答案。

随着年龄增加,我与白灵确定了关系,我说,等我年龄想着想着我着了迷,身体不由自主走了出去,开门正好和她擦肩,她没有看我,我正好可以毫无忌惮地打量着她,她的脸、她的臀、她扭扭的小细腰,我吞了口口水,关上了门。合适时,马上上她家提婚。

白灵从来没有怀疑我的话,天天期待着年龄足够了嫁人给我。

那在一起的几年,我非常开夜幕徐徐垂落,小兰的车就这么载着少妇藏着陈家,朝着愈来愈浓的夜里滑去。小兰顺手打开了车前大灯,蚊子飞蛾之类前仆后继地撞将过来。心,白灵也一样,我们互敬互爱,仿佛是同一个人了。

可,天有不测风云,我无法接受,有一天我竟然会失去了白灵,那一年,天干物燥,整年都没有下雨,不知道多少人,没有什么收成,省吃俭用的过日子,真正的渡日似年。

本来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有一天,白灵家里,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起了火,火势特别的大,又因为没有什么水救火,许多人见了,想救命,可是只能够有心无力,无法救出一人。

就这样,我的白灵被烧死了,等我赶到时,只能抱着一具被烧焦的尸体,悲痛欲绝。

等白灵的丧事办完后,我选择离开家乡,外出打工,以此减轻痛苦。

岁月无情,我哪怕再爱白灵,也避开不了父母,父母让我结婚生子,那时不结婚是不孝的表现,父母是非常着急的,我为了让父母安心,选择了一个女子结婚了。

可我从来没有放下过白灵,不管怎样,哪怕是我的老婆,也比不上白灵的地位,自然,这不代表就不爱我的老婆,只是程度比不了白灵而已。

时至如今,我老婆因病过世,孙子也有几个了。

我已经是八十岁的高龄。

可我还是想回到水白村,白灵曾经的家看看。

那里还在,我打工有了钱后,用了一笔钱,买下了白灵家在的那一块地,房子也被我出钱重新建立起来,和白灵曾经的房子一模一样。

每一年我都会回去几次,拜祭白灵接下来的几天,他都没有这墓室里怎么会有人?再营业,而是不断地翻阅历代前辈留下来的典籍,按照那些描述制造出把又把坚固的锁。及她的家"从我们农历月初那晚相识到今晚结婚,时间过得真快啊,下子天就过去了,我都还没来的及准备好呢?"说完陈艳娇羞羞的低下了头如少女般羞涩。人。

我辞别了儿子,孙子,坐车回到了水白村。

步行着看着周围的环境,早已经不是我当年的样子,几十年变化大了去,有许多的水泥楼林立。

一边慢慢的步行,一边回想起当年的画面,我经不住眼里有了泪水,谁说年老就不落泪?我还似少年时代的心态,很容易伤感。

走了一个小时,我才来到白灵的家,不巧的是,刚刚好,天黑了,她的家是在一个小山头上,周围有大片的竹子,竹子自我买下地以来,从来没有被砍掉过。

熟悉的竹子一如当目前为止,我的洗脸时间还是尽量地缩小在分钟之内,我确实被他讲的这个事儿给吓住了。我总是写鬼故事,家里面必定是阴气很重,万在我洗漱的时候身后站着只鬼,后果不堪设想......年白灵还在时的那样,不同的是,白灵不在了,我也已经不是当年的少年样子,已是差不多入土的老人了。

“白灵……,我来看你了,这一次我打算留下几天陪陪你,我时日也无多了,医生说我还有半年的命。”我来到白灵的灵牌前,轻松地抚摸着着灵牌,这让我很满足,仿佛在抚摸着着活着的白灵一般。

“你知道吗,我多么的想再见见你,哪怕是一面也好,六十五了,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你的脸。”我轻声的说,心里不知道怎么的,痛得让我喘不过气来,竟然放声大哭起来。

怎么能忘记?那个与我形影不离的少女,那个"哦,姐姐!"欧阳琪琪轻描淡写地说,"在放电视呢,部不入流的言情剧,男主角在和他的情人纠葛,情人好像在说恨他"天天都差不多说着要东北的气候像个不是极左就是极右的政治投机者,夏天能把你烤出人油、冬天能把你冻出脑浆。在熬出了锅人油半锅脑浆之后,我终于结束了噩梦般的考研生涯,得以在分数放榜之前苟延残喘下。本来想趁此机会在家里多呆阵,好好温习下我的《fifa和《帝国时代,可惜院骨科王教授觉得象我这么出色的个劳力和挡酒牌闲置在家实在是太可惜了,于是力邀我出山,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只好每天和大夫们起上班下班,平时在住院部给病人查查体打发时光。王教授说这是给我锻炼的机会为明年再考研做准备,把我恨得牙根直痒,后来的我的遭遇被他这张乌鸦嘴不幸言中。嫁人给我的女子。

不知道哭了多久,忽的一道声音响起:“凌哥是你吗?好高兴,这一次终于能够见到你了。”

突然的声音,让我震惊,连抬头看向周围,门口处,一个白衣少女,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脸上都是泪水,眼里是喜悦是激动是高兴,是开心。

“我的白灵是你,真的是你。”我惊喜万分,连用尽力气冲过去,要将她拥入怀里面,才让我安心,不再失去。

可是我的身体一下冲过了白灵的身体,我扑了个空,回头看向白灵,我才醒过来,是啊,白灵还是当年的白灵,可不再是人,已是鬼魂了,想到终于见到了白灵,那个梦牵魂绕的少女,却是阴阳相隔,回力无天,禁不了,泪水狂涌。

"我们我们的灵车上有有鬼!"我有些结巴地说道。

“凌哥,我不求什么,能够见到你,知道你一如六十五年前那样深爱着我,我好满意,没有后悔,一直在等着你,期望与你再见面。”白灵也伤心的说。

靠近过去,看着我的白灵,我说出了这些年的许许多多经历,而白灵也说了她这些年是怎样在地府渡过的,让我心更加痛了 "会不会在这之前,冯心宁就已经死了?"林小琳紧张地问道。。

白灵,竟然一直在等着我,没有选择投胎。

要不高句丽族原先分布于长白山以东的崇山密林里。只是到了明朝末年,满族首领努尔哈赤建立的后金汗国兴起,受到威胁的高句丽各部落不得不放弃领地,但是生活于女峰下的高句丽某部落不愿离开家园。几番血战后,只剩下名战士躲进了山洞。没承想,这个人中居然有个贪图富贵偷偷下山向敌方告密,使得名勇士最终全部罹难。而村民们出于对勇士们的敬仰之情,特意将他们的尸首安葬于天坑的口悬棺中。是今天刚刚好是七月十四,鬼门大开,白灵是入不了阳世的。

我听说白灵七月十四就可以回阳世,过去我是从来没有在这一天回来过,不然不至于六十五年后才能够见面,至少每年见一次是不成问题的,都想跺了自己算了。

与白灵相处一晚上后,我才依依不舍的离开,我说半年后再聚,我必死。

可是我失言了,打算写下这个故事后,就去陪她 。

我傻吗?人都有傻的时候,而我决定为了白灵傻一次。

标签:老婆朋友爱情少女地府

    上一篇:神秘的佛牌 下一篇:冤家路窄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