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头上有伞

头上有伞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康志高感觉自己遇到了一件诡异之事,这种现象持续好几天了,他不敢告诉任何人,怕别人说他是个怪物。
??? 原本又胖又黑的康志高,身体变得越来越瘦,皮肤变得越来越白皙。他这个样子惹得一些女生眼红不已,纷纷前来向康志高取经,询问他减肥成功的秘诀。康志高有苦难言,就胡编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理由来应付。
??? 康志高怕自己得了什么怪病,就去了学校附近一家医院作了一次体检,检查报告要过两天才能拿到。晚上,室友姚咏破天荒地请康志高在校外一家饭馆吃饭。
??? “我们俩关系一直不错,告诉我吧,你到底是怎么变得又瘦又白的?”姚咏叹了一口气说道,“康志高,就帮帮我吧,我也是被女朋友刘小慧逼得没办法,才来向你打听减肥成功的秘诀的。”
??? “我怀疑有鬼在我头顶上。”康志高犹豫了一下,眼露恐惧之光,他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继续说道, “这几天,我总感觉头顶上有东西,下雨的时候,有这个东西挡着,我淋不到雨,出太阳的时候,有这个东西挡着,我晒不到太阳……”
??? 地铁在黑乎乎的隧道里穿梭而过,地铁里的屏幕里播放着当日新闻。“这么诡异啊?你不会是因为张倩的死而伤心过度吧?”姚咏惊得张大了嘴巴,盯着康志高头顶看了好一会儿,却什么也没看到,不由得笑着说道,“不过,话说回来,有东西在头顶上帮你遮风挡雨,这是好事啊,你看,你变得又瘦又白更健带甜味的姜上了省城的大小商场,老朱的两亩田地种姜当然不够,索性把周围乡亲们的责任田承包权也买了下来。年过去了,老朱的姜田增加到了百亩。康了。”
??? “别乱说,我和张倩之间真的没什么。”康志高苦着脸说道, “长期被一个东西悬在头顶,而且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你说我会好受吗?我感到压抑、胸闷、呼吸不畅,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 康志高这么一说,姚咏沉默了,良久,他眼睛一亮,说道: “你不是想知道头顶上悬着的是什么东西吗?我倒有一个办法。”
??? 一会儿工夫,姚咏和康志高结完账走出饭馆,来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姚咏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塑料瓶子来,里面装了小半瓶鲜红的液体。
???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像人血似的?”康志高恐惧地问道。
??? “我朝饭馆厨师要来的,确实是血,但不是人血,是公鸡血。涂在眼皮上,能看见平时看不到的一些脏东西。”说着,姚咏用手指蘸了点公鸡血,涂在了自己的眼皮上,然后抬头朝康志高的头顶上望去——
??? “我的妈呀,啊——”姚咏吓得脸色大变,尖叫一声,掉头就朝寝室跑去。
??? 康志高只觉得一股寒气,瞬间从天灵盖直贯全身,冻得他好半天才缓过神朝姚咏追去。追着追着,康志高就觉得不对劲儿,仿佛有个东西正从头顶上往下压似的,接着,康志高感到胸口发闷,肚子疼得厉害,一种窒息的感觉,一点儿一点儿朝他袭来。
??? 康志高痛苦极了,双手捂着肚子,慢慢地瘫倒在了地上……
??? 姚咏一口气跑回寝室,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 “怎么了?”室友赵畅畅问道。
??? “我刚刚看到,离康志高头顶一尺多高的地方,悬浮着一个脸色惨白、浑身浮肿的女鬼。你知道吗?这个鬼就是半个月前淹死的张倩,她悬在康志高头顶的姿势,和淹死后俯身漂浮在水里的姿势一模一样。”
??? 姚咏咽了一口唾沫,胆战心惊地说道: “张倩的肚子上还插着一根棍子,看上去就像一把伞的伞把,而张倩的身体则像个伞盖。棍子不停地转着,她的身体也跟着转,乍看上去,就像一把雨伞在旋转。”
c1();
??? “真的假的?”赵畅畅惊恐地问道。
??? “装公鸡血的塑料瓶还在,你赶快涂一点公鸡血在眼皮上,等下康志高回来,你一看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说完,姚咏掏出瓶子,蘸了点公鸡血,涂抹在赵畅畅眼皮上。
??? 这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接着,门开了,康志高精神抖擞地走了进来。姚咏一看,傻眼了,康志高的头顶空荡荡的,不知怎么回事,张倩竟然不见了。
??? “康志高头顶上没张倩啊,怎么回事?”赵畅畅小声问姚咏。
??? “真是怪事,刚才明明看得一清二梦,怎么现在不见了?”姚咏纳闷儿极了。
??? “你们老盯着我是怎么回事?”康志高不解地问道, “姚咏,你刚才到底在我头顶上看到了什么?”
??? “没、没什么,天、天色不早了,还是洗洗睡吧。”姚咏吞吞吐吐地说,说完,就钻进了被窝里,再也不愿吭声。
??? 夜色沉沉之下,姚咏被赵畅畅起床的声响惊醒了。他扫了赵畅畅一眼,翻了一个身,准备闭上眼睛继续睡觉,突然激灵一下,开始觉得不对劲儿。
??? 赵畅畅双眼发直,动作僵硬,走到墙角拿起了一根拖把,一把扯掉拖把头,“扑哧”-声,把棍子一端插进了自己的肚子里。匪夷所思的是,赵畅畅竟然慢慢地飘了起来,直至悬浮在空中,像一把雨伞一样,跟着棍子旋转起来。
??? 太恐怖了,姚咏吓得屏住呼吸,一动不敢动。“砰”地响了一声,旋转着的赵畅畅撞开窗户,飘向了窗外,像外星飞碟一样,瞬间就飞没影了。
??? “怎么了,什么声响?”康志高醒了,圆睁着一双眼睛看向窗外。
??? “赵畅畅变成鬼伞飞走了。”姚咏吓得全身发抖,把刚才发生的那一幕,以及张倩在康志高头顶飘浮的样子,对康志高说了一遍。之后,朝康志高喊道, “张倩为什么缠着你,你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
??? 康志高蒙了,说道:“其实,我和张倩之间并不算太熟,张倩出事前的一天傍晚,天下着大雨,我放学回寝室的路上,正好碰到被雨淋得一塌糊涂的张倩。当时因为我打着雨伞,所以就把张倩一路护送到了女生寝室,没想到,就这一送,闹得全校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
??? “照你这么说,那张倩缠上你岂不更让人奇怪?”姚咏皱着眉头说道, “看赵畅畅刚才的自残行为,一定是被张倩这个鬼迷住了。可是张倩为什么放过你,要害赵畅畅昵?”
c2();
??? 姚咏和康志高商量后决定,明天去调查张倩淹死一事。
??? 天大亮后,姚咏和康志高收拾好,就走出寝室楼上课去了。走到半路,两人碰到了姚咏的女朋友刘小慧,三人还没说两句,天就下起了小雨,于是连忙朝教室一路小跑而去。
??? “不对啊,刘小慧,你怎么淋不到雨?”姚咏心里“咯噔”一下,意识到了什么,一股寒气瞬间从脊梁升起。
??? “是啊,这是怎么回事?”刘小慧看了看天空,却什么也没有看到,奇怪地问道。
??? “你、你是不是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康志高脸色大变,惊恐地问道。
??? “今天早晨一起床,我就感到心情有些压抑,呼吸不是那么顺畅,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刘小慧一脸茫然地说道。
??? 幸好,装着公鸡血的那个小瓶子,姚咏还带在身上,他当即趁刘小慧不注意,悄悄掏出小瓶子,抹了点瓶子里面的公鸡血在眼皮上,偷偷朝刘小慧头顶上扫了一眼。
??? 姚咏的一颗小心脏,惊得拔凉拔凉的:刘小慧的头顶上悬着一个没有五官只有光滑脸皮的鬼。这个鬼,双手抓着一根船桨抵在肚子上,同时,身体跟着船桨不停地旋转着。
??? 三个人到了教室后,姚咏连忙把康志高拉到一"哎,好啦,好啦,就在月燎酒吧,晚上点,不见不散。"无奈,小艾答应了她。边,着急地说道: “我看到了,鬼现在正缠着刘小慧,不能再等了,我们赶快分头向别人打听张倩淹死的情况。”
??? 康志高点了点头,刚要走,又被姚咏叫住了。
??? “对了,有一件事我不明白。张倩在你头顶上悬着时,是露出真面目的,为什么在刘小慧头顶上悬着时,却变成一个没有五官的鬼?”姚咏问道。
??? 康志高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 “算了,别浪费时间了她时常在幻想,如果自己能拥有个这样的男友,自己将会是多么的幸福。,先查清张倩的死因再说。”
??? 中午的时候,康志高和姚咏在食堂碰面了,两人把所调查的情况一汇总,不禁大失所望:
??? 张倩被淹死一事,其实很简单!半个月前的一天周末,张倩一个人去郊区游玩。看到一条农家小船在池塘边拴着,周围又没有人,张倩玩心大发,就把这条船解开,乘着小船划着木浆,在池塘中心泛游起来。谁知,从没有划过这种小船的张倩,在池塘中心把船弄翻了。
??? 由于附近根本没有人,等到村民发觉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把张倩打捞上来后,张倩早已经没了呼吸。
??? “一点线索也没有。”康志高没精打采地说道。
??? “对了,有一点很可疑。”一直冥思苦想的姚咏,眼睛一亮说道, “好好的,张倩为什么一个人去旅游呢?”
??? “对呀。”康志高恍然大悟,说道,“学校传言张倩在和……”
??? 康志高话还没有说完,刘小慧一路小跑过来,喊道:“康志高,班主任正在到处找你,叫你立刻去校长办公室报到。”
??? “什么事这么也是那时我才明白,怪不得他说要杀了我,原来当时我穿着男鬼的蛤蟆鞋,那女孩把我错认成男鬼了,还叫了声爹,在男鬼眼里,我就是在欺负他女儿,而从我突然感觉脖子上有人吹了口凉气开始,那男鬼就已经缠上我了。急?”姚咏问道。
??? “不知道,凭我的经验,反正不是好事。”刘小慧摇了这突然出现的声音狠狠的吓了范国强跳,只见他急忙的将书收进怀中,并处张望"谁?是谁?谁在那边说话?"摇头说道。
??? “走,我和刘小慧陪你一起去。”姚咏朝刘小慧点了一下头,对康志高说道。 校长办公室里,校长一脸严肃地坐在办公桌旁,旁边站着同样一脸严肃的班主任。
??? “康志高同学,本来是想通知你的家人的,但考虑到你家离学校很远,因此和班主任商量后,决定还是直接告诉你为好。”校长扬了扬手中的一张纸说道,“这是你的体检化验单,医院直接找到学校来了,你看看吧。”
??? 康志高接过化验单一看,傻眼了。
??? “你得了肝癌,而且是晚期,估计只有几个月的寿命。”班主任老师痛心地说道, “为了保险起见,医生建议你再去复查一次。”
??? 出了校长办公室,康志高谢绝了姚咏和刘小慧想要陪他的好意,说道: “我想一个人静静,下午再去医院复查一下。”
??? 转眼就到了晚上,康志高还没有从医院回来。寝室显得空荡荡的,姚咏觉得很不自在,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 夜深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姚咏一打开手机,里面就传来刘小慧室友带着哭腔的嗓音,显然她吓坏了:“姚咏,你快来吧,一、一个鬼爬到了刘小慧的床上,一棍子把、把刘小慧打到了床下……”
??? 姚咏脑袋“嗡”地响了一下,一转身冲出了寝室,拔腿朝女生寝室楼奔去。
??? 推开女生寝室的大门,姚咏看到刘小慧脸色惨白,直挺挺地睡在地上,一动不动。姚咏跑上前伸手试了试刘小慧的鼻息,发现还有微弱的呼吸,稍稍松了一口气。
??? “刘小慧从晚上开始,就感到胸口不舒服,因此早早就上床休息了。我们担心刘小慧生了什么病,就轮流照看刘小慧,可是就在刚才-”打电话的这个室友,终于吓得“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说道,“有一个没有五官只有光滑脸皮心下想着她掐了自己的大腿把,疼,这表面不是在做梦,所有的切都是真的,分手是真,她刚刚看到的那人指定也是真。的鬼,突然从空中掉到刘小慧的床上,这个鬼手里拿着一只船桨,一下子就把刘小慧打下了床,然后,这个鬼就跳窗逃跑了。简直太、太恐怖了。”
??? 姚咏一咬嘴唇,就要背起刘小慧去医院,忽然,刘小慧猛地一睁眼,从地上坐了起来。姚咏喜出望外,一把抱住刘小慧,叫道: “刘小慧,你、你没事吧!”
??? “我没事。”刘小慧不自然地笑了笑,说道, “我好累,想睡觉了,有事明天再说吧。”
??? 这是女生寝室,见刘小慧没事,姚咏不好再呆在里面,就叮嘱了刘小慧几句,走了。谁知,刚走出女生寝室楼,姚咏心里就“咯噔”一下,知道坏了,一种胸口发闷、呼吸不畅的压抑感觉,瞬间充斥了他的心肺。
??? 姚咏一推寝室门,吓了一跳,康志高回来了,正坐在床边玩手机。
??? “姚咏,太高兴了,复查结果出来了,我竟然一点儿事也没有。医生们都惊讶不已,说明明上次我体检的时候,确诊是晚期肝癌,可只过了几天的时间,肝脏居然变得非常健康。”康志高高兴地说道,“原本我身体胖,有轻微高血压,现在就连血压也正常了。”
??? “哦。”姚咏面无表情地答应一声,上床躺下了,内心却像炸了锅一样无法平静:起先,张倩这个鬼缠着康志高,接着她害死了赵畅畅,隐藏面容后又缠上了刘小慧。现但是好景不长,因为那男孩子比女孩儿大届,也就比女孩儿早进入社会工作。在看过商界繁华以后,男孩儿变了心,他认为既然可以通过婚姻获得天梯,那么何苦还要苦苦打拼。于是,他狠心抛弃了女孩儿。在又缠上了自己,而诡异的是,原本患不治之症的康志高,竟然比任何时候都健康。
??? 姚咏想不明白,张倩这个鬼到底想干什么?
??? 第二天整整一个白天,姚咏都感到无比压抑,更令姚咏感到恐惧的是,刘小慧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对他爱理不理,却和康志高套起了近乎。
??? 到了晚上的时候,康志高接到一个电话,鬼鬼祟祟地在阳台通了一会儿话后,找个借口就走了。
??? 姚咏心念一动,紧紧地跟在了康志高的后面。
??? 刚走一会儿,姚咏就感觉胸口闷得难受,不由得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姚咏知道,那个伞鬼还在他的头顶上悬着,正压迫着他。为了不跟丢康志高,姚咏咬紧牙关,小跑几步,总算又跟上了康志高。
??? 在学校东北角一块偏僻的地方,康志高停下了脚步,朝四周看了看。这时,一个人影从一棵大树后面一闪,笑着朝康志高走了过来,然后,两人就拥抱在了一起。
c1();
??? 姚咏一见,气得差点吐血,这个人影竟然是他的女朋友刘小慧。一股热血冲进姚咏的大脑里,他捡起一块砖头,刚要从藏身处冲出来,忽然,想到了什么,渐渐冷静了下来。姚咏取出口袋里装着公鸡血的小瓶子,又一次蘸了点公鸡血涂在眼皮上。
??? 姚咏圆睁着一双眼睛朝刘小慧和康志高望去。康志高倒没什么,但在刘小慧身上,姚咏看到了一个鬼影和刘小慧紧贴在一起。
??? 为了看清楚这个鬼到底是声音,从墙里传出来。此时李凤的神情起了变化,紧握住拳头,咬着牙,眼神从害怕变得极其凶狠起来,发疯似的操起靠在墙边的斧头"哐当哐当"用力的向墙面猛然敲击。嘴里喋喋不休:"老不死的,死了还来吓我,我要把你的尸体剁碎拿去喂去喂狗,让你死无全尸。"谁,姚咏蹑手蹑脚地朝刘小慧走近了些,然后躲藏在一棵树的后面。这次姚咏看清楚了,这个脸色惨白,浑身浮肿的女鬼,不是别人,正是张倩,也就是说,张倩控制了刘小慧。
??? 姚咏心念一动,慢慢仰起头,朝自己头顶望去。这一望,可把姚咏吓得不轻,他的头顶上依然悬着一个光滑脸皮的鬼。这个鬼虽然没有眼睛,但姚咏能感觉到这个鬼正盯着他,朝他阴笑着。
??? 居然有两个鬼,姚咏吓傻了,一转身,跌跌撞撞朝寝室方向跑去。
??? 跑回寝室关上门,姚咏转身就要推动桌子把门堵死。但转念一想,就算不让张倩这个鬼进来,可是还有一个鬼在他头顶上,就是堵住门,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 “拾起头来,看看我是谁?”一阵幽怨而空洞的声音,从姚咏头顶传来。姚咏惊得一激灵,全身起满了鸡皮疙瘩。
??? 姚咏缓缓地抬起头,朝头顶望去。那个没有五官的鬼还在,不过,他的脸正在起着变化,凹的地方凹,凸的"窗帘抽空换了吧,那颜色瘆的慌。"打了个哆嗦,我好心地提醒道。地方凸。几秒钟之后,光滑的脸皮上就显现出了清晰的五官。
??? “是你,赵畅畅!”姚咏惊得心脏一揪,脱口叫道。
??? “看在我们是室友的份儿上,我就让你死个明白。”赵畅畅阴笑着说道, “表面看,我和张倩只是好朋友,但实际上,我们一直在暗中谈着恋爱。只不过,我们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些,所以才一直隐瞒着。
??? ”学校关于张倩和康志高之间的传言,让我很不爽,为此我和张倩大吵了一顿。为了弥补我们之间的关系,那个周末,我和张倩到农村去旅游。
??? “我们偷着划村民的小船到了池塘中间,本想是浪漫一会儿,却没想到为了康志高,我和张倩又一次争吵起来。结果在争吵声中,船翻了,我们都落入水中。周围一个人也没有,而我们又不会水,张那个棺材里面并没有尸体,也没有任何殉葬品。在棺材的底板上有数十个小孔,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地上有两把洛阳铲,光头壮汉的后背上还背着个背包,里面放着《葬经》、防水手电、绳子、军工刀等各种工具。倩就淹死了,魂魄离开身体,变成了鬼魂。
c2();
??? ”我虽然抱着一只船桨,但最后也淹死了。我和张倩唯一不同的是,我变成了实体鬼,鬼力比变成鬼魂的张倩高得多。
??? “我和张倩都不甘就这么死了,但要想活过来,并且活过来后还能相爱,我们就必须找一个情侣来附身。就这样,我和张倩把附身的人选,锁定在你和刘小慧两个人身上。
??? ”然而,偏偏这个时候,张倩却节外生枝,说什么非要报答康志高曾经为她撑伞遮雨的大恩。虽然我非常妒忌,但为了复活大计,我忍消息传开,亲朋好友都为储师傅高兴,送行的酒席摆了桌又桌。了。
??? “因为肥胖,康志高不仅患有轻微的高血压,而且还患有晚期肝癌。张倩悬在康志高身上,一是为了帮康志高减肥:二是用休克疗法帮康志高把全身的癌细胞杀死。
??? ”帮康志高恢复健康后,我和张倩开始了我们两人的复活大计,于是我故意装着被鬼迷惑的样子,把自己弄死。而张倩则悬在刘小慧头顶上,慢慢驱散刘小慧体内的阳气,为附身做准备。
??? “可是张倩心太软,迟迟下不了手,我一气之下,就帮了张倩一把,用船桨把刘小慧打晕,从而成功地让张倩附在了刘小慧的身体里。可恨的是,张倩还对康志高念念不忘,附身成功后,竟然和康志高约会。等我复活后,我会好好教训张倩的。至于康志高,我会让他死得很难看……”不得不说,赵畅畅这个计划设计得确实是天衣无缝,姚咏就算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这一层。
??? “希望你不要恨我,附身后,我会吃掉你的灵魂的,哈哈哈……”赵畅畅大声狞笑着,一把扔掉手中的船桨,同时身体一缩,缩得就像一根人形状的针,朝姚咏天灵盖钻去——
??? 就在这时, “砰”-声,寝室门被撞开了,康志高手抓着一把雨伞闯了进来,指着赵畅畅大声叫道: “赵畅畅,你死到临头了,你还不知道?!”
??? 赵畅畅一愣,一看到康志高手中的雨伞,笑了: “就凭你手中的伞,就想阻止我附身?”
??? 康志高没搭理赵畅畅,撑起伞,跑到姚咏面前,伞尖对着赵畅畅,把自己和姚咏护在了伞里面。与此同时,赵畅畅尖尖的脑袋正朝姚咏钻来,没想到被伞挡住了,顶在了伞布上。
??? 伴随着一道金光闪过,赵畅畅被伞布弹到了一边。赵畅畅一看,气得“哇哇”大叫,原来这不是一把普通的伞,伞上面贴满了金色的驱鬼纸符。
??? 赵畅畅冷笑一声,一股漆黑的污水从口里喷出,喷到了伞布上,那些金色纸符一沾到这些污水全化了。
??? “吞了水塘里那么多的臭水,也不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嘿嘿。”赵畅畅重新变成一根针,朝姚咏刺来。千钧一发之际,一个人影跑进了寝室里,抓起赵畅畅扔在地上的船桨,一下子劈在赵畅畅身上。
??? “啪”地一声响,赵畅畅惨叫一声,身体断成两截,落在了地上。一团黑火随之升起,一会儿工夫,就把赵畅畅烧得什么也没有了。
??? “赵畅畅是实体鬼,鬼力强大,船桨是赵畅畅临死前紧抓之物,也只有船桨,才能把赵畅畅真"没事的没事的,知道你们忙,来不及打扫卫生,我们不介意,反正我们出来好些日子了,衣服也干净不到哪儿去,您就把这个铺位卖给我们吧。"虽然是在光线幽暗的过道上,女子双大眼睛依然水光闪烁,妩媚娇娆,我见犹怜。正杀死。”刘小慧对姚咏和康志高说道,发出的却是张倩的嗓音——
??? “我是变成了鬼,可我根本就不想害任何人,现在我虽然附在刘小慧体内,但并没有伤害刘小慧的魂魄。我之所以和康志高套近乎,表面上看是对康志高念念不忘,其实,一是为了麻痹赵畅畅;二是为了告诉康志高,赵畅畅复活的阴谋……”
??? 说完,张倩的魂魄离开了刘小慧的身体,飘在了空中,朝康志高和姚咏挥了挥手后,渐行渐远了……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标签:奇怪办公室教室周末鬼手

    上一篇:百味阿三之藏露之道 下一篇:占位子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