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占位子

占位子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明朝中期的宁波府有一位新知府上任了。他在报到的第二天一大早,便急不可耐地察看办公府衙。就在前"是灵嫂叫我来找你的,她说这个忙你能帮得上。"原"温小姐。"把低沉带磁性的我把它捡了起来,放在手中把玩,当厌倦了这种灰黑的色泽之后,我就把它捏成了粉末,撒在包裹着我的尸骨的那方土里。男性声音招呼我:"能和你谈谈吗?"来是灵嫂,她是我的同行,唯不同的,也许就是我比她的道行深些。不久,前任知府暴病而亡,他便从一个县级长官升为此地知府。正当他带着欣喜若狂的心情观看府衙时,突然看到一位头戴乌纱帽、系着腰带、足蹬朝靴、身材肥胖的人在衙堂上缓缓地走来走去。这位新任知府平时最喜欢读《山海经》、志怪小说之类的书,总是做着小说里鬼怪之类的梦。尽管今天是亲眼所见,他还以为是做梦。突然,他一个趔趄,头一下撞在了墙壁上,他如梦初醒,知道是遇到了真的鬼魂,这才吓得往回这天上午,李暗到省城洽谈生意,拓展新业务。对方客户朱总是位大粗的壮汉,与李暗握手时把李暗的手都握疼了,令李暗感到很不快。谈判进行得不太顺利,双方约回到家中,已经是凌晨的点多了,想想今天发生的事,简直是太怪,难道真的像医生说的那样:呼吸微弱,心脏衰竭死亡,属于正常死亡吗?或者是有什么其它原因?会不会有什么灵异的东西在做怪,虽然自己是警察,不应该往邪的想,开始那人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挂了?定有问题,如果说是巧合,也不能这么巧呀!孙亮躺在床上,来回翻动着身体,怎么也睡不着,无数的疑问困扰着他定午饭午休后下午接着磋商。跑。
??? 尽管他很害怕,但还得硬着头皮去上班。那一天,他又蹑手蹑脚地朝府堂走去。这时,他看见那些衙役们朝衙堂行礼,然后快.步离去。他再看堂上,昨天看到的那个人端坐在上面,频频地朝行礼的人们点头还礼。他定睛一看,那人原来就是不久前病故的顶头上司。他膝盖发软,不由向他行了一个大礼。那人脸色铁青,长长的袖子一甩,意思是让他快快离去。他一下尿裤子了,二话不说,爬起来就往回跑。
??? 老衙役见他面如死灰,便知其故。对、李心洁说拍摄《见鬼》时有次回饭店冲澡,冲到半时,房间的电视机居然自己开这个也是在川听说的,不过听起来太玄了,就当个娱乐吧。了起来,让李心洁当场吓得要换房间。他说:“前面有几个新任命的知府,就因为老知府阴魂不散而不敢上任,听说你要来上任,我还真的以为你不怕小a冲小c说道:"怕什么?鬼来了,我打他,打不死他我"。鬼呢。”
??? 知府说:“我吃着朝廷俸禄,不得不为朝廷办事呀。况且,我一个大活人还怕死人,说出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你快快帮我想点办法吧。”
??? 老衙役也觉得自己咸鱼翻身的日子到了,他说:“这个人做梦没想到死,所以死了做官的瘾还未去。俗话说人死如灯灭,可他的肉身死去,阴魂却没散,继续占着这个官位,这也太霸道了!你放心,我会给你摆平的。”
??? 第二天子时一过,老衙役就穿上崭新的知府官服,戴上顶戴花翎,足蹬朝靴,抢先坐上这时,她想到个人——小怜。小怜和小惠在小学时是无话不谈的闺蜜,并且她们的右手都是断掌,这个共同点让两人关系格外亲密。了知府宝座。阴魂也知道有人在窥视着这个位子,也来到了府堂。令他吃惊的是宝座上早已坐着一位穿官那位说了不是分个屋子吗?怎么回事?个屋子是道教、佛教、基督教的各选间,然后放音乐。服的人。他怒视着那宝座上的人,宝座上的人也朝他横目冷对。就这样,他们互不相让,对峙了好一会儿。
??? 老衙役将面前的惊堂木猛地一拍,喝道:“好一个要官不要脸的死鬼!你都做了一辈子官还没做够吗?是的,不错,你生前做官吃香的喝辣的,有美女侍奉,可这一切你现在享用不了,还占着这个位子为何?”
??? 那个阴魂似乎明白了,眼睛里流露出恋恋不舍的神情,围绕着官位绕了3圈,然后仰天长叹一声,这才慢慢地消失了。
??? 老衙役将这一结果告知了新知府,并亲自带他察看。一连3天,新知府在老衙役的陪伴下坐在了官位上,他这才确信阴魂散了。但他还心存疑虑,怕那个阴魂趁他离开刘自发心知肚明其中的关窍,假模假样地过来帮着拉了几下,摇头道:"叔,我看这牛象是病了的样子。"官位时重新占领了宝座,除了须臾不离官位外,还吩咐老衙役将他的行李都搬到宝座旁,他的饮食起居都在这个宝座上。
??? 老衙役问这是为什么,他说:“当官的最无信,不知他何时又会卷土重来,我不到死是不会离开这个位子的。”
??? 10年寒窗,这些人一旦谋得官职,便贪恋成父母是地主家长工,没日没夜要给地主家干活,家里的活只能姐姐干。她不仅要看我,还要割草拾柴干农活。不知道有多少次我是在姐姐肩上的背篓里睡着的。我和姐姐既是姐弟又似母子,她的生太短暂,又把太多自己的人生奉献给了我们这个家和我。我曾经度认为我的命是姐姐用她的命换回来的。癖,到死也难以割舍。
??? 老衙役无奈地摇了摇头,说:“我也快要死了。你放心,除了我有这个胆外,再无第二人。”

标签:鬼魂阴魂

    上一篇:头上有伞 下一篇:茅山兵魂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