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魂框

魂框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这晚,郑云硕被范文涛从寝室里拖了出来,让他陪着出门去取一样东西。
??? 看着远处交接物品的两个黑影,郑云硕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
??? 只是一眨眼的工夫,范文涛便如获至宝般抱着一个方方正正的东西回来了。
??? 郑云硕不着痕迹地扫过范文涛的胸前,好奇地问: “那是什么?”
??? 范文涛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将那个东西翻开,竟是一张带着相框的照片。照片上是个漂亮的女生,长长的秀发,瓜子脸,就连郑云硕看着都有些心动。
??? “我还以为是什么宝贵东西,原来是照片。你这家伙,喜欢人家就去争取嘛,偷买人家照片算什么本事?”
??? 范文涛刚想说话,突然左边脸颊上的颧骨向下凹陷了一块,看上去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咬掉了一样。

我不敢冒险尝试,无从猜测他的手是一团冰冷亦或一抹坚硬。爱情不可测试,我宁愿隔着一段距离静静地望着它,相对直到白头。下一秒,他整个脑袋也开始猛地向里收缩,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 “文涛!”郑云硕先是一惊,随后左手从怀中取出随身携带的符咒,贴在了范文涛的额头上,同时咬破右手食指轻点在符咒中心, “冥邪顺法,道魂自圆,定!”
??? 随着话音落下,符咒上的血滴慢慢地汇聚成了一个赤红色的小圈儿。圆圈儿形成的刹那,范文涛的身体和头停止了颤抖和收缩。
??? 此时范文涛的脸已经有些面目全非了。他本是一张国字脸,此时却生生地缩成了一张疹人的瓜子脸。五官紧凑地堆在一起,一双充血的眼睛流卞两道血痕。
??? 看着好友凄惨的模样,郑云硕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 郑云硕将范文涛的两条胳膊抬起,双手飞快地将手中的红线由左至右缠住范文涛的身体。当缠满九圈后,郑云硕双目紧闭,口中念念有词。
??? “呃,云硕……”范文涛仿佛等她幽幽醒转过来的时候,第眼看到了罗立的那张丑脸。恢复了神志,口中发出声音。那声音犹如被人捏紧了喉咙般尖锐异常。
c1();
??? 眼见方法有效,郑云硕心中一喜。他猛地抬起头,却对上了一张诡笑着的脸。
??? “你、你不是范文涛,该死!”郑云硕眼见中计,急忙再次闭上双眼施法。
??? 但此时的“范文涛”显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它猛地一晃头,脑袋上的头发竞凭空生长起来,转瞬间就变得足有几尺长。那一根根原本细若游丝的头发,此时竞成了一根根尖锐的黑刺,猛然朝郑云硕扎去。
??? 面对来势汹汹的头发,郑云硕无奈放下手中的红线,反手从身后取出桃木剑,堪堪抵挡住头发的冲击。而在两者相撞之间,竟然还发出了金属摩擦般的碰撞声。
??? 可奈何头发的数量实在太多,大意之"爸爸,我在这呢,像不像猴子?"头顶传来潇潇声音,邹兴仰头看,吓出身冷汗,潇潇以种奇怪的轻盈的姿势攀爬在他骑的那匹马的旋转木杆上方,垂下长长的辫子,虽然是邹兴熟悉的笑,但还是让他觉得切很诡异。"你在干什么呢,危险!快下来!"下,郑云硕被一缕头发划破脸颊,猩红的鲜血顿时顺着脸颊流下。
??? 看到鲜血, “范文涛”显得更加兴奋。他的喉咙里发出女人般尖锐刺耳的笑声,一张犬牙纵横的血口甚至快要将那张扭曲的瓜子脸撕裂开一般。
??? 郑云硕面沉似水,右手大拇指抹了一下脸上的血,随后反手从身后取出一把银白色砂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范文涛”撒了过去: “一弥一世界,一阳一乾坤,血煞结,困!”
??? 眼看砂砾袭来, “范文涛”竞没有丝毫的慌乱。它扯动了下嘴角,向后退了一步,如毒蛇般飞舞的黑发一瞬间便将它包裹了起来。砂砾打在黑发上,顿时散发出一阵腥臭的白气。最终,那砂砾随着几缕卷曲的黑发无力地落在了地上。
c2();
??? 黑发散开,范文涛的笑容更加肆无忌惮。
??? 郑云硕看着眼前的一切,嘴角一勾: “这下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 “范文涛”猛地一低头,才发现胸口处不知何时竞贴上一枚四角铜钱,此时铜钱正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 “范文涛”脸上狰狞之色一闪而过,随后身子猛地向前一扑,脑袋狠狠地磕在了一旁的相框之上,顿时鲜血横流。
??? 郑云硕脸色一变,冲上前将昏倒的范文涛扶起,而此时相框已经将最后一丝鲜血吸了进去。月光下,照片中少女的笑容看起来阴森异常。
??? 木屋中,郑云硕看着昏迷不醒的好友,语气坚定地说: “文涛,你放心吧,无论如何我都会把你救回来的!”
??? 说完,郑云硕抬头看向摆在桌子上的少女照片,眼神中充满冷漠: “你是孤魂野鬼也好,框中怨灵也罢,但只要你伤害了我的朋友,我无论如何都会让你付出代价。”
??? 郑云硕话音刚落,相框突然动了一下。照片中的少女收起笑容,冷冷地看着郑云硕。
??? 面对眼前诡异的一幕,郑云硕冷笑了一声。他半蹲在地上,左手拿起铜铃轻轻摇晃,右手食指则点在了范文涛的眉心之上: “阴阳交汇,心神相依,铜铃为引,道法相随!”
??? 话音刚落,范文涛的脑袋突然剧烈地晃动了起来。他的双目一片斑白,嘴里还不停地向外吐着黑色的污水。让郑云硕心安的是,随着污水越吐越多,范文涛的脸开始慢慢地朝以前的国字脸恢复起来。
??? 这时异变突起,范文涛哀号一声,身体绷直,一对眼珠竟变成了血红色,而脸上的神色也随之狰狞了起来。
??? 不好,这怨灵又想上文涛的身!郑云硕随手取来身旁早已准备好的槐木板,死死地压在了范文涛的身上。
??? 此时的范文涛好似有着千斤之力,好几次都差点儿挣脱郑云硕的束缚。但好在郑云硕有克制鬼魂的槐木,一时之间两个人不由得僵持在了一起。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 这时,郑云硕忽然听到窗外传来一阵女人的惊叫声。他下意识地一回头,手上的力量不由地一松。而就是这一分心的工夫,范文涛竞挣脱他的束缚,猛地站了起来。
??? 郑云硕被一股巨力震开,一卞子这老头丁刚开着车,从高速公路下来到国道上,天色已经黑了,丁刚开车很小心,开的速度不快,就在转了个弯后,车子要走段砂石路,丁刚发现路边的建筑越来越少,路两边的人家也越来越少,看上去都是树林,可之前来的路上不是这样的呀,奇怪!但又坚信自己不会走错的,跑了天了,闭眼都不会走错的,于是不再多想,继续往前开。平时比武大郎还窝囊,但听说要迁祖坟却火"老公,你有没有把文景的事...告诉咱爸咱妈?"冒丈:"兔崽子,当了两天村长就不认识东南西北了?起什么高调?迁祖坟是缺德带冒烟儿的的勾当,会遭报应的!咱们老姚家几百年前是大户,当初老祖宗立的规矩就是不准迁坟,你不知道吗?"摔倒在地。他惊怒地朝害他分心的声音出处看去,看到的景象却让他一怔。此时,窗外一个女生正惊恐地看着屋内的一切,而那个女生竞和照片里的鬼魂一模一样。
??? “你……”郑云硕指着女生,半天没说出话来。
??? “小心!”突然,女生惊恐地指着郑云硕的身后说。
??? 就算女生不说,郑云硕也已感觉到了身后的危机。多年来对付鬼魂的经验,让郑云硕身体下意识地做出了反应。他猛地弯下腰,身后的利爪堪堪地掠过了他的头顶。
??? 躲开致命一击后,郑云硕一个翻滚拉开了距离。他握住身旁的桃木剑,冷冷地盯着“范文涛”。
??? 眼看郑云硕避开自己的攻击, “范文涛”怪叫一声。而就在他想要再次出手的时候,却猛然发现了窗外的女生。
??? “吼!” “范文涛”突然发出一声兴奋至极的低吼,身体不自然地颤抖起来。它仿佛已经忘记了郑云硕的存在,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个女生。
??? 眼见如此良机,郑云硕赶忙竖起桃木剑,腰身一用力,整个人如利剑般朝“范文涛”刺了过去。
??? 毫无防备的“范文涛”被桃木剑刺了个正着, “扑哧”一声,墨绿色的血液从它腰间喷了出来。
??? “范文涛”如困兽般怒吼一声,双手拔出腰间的木剑,狼狈地跳出窗外。
??? “事到如今还想跑吗?”郑云硕冷笑一声,便要追上去。
??? “范文涛”眼见郑云硕追来,突然一回头朝窗外的女生吐出一口腥臭的白雾。
??? “好狡猾的孽畜!”郑云硕一咬牙,一把将惊慌失措的女生扑倒在地。白雾径直喷在一旁的地面,地面上顿时出现了一处犹如被腐化般的小坑。
??? 而当郑云硕再次站起身来的时候,远处早已没了“范文涛”的踪影。
??? “你到底是谁?”郑云硕看着眼前的女生。
c1();
??? 女生显然有些惊魂未定,声音也有些颤抖: “我叫董新眉,是这个学校的学生。”
??? “学生?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屋子外?可千万别对我说你是碰巧路过的。”
??? “是一个叫范文涛的男生约我到这里来的。”
??? 郑云硕沉思了一会儿,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经过。想必是范文涛想要约她,但是没有适合的见面地点,于是就定在了自己这里。
??? 想通一切后,郑云硕的神色也和善了不少: “我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刚才吓到你真是抱歉。”
??? “没关系。不过,我能问问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 郑云硕点了点头,将事情的经过大致对董新眉说了一下。
??? “对了,这张照片应该是你的吧?”郑云硕突然指了指一旁桌子上的照片。
??? 董新眉上前仔细地看了看: “嗯,是我的。我记得之前这张照片丢了呀,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 郑云硕接着说: “那你还记得这张照片具体拍摄的时间和地点吗?这很重要。”
??? 看着郑云硕严肃的表情,董新眉认真地想了很久,终于肯定地给出了一个答案。
??? 听完,郑云硕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这竟是张阴相,难怪会有鬼魂存在,文涛会变成照片里的样子!”
??? “阴相是什么?”
??? 郑云硕解释说: “其实照片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以人成像,与人相对。人属于阳,照片则属阴,而阴气重的物件本就受鬼魂所喜爱,所以大多数鬼魂便会附在照片之上。而你这张照片又是在阴时阴地所照,自然阴气也比普通的更重些。”
c2();
??? “那这么说只要在那时候拍的照片都会出事?”董新眉吓了一跳。
??? 郑云硕摇了摇头: “不,其在镜子中显现的世界与现实世界几乎无分别,除了我自己。镜中的自己,面色白的可怕,双眼木讷。与我惊恐万分的神情大相径庭,就象个个死人站在那里。实鬼魂附在照片之上是正常之事。阴阳间互不干扰,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之所以会变成如今这样,是由于这个相框。相框会将照片里的鬼魂困住,导致鬼魂无法离开,这相框也就成了魂框。愤怒的鬼魂相互吞噬成长,怨念也就越来越深。文涛他应该是不小心碰到了相框,导致其中的冤魂趁乱逃出。他刚才之所以看到你会是那个样子,一部分是因为文涛喜欢你,但更重要的是因为鬼魂找到了你这个导致他无法离开的罪魁祸首。”
??? 此刻,在给董新眉解释的郑云硕丝毫没有察觉到,之前范文涛流下的那摊墨绿色的血液竞诡异地凝聚在一起,缓缓地飘在了空中。
??? 董新眉还想再说些什么,突然注意到了远处飘浮着的墨绿色液体。她刚想惊叫的时候,原来是发动机的问题,哎,真倒霉啊。不过也没办法啊,先备在车上度过这晚,明天在想办法。那液体就以闪电般的速度冲入了董新眉的身体。
??? 速度太快,郑云硕还没来得急反应,液体就已经融入了董新眉的身体。
??? 融人液体的董新眉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站了起来,一双胳膊不自然地四下挥舞着。
??? 郑云硕怒骂了一声,拿起桃木剑便要出手。
??? “别,云硕,是我啊,我是范文涛。”董新眉慌乱地摆着手。
??? 郑云硕眼神中的警惕没有丝毫消退: “文涛?”
??? 董新眉拼命地点了点头: “嗯,真的是我。你不是有柳叶嘛,你一看就知道了。”
??? 郑云硕将信将疑地从怀中取出柳叶从眼前划过: “阴木开阴眼!”
??? 良久,郑云硕才终于放下一直握在手中的桃木剑,长出了一口气: “文涛,真的是你,可是你究竟足怎么从你身体里逃出来的?”
??? 面对郑云硕的疑问,范文涛也是一头雾水: “我也不知道。我之前一直被困在一个地方,四周是无尽的黑暗。后来我发现眼前有一道光亮,于是就朝那里跑去,结果莫名其妙地钻进了董新眉的身体。”
??? 郑云硕皱起了眉头: “那董新眉自己的魂魄呢?”
??? “哦,这你别担心,她也在这具身体里。我现在还可以和她沟通呢,这里发生的所有事情,也是她告诉我的。”
??? 郑云硕点了点头: “看来因为我那一剑,凑巧让你从身体里逃了出来。由于董新眉是你和那鬼魂之间的纽带,所以你的灵魂才可以躲进她的身体里。”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 “现在怎么办啊,我总不能一直占着人家的身体吧?” “董新眉”苦笑道。
??? “放心好了,那个鬼魂如果发现你的魂魄跑了出来,一定会回来找你的。毕竟,它区区一个残魂是无法霸占一副新的身体的。不过你还是要帮我问问你身体里的董新眉是否愿意和我们一起冒险,毕竟这件事还是有很她的肢体亦逐日恢复生机。似从前那般随意行走是不能了,却不再萎绝如死木。可以慢慢地举动转侧。晚间在衾被里他为她摩擦手脚,感觉冰冷僵死的肌肤逐渐回复温度与柔软。于是在结缡载之后,有天他们终于有了夫妻之实。大风险的。如果她想要离开,我也有方法把你从她体内逼出来。”
??? “董新眉”咧嘴一笑: “放心吧,她说她愿意。”
??? “好吧,既然如此,你在这儿等一下,我去拿对付鬼魂的法器。”
??? 说完,郑云硕便转身走进屋内,良久才从屋里走了出来。
??? “董新眉”微笑地看着他: “找到了吗?”
??? 郑云硕平静地点了下头。当两个人的距离只剩几步远的时候,郑云硕突然发难,早已藏在袖中的桃木短剑猛地刺了出去
??? “砰!” “董新眉”的身体化作一团黑气,在远处再次凝聚成人形,只不过此时她的脸上已满是怨毒之色。
??? “不可能,你是怎么发现我的?你出来的时候明明没有带任何预警的法器。”鬼魂的脸因愤怒而变得扭曲起来。
??? 郑云硕冷笑着说: “其实,在我用柳树叶帮范文涛检查身体时,无意间看到你躲在外面,只不过我故意没有说破罢了。”
??? “你是故意引我入局的?”
??? “没错,看到你躲在外面,我大概猜到了你的计划,所以才故意以进屋拿法器的理由来给你施展计划的时间。果不其然,你真的打算装作董新眉来偷袭我。真正的董新眉已经被你抓走了吧?不过没关系,等解决了你,我就可以把她找回来了。至于你嘛,那道伤口不好受吧?”郑云硕脸上满是嘲弄。
??? “啊,你该死!”鬼魂发出凄厉的惨叫,化作一团黑气冲了上来。
??? 郑云硕神色间没有一丝慌张,双手从腰间取出两枚白玉令牌,分别以双指夹住立在双目之间: “玉锁困游龙,白璧通冥幕,开!”
??? 说罢,郑云硕双臂猛地分开。正在这时,黑气也正好袭来。霎时间,白玉令牌散发出一阵眩目的白色光芒,黑气一遇白光竟化作一条条恶心的蛆虫散落一地。
c1();
??? 见此,郑云硕眉头一皱,心中震惊不已,万万没想到黑气埃斯特本吃了煎蛋,又举起酒罐喝了大口酒。风在城堡周围呼啸着,雨也下了起来,噼里啪啦地敲打着窗户。竟会有如此变化。
??? 而就在这一耽搁之间,那些蛆虫已蠕动着聚到了一起,化作一条没有脸的蛇形怪物朝郑云硕袭来。
??? 眼看此物难缠,郑云硕手段尽施,符咒、法水纷纷朝那生物扔了过去。可那生物的生命力着实顽强,尽管身体已受到损伤,那残余的部分依旧向郑云硕冲了过来。
??? 危急关头,郑云硕咬破舌尖,一口血从口中喷射而出。那个怪物此时已避无可避,被那口血喷了个正着。
??? “哧啦”一声,那个怪物终于彻底地消散了。
??? 随着那口血的喷出,郑云硕脸色也霎时间变得惨白异常。他还没来得急缓口气,空中浮现出来一张黑色的脸: “怎么样,是不是很震惊啊?我想你也发现了,这根本就不是你朋友的身体,这不过是我寻找的一缕尸气所化。你的如意算盘落空了,我还没有被消灭。”
??? 郑云硕强打起精神站了起来: “我承认我的确没有想到你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能找到尸气化作分身,不过我想就算这是分身,它的消散也对你造成了致命的伤害吧?”
??? 黑脸沉默了一下,随后它的声音中竞满是张狂: “没错,我现在的确变得很虚弱。不过就算如此。我也可以拉上你的好朋友和那个女人一起陪葬!”
??? 说完,黑脸猛然飘出了窗外。
??? “站住!”郑云硕顾不得其他,便拖着疲惫不已的身子追了出去。
??? 郑云硕追了好一会儿,终于在一片树林里停了下来。此时“范文涛”一脸诡笑地站在那里,他身旁则躺着昏迷不醒的董新眉。
c2();
??? 郑云硕四下打量了一会儿: “阴木林?原来你就是想把我引到这里,想必在这里你的力量会达到最强吧。”
??? “范文涛”脸上泛起一抹冷笑: “没错,在这里没有人是我的对手,更何况你现在元气大伤。其实你早就猜到我的意图了吧?人就是蠢,为了所谓的友情,竟然心甘情愿地跑来受死。”
??? 郑云硕笑了: “你说得没错,人就是这种会为了感情而付出一切的动物,不过我并不蠢。你真的认为我之前在屋内什么都没有准备吗?其实我在找一样东西。”说完,郑云硕拿出了一直藏在怀中的东西,那是一部照相机。
??? 看着脸色剧变的“范文涛”,郑云硕自顾自地我看着手里名片的名字有些眼熟,待我脑海里刚刚浮现些记忆的时候,被电话的铃声打断。接着说: “其实在发现你是由阴相生出的鬼魂时,我就一直在思考能克制你的办法。后来我灵光一闪:如果你是从照片中出来的,我再将你困在里面不就可以了?本来我还有些迟疑,不过现在看你的样子,我似乎是赌对了。”
??? 当郑云硕说完, “范文涛”再也忍不住了。它疯狂地扑上来想要阻止郑云硕的行为,但显然已经晚了。 “咔嚓”一声,随着一张照片出现, “范文涛”无力地瘫倒在了地上。
??? 这时,一旁的董新眉也清醒了过来。郑云硕将她扶起,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她。
??? “它真的被消灭了?”董新眉有些恍惚。
??? 郑云硕苦笑着摇了摇头: “不,其实还差最后一步。现在封住鬼魂的照片并没有相框,所以恐怕困不住它多久。”
??? “那该怎么办?”
??? 郑云硕一笑: “很简单,只要有一个人的魂魄进入里面作为魂框困住它就可以了。”说完,他毅然决然地合上了双眼。可是就在这时,范文涛的身上钻出一道白光,瞬间冲人相机之中。
??? 良久,一道白光从相机里飞射崮来,回到了郑云硕的体内。
??? “为什么,我们不是说好了让你出来吗?你这个混蛋、骗子!”郑云硕眼含热泪,冲着相机吼道。
??? 范文涛的声音从相机中传了这个星期天,他的旧同学要他做东请吃火锅,因为个人中他最快找到工作。后来他负责送周宝儿和李绮雯回家。他比较喜欢宝儿,打算在"没错,我知道现在很难让你信服,但事实就是那样,现在彩票已经快要开奖了,我没时间跟你解释太多,你就按我说的做吧,其实也很简单,就是让我看下数字而已"我向她恳求道。她生日时把小礼物和贺卡寄给她。——想起,对了,有些事情,写出来,反而容易些。经过邮递,有惊喜。出来: “云硕,我没有骗你。我们说好的,出来的那个人要幸福快乐,和董新眉在一起。你真的以为董新眉喜欢的人是我吗?你个笨蛋,她喜欢的是你啊!那张照片是她给我的,目的是为了让你看。其实她一直在偷偷地喜欢你,只是不好意思表达自己的心意。”
??? 郑云硕愣住了。当他看向一旁已经连头都不敢抬的董新眉时,才明白为什么董新眉之前会那么说,做那些事情。
??? “所以,我从来没有骗过你。那么你也不可以骗我哦,一定要永远幸福快乐下去!”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标签:女人神秘恶心食指

    上一篇:尸变奇案 下一篇:囚女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