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囚女

囚女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1
??? 该怎么说下面这个故事呢,或许是一个很久远的故事,比民国的还要早,暂且把它安排到乡间故事吧。
??? 这是一个发生在明朝时期的故事,明朝时期发生了几次大的案件,这次是发生在洪武年间的大案【空印案】。
??? 空印案确实是一个冤案,冤到窦娥来到了这里都不敢说话了。
??? 知府韩卫卿被捕入狱,全家发配云南。故事就从全家发配云南的路程说起吧,主人公出场了——囚女。
??? 2
??? “他妈的,累死老子了。唉,老乔,等等,歇会儿。”衙役孙二把刀放在了自己的身边,大大的躺在了地上,大口的穿着气,水从自己的腰带上,掉了出来,他赶紧的拿起来,放在自己的干涸的嘴唇上,嗓子在咕咕作响。
??? 老乔也走了过来,他踹了一脚在地上的孙二:“妈的就你毛病多。”于是他也坐了下来,前面的一群穿着囚服的犯人站在那里,一个有十几个,都是女性,奉命押往云南。
??? “妈的,押个臭娘们真是费劲。奶奶的钥匙换了老子,一个个的杀掉算了。”孙二埋怨了一句。
??? “滚边儿去,妈的,你他娘的真是厉害啊,他们家大小姐昨个不就是被你杀掉的,你怎么现在还想着杀人,真他娘的。”老乔咕噜了一句。
??? 这句话显然在孙二的眼里是没边了,他甚至不明白孙二是什么意思。于是他笑着说:“这丫头太拧,不给点颜色不知道到厉害。”于是他轻笑了一声,看看周围的那些人:“唉,告诉你们不让你们坐下的时候不能坐下,听见没有。”
??? 一个刚想要坐下的老妇人,被叫了起来,她显然是累坏了。
??? “做人实在点吧,孙二,也算是积点阴德。”说着老乔对着犯人们说:“都坐下吧,坐下吧。”老乔从包裹里拿出了一个羊皮袋子,里面全是鼓鼓囊囊的水,然后扔向她们,当羊皮袋子扔到了人群的时候几乎全都是抢开了。
??? “这天,眼看就要黑了,我刚才往前面看了看,好像有个客栈,孙二,咱们赶紧走吧,天黑了我可不想被野兽吃了。”停顿了一段时间,老乔对着孙二说。
??? 孙二赶紧的站了起来:“也对,好,走吧。”然后走到前面狠狠的踹了犯人们一脚:“妈的,都给老子滚起来,开路。”
??? 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因为她们都惧怕孙二的鞭子,那个鞭子经常在她们的身上噼啪乱响,于是她们赶紧的站了起来,跟着老乔和孙二往前面的路走去。
??? 连云客栈是这里最好的客栈了,或许说是这里唯一的客栈,在这里有很多的赶脚的客人,可是周围却没有多少人家,也算是电影里的那个龙门客栈的角色。
??? 刘算盘是这里的掌柜,人如其名,整天的都拿着一个算盘,笑着脸对着可人,当他的笑脸看到了老乔和孙二的时候停住了,因为他看到他们后面的那一群带着锁链的女人。
??? “两位官爷是压差我擦!原来是这样,这俩损缺,还软硬兼施!原来是利用我。我说呢,世上开白事店的人多了去了,他们都泄露天机零们怎么不去抓就抓我呢。我偷偷在心里把他们祖宗十代骂了个遍。这些话我也只敢在心里说说,生怕他们个心情不好带我去地府走遭,我可不想去那鬼待的地方。的吧,小店地方小,可容不下这么多……”刘算盘不敢把后面的话说出来,他知道刚才他的话已经是告诉了眼前的这个两个官差。
??? 老乔还是一脸"呕!"我晕得趴在桌子上,在失去知觉前心想:"夜夜和她在起共事,真比做鬼还辛苦哦,不过我愿意"和气:“掌柜的放心就是,她们都是些女犯人,没事儿的,您尽管给安排安排,住马棚都没问题啊。”
??? “这个……”刘算盘还是一脸犹豫。
??? 于是孙二出场了,这小子一向是眼里没人:“你他娘的是不是欠抽了,老子是押送犯人的官爷,你奶奶的也干管,赶紧开房间,给老子打盆洗脚水好好伺候着,敢说一个不字,看我不活扒了你的皮。”说着孙二扬了扬手里的鞭子。
??? “唉,好,好。”刘算盘不敢说话了,他知道眼前的这个人不好惹,还是赶紧的安排:“小二,给几位爷安排上好的房间。要上好的。”
??? 小二含糊不清的答应了一句,然后开始准备带着他们上楼。
??? 孙二一把按住小二的手:“她们不用住上好的房间,安排他们到马棚住。”
??? “啊,是,是。”小二答应了一声,先带着孙二和老乔上楼了。
??? 刘算盘在后面呸的吐了一口,然后拉起了后面犯人的锁链往后面的马棚走去。“也算你们倒霉啊,我也没办法,你们就讲究一宿吧。”刘算盘叹了一口气,带着他们走到了后面的马棚里,然后按照孙二的吩咐,把锁链锁在了柱子上。
??? “掌柜的,能给点水吗、”一个中年的女人突然说了一句,把刚要转身离开的刘算盘叫住了。刘算盘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离开了。
??? 一会儿的功夫,刘算盘拿来了一坛水和几个馒头,放在了马棚里:“吃吧,吃吧。”
??? “谢谢了,掌柜的。”刚才的那个女人说。
??? “夫人啊,您这是……”刘算盘问。
??? “我们是芝罘韩卫卿的家眷,因家夫涉及空印,所以……”女人说着想要哭出来,但是又把泪水给憋回去了。
??? “不可议政,不可议政啊。”刘算盘赶紧的说了一句便匆匆走开了,他知道了这些犯人都不是一般人,看来今天要躲着她们点,于是刘算盘拿起了自己的陈年老坛子,赶紧的离开了马棚。
??? 3
??? 孙二走进了房间,他赶紧的把自己的包裹卸了下来,然后躺在了床上,准备好好的来几个美梦,这几天太累了。
??? 灯在灯笼里闪了两下,孙二赶紧的爬了起来,看了看周围,门窗都是紧闭的,难道刚才有一阵风,不会吧,看了看门,已经是锁上了,没问题的。
??? 孙二爬了起来,打开了窗户,外面也是没有一点风,看来天气不错。灯光已经很暗淡了,蜡烛燃烧的痕迹从灯罩里面流了出来,地道了地上,但是却没有一点响声,孙二好奇的顺着灯油滴下的样子看了过去,发现……地上竟然不知是什么时候多了一件囚服。
??? 白色的衣服上有了一个大大的囚字在上面挂着,衣服很小,知道应该是一个女子穿的,可是这个客栈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
??? 孙二的脑子开始迷糊了,他深信这个东西绝对不可能是自己带来的,所有的囚服都是穿在犯人身上的,但是这件囚服怎么会……啊,难道真的是那件。
??? 于是孙二赶紧的去翻开自己的包裹,果然那件囚服真的不在了,应该就是地上的那件了,怎么会这样,囚服会掉在地上?
??? 孙二没有考虑太多的东西,他赶紧的把那件囚服收拾了起来,放进了自己的包裹里,他准备吹灯,但是发现好像多出了一个不对劲的地方。他感觉自己的脖子竟然有些冰凉,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划过了他的脖子。他赶紧的抬头看去——一条赤色的锁链就挂在了屋子的房梁上,那条锁链就在那里不断的摇晃着。
??? “啊!”孙二惊呆了,他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那条锁链竟然挂在了他的头顶上,他赶紧的往后面退了一下,他知道那条锁链他已经埋了,可是现在……
??? 他慢慢的往后退着,终于坐在了床上,眼前的一个东西晃过了他的眼睛,终于落在了地上,一个金色的钗子出现在了孙二的面前。
??? “是她,真的是她——韩瑛,是你!”孙二惊叫了起来,他的"没错!你要永远留在这里,陪我起玩!"小男孩说着,向张所长扑了过去。睡衣已经被浸透了,终于他爬了起来,刚才竟然是个梦。
??? 灯在房间里烧的正旺,屋子里照的很亮,孙二看到房梁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锁链,也没有那件囚服,一切都只是个梦。
??? 孙二笑了一下,伸手去找桌子上的茶碗,喝完了杯子里的茶,。但他和妻子莉蒂亚关系日益恶劣,为了得到莉蒂亚所有的财产,他决定除掉她。感觉整个的身体都好多了,于是他继续准备睡觉。
??? 就在他躺下的时候,他竟然一下子又坐了起来,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床,拿出了一个东西。
??? 那个东西被拿到了孙二的面前,孙二看清了那个东西的样子,嘴巴立刻的张大起来,他看到了那个东西——金钗。
??? “呀!!”孙二赶紧的扔掉了那个钗子,然后蜷缩在了床头上,他摸了摸自己的身边,那个床单变成了一件囚服,鞋子上是一条满是铁锈的锁链。
??? 原来刚才的不仅仅是一个梦,它才仅仅是个开始。
??? 4
??? “下雨了。”老乔嘀咕了一声,看了看身边的孙二:“你小子怎么了,一起床就变成了这个模样了。
??? 孙二没有回答老乔的话。
??? 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老乔看到了外面阴雨的天气,叹了口气,一下雨又是不能赶路了,山路不好走,钥匙这样出去话,定是要被石头压死的。
??? 孙二的神情像是变了一个人,他静静的坐在客栈的凳子上,眼睛看着前面的雨丝。表情黯然。
??? “我说,你有事说事儿,别他娘的给老子添堵,怎么了这是。“老乔又问了一句。
??? 终于孙二的头太了起来:“韩瑛来了。“他淡淡的说。
??? “韩瑛?那个丫头,怎么可能,他不是被咱们……”老乔没有说出后面的话。在这个时候说出来的话,孙二会吓死的。
??? “她把她身上的东西都放到了我的房里了,那个金钗子,还有条锁链,囚服,都在。”孙二还是没有表情的说。
??? “那现在还在吗?”老乔赶紧看看孙二的脸,除了木纳,什么也没有了。
??? “没了,都没了,老乔。”孙二赶紧的转过身来:“你说我该怎么办,她是要杀了我的。”
??? “这个,这个我怎么知道。”老乔想要回避这件事。
??? “老乔,人是咱们一起杀掉的,你是不能推卸这个责任的。她就是要杀人也是要把咱们两个一起杀掉的,你也跑不了。行了天,还很顺利。但到了第天下午,眼看快到若羌了,前方的道路确被施工队堵住了。上前问,原来道路两旁的山塌方了,把路全堵死了。只能走便道。老李没法,只得拐到旁的便道处。那虽说是便道,但严格算只能叫车辙。由于塌方来的突然,养路段的师傅只能用大货车先在旁的山谷里轧条小道绕过去,作为临时的通路。”孙二的脸扭曲起来。
??? “好好好,你随便说你的,跟你没法说道理,你也不知道什么是道理。”老乔把自己的烟袋往底下一嗑,直接走到了刘算盘的面前:“掌柜的,今天不走了,续费一天。”
??? “唉,唉,好。张也没有在说什么,等到人脱去了衣服以后,便起挤在燎张不算多小的床上。刚躺倒床上,张就问李:"李,你有没有问道股香味?"”刘算盘的手里永远拿这个算盘,他赶紧的低三下四的接过了老乔手里的钱,然后放在了自己的怀里。
??? “哦,对了。”老乔接着说道:“那马棚里漏雨吗?”
??? “怎么不漏啊,那个马棚本来就是为了拴马的,压根不是住人的地方,那要是等他个三五天的,人还不死了。”刘算盘说。
??? “掌柜的,你们这儿有什么便宜点的房间,来他两间房吧。”老乔说。
??? “唉,唉,唉,谁说的要两间房,她们这些个人也想要住房子,门都没有,老乔你他娘的是不是疯了,上面给咱的银子可都要用完了。”话让孙二听去了,他赶紧的抢先说道。
??? “你脑子进水了是不是,人死了咱们怎么我那朋友说,是不是什么人跟张妈妈有仇,报假警啊?交差,你我的命还要不要了。”老乔的眼睛瞪的老大,只要老乔一生气,孙二还是害怕的,于是他赶紧的闭上了他的臭臭的嘴巴,躲到一边去喝酒去了。
??? 酒在孙二的嘴角处流了出来,那个样子即肮脏又恶心,他大把的摸了一把自己的胡子,嘴巴一阵的咀嚼,当他的酒碗再度举到自己的嘴边的时候,他的手突然停住了,然后他赶紧的站了起来,四处的在闻着空气中的味道:“老乔,老乔。”孙二赶紧的过来叫老乔。
??? “你又怎么了。”老乔不耐烦了。
??? “你闻没闻见一种胭脂的味道,是一种淡淡的栀子花香的味道。”孙二开始四处的打量着房间里的味道,他仔细的品味着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对,味道很浓,老乔你闻到没有。”
??? 老乔无奈的走到了孙二的面前,随便的在空气当中嗅了嗅:“我就闻到你小子身上的那股酒味还有,你小子一个月没洗澡了。”老乔哈哈的笑着。
??? “不对,真的有一种栀子花的香味,怎么好像忽远忽近的。”他赶紧的转过头来看向刘算盘:“掌柜的,你们这里有没有栀子花。”
??? “没有。”刘算盘一边算着账一边说。
??? “那你们这里一共住着多少女人。”孙二说。
??? “很多啊,都在马棚呢。”
??? “老子问你其他的。”孙二的脸都白了。
??? “啊!”刘算盘这才反应过来,他知道孙二是火了,于是他赶紧的陪着笑脸说:“哪里有什么妇道人家来这个客栈的,都是行走赶脚的路人来这里,根本就没有女人。”
??? 孙二的脑袋全是汗水,他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然后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是她,她真的来了。”
??? “你奶奶的又怎么了,神经了。”当说道一半的时候,老乔突然不说话了,他想到了那件事,那个女孩,对,真的是她,韩瑛。韩瑛的身上总是有一种淡淡的栀子花的香味,这个香味是老乔永远也不能忘怀的。
??? 在其他的女犯人的身上,总是能闻到汗臭的味道,但是在韩瑛的身上却是一种淡淡的花香。
??? 老乔的脸也变得苍白了,他没想到孙二真的遇到了一些鬼怪的事情,他总是以为孙二整天的神神叨叨的,但是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 “老乔咱们该怎么办,咱们该怎么办。“孙二像是要哭了。
??? “没……没事儿,怎么可能呢,你见过鬼吗,不可能有鬼的,你放心好了。”老乔的嘴都不直了,但是他还想要努力去劝孙二。
??? “老乔扶我去房里,我走不动了。”孙二的声音有些缓慢。
??? 老乔赶紧的走过去搀着孙二,一步步的往楼上走。
??? 一旁的刘算盘看到了他们走了,便赶紧的走到了马棚,他看到了一群可怜的女人正围坐在一起躲着雨点,身边都已经湿透了。
??? 一个个的黑色的囚字在她们的身上格外显眼。刘算盘赶紧的招呼着自己的伙计拿着些雨伞把人接了出来。
??? “前面是柴房,你们先在那里讲究一宿,明天一早你们就又该出发了。”刘算盘一边走着,一边带着她们打开了柴房的门。
??? 瞬间一股霉味冲鼻而来,看来这间柴房已经很多年没放东西了,只有一些的腐烂的味道还残留其中,可以知道这是那些的小动物死去的后的味道,那些长着细小尾巴,身子沿着墙走的小动物可能不知道死了多久了。
??? 这些女人显然很长时间没住过房间了,她们赶紧的钻了进去,随便的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 刘算盘叹了口气,随便的招呼着几个伙计,送了点饭来,就关门走人了。
??? 老乔和孙二缓慢的爬上了楼,孙二的脑袋在轰轰作响,他的腿已经很软了,以至于老乔扶着他都感觉很累,根部走不动。
??? 刘算盘出来的时候还看到老乔和孙二走到了最顶上的那层楼,于是他也不再理会这两个人,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人,他只顾自己在算着今天的账。
??? 老乔和孙二终于来到了房间的门口,可是这个时候孙二的精神突然上来了,他大声的说:“老乔,你闻见了吧,这个香味更重了,你闻到了吗?”
??? 老乔把鼻子擦了擦,使劲的吸了口气,终于摇了摇头:“没有,我什么也没闻见,孙二你真的确定闻到了吗?”
??? “嗯。”孙二使劲的点了一下头,他知道老乔是真的没有闻见,因为她知道,老乔这个人从来不会开玩笑。
??? “这里的味道很重,我知道,她可能真的就在这里,我已经闻见了她身上的味道了,这就是她独特的味道,谁也改变不了的味道。”孙二的眼睛瞪的很圆,把老乔都吓住了。
??? “孙二没事的,人死如灯灭,死了的人怎么可能回来,不要紧的,都是你的幻觉,把她忘记了吧。”老乔扶着孙二说。
??? “哎呀,我的头好痛,老乔赶紧开门,我要进去躺着。”孙二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 “哦哦哦。”老乔赶紧的答应着,然后把他扶到了一边自己打开了门。
??? 门被老乔打开了,当门开了的瞬间,老乔的眼睛突然变大了,他赶紧的按住孙二:“孙二,你还是上我房间躺着吧。”
??? “怎么了,她来了是吧,我就知道她一定会来的,我要看看,看看她能有什么花样。”说着孙二就要站起来。
??? “别,你还是上我的房里躺着吧,没事儿,没事儿啊。咱们走吧。”老乔说着就要把孙二抬走。
??? 但是孙二一把推开了老乔,使劲的爬到了门口:“啊!!她真的来了……”
??? 屋子还是原来的屋子,孙二看到了满地都是映红的殷虹的血迹,只是一件囚服还整整齐齐的放在桌子上,一条锁链在摇摇晃晃。就在这个时候,花的香味再度飘到了孙二的鼻子里,这回连老乔也闻见了。
??? 5
??? 刘算盘拿着一把栀子花美滋滋的走到了老乔和孙二的面前:“二位爷,在下面听你们说要栀子花,这不我叫人在外面买了点,您看行吧。”
??? 刘算盘的栀子花:“妈的,给老子滚,滚!”孙二大声的喊了起来,吓得刘算盘手里的花洒了一地,他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 老乔的汗水也流了下来,他赶紧的扶起了身边的孙二把他扶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这里应该是安全的了。
??? 刘算盘的腿还在颤抖着,他没想到,自己的一片好心竟然让孙二这样给骂了回来。于是他只好不再说话了,只能一直的低着头算着今天还没算完的账。
??? “孙二,你没事儿了吧。”在楼上老乔拿着一条毛巾擦干了孙二身上的汗,他看到孙二的神情已经恢复了,于是开始问他:“你没感觉到好像有点不对劲儿,我感觉我是眼睛花了,你是不是也看到了那个……”
??? “那个囚服是吧。我看到了,还有铁锁链,金钗子,还有栀子花的香味。”孙二说。
??? “可是那是客栈的掌柜的哪的。”老乔说。
??? “但是我早就闻到了一股香味。那是一种停留在女人身上的香味,你知道的,是韩瑛的,就是她的,我记得清清楚楚。”孙二辩驳。
??? 老乔不再与他争执了,于是他只能小声的说:“好好好,就算是你对了。行了吧。”
??? 时间在这个时候安静了一会儿,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但是他们两个人都是摒住了呼吸,没人敢说话,似乎那个所谓的韩瑛就在身边似的。
??? 柴房的门是关着的,虽然是白天,但是由于没有窗户的原因,里面依旧很黑,房间里一共十三个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一种不易察觉的恐惧,她们都是在一种声音下度过这个一直是黑夜的环境。
??? 她们听到了一种铁链子发出的叮当声,伴随着尖叫以及求助的声音,那个声音她们永远也不会忘怀,因为他们就在几天前还清清楚楚的听到了这个声音,那个来自于一个小姑娘的无助,但是她们谁也没有理会,因为她们知道,自己是自身难保,更别说管别人了,就算是亲戚也不例外。
??? 可是今天她们再次的听到了这个声音,不光是这样,他们还闻到了一股栀子花的香味,她们谁都清楚,这是韩瑛回来了。
??? “夫人,是不是二小姐回来了。”这个姑娘似乎是个丫鬟,主人犯了事儿了,丫头也跟着倒霉了。
??? 这个人夫人是三夫人,跟二小姐不属于一家人,韩瑛遇害的那天晚上,她眼睁睁的看着韩瑛收到的侮辱,但是她什么也没说。
??? 此时的二夫人已经是憔悴不堪了,她听到丫鬟说话的时候,嘴都合不上了,她赶紧的捂住了丫鬟的嘴,示意她小点声。
??? 在楼上,老乔的眼睛里闪现出了那天的情形,他亲眼看到了孙二的恶行。
??? 韩瑛才十六岁,十六岁还是个孩子,孙二的举动让老乔都感到生气了,他想过去制止他,但是他被孙二狠狠的推开了,说实话,他也是有一定责任的,如果那天他阻止了孙二的行为的话,或许韩瑛就不会死,当然也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情况。
??? 韩瑛是被孙二拿着锁链活活勒死的,孙二还拿着韩瑛的钗子在她的身上刺了很多下,血都染红了她的白色囚服了。
??? “啊!!”孙二大声的喊叫了起来,竟然一下字坐在了床上,他的手捂着自己的肚子,还不停的打着滚。
??? “孙二你怎么了。”老乔赶紧的走到了他的面前。
??? “疼,疼死我了。”孙二只顾捂着自己的肚子,他的汗水从自己的脸上不断的流了出来。
??? “你到底怎么了。说话呀!”老乔喊了起来。
??? “我……我好像……好像被……人踹了一脚,疼死我了,他呀踹在我的肚子上了,小肚子疼死我了。”孙二捂着自己的小肚子。
??? “啊,踹了一脚,怎么可能,我一直在你的身边,没看见有人进来。”说着老乔坐在了床上掀开了被子。“来,我看看。”
??? 孙二的手逐渐拿开了,终于老乔看到了他惊险的一幕,孙二的手拿开以后,他的白色的睡衣上,竟然显现出了一个灰色的脚印。
??? 脚印很小,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这是三寸金莲的脚。
??? 6
??? 孙二的神情逐渐的开始有点好转了,他大口的喘着粗气,大大的躺在床上,他的手还在捂着自己的肚子。
??? “老乔,咱们走吧,我不想在这里呆着了。这里……”说道这儿的时候孙二朝着四处看了看:“这里太可怕了,咱们还是走吧,这样的话,我想我还是能躲过去的,要不咱们给她烧纸也行啊。”
??? “你真是悔不当初啊。”老乔使劲的推了孙二一把:“现在外面正在下雨,也没有什么香火,咱们走不了也不能烧纸的。”
??? “老乔,我快要死了,韩瑛一直不能放过我啊。”孙二的神情还是紧张的不得了,老乔的脸色也是不好看,他没想到,那个韩瑛真的来报复了,他知道,韩瑛是想恢复当年她被杀的样子。
??? 老乔还记得,当初孙二就是这样一下子踹在了韩瑛的肚子上,韩瑛疼得要命,自己曾经过去扶过韩瑛,但是被孙二一把推开了,下一步是什么,孙二还做出了什么举动。
??? 老乔仔细的回想着,当初孙二杀害韩瑛的全过程,就当他想着的时候,孙二的惨叫声又叫了起来。
??? “啊!老乔,快,有人在压着我。快点啊。啊!”孙二大声的喊叫着。
??? 对了,想起来,下一步是孙二骑在了韩瑛的身上,韩瑛想要反抗,但是被孙二狠狠的扇了一巴掌,老乔赶紧的回过头看向孙二,只见孙二的脸上正有一个红红的掌印。
??? “啊!”这回是老乔,他没想到自己真的猜对了,当初孙二就是这样骑在韩瑛的身上,然后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现在正好反过来了,孙二的脸上那红红的掌印就是证明。
??? 老乔不敢靠近孙二了,他几乎是没有任何的思考的时间,他赶紧的转身,跑到了门口,他再次回头看向孙二,孙二还在反抗着,果然他的脸上又出现了一个掌印,老乔赶紧的转身跑了出去。
??? 走廊上发出了一阵叮当的响声,这是老乔的跌跌撞撞,刘算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便赶紧的往楼上看去,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老乔从楼梯的台阶上摔了下来,脸上的血迹染红了他的衣襟。
??? “呦,爷,您这是怎么了。”刘算盘赶紧的走过去,扶起了老乔。
??? “鬼,鬼,这里有鬼。”老乔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 “鬼?小店可接受不起这样的名头,您可千万别在小店里嚷嚷,这还让我怎么做生意啊。”刘算盘的手还是那个破旧的算盘。
??? “嗯?”老乔的脑子现在还没完全糊涂,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当初就是这样,和韩瑛设计的一样,老乔把韩瑛压在了自己的下面,老乔就已经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于是老乔便转身离开了。
??? 对了,韩瑛正是把这个事情的原委设计的一模一样,真的,这是她的设计,韩瑛把整个事情全部设计好了。
??? “啊!”孙二的声音再次发出来了。
??? “孙二!”老乔疯狂了,他不顾自己满脸失血,一把、几年时离婚不容易,男人有了情人,所以就趁他老婆生病卧床时,半夜和情人偷偷用针将空气注入静脉,那老婆惨叫了很久,当时有邻居过去敲门,他说他老婆生病痛才叫。。。。是早上才死去的,当时没人怀疑,尸体就停在厂里的座新楼房里。。。后来工厂里有人去举报,**局破了案,男人判了死刑,同谋的情人死缓。枪毙男人的时候,工厂每个科室都派了代表去看,说是打了枪没死,人在沙地上乱窜,后来用梭子子弹才结束那罪恶的生命。。。。。推开了在身边的刘算盘,狂奔到了楼上,他刚想推开门,但是手却悬在半空,因为他想到了,想到了当时的情景。
??? 那天老乔走了以后,他在远远的听到了韩瑛的惨叫,于是他赶紧的跑过去看,看到……
??? 天呐,到底进不进去,怎么总是设计在韩瑛的圈套里,不能再等了,孙二很可能就在这个时候死了。老乔下定了决心,他使劲的推开了那个门,眼前的一幕真的让老乔惊呆了。
??? 7
??? 只见孙二的胸口到处都是血,染红了他的白色睡衣的血正顺着他的衣领往下面走,孙二大声的喊叫着证明自己的疼痛。
??? 老乔赶紧的过去按住了孙二:“孙二,孙二!你镇定点,我知道韩瑛是想干什么了,她想恢复当年你杀死她的过程,你忘记了,这是你对她做的,她现在还给你了,所以我在想,下一步你对她做了什么,孙二你也想,下一步你的动作是什么。”
??? “我……我忘了。”孙二根本不想去想这些,他的疼痛淹没了所有的神经,把几乎大半的精神都用来了这里,根本没有办法去回想几天前的事情。
??? “那好,我来帮你想。”老乔守在了孙二的面前,把他身上的被子全部拿开,他要看着孙二全部,他才能放心:“现在你被韩瑛的簪子给扎破了,那么下一步呢,你就是这样扎在韩瑛的胸口上的,下一步,韩瑛在反抗,对了,孙二,你千万什么也不要动。”
??? “不,不行,我疼啊。”说着孙二就要去捂住自己受伤的胸口。但是马上就让老乔把他的手放下了。
??? “孙二,你不能动,你钥匙动一下你就上当了,所以,你现在不能动,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你也不能动,下一步,对,咱们想下一步。”老乔使劲的回想了一下:“你扎了韩瑛以后,就像侮辱她,但是她反抗,你不知道随手抓住了一个什么东西一下子砸到了她的头上,对了,是什么东西。”
??? “我忘记了。”孙二还是这句话。
??? 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从窗外飞来了一大群的石子,直接的扔到了床上。老乔一着急,赶紧的用自己的后背挡住了飞来的石子:“现在我知道了,你用的是石头。”老乔捂住自己的后背,赶紧往窗那边看,
??? 一群的孩子在地下拿着石头对准着一直残了腿的猫,那只猫很害怕的躲在窗户的一角,所以那些孩子才把石头扔错了,给扔到了窗户里面。
??? 老乔叹了一口气:“吓死我了。”突然间,他听到了一个声音,“啪!哎呀。”
??? 老乔赶紧的回身,只见孙二的脑袋上已经开始流血了,一个不大的瓶子砸在了孙二的头上,现在已经碎了,对了,老乔现在想起来,孙二当初就是拿起了自己随身用的酒壶打在了韩瑛的脑袋上,当时韩瑛就失去了直觉,现在孙二也是,他什么也不知道了。
??? 老乔赶紧走到孙二的身边,他要守在孙二的身边,现在只能这样,不能再让他危险了,因为他知道下一步就是孙二的事情了,就是这个事情,让醒来的韩瑛惊叫不已,于是在她的挣扎下,孙二杀害了韩瑛。
??? 老乔不敢再想了,他赶紧的大喊了一声刘算盘。
??? 不一会儿刘算盘就笑嘻嘻的走了过来,虽然他并不看好这两个人,但是电梯到了他们所在的楼层,弟弟掏出钥匙打开门就往屋里走,这时身后的哥哥说:"我就不进去了。""啊?哥哥,你怎么了?"弟弟不解的问道。现在他还是很客气,毕竟他现在还要做生意:“爷,您叫我。”刘算盘毕恭毕敬。
??? “去给熬点参汤,算在房钱上。”老乔说。
??? “是,我这就去。”刘算盘高兴的走了,毕竟一碗参汤可是好好几两银子的。
??? 刘算盘走下楼,告诉自己的厨子让他好好的准备一下,要上号的参汤,走的时候还不忘记嘱咐一句:“小心火,你小子办事,没让我放心的。”
??? 事情还没有完,老乔不敢掉以轻心,他赶紧的守在孙二身边,现在他要跟韩瑛赌一把,看看是否自己能把孙二的命救下来。下一步是孙二侮辱韩瑛,可是这一步韩瑛打算怎么办呢,总不能真的让她自己侮辱孙二吧,不可能的,那么到底怎么样呢。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好像这个时刻并没有来到,老乔开始想,会不会是这一个环节韩瑛不敢做呢,或许是的,韩瑛不会演绎这一个场景的,那么……
??? “哈哈哈,哈哈哈哈。“一阵惨淡的小声打断了老乔的思绪,老乔赶紧的站起身来四处找这个声音的来源,但是怎么也找不到,于是他只好往孙二的方向看去。
??? 又是血,这样的场景老乔已经看习惯了,当他看到血源的时候,他不禁惊呆了,因为他没有想到,韩瑛在这个场景演绎的这么好,他简直不敢相信的自己的眼睛,因为韩瑛做到了这个场景了。
??? 8
??? 孙二的裤子里全是血,或许他的那根东西现在已经不再属于他了。老乔知道,这是韩瑛唯一报复的一种手段了。
??? 孙二没有醒过来,他已经整个的昏厥了,老乔没有被这样的结果所困惑,他拿起了被单狠狠的撕开,缠绕在了孙二大腿的中间,争取把那根东西按了上去,然后吐了一口酒上面。就算是这样孙二还是没有醒来。
??? 老乔绝对不敢掉以轻心了,他知道韩瑛肯定在下一步就要解决孙二了,这是他"就是昨天啊,就昨天。"男孩嘿嘿地傻笑,"你在楼上陪我玩皮球,还说套上面具才好玩哩。"解救孙二的最后实际,如果这个实际过去了,将再也无法挽回。
??? 老乔列举"吞吞吐吐干什么,勾引我丈夫还想把我我女儿抢去啊!还我女儿。"我受够何含香的欺负了,自从她发现我和曦远的事,她番次来找我麻烦。了几个韩瑛谋杀孙二的手段:第一,用铁链子把他勒死,这是孙二杀死韩瑛用的手段,就是这样,但是如果韩瑛不用铁链子的话,也是可以的,那么就是第二种方法:“实用其他的东西勒死孙二,或许也不是,韩瑛很可能把所有的东西集中在孙二的脖子上,那么只要看好他就应该没问题了。
??? 老乔在等待着最后的一个战斗,他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但是他知道韩瑛一定会实现自己的诺言的,因为她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 一种气味,是刺鼻的,呛人的,这样的气味在楼下已经慢慢的布满了,但是楼上的人依旧不知道。
??? “怎么这么热啊。”老乔擦了一把自己头上的汗,地上的地板已经很烫了,几缕青烟从地板上毛了出来。
??? 老乔并没有注意这件事,他把所有的精力放在了孙二的身上,直到听到有很多人的喊叫他才想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 “起火了!!”外面的人大喊着从窗户上跳下去了。
??? “着火了?”老乔惊呆了,他闻见了那股刺鼻的气味,果然真的着火了,老乔没有说话,他赶紧的背起了孙二,他想从楼上跳下去,但是他不知道孙二能不能受得了,走楼梯吧。
??? 老乔小妾哭的死去活来,张万元心疼的直跺脚,上去对着小妾阵拳打脚踢,质问她为什么不看好孩子。背着孙二从楼梯上往下走,下面已经全部都被大火吞没了,一个个的房梁从上面掉了下来,有一个险些砸到了老乔的身上,烟全部灌进了孙二和老乔的鼻子里,老乔赶紧的准备了一个布条蒙在了自己的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莫凡想起在警局工作的同学,赶紧打电话,让同学帮忙查找下关于医院这个病人的材料。很快,老同学回了电话,病历被封存的病人叫白利民,是个房地产公司的老板,因为醉酒出了车祸,送到医院抢救,几天之后,还是没有抢救过来。交警部门觉得这起事故有些可疑的地方,于是就移交给公安部门,但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材料,所以这件事情直搁置着。莫凡把同学告诉自己的事情仔细回想了下,并没有想起什么来。鼻子上,几次想从大火里冲出去,他始终没有走的了。
??? 大火里有人的呼喊和求助的信号,但是却没有人去接收,隐约的,他再次的听到了那个人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老乔,你以为你真的能救了孙二吗,不可能的,你忘了,孙二必须死。”
??? “不!”老乔大声的喊道:“他不会死的,他不会死的,我知道,你根本就杀不了他,因为我会救他的。”说着老乔不顾大火的猛烈,直接的冲了出去。
??? 刘算盘瘫坐在外面的地上,满脸灰尘,他大声的嘶喊,在此时间却显得那么无力,沙哑的嗓子和浑浊的泪水,让这个本来就是年过半百的人显得更加的苍老。
??? 老乔放下了孙二,他庆幸自己终于还是把孙二救了出来,可是当他的手指触摸在孙二的鼻息的时候,他再也不会动弹了,因为他感觉到了,孙二没了呼吸。
???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老乔大声的喊着:“韩瑛,你还是杀了他!!”
??? “他是被烟呛死了。”一个人走过了他的身边。
??? “呛死了,是呼吸出了毛病,那么就是说。”老乔终于想到了:“其实韩瑛不用勒死孙二,因为韩瑛死的时候呼吸就已经出现了毛病,他清楚的看到韩瑛的脸被憋得通红,显然她呼吸沉重了。只要是呼吸不畅就可以了,只要是这样就可以,啊!!”老乔再度的喊叫了。
??? 远处的一个角落里,一个人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她笑了,很开心的笑了,因为她是胜利者,忽然她的头转向了那个柴房,那里开始冒着大火。
??? 曾经也是这样,韩瑛在等待家人求助的时候,她们并没有管她,其实只要他们一起上的话,或许孙二和老乔早就已经死了,但是她们没有,所以现在她们也尝到了那个滋味,无助的滋味,大火正在柴房里烧着,她要看到她们被活活烧死,那些路过的人一定不会去救她们的,因为没有人愿意冒着生命的危险。
??? 她笑了,可是这个笑容并没有持续多长的时间,他看到了一个人的身影,他冲进了那个火堆,一脚踢开了柴房的门,于是突然啊冲进去了,一个个的把她们背了出来,她们一个人也没少,都活着。
??? 是老乔,他进去了,他救出了所有人。
??? 韩瑛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因为她知道,自己是一个失败者,老乔赢了,用他的人品赢了。
??? 于是在一阵的仓促中她听到了老乔胜利的呼喊:“韩瑛,你看到了,我把她们救出来了,她们还活着,你失败了,失败了!!”

标签:恐惧腐烂杀人

    上一篇:魂框 下一篇:抬头不现低头现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