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赌祸

赌祸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安徽祁县八里村是个不大的小村庄,村中居住的村民大都以农为生。乾隆十年此地遭受了一次蝗灾,一时间很多地里快要成熟的庄稼颗粒无收,好在此时正逢盛世,朝廷分发两款提供种子,救济还算及时,过得一年总算缓了过来,但是一般的民众也只能混个温饱而已,日子依然过得颇为拮据。此时一些无良之辈趁机聚在一起用“马吊”之戏(麻将的前身)来诱人赌博骗取钱财,一时这附近有不少村民沉迷于其中不能自拔,以至于倾家荡产者也不在少数,实为此地一大害。
??? 话说在这村中东头住着一个名叫周小六的村民,此人家中本有薄田数亩,只算的农家小户。因他是独子,故父母自小就对他娇生惯养溺爱有加,以至于长到十五六岁还是游手好闲好吃懒做,既不读书也不种田,成天就和一帮无赖之子混在一起吃喝玩乐。周家夫妻俩看在眼里"既然大家都有损失,那你为什么还要把它结业呢?"李总生气的说道。急在心上,于是便商量好给他娶了个老婆郭氏,以为成亲之后他便有了牵绊,盼着郭氏能将他管住,没想到这周小六性子顽劣,成婚之后依然秉性难移。好在这郭氏也是农家之女,虽说相貌普通,倒是温柔贤惠勤劳能干,将家中大小事务都处理的井井有条,再加上周家老两口的日常接济,这日子倒也过得去。
??? 可惜好景不长,这周小六在几个狐朋狗友的引诱下又迷上了“马吊”之戏,每日早出晚归沉迷于赌场,不将身上的钱财输个干净是绝不回家的,偶尔若是赢点钱财就去吃喝嫖赌,也绝不会交给郭氏贴补家用。如此只出不进,不到一年周小六不仅将家中不多的钱财输了个精光,还欠下了一屁股外债。赌场的人天天上门催讨,几次将他打的死去活来体无完肤,周小六的父母虽然心中痛恨儿子的所为,但是毕竟不忍心自己的独子在眼前被活活打死,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将家中仅有的几亩薄田卖出抵债,这才暂时渡过难关。可是周小六不仅不吸取教训,反而更加变本加厉"秀儿,千万不要割破中指,中指血是有灵性的,滴在什么东西上,什么东西百天后就会成精。"起来,甚至偷偷将家中的物品拿去当铺抵押,当得几个钱后就又去赌场拼个昏天黑地。
??? 周家老两口眼见如此更觉痛心疾首,两人连气带病不到半年就先后归天了,连这身后之事都是郭氏东挪西凑才能让他们入土为安。周小六不仅毫无愧疚之意,反觉父母死后再没人啰嗦,还落得个耳根清净,于是对家中更是不管不顾,每天只知赌博玩乐,输光了就回家中向郭氏要钱。可家中本已被他折腾一空,现在连两人的温饱都成问题,郭氏哪有多余的钱财给他。周小六眼见从她身上再也压榨不出财物,于是就将家中仅余的衣物和郭氏头上所戴的首饰拿去当钱,这一出门就没有回来过。郭氏眼见家中一贫如洗,连自己吃饭都成了问题,只好出门向邻居四处赊借,就这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有时候甚至一两天才能吃一碗稀粥。她心中悲苦万分,每日只能以泪洗面,不到一个月就连饿带气得了重病,在家中卧床不起,等到邻居发现的时候她已经奄奄一息了。
??? 邻居见状大惊,赶紧让人去将周小六找回来。周小六这几天手气甚好,赢了一点银子,正在外面搂着青楼女子花天酒地,听说自己的妻子快要死了,虽然心中万分不愿,但是架不住众人劝说,于是这才不情不愿的回到家中。郭氏一见他便泪流满面,拉着他的手泣不成声的对他说道:“现在家中已然山穷水尽,我又病成这个样子,倘若就此不起,连口薄棺都买不来啊,请你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一定要想办法将我好生安葬入土为安。”没料到周小六听后竟然一脸不耐烦的说道:“我现在连饭都吃不饱,到处向人借钱也无人肯借,正是泥菩萨过河自身尚且难保,哪还能再顾上你呢?”说完便甩开郭氏的手起身欲走。郭氏一听丈夫居然说出如此狠心之言,不禁心如刀割肝肠寸断,仰身坐起手指周小六厉声说道:“没想到你居然绝情薄意到如此地步啊。”说完之后便口喷鲜血一恸而绝。
??? 周小六见郭氏断气而亡,心中并无半分悲痛之情,只央求邻人去郭氏娘家报丧,待娘家来人之后他却不管不顾悄悄溜走了。郭氏的父母早知周小六之为人,待看第天,莎莎打来电坏晚上点飞机到,从机场回家,最多个小时。几天没见,金涛还是很想念莎莎,于是大早便跑到超市买了菜回来,打算晚上好好为莎莎做饭吃。果然,点半的时候,莎莎打电坏下飞机了。到周家家徒四壁女儿惨死,连口棺木都没有,不由心中悲痛不已,于是买了一口棺木,又从娘家拿了几个银饰钗子作为陪葬,停尸三天后才草草找了个地方下葬了。下葬后的第二天周小六才从外面回来,见他回家邻居便将郭氏身后之事详详细细的告诉了他,顺便也给他说了郭氏的坟墓所在之处。周小六口中敷衍两句却并不在意,原来这这年月上网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但网络上发生的稀奇古怪事,还真不少。欧阳琪琪最近就遇到了件。几日他在赌场和人赌博又输了个精光,囊中早已空空如也,无奈之下便想回家再找点值钱之物拿去典当,可是翻遍家中除了破棉烂衣之外再无它物,周小六翻本心切不由心急如焚,于是坐在床上苦苦思索,想着到哪还能弄点银子。情急之下他忽然想到郭氏既已下葬,娘家必有陪葬之物,若是能将这陪葬之物取出换点银子岂不是又可以逍遥快活一阵了。想至此处他不由心中暗喜,耳听外面村柝响了两下,当即决定现在就去掘坟挖墓,于姐没有听到我的回答,她坐在那儿自言自语"为什么,为什么会断呢,我真的不能实现我的愿望吗???"是拿上锄头铲子便悄悄出了家门,向着郭氏坟墓的方向而去。
??? 此时夜阑人静新月初起,周小六沿着田间小路走了不到一个时辰便到了邻居所说之处,远远便看见荒野中一座新坟耸起,插在坟头上的招魂幡尚在夜空中轻轻随风飘动。周小六走到坟前休息片刻养足精神,接着拿起锄头就挖了起来。这坟因是新起,土壤尚且松动,所以挖起来并不算费力,加上埋葬的并不算深,只挖的一炷香时分就看见了黑色的棺盖。周小六用铲子将棺盖上的沙土铲除干净,于是整个棺材便露了出来。他又坐在地下喘了会气,然后方才起身用锄头撬开棺盖上面的铁钉,接着伸出双手使足了力气去推动棺盖,只听轰然一声,棺盖便落在了地上。
??? 没想到女生的脾气也真倔强,脸都被打肿了,还是不服软,口齿不清地说:"打,你打"此时头顶月光如水,将棺内照的雪亮。周小六俯身看去,只见郭氏身着红色殓衣躺在棺内,神色安详如同沉睡一般,只是嘴角隐隐还有一丝血迹。这周小六一来是因为寻财心切,二来是棺中所葬之人是他妻子,所以心中并无惧怕之意,待得四处扫视一遍,一眼就看见放在马氏头侧的几件银钗。他见棺中果然如他所想,心中不由大喜,再细细一看这四件银钗做工精美,最少也能当得几两银子,若是有了这笔钱那今后一个月的花销就不愁了,说不定运气好的话再大大的赢一笔来个咸鱼翻身也未可知。他心中越想越是高兴,恨不能马上将其拿走换了银钱再去赌场搏杀,于是便急不可待的伸手进去将四件银钗拿起装入怀中,然后又将棺内四处细细搜寻一番,确定再无什么值钱之物,方才准备合上棺盖重新掩埋。
??? 周小六刚将棺盖举起,忽见马氏所穿敛衣甚新,显是娘家人才给买的新衣。他见状心中不禁一动,寻思着这衣服也能当的至少百文铜钱,于是便想下了车,果然又看到那女让着破伞在等我。将这身衣服也剥下带走。可这给活人脱衣不难,给死人脱衣却是大大不易。周小六先将右足抬起踏入棺中,踩在马氏的两腿膝盖之间,接着左手将她上半身扶起,右手就开始脱起衣服来。没想到刚刚解开上衣的第一个纽袢,忽觉右足一紧,像是被夹住一样。周小六心中不由一紧,定下神来却看见郭氏尸身并无异常,只当是自己不小心"当初我是经过朋友介绍找到这栋公寓的,当时朋友给我就是这张照片。来了以后我发现房东和照片不样,就以"想知道,王泉路十号来找我。"女人低沉地说道。为公寓转让了,或者是亲戚帮忙打理之类的,没太在乎。但不久以前,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了这个秘密。"女人继续说,"那天我去找房东,想跟他说窗外时常有猫在叫,晚上根本吵得睡不了,看能不能想办法处理下。我敲了好会儿门都没人应答,就随手扭了下门把,门没有锁,我就进去了,叫着转了圈也没发现房东,心想或许他出门了。于是我就坐在那个面对大厅门口的位置上,等他回来。"踩的太深,于是右足发力想要拔出,可是连续拔了两下却发现右足纹丝不动,有如被铁夹死死夹住一般,周小六这一下可惊的是脸如白纸,他正待低头去看,忽见郭氏双眼猛然睁开,眼中赤红如欲喷血,眨也不眨的死死盯着自己。周小六见此情形不由魂飞魄散,当即大叫一声吓的差点昏死过去,左手不由一松,郭氏又“砰”的一声仰面倒了下去。周小六转身便欲逃跑,可是右足又被郭氏双膝牢牢夹住,一时动弹不得。
??? 正在用力挣扎间,猛然见郭氏忽的一声又坐了起来,月光下只见她黑发披散,面色惨白,耳鼻之中均有黑血流出,两颗赤豆般的瞳仁死死盯着自己,口中还发出嘶嘶的声音,双手上扬作势欲扑。眼见如此恐怖之状,周小六更是骨寒毛竖胆裂魂飞,使了吃奶的力气想将右足拔出,这次只觉右脚一松,居然将脚从鞋中奋力拔了出来,只留下鞋子仍被郭氏双膝紧紧夹住。周小六右足一旦得脱,马上转身便跑,耳听身后嘶嘶之声不绝。他边跑边回头看去,只见郭氏已从棺中跳出,双足如飞紧追而来,离他只有数十步之远。周小六眼见郭氏的尸身紧追不舍,心中更是恐惧万分,光着右足拼命向家中跑去。
??? 这一路狂奔好不容易到了家门,周小六用尽全力冲进门内,转身将门紧紧关住,靠在门后喘息不已。可还没等他喘得几口气,忽听门外脚步声渐至,可到门口就悄无声息了。周小六心中纳闷,便屏息静气从门缝向外看去。只见郭氏披头散发怒目圆睁的站在门口,忽见门缝有人,迅即扬起双手向门上扑来。周小六一见大惧,急忙用身子尽力倚住房门,生害怕被她破门而入,耳中只听砰砰之声不绝,门外一连撞得数十下,周小六死命抵住,不敢有半分懈怠。过了一会门外忽然没了动静,周小六心中好奇,便从门缝中向外偷偷看去,只见郭氏尸体仍然僵立门外,一动不动。他心中既疑惑又害怕,也不敢大声呼救,唯恐再次惹怒郭氏,于是就倚着门站了小半夜,直到雄鸡三啼东方渐明,这才听得门外轰然一声有如墙倒,他再从门缝窥视,却见郭氏已然不见踪影了。
??? 周小六小心翼翼的听了半天,这才敢战战兢兢的打开房门。待走出门去一看,只见郭氏的尸体就倒在门外二尺远的地方一动不动,周小六上前用脚试探了两下,确定郭氏再无动静,不由心中大松一口气。此时他忽觉右脚疼痛不已,低头一看,原是昨晚落荒而逃之时被地下的石子所扎破,现在兀自血流不止,只因他当时心中恐惧不知不觉,故此刻方才感觉到疼痛。周小六见状不由恼怒不已,心中越想越气,于是指着郭氏的尸身大骂道:“都是被你这贱人所害才让我有这血光之灾,有本事你再来扑我不成?”口中絮絮叨叨骂了一会,他忽然想着郭氏尸身在这也不是办法,若是被人发现那就非常糟糕了,这可是盗墓掘尸的死罪啊,趁着此时天还没大亮,不如先将郭氏尸身扛回棺中埋了才是,念一至此他便在家中找了几条烂布将右足草草包扎了一下,然后扛着尸体就向墓地走去。
???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刚走到村口就碰见一个村民迎面而来,原来这村民今天要出远门,所以起了个大早准备赶路,没想到刚到村口就见周小六扛着什么东西从对面走了过来,心中不我不经意抬头,想要答话,却吓向后倒,手撑在楼梯上,说不话来。他诡异的笑着,就如瞬间移动般出现在我的面前,近距离与我目相对他的背后隐约漂浮着另个血红的脸,那张脸满是无奈,仿佛在无声的叹息。由大为纳闷。想这这周小六平时一贯慵懒好睡,可今天吱嘎作响的晾衣架。大清早就爬起报应,终于来了!张阿婆家刚住不到年的新房子开始闹鬼了。来倒是罕见,正待张口相问,忽见周小六将肩上所扛之物扔下转身便跑。村民见此情形更是大惑不解,待走到跟前一看,却发现地下竟然是郭氏的尸体,他当时便吓得面如土色,随即惊恐万分的在村中大声呼叫起来。不到一会就引来了一群附近居住的邻居,眼见郭氏尸身都惊惧不已,待得这村民说了方才之事,众人一听便知周小六肯定是做了掘坟盗金之事,都感到这周小六丧尽天良禽兽不如,于是举村共愤,返身回家拿着锄头扁担就去追周小六。而周小六此时右足受伤走不快,跑不多远就被追上,先是被村民一顿暴打,然后五花大绑将他送至官府。众人押着他来到县衙大堂之上,知县问清缘由也是大吃一惊,还没用刑周小六便竹筒倒豆子一般全招了。知县问他道:“你如何能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周小六低头答到:“将银钗送给死人那是浪费,还不如给我使用。”县令一听大怒道:“你因迷恋赌博先将自己的父母活活气死,又不顾夫妻之情以致你的妻子在家中病亡身故,你不仅没有一丝一毫愧疚之心,反而为了你的私欲去盗挖坟墓毁坏她的尸身,让她至今不能入土为安,实在是丧心病狂罪不容赦。”于是便以盗坟毁尸之罪判他死刑,为了杀一儆百将他。投入石灰池中活活烧死了。接着便将与周小六赌博之人全都拿来问罪,统统杖责二十戴伽示众,自此以后当地赌博之风才逐渐销声匿迹,也算是为此地除了这一大害。

标签:老婆恐惧恐怖坟墓

    上一篇:古碑开口 下一篇:瞎眼神枪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