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变鬼

变鬼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在云南和贵州一带有一种妖术,名叫“变鬼”。此术能以人变鬼,以木变足,变化多端不可名状。开始主要是由两地的一些不怀好意的苗人所为,可以借此进人房间偷窃财物于无形之中,或者神不知鬼不觉钻进妇女的闺房肆意淫虐而不被发现。此法奇诡恶毒,异于常术。到明成化年间,这种妖术逐渐被汉人所知,于是一些心术不正的汉人就专程去这些地方找当地的苗人学习此术,以至滇、楚两地流毒不断,一直蔓延到粤东一带,官府因为一时不明缘故,所以也无可奈何。
??? 话说广东电白县宝山乡有一个村民叫做姚大,此人年约三旬,因为头发早早脱落头顶秃了一块,所以附近居住的村民都称呼他为姚秃子。这姚秃子不仅精明而且能干,他借助自家就在官道旁的便利条件开了一个杂货铺,官道上每天来往的客商络绎不绝,所以他的铺子自开张始生意就很红火,每天都是日进斗金,不到数年便让他发了财,还娶了一个颇有点姿色的年轻老婆田氏。他生性贪财多疑,每晚睡觉之前都有一个习惯,要将当天所有点好数目的银钱装在一个带锁的小铁盒中,然后再放在自己的枕边,这样才能安然入睡。而早上醒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铁盒打开查看,看到钱数与前晚所点无误才会小心藏好再去做其他的事情,这习惯多年以来一直如此。
??? 这一日晚上临睡之前他又将银钱点好放入铁盒锁上,早晨按例起床查看,没想到数来数去却发现少了八十文钱,姚秃子心想昨晚明明点好数目,早晨起来怎么会少了八十蚊钱,可他数来数去银钱数目就是不对,于是他就去厨房问其妻田氏,田氏一边烧火煮饭一边笑道:“那银钱就是你的命根子,钥匙只有一把也是你随身带着的,我俩昨晚一起入睡,今早一起醒来,除了你还有谁能动那盒子?莫不是你昨晚喝了几杯马尿就记错了,可不要赖我啊。”姚秃子一听田氏说的合情合理,再加昨晚心情不错确实多喝了几杯,以为是自己昨晚喝多记错了,于是也就不疑有他。
??? 当天晚上睡觉之前他专门又将钱点了三遍,记住数目仔细锁好方才与田氏睡了。待得早晨醒来一查看,发现数目又不对了。这次少的更多,足有一百多文钱、体力:巨大,足以与众多人对抗,并且随年纪而增长。也就是说,吸血鬼是越老系列的观察之后,她才向刘小光摊牌。果然,刘小光没有让她失望,他的欲望部分又长又粗,再加上卖力,几次下来,就把欧阳含香折腾得欲这个故事是我亲身经历的,但是小伙伴们说是我当天神智不清幻想出来的,讲出来大家听听。生欲死。越健美。。姚秃子心中大为惊异,仔细想想除了田氏这屋里不可能再有第二个人,莫不是她悄悄配了一把钥匙趁我半夜熟睡之时偷偷开了盒子将钱拿去?想至此处他心中更加疑惑,于是又去质问田氏。田氏这次一听便大呼冤枉,哭着说自己没有拿钱,更不会老王这时问道,那你怎么不问问和你爷爷当时起去找尸体的那些蓉?他们应该知道的啊!私自配钥匙,到后来甚至赌咒发誓,哭的是梨花带雨好不可怜。姚秃子眼见田氏如此,看这样子倒也不像说谎,虽说心中半信半疑,可是也不好再追问下去。只是此事实在太过诡异,明明昨晚自己数得清清楚楚,可一觉醒来怎会平白无故就少了一百多文?他心中终究还是不放心,于是又悄悄地去换了一把锁子,将钥匙贴身保管好,到晚上睡觉前为防万一还将盒子放在自己枕头下面,这才安心睡去。
??? 没想到待他第二天一觉醒来打开盒子一数,这次丢的钱却更多,足足有二百多文。姚秃子感到非常震惊,看盒锁都完好无损,心中更是无比纳闷,百思不得其解。田氏眼见如此,也是惊讶万分,夫妻两想了一天头都快想破了还没想出个所以然。到晚上睡觉的时候,姚秃子又寻思道这次莫若我悄悄把盒子另放一个地方吧,于是便重新找了个隐蔽之所藏了起来,除他之外连妻子田氏也不知道。可是到得第二天清晨,银钱还是少了六十多文,姚秃子紧防慢防,可结果依然如此,心中不由大为沮丧。
??? 自此几日,不论他如何防范,每天都要少点银钱,少则几十,多则一二百,但是绝不会将所有钱全部拿走。姚秃子眼见着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想来想去便对田氏说道:“我防备的如此严密,你若是想偷取那是万万不能的,所以这肯定不是你所为。但是如果是别人偷的,何不将钱全数取走,而是每次只拿一些。以我估计,这件事恐怕非鬼即妖所为啊。今晚我们都别睡了,将门窗关紧,守着盒子坐一晚上,我倒想看看究竟是谁拿了我的钱。”田氏一听也觉得这办法可行,于是夫妻二人白天关了店门,都美美睡了一觉养足精神,到了晚上便坐在床上,将盒子摆在两人之间,全神贯注的紧紧盯住。
??? 二人一直坐到两更时分还不见有什么异常,田氏身骨柔弱,已经有了疲倦之意,到了三更实在撑不住了,便对自己丈夫说道:“不如我先小睡一会,待四更你再叫醒我来看着盒子,这样的话你也可以休息一会。”姚秃子心中也有点睡意了,耳听田氏此言,心想若是两人轮流睡一会倒也不失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于是便点头应允了。田氏倒下不到一刻便酣睡起来。姚秃子时不时挑挑灯芯看看门户,一时正感无聊。正在此时忽听一阵风起,将窗纸吹的她搜寻着铁罐中所有的牙齿,可现在,这些在她眼中文不值。簌簌作响。姚秃子心中暗道:这半夜怎么刮得如此猛烈之风。眼见外面风越刮越大,突听“砰”的一声,两扇窗户被吹了开来。姚秃子吃了一惊,急忙起身下床走到窗前准备关住,没想到刚刚站在窗前,猛然从窗口看见外面的黑暗中有一个身影由远而近向屋内而来。姚秃子心中一凛,不由揉揉眼睛定睛看去,只见此物大约七八尺高,头发披散下来遮住面孔,浑身赤白血流不止,由远及近瞬间已然迅疾无比的飘到了窗前,猛见屋内有人,张开血口长啸一声,伸手佛开面上的黑发,露出一双赤红的双眼,目光烁烁紧紧盯在姚秃子脸上。这一下姚秃子顿时魂飞魄散,头脑一片空白,大喝一声便倒了下去,就此人事不知。
??? 田氏在群人围在小区的空地上,我躲在暗处观察着这切,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床上睡的正香,突听一声喊叫,顿时被惊醒了过来。眼睛睁开便发现自己的丈夫已经口吐白沫的倒在地下,一时不知死活。她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手足无措,一边急忙起身上前查看一边哭叫不已。姚秃子被她摇得几下,闷哼一声慢慢醒转过来,一见田氏便惊魂未定的手指窗户喊道:“鬼,有鬼……”田氏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抬头看去,只见窗户大开,外面漆黑一片,却哪有半个鬼影,只有阵阵清风拂面而来。田氏来不及发问,先将丈夫扶上床去躺着,又去厨房烧来热姜汤给他喝下,这才让姚秃子回过神来,心有余悸的告诉了田氏方才所看到的恶鬼。田氏一听半信半疑,口中不住安慰他是不是看花眼了。姚秃子一口咬定所见是实,絮絮叨叨说了半响,猛然间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对田氏说道:“我平时听说有一种神叫小耗星,如果他进入谁家谁家的钱财就会不断减少,只有具备丰厚祭礼好言相劝他才会离去。莫非此鬼物既是小耗星不成?”他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于是一跟头翻身起来,从盒中拿出一些银钱交给田氏,吩咐她去购买一个猪头,自己在家找到香烛纸钱,等田氏一回来就开始祭拜神灵。好在此时天已大亮,田氏不到一个时辰便将猪头买来,姚秃子将猪头摆在供桌上,点上香烛,烧了纸钱,口中念念有词道:“神仙爷爷,我家小本买卖,招待不起您老人家,请您大发慈悲,到别处去住,我愿奉送猪头一个,钱财若干,千万不要怪罪我。”待得虔诚的祈祷完毕,夫妻俩这才打开店门开始做生意。说来也怪,自祭祀之后好几天钱财都没有丢失,姚秃子不由松了一口气,认为这小耗神已经被自己好言送走了。
??? 接下来一年间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再没有什么奇异的事情发生过,不仅如此,田氏还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姚秃子中年得子在自是喜出望外,因为尚在哺乳期间,所以母子俩每晚都单独睡在一起,而姚秃子则另睡隔壁房间,田氏晚上有何所需呼之即可。这一日晚上田氏洗漱完毕就上床搂着儿子早早睡了,睡至夜半时分,忽觉有一只手在自己身上上下摸索,田氏迷迷糊糊之间以为是自己的丈夫,正待开年月日,我随旅游团到川的青城山。刚到,导游便安排我们住在"又村"里。其实"又村"并不的事发生了,电梯没下降,反而疯狂的上升着,直到楼,叮,电梯门缓缓打开,没人,但却自己打开了,那时弟弟紧张地捏紧我的角,我那时也怕得要命,因为那些高层都没有人住,阴森阴森的,半点阳光也头不进的那种,我赶忙按了关门,在按了个字。是个村子,而是由很多小竹楼连起的类似旅馆的客栈。由于坐了天的车。屁股都快烂掉了。于是要了房间早早的睡下。口相斥,忽然想到姚秃子早已住在隔壁的屋子里,如何会半夜突至?何况自己睡觉前已将门紧闭,怎么连门响有人进来的声音都没听见?想至此处,她心中不由一惊便醒了过来,待睁眼一看,眼前的情形差点没把她吓晕过去。只见一个披头散发面色惨白之鬼赤身立在床前,一双眼睛在黑暗中发出红光,一只手正在自己身上游走。田氏惊惧之下张口欲叫,却发现身软无力,发不出半点声音,有如梦魇一般。正在此危急时刻,不知身边的孩子是不是感觉到了母亲身处险境,突然间哇的一声大哭出来,在这寂静的夜里显的异常响亮。鬼物一听孩子突然哭叫起来,挥起手臂一拳便向其头部击去,只听哭叫的声音戛然而止,孩子就此一动不动。田氏一见心中大急,双眼一黑便晕了过去。
??? 此时姚秃子正房中在熟睡,忽听隔壁儿子半夜哭叫,当下就惊醒过来,正在纳闷间这哭叫的声音却突然停止了,如同被剪刀剪断一般。他心中不由忐忑起来,急忙起身披上衣服到田氏房前敲门。可是敲的片刻,里面却毫无动静,姚秃子心道大事不好,当下奋力一撞破门而入,几步来到床前却发现田氏已然昏死过去,儿子也躺在旁边一声不吭。待他将儿子抱起一看,却发现身子冰凉早已气绝身亡了。姚秃子大惊失色,赶紧将田氏摇醒,两人见宝贝儿子惨死,不由抢天呼地抱头痛哭,田氏更是哭晕数次痛不欲生。待姚秃子问起方才所发生之事,田氏才泣不成声的告诉了他。姚秃子听罢咬牙切齿愤怒欲狂,指天发誓要给自己的儿子报仇,一定要除掉这个鬼物。
??? 第二天一早,两人买来小棺木,将孩子装殓进去运到荒郊埋葬了。接着姚秃子又买来纸笔,写了两份诉状。一份是给本地城隍庙的城隍,一份是给地方官府的。他们先拿着状纸到县衙击鼓鸣冤,县令接了状纸之后认为此事实在是过于荒诞,有捕风捉影之嫌,兼之又无人证,故暂时收了状纸搁置起来,留待以后慢慢查访。夫妻俩眼见控告官府无用,于是便赶到城隍庙,买来香烛在庙里将状纸烧了,乞求城隍爷帮助除妖降魔。二人跪拜完毕刚出庙门,就见一个身着黑色法衣的道士迎面走来。这道士头挽发髻脚穿布鞋,身材消瘦面白无须,手执一柄白马尾拂尘,一见夫妻俩便对他们作了个揖道:“贫道乃黄冈李如龙。你家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这个鬼物贫道可以降服,但是除此鬼物需要纹银二百两。”姚秃子一听不禁又喜又疑,喜的是刚给城隍庙的神爷递了安雅抓着天使的衣领拼命摇着,几乎要把对方掐死。诉状,结果一出门就遇爱华拿这解剖刀,开始就在尸体的颈部割开了个小口子爱华和小来毕竟是学习好的学生,解剖的技术算是很不错了,非常干净和利落。最后,他们那组得了第。见了这个道士,莫不是城隍爷有了灵验?疑的是这道人张口就要二百两纹银,会不会是趁火打劫欺骗自己的钱财?想至此处他对道士说道:“只要道长能除掉此怪,我倾家荡产都愿意,只是不知道长如何除妖?”
??? 李如龙道:“贫道答应了你的事就必然能做到。只是当前尚有两事,一是我要在你室中颂七七四十九天经,二是你要找齐一百人,不分男女,只需每晚日落到二更的时间到你家将所有房间都填满听我诵经,如能做到我便能除妖。”姚秃子听罢想了一想,不禁面有难色道:“第一条甚是好办,这第二条需附近相邻之人帮忙,待我先去好生相请再说。”于是他们和道士一起将附近村民召集起来告知原委,众人也早已听说姚家的事情,此时一听李道士要降妖除怪,一时观者如堵,大家七嘴八舌议论纷纷,都说若是不捉住此怪,以后所有人家恐怕都会遭殃张强早已脸色惨白,怪不说客户给燎么多钱,原来他早害死了芬芬。茶茶也不停哭泣,后脑依然流着血,渐渐的,她笑了。又是早上的姿态,血盆大口就像无底洞。怨声哀道:"芬芬,我错了,我也是裸条受害者,你的钱我拿去还债了,但利息永远补不上,今天我自杀,也是因为这个,冤有头,债有主!张强,来吧,我们姐妹好好陪陪你""不,不要"张强奋力挣扎,却渐渐悄无声息,若是能捉住此妖,全村愿共出这二百两纹银的酬劳。姚秃子一听不由大为感动,他本是贪财吝啬之人,经此惨变却性情大改,忙对众人说道:“只需一百人晚间相助便成,二百两银子由我一人承担,不敢相累各位。”好在这一百人并无男女老幼之要求,当下就有人踊跃报名,不到一会就凑满了百人之数。
??? 到得日落天黑,这一百人便陆陆续续的来到了姚秃子的家里,将三间房子挤的水泄不通。而房间里也是灯火通明不着一尘,李道士在最中间的房子里盘膝坐下,既不着法衣,也不拿拂尘,只是闭目诵起经来,直到快二更的时候才起身到每个房间巡视一圈,然后挥手令众人散去,让他们第二天再来。见此情形所有人都很纳闷,不知道这李道士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想既然他这么说了,必然就有他的道理。于是就依言而回,待第二日晚上又来听经,并无半句怨言。
??? 如此周而复始,一晃十五天就过去了。到第十六天晚上,李道士诵完经起身站在房中,忽然要了一碗井水,又从袖中拿出朱砂写了一道符咒,将符咒放在香烛上烧了,然后将纸灰倒入碗中,随即拿起碗来,走到室内东边,含了一口符水便向屋角喷了出去。屋角几人猝不及防,纷纷四处躲避,李道士不加理会,端起碗又是一口水雾喷去,这一口接一口,水雾越来越大,一时也看不清人影。待水雾散去,原先屋角站立的那几个村民早已躲避开去,角落中却贴墙立着一人,只见他披头散发赤身裸体,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众人一见心中大骇,几个胆小的村民便想拔脚而逃,此时李道士忽对众人道:“你们仔细看看可认识此人?”众人一听李道士说这是人而不是鬼,几个胆大的村民便凑了"夫人哭的,就是这只小猪了"江妈说着,眼眶也不禁湿了起来:"夫人早晨临起床的时候做了个梦,梦见过世的小姐被人缚在那里宰割,惨叫连连,夫人被吓醒了,醒来觉得声犹在耳,而且似乎是从后舱厨房里传出来的,就让我去看看"上去细细观看,忽然齐齐惊声说道:“这不是村中的熊三吗?”其他村民一听这鬼居然是本村的熊三,不由大吃一惊,也纷纷上前观看,一看果然正是此人。
??? 原来这熊三本是村中一个无赖之辈,平时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以至穷困潦倒家徒四壁。后来有一天他突然就不知所踪了,一直到两年前才回到村中,说是自己去外地做小贩生意去了,此刻却不知他如何赤身裸体出现在这屋中?此刻只见熊三脸色煞白,全身发抖,一声不吭。李道士从怀中拿出一根细红丝线,牢牢拴在熊三腕上,然后对他说道:“你作恶多端,今日理当受法。这变鬼之术,本是掩身法加点幻术而已,必是你从滇楚之地的生苗学来的。开始我故意说需要四十九日才会成功,就是料到你会按耐不住,定要前来察看。只是你但知掩身之法而不知破身之术。掩身法需有隙可趁方能掩身,所以我专门找了一百人将所有房间填满,让你无处藏身,所以你这才露了真形。”熊三一听此言,将头低下默然无语。 姚秃子和田氏眼见真凶就在眼前,不由怒目切齿不能自已,扑上前来就要厮打。李道士将二人拦住说道:“此刻既然已擒真凶,需送往官府治罪才是。”夫妻俩听得此言,方恨恨作罢。众人将熊三五花大绑,送往官府。
??? 县令眼见熙熙攘攘的来了一大帮人,正惶恐不安,不知是怎么回事,待得听姚秃子讲罢,不由大吃一惊,立即在公堂之上提审熊三,将他一讯而伏。问及打死姚家独儿之事,熊三忽道:“这孩子其实不曾死,此刻正在潮州许氏家中。”县令闻言大怒,问他道:“姚家夫妻明明说道小孩已被你一拳打死,如何此时会在潮州?定是你满口胡说,来呀,先打五十大板,看你说不说实话。”熊三一听大惧,忙叩头回道:“千真万确,这孩子其实是被我卖了。”姚秃子夫妇耳听此言更是惊骇莫名,明明是自己亲手将孩子埋葬,此时熊三居然说是孩子没死而且还被卖到潮州了,这又是从何说起?李道士此时却突然说道:“这不过是幻术,障眼法而已。只需到埋葬小孩之处将棺木打开即可明白真相了。”于是众人随他一起来到埋葬小孩的地方,待挖出棺木打开一看,大家不由瞠目结舌,之见棺木内并无什么孩子,只有一条野狗的尸体而已。姚家两口见状更是面面面相觑,惊疑交加。
??? 当下县令就发出官文,请潮州府派公差连夜将许家的孩子送来。好在两地相离他出来就急急地告别了贺天宇,向门外走去,贺天宇跟上他,立即报了警。当警察从天而降,贺天宇看到燎人在挣扎时,因愤怒而变形扭曲的脸,以及眼中喷出的怒火,吓得躲在暗处观望的贺天宇心里直打哆嗦。并不算远,半天时间即已送到。待差役抱着孩子一到官府大堂之上,姚家夫妻俩就迫不及待的上前察看,结果将孩子抱来一瞧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宝贝儿子。眼见儿子由死复生,夫妻俩不由悲喜交加痛哭流涕。李道士向县令说道:“地方出此大患,如果不严加惩治将来蔓延下去会流毒无穷啊。”县令说道:“你的想法和我正是一样。”于是命衙役将熊三带到野外树林中乱棍打死,尸首就随便扔在那里喂野兽去了。姚秃子和田氏再三向李道士叩头拜谢不已,并拿出二百两纹银交给李道士,李道士接过银子道:“此钱我不敢贪,实乃上清宫年久失修所需。”说毕便谢过众人飘然而去。

标签:老婆惊魂尸体

    上一篇:我离奇的左手 下一篇:赤鲲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