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记鬼录

记鬼录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一)李三东沟遇鬼记
??? 梅村的东面是一条深近二丈的沟,沟名叫“夜呼沟”,沟上有一座仅容平板车通过的小石桥。沟名来源是由于晚上常有人听到沟内有凄惨的哭声及呼声……
??? 一般人在晚上是不会从桥上走的……
??? 这是梅村李三的亲身经历……
??? 李三是村里的干部,经常到邻村的支书家里去汇报工作。一天支书留李三在家里吃晚饭,俩人喝了两瓶高梁酒。已是深夜了,李三要回家,支书挽留李三,但李三不好意思住下。
??? 一出支书住的村庄李三就后悔了:返回吧,支书肯定笑话;往前走吧,是“夜呼沟”;绕过“夜呼沟”吧,要多走近十里的路程。李三想想只有硬着头皮往前走了。
??? 由于连接两个村庄的只有这一条路,因此这条路上白天的行人较多,把这条路踩得明晃晃的,李三就顺着这条明晃晃的路往前走。但李三走着走着感觉到不对劲,脚下的路非常不平,总有东西绊住,李三弯腰摸了摸脚下,这一摸把李三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脚下哪里是路啊,分明是别人刚犁过的田!
??? 李三知道他遇到了传说中的“鬼引路”!
??? 李三想了想,他蹲着身体用手摸着往前走。此时他能听到流水的声音了,知道自小霜发着抖,她恐怖极了,她心里在念着:又来了,天啊,又来了。她想闭起眼睛,可是她做不到。己快到沟边了。又前进了几步后李三心里暗暗叫苦:他已到沟边了,但没有摸到桥,明晃晃的路却就在眼前!
??? 李三想到了破解的方法,他我心中惊,连忙转过头去,可是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我在心里想道:这条路我都走了这么多年了,没有哪家的人在这里建过房子啊!难道是什么时候有人在这里搭了个草棚?右手握紧拳头紧砸自己的鼻子,想让鼻子流出血来。
??? 好几拳下去砸得李三自己的脑袋“嗡嗡”直响、双泪直流却没有把鼻血砸出来……
??? 没有办法,李三就蹲在地上双手抱着头睡在了野外……
??? “你咋在这里睡着了?”
??? 迷迷糊糊中的李三被人叫醒,他一看,是早起要耕田的一个同村人。
??? “哎,别提了!”李三把昨晚的经过讲了一遍,他自己却站不起来了。
??? 同村耕田的人把李三搀回了家……
??? 李三回家就生大病了……
??? 半个月后李三死了……
??? 李三出殡那天支书哭得最凶,边哭还边打自己的嘴巴……
??? (用科学的分析是李三酒后睡在野外着凉且受到惊吓致病,治病不当致亡。)
??? (二)马店河边遇险记(二则)
??? 马店是一个农村的集市,这个集市的贸易是逢农历的三、六、九,集市也不大,贸易经常是在中午十二点左右就结束了。
??? 马店成为集市是偶然也是必然。偶然是由于马店最先开始有人摆摊造就的,必然是由于马店边上有一条小河。
??? 但小河却不太平静……
??? 1、王二河边捞油条记
??? 王二擅长炸油条,他经常在逢集市贸易时卖油条。
??? 一年三月三的一天,王二起床的较早,他在天蒙蒙亮时就骑着自行车去卖油条了。
??? 王二到了马店河边一个不小心就从自行车上摔倒了,有一些油条掉到河里去了,王二便把手伸到水里去捞……
??? 王二捞着捞着觉得有些不对头“自己明明只炸了一筐油条,怎么一筐已满了还未捞完?”王二看着还有油条在水里沉浮不禁纳闷了……
??? “完了!遇见要找‘替身’的‘冤死鬼’了!”王二猛然醒悟了过来。
??? “剩下的‘油条’我不要了,算‘孝敬’你们了,请别再为难我了!”王二对着水里沉浮的油条做了三个揖便离开河边头也不回地骑上自行车走了……
??? 那天王二的油条全部卖光了……
??? 王二油条卖光的原因是另一个卖油条的人未去集市,因为他炸好油条后有一阵风吹过来他迷迷糊糊打了个盹,醒来看到自己炸的油条全都不见了……
??? (世上仍有些东西无法用科学解释!王二有惊无险是由于王二的“不贪婪”,这是他“无祸”的善因。)
??? 2、赵四河边捡秤锤记
??? 赵四是一个菜农,他经常去马店卖菜,也经常经过马店的小河。
??? 一天赵四也起了个大早,也是到河边摔倒了……
??? 但赵四的秤锤未沉入水里,却在水面上随水波飘动……
??? 赵四心里雪亮……
??? “一个破秤锤,妈的,我不要你了照样卖菜!”赵四对着随水波飘动的秤锤骂了一句便骑车走了……
??? 后来赵四未出现意外,但赵四从不再早起了……
??? (这是赵四的亲身经历!赵四有惊无险是由于赵四的不“计较得失”。)
??? (三)李香兰“附体”迁坟记
??? 这是李家庄李明亮的亲身经历……
??? 李家庄是一个平凡的小村,村中祖祖辈辈都是本份的庄稼人。
??? 李明亮的邻居中有一个叫李香兰的人,高挑的身材、瓜子脸、柳叶眉、明目皓齿。属于美女型的李香兰和李明亮是同辈,年龄比李明亮刚好大“一轮”,李明亮管李香兰叫姐姐。由于是同一个属性,再加上是邻居,李香兰对李明亮这个弟弟称得上是关爱有加。李香兰教书的父亲过周末回家带糖块时李香兰总会留给李明亮几颗。
??? 在李明亮刚读小学四年级时李香兰找了一个“婆家”,对方是李香兰父亲同事的孩子博物馆的规模不算大,大殿,后殿,偏厅,走廊白天有十来个保安在馆的处巡查,晚上就留两个人值夜班。看守大殿的是位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子,那叫胆大,老刘头顶佩服他。小伙子姓王,大家都叫他小王,小王呢是个很活泼热情的小伙子,长的也英俊,那张嘴更是甜的跟蜜似的,馆里人人都喜欢他。老刘头自然也喜欢他,没事的时候喜欢找他喝上两杯,这小王也不外,酒量满好的,刘叔、刘叔的像是真把老刘头当自己亲叔了。,会木匠手艺,家里有新盖好的四间大瓦房——这在农村算得上是家境较好的人家。
??? 一天,李香兰的几个姐妹在一起聊天时谈论起了各自对象的情况,一个姐姐突然调笑起了李香兰:“香兰妹找的老公最好,找个‘包公’啊!”她的话引起大家好一阵子的哈哈大笑声,李香兰的心里很不是个滋味……
??? 李香兰心里愈不舒服,姐妹们却愈逗她。后来姐妹们干脆叫李香兰为“包夫人”……
??? 其实李香兰未婚夫的长像并不难看,只是皮肤较黑而已。
??? 姐妹们的玩笑话深深刺痛了李香兰的心,后来李香兰告诉自己的母亲说自己想退婚。
??? 李香兰的母亲听完女儿的话后很吃惊,但她不敢擅做主张,便打发人叫李香兰的父亲回家……
??? 李香兰的父亲匆忙赶回家了解事情的原委后把李香兰大骂了一通——为人师表的他对所教的学生表现的非常大度却对自己的后了张又后悔起来,他心想:该晓得把她关在个笼子里让人看就好了,每人看次,收块钱,那我不就发了吗?子女要求甚严。
??? 李香兰知道事情没有转机了,她彻底绝望了。在一个晴朗的夜晚,李香兰喝了灭鼠药……
??? 第二天天气突变,阴云密布,下午下起了暴雨,犹如李香兰父母潮湿的心……
??? 李香兰是在第二天匆忙下葬的。由于她是女孩子,又非正常过世,不能安葬在李姓人的祖坟处。李香兰被安葬在李家庄东南角的“乱坟岗”处——这里是埋葬夭折、卒死、暴病及被处决等人的地方。
??? 李明亮听说李香兰会“附体”诉苦……
??? 在李明亮小学毕业的那个暑假。一天下午,李明亮挎上小强想起昨天自己在路上方便了下,没有想到自己方便的地方,居然有座坟,还是这个女孩的分布。都怪自己昨天喝了太多的酒,才冒犯了这只女鬼。现在追悔莫及,自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不能为这个女孩做些什么。难道她会直缠着自己,永远不会放过自己吗?篮子准备出去割草,刚出院门,就见邻居王大妈匆匆忙忙地跑过来:“你爸呢?”
??? “在屋子里呢!”
??? “他叔啊,快些吧!香兰‘附’到你四嫂的身上了!快去帮帮忙吧!”
??? “噢!是吗?”李明亮的父亲应道。随即李明亮就看到父亲匆忙地从屋里跑了出来。李明亮扔下篮子跑在了父亲的前面……
??? 到了李明亮四伯的屋里,李明亮看到他满头大汗的四伯正骑在他四伯母的身上大叫:“快来人帮帮忙啊!…”
??? 李明亮的父亲进屋后说:“香兰啊!认识我么?”
??? 李明亮看到他四伯母的身体不再翻动了,接着听到的一句话惊得他后背的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是满屯(李明亮父亲的小名叫满屯)叔啊,你也来了!”——这语音分明是死去的李香兰的声音。
今天早上张老太按时起床准备出门,打开房门看,个人躺在她的防盗门上,流了地的血,血都染在了防盗门上。仔细看是个死人。老人家被吓得魂飞胆破,赶紧给**部门打电话,也通知了她的两个女儿。所以**赶到不久,她的两个女儿也赶到了。 ??? “呵呵,还不错!你还认识你满屯叔啊”李明亮的父亲尴尬地笑着说。
??? “当然忘记不了了!”——真真切切是李香兰的声音。李明亮的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 后来李明亮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他都忘记具体讲了些什么,只知道他父亲的话使李香兰觉得很伤心,李明亮听到“李香兰”说:“反正现在你们还都嫌弃我,我走!”随即看到李明亮四伯母的身体又翻动了起来。“你走就走呗,你折磨她干什么!”李明亮的四伯又大叫了起来。
??? “闺女啊!你看看你四婶的身你你体多么地弱啊,你别再折磨她了!…哎!叔也知道你有委屈,可你——怎么也不能想不开啊!”李明亮看到他父亲流泪,自己也哭了起来。
??? “明亮也在这里啊!”“李香兰”又说话了。
??? “呜——姐,我—想—你!”随着李明亮的大哭声,屋子里的人也掉泪了——虽然能真切地听到声音,但却是阴阳两隔,人鬼殊途!
??? 看到李明亮四伯母的身体不动了,李明亮的父亲又说了:“闺女啊!你要是还有什么要交待的就对叔说一声吧!”
??? “我的房子低,下雨会漏水!”“李香兰”说。
??? “行啊!我对你爸说说,挑个日子给你搬家!”李明亮的父亲应道。
??? 李明亮看到他四伯母的身体猛然动了一下。
??? “行了,没事了,让四嫂睡吧!”李明亮的父亲对李明亮的四伯说……
??? 晚上,李明亮缠着父亲要和他一同去李香兰父母的家。
??? 当晚刚开始一直谈不拢,李明亮告诉我说是他讲了几句话才使李香兰的父亲改变了不迁坟的主意——李明亮具体讲的什么,我问了很多遍他都没有告诉我。他只告诉我的是他和他父亲告辞时李香兰的父亲曾对李明亮的父亲说了一句玩笑话“今晚不是看的大人的脸面,是看的小一辈的脸面!”
??? 没过多久,李香兰的坟被迁到了另一个地方。李香兰迁坟的当晚,李香兰曾进入到李明亮的梦境中……
??? (鬼亦有情,何况人间!——常怀善念,必有善果)
??? (四)王向东“磨石坑”遇险记
??? 刘家庄西南角有一些坑,这是由于出产磨刀石而被村民挖的坑。后来当地人就把这里改名为“磨石坑”。由于要拉石头,这里开辟了一条连接附近村子的道路。
??? “磨石坑”的地理位置比较偏僻一些,且有人说晚上能听到哪里有异常的声音。晚上很少有人去走“磨石坑”的路。
??? 王向东是刘家庄的女婿。一天,王向东走远处的亲戚回家晚了,便打算抄近路去岳父家住宿,抄近路要经过“磨石坑”。
??? 但王向东不知道经过“磨石坑”的路晚上不太平静……
??? 王向东沿着朦朦胧胧的路骑着自行车走到“磨石坑”一半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声音说“等等”,便本能地双手捏住了自行车车闸,看看周围又没有人,又要往前走时眼前一黑,四周什么都看不到了,头顶的星星却又看得到……
??? 王向东心里暗暗叫苦,他知道自己遇到了传说中的“鬼打墙”了……
??? 王向东不敢往前走了……
??? 过了一会儿,王向东想想距离刘家庄已不远了,便扯起嗓子喊起了岳父的名字,喊了好十几声后才又喊着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 “你是王庄的向东啊!”王向东听到了一个声音,“是啊,我是王庄的向东,是刘家庄的女婿!”听到有人说话,王向东激动得眼泪差点流了出来。
??? “别闹了,这是亲戚!”那个声音又说话了。
??? “给点钱,给点钱!”又有七嘴八舌的声音嚷了起来。
??? “现在他身上哪里有钱!……走,向东,跟着我走!”那个声音又说话了。
??? “你是谁啊!”王向东不解地问。
??? “我是你岳父的邻居,你刘三伯!”说话的同时一个白色影子出现了。王向东便骑上自行车跟着白色的影子往前走。他骑的慢时白色影子也慢,他骑的快时白色影子也快,大概相差有二三十米的距离王向东总追不上白色影子……
??? 快到刘家庄村口时一束手电光照了过来,照手电的是王向东的岳父。原来住在刘家庄西南角的人听到了王向东凄惨的喊声,便跑过去告诉了王向东的岳父,王向东的岳父不敢停留,马上带了俩个人来接应王向东来了……
??? 王向东将前后经过讲了一遍后,他岳父告诉王向东说:“那个人我喊三哥,和我关系很好,生病过世还不到半年!”
??? 第二天,王向东的岳父带着王向东到他三哥的坟前烧了好多的纸钱。
??? 过了个把月后,王向东想起了什么,便专程问他的岳父。王向东的岳父告诉王向东说:“当晚我三哥就给我托梦了,还怪我太客气了!”……
??? (人鬼情未了!——人在做事时,要想着冥冥中会有眼睛在看着。)
??? (五)李七五耕田遇鬼记
??? 李七五是李村的一名光棍,因他生下来是七斤五两,他父母就给他起名为李七五。在李七五五岁时他母子生病去世了,七岁时父亲又生病去世,是村里东家一顿、西家一餐把李七五养大的,但村里人知道李七五“命硬”,会“妨”亲人,没有人收养他,长大了的李七五也没有人敢给他张罗对象,因此李七五三十多岁了还是光棍一条。
??? 后来李七五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会影响到亲人,因此也不考虑自己的婚事了。怀着感恩的心的李七五帮助同村的人干活从不计报酬,有时别人忙了他会主动地帮忙,自己田里的活倒给耽误了,再加上李七五有过一天算一天的想法,因此虽然他辛辛苦苦地干活,却还只能勉强糊口——反正有邻居,他也不怕饿着。
??? 一天,很少让李七五帮忙的一个邻居让李七五帮忙耕田。怀着报恩的心情,李七五起了个大早,到了地里后发觉邻居还没有来,就坐下来想抽袋烟,装好烟叶后发现带的火柴内盒内没有火柴梗了,跑回村吧路有些远,再回家呢家里可能也没有火柴了。他向村子里望了望,可村子里一片漆黑。他没有听到鸡打鸣的声音——他知道自己起的太早了。
??? 后来他看到不远处好像有灯光,便向灯光处走了过去。一个小房间的灯光下是一位妙龄的姑娘在纳鞋底,“打扰了,借个火!”看到姑娘未理他,他便进屋将装好烟叶的长烟袋伸向了灯光……
??? 奇怪的是他的烟袋锅凑在灯光上时可以抽得着,可把烟袋锅从灯光中移出来时烟就灭了,这样一连好几次,“算了,看来今天是不想让我抽烟了!”他自己打趣道。听了李七五的话后,妙龄的姑娘才抬起头来打量打量李七五。李七五看到妙龄的姑娘打量他有些不好意思,打岔说:“起这么早忙着纳鞋啊!”
??? “准备出嫁时给自己穿!”妙龄的姑娘终于回应了他一句。
??? “噢,愿你嫁个好人家!”李七五衷心祝福道,然后他转身就离开了。
??? 回到田里,邻居还没有来,李七五便坐在田埂上休息,可不知道怎么地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中他觉得刚才遇到的妙龄的姑娘走了过来对他说:“你操好心,做善事,现你的苦难快结束了,你今年的腊八那天的中午到北边五十里的马庄马寡妇家求亲,会有你的一世姻缘……”
??? “我这样的人哪里还有姻缘啊?”李七五问道。
??? “多行善事自然有!”妙龄的姑娘飘然而去……
??? “七五啊,你怎么来这么早!”是邻居的声音,李七五清醒了过来,“怕起晚了耽误你!”李七五应道。
??? 忙了一早上后李七五突然想起了什么,便向他点过烟的地方望去,一望就吃了一惊——哪个方向那有什么房子,只有孤零零的一座坟。
??? 邻居看李七五的表情有些不一样,便问怎么回事,李七五便把早晨的情况说给邻居听。
??? 邻居听了李七五的话后也很吃惊,便告诉他那座孤坟的情况:那里埋的是邻村一位因病过世的姑娘。
??? 听了邻居的话李七五知道自己早上遇见鬼了,邻居的描述与李七五清楚看到的人的模样一样——确实漂亮,从邻居在描述那位姑娘时激动的神情也可以看出。按辈份她比李七五大一辈,按在世的年龄应该和邻居差不多。
??? 李七五庆幸自己没有对那位姑娘有不良之心……
??? 到年底腊八那天的中午,李七五准时来到了他从未去过的马庄……
??? 因马寡妇的女儿是个傻子,嫁不出去,马寡妇正发愁女儿的婚事,李七五去提亲并表示愿做“上门女婿”,马寡妇自然喜出望外,满口答应了婚事……
??? 李七五结婚后仍坚持做善事……
??? 马寡妇的女儿慢慢地不傻了……
??? 李七五给遇见的“那个人”上坟上了整整十年……
??? 后来李七五儿孙满堂、无疾而终……
??? (善奉行,恶莫做!)
?姜晓芹又跌跌撞撞地跑向窗户,想打开窗子,徐敬州把她拦腰抱住。她挣扎着,然而无法逃脱,她扑在徐敬州身上,又蹬又踢,指甲深深地抠进他的手腕。?? 记鬼录(六)
??? 李老大长的高大威猛,本是李家庄一普通之人,生平无其它爱好,只是爱玩麻将。一天又下起了小雨,庄稼人自然干不了农活,李老大就又想着去玩麻将。那天他老婆回娘家去了,他一岁多的孩子在奶奶的怀里一直哭,李老大刚哄完孩子要出门,孩子又哭,如是者三,没有办法李老大便抱着孩子出了门。等李老大耽误了一阵子到经常打麻将的地方时发现别人均已四个人一桌凑齐了,他只有在旁边观看了。
??? 坐在李老大旁边的就是不常打麻将今天被拉过去“凑手”的张七。张七技术本来一般,再加上那天手气确实有些“背”,连输了好几把,李老大便忍不住在旁边指点着出牌。张七本是一个“认死理”的人,偏偏就不听李老大的,于是张七又是输。张七输了也就罢了,自己还没有说什么,李老大倒有些不高兴了,便说张七是个笨蛋没有听他的话语之类,张七自然要还口辩解了。一来二去俩个人便吵了起来,后来由争吵变为了辱骂。本来输钱就不高兴的张七自然生李老大的气,再加上“好事者”在旁边不时“窜掇”着,张七有好几次都想“动手”,但看着李老大的个头却不敢……
??? 午饭时间到了,大家便收起麻将各自散了……
??? 张七到家越想越气,要吃饭时刚好看到屋内的剔骨尖刀,便拿起刀子往袖中一揣出了门……
??? 世上机缘均为“凑巧”,那天也合该出事。张七出门没多远就碰到要抄小路回家的李老大,张七二话不说,上去对着李老大的胸口就是一刀,没有防备的李老大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蹲了下去,小孩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好奇地看着张七滴着血的尖刀……
??? 张七看着李老大蹲下去还骂了一句:“给我站起来,装什么装啊!”当看到自己刀上的血时也有些慌了神,再看着李老式大瞪着大眼的脸色慢慢地变白才感觉到事情的不妙,马上喊起“救人啊,救人啊!”
??? 村里人七手八脚地帮忙把李老大往医院里送时一切都晚了……
??? 派出所的干警到村里后发现张七不见了……
??? 埋葬李老大的那天天阴得出奇,拉着棺材的牛车快到李老大下葬的墓地时天空中突然一个惊雷,牛受了雷的“惊吓”猛地向前一冲,牛车车轮撞在了一个石头上,绑着李老大棺材的粗粗的绳子“喀嚓”一声断了,李老大的棺材一下子便从牛车上掉了下来,钉得紧紧的棺材盖子也掉了,李老大的尸体也从棺材里面掉了出来,几秒钟时间的一系列变故把帮忙埋葬李老大的人以及四周看热闹的人吓得一哄而散……
??? 李老大的家里人哭得死去活来,说这是李老大不想死、不愿意被埋葬、死不瞑目等等……
??? 李老大家里人也不埋葬李老大了,就把李老大的尸体抬到了张七的家中。张七家里人本感觉到理亏,也不敢吭声,任由李老大一家人在自己家里闹腾……
??? 李老大一家人闹腾一阵子再去找张七的父母时发现张七的父母在自他感到肩上传来阵重量,斜眼望去,只白皙柔若无骨的手搭在他肩膀,他吓得回头看,竟发现是以前和前妻要好的隔壁邻居,个处在如花年龄的小姑娘芳然。是的,芳然以前就在这个游乐园工作过,潇潇亦很喜欢她。而站在芳然身旁的,是女儿潇潇。奇怪的是,几年过去了,她怎么还是幅当初他离开时的模样?可不管怎样,邹兴依旧有久别重逢的兴奋感。己另一个屋内上吊了……
??? 派出所的公安又来了一趟却无功而返。毕竟张七的父母是自己上吊死的……
??? 李家人由于忙李老大的事没有照顾好李老大的孩子,孩子发了几天高烧后送到医院里没有治好……
??? 李老大的老婆也回娘家了……
??? 张七父母的上吊也唬倒了李老大的父母,再加上丧子、丧孙、失媳之痛,没有两天一对老人也不行了……
??? 俩家人的亲戚各自安顿好该下葬的人后,一桩“公案”暂时画上了句号……
??? 半年后,李家庄村长的儿子突然被“李老大”“附体”,“李老大”告诉村长说张七在外地某个地方,让村长报案去抓。村长自然不信,“李老大”说不信的话你儿子也活不成了,语毕,村长的儿子便昏倒在地,不醒人事……
??? 派出所的干警听完村长的诉说后也是不信,村长急得跪在了干警的面前,并表明去抓张七的路费由自己承担等等,干警后来去了村长所说的地方……
??? 几天后干警回来了,告诉村长说那个地方张七确实呆过,在村长报警后的第二天张七就在那个地方“失踪”了……
??? 过了几天村长的儿子又被“李老大”“附体”了,又告诉村长张七的位置,干警马上又出动了……
??? 等干警找到张七时发现张七已吞了大量的老鼠药……
??? 后来李家庄的人晚上经常听到村庄里有莫名奇妙的哭声……
??? 李家庄再也没有人打麻将了……
??? 半年的一天,一云游的道士路过李家庄,他找到村长说要办“法事”驱散“冤魂”,村长马上按照道士的话准备了祭祀的物品……
??? 后来李家庄晚上再也听不到哭声了……
??? 村长对道士佩服得五体投地,因为他曾真真切切地听到道士有喃喃念到“…煞日煞时,一刀七命…”的话……
??? (俗话说:赌场无父子!害人不浅的许多事缘于赌博,赌者戒吧!)
??? (七)王木匠返家“遇”鬼记
??? 王木匠是王村的“能人”,不仅把田种得好,而且还会做漂亮的家具,但他只在农闲时帮别人打家俱。
??? 一天,王木匠接到村西赵家庄一户人家的邀请去打家俱,他本不想去,但忍不住赵家庄赵老三的“软麻硬泡”及不菲的工钱。
??? 王木匠不想去赵家庄打家俱是有原因的:一是赵家庄离王家庄的路程稍有些远。二是往返王、赵两个村庄要经过一条不太“太平的”王家庄所谓的“西沟”、赵家庄所谓的“东沟”。“沟”不算太长,不过绵延也有三、四公里。
??? 按照当地的风俗,为免去打家俱的师傅吃中午往返耽误时间,要打家俱的人负责管打家俱师傅一顿中午饭,早晚饭师傅要在自己家里吃,这使家境较好的王木匠有些要“起早贪黑”的感觉。位于两个村庄之间、两个村庄不同称谓的夏季水流较大,冬季基本干涸的“沟”内林深叶茂、杂草丛生,白天也鲜有人走。由于人迹罕至,加上解放前曾有狼和土匪出没的怪异的传说,更加使“沟”有些诡异。
??? 既然要接这项工作了,王木匠也没有什么后怕的,每天往返他都带着自己的顺手工具——锛。王木匠拿锛的原因一是用于防身,二是用于辟邪。
??? 三天过去了,一切都很正常,再加上打家俱又挺顺利的,第四天王木匠就干活干得稍晚了些,趁着有些朦胧的月色他哼着小曲往家赶。走到沟底时王木匠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他的头皮总是一阵阵地发麻,为了壮胆,他咳嗽了两声。咳嗽声音一结束,王木匠就知道“坏事了”——不会有回音的沟里也传来了忽远忽近的咳嗽声。
??? 王木匠壮了壮胆子大声说:“我是王庄的王木匠,晚上路过的,有惹到哪位了请多包涵,让我顺利过去,明天给你们买烟吸!”说完王木匠便走了。
??? 第五天赵老三家来客人了,晚上赵老三就把王木匠留下来吃晚饭了,王木匠说什么也推托不掉,晚饭中自然"客气了。快起来吧!"黑影扶他站起来。也少不了喝上几杯。冷气,再次袭来。不敢再看。我匆椿掉了图片。晚饭后有些晕晕忽忽的王木匠快走到沟边的时候才想起昨晚上所说过的话来,一摸口袋心想“完蛋了”,由于在饭桌上把烟互相敬来敬去,王木匠把多准备的一包烟也拿出来给抽掉了。不敢大意的王木匠一溜小跑,他想赶快穿过沟去,结果没有跑几步就绊个东西摔了个跟头,他刚站起来就听到黑暗中有人嘿嘿嘿地笑,笑几声后就有听到有声音说:“摔的不重吧。”接着又听到:“跟你一天了,你的烟呢?”
??? 王木匠差一点儿就要哭出来了……
??? 王木匠定了定神,想了想感觉到黑暗中的声音并没有恶意,便说:“哎呀,真是对不起,本来是准备好了的,结果被赵老三留下吃饭时抽光了!”
??? “我们没有烟抽就不让你走了!”语音落完王木匠感觉到背上一紧,重重的东西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了,他本能地将扛在肩上的锛往背上抡了一下,黑暗中只听得几声尖叫,王木匠的背上便没有了压力。
??? “哎呀,兄弟,你出门还带着这个啊!”黑暗中又有一个声音说话了。
??? “没有办法啊,出门我总是带着这个…没有伤到谁吧!”王木匠真心地说。
??? “你的东西虽然有用,但伤不到我们!”那个声音又说话了。
??? “那就好,不然我心里真是过意不去!”
??? “行了,让他回家吧!太晚了,他家里人也会担心的!”还是那个声音。
??? “谢谢啊,明天一定请你们抽烟!”
??? 王木匠到家时他老婆还没有睡,锅里的饭菜还热着。王木匠简单对他老婆说晚上在赵老三家吃过饭后就睡了。
??? 第六天王木匠要回家时在赵家庄的小买部买了烟、酒还有一些纸钱,未到沟底就听见沟内有声音说:“来了,来了,真的带有东西!”
??? “是的,兄弟们,我来了!”王木匠说完就蹲在地上把纸钱点燃,把烟拆开扔在纸钱上一并点燃,又把酒倒在了旁边。做完这一切王木匠向前走了好几步后回头看,那天晚上的月光较亮一些,他看到好多白色的影子在即将燃尽的纸钱旁边旋转……
??? 后来的几天里王木匠也没有带锛,只是在路过沟底时点一包烟……
??? 再有两天赵老三家的家俱就好了,可王木匠却有些慢点把活干完的想法,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 晚上又路过沟底王木匠把烟点完后开玩笑地说:“我请你们也好几天了,你们怎么着也让我把花的钱给‘捞’回来吧!”
??? “行啊,明晚给你时间,看你能不能把握着机会!”那个声音又说话了。
??? “好啊,一言为定!”王木匠笑了笑走了。
??? 第二天晚上王木匠带了墨斗回家,在沟底点完烟后他从墨但公子,若我只剩下身体,你还要不要?斗中拿出墨签沾了沾墨斗中的墨,对着围绕他旋转的白色影子随便点了三下便回家了。
??? 第二天,王木匠带了三根绳子一大早就来到了沟内,他看到头上有墨点的三只山羊在沟内吃草。王木匠对着三只山羊鞠了个躬说:“谢谢兄弟们了,等到了集市后你们感觉到要卖给谁了就围着那个人!”说完他把三只山羊用绳子拴住就拉到了集市,在集市中没有转多久三只山羊就围住了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那个人就是一个专门宰羊的屠夫。
??? 一番讨价还价,王木匠收好钱后拿些水抹去了三只山羊头上的墨迹便走了。
??? 杀羊的屠夫第二天早上准备杀羊卖羊肉时才发现他买的山羊少了三只,因为他看到了三根没有拴着羊的绳子……
?眼看身边这时已经渐渐围满了人——"哼,想看老子的白戏,门都没有!"李科得意地笑,慢条斯理地走到与他同行而来的顶青衣小轿旁,掀开了帘子。?? 干完活的王木匠在沟底烧了了好多的烟、纸钱,也在沟底倒了好多的酒……
??? 后来王木匠干活还要路过那条沟,但他再也不用带锛了……
??? (人鬼殊途,鬼亦讲“信”!)

标签:老婆姐姐弟弟同事

    上一篇:苗疆奇遇 下一篇:响马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