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响马

响马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咸丰初年,太平天国运动刚刚兴起,与此同时中国的商业经济也有了很大的发展,当时的山东经济颇为繁华,道上来往的客商也是络绎不绝。却说这一日有一个叫党九的济宁商人准备去京城进货,此人年约三旬,平日专到外省去贩卖布匹,数年间经常是只身一人四处奔波。这天早晨他辞别家人,如同往日一样带上一千两银票便骑着马出了门,待走到日头西落的时候便找到一家客栈休息,进门一问店家恰好还剩下一间客房,于是党九便将马匹和行李一一安置妥当住了进去。他前脚刚在大堂坐下准备喝茶用饭,后脚就见一个白衣少年赶着一辆马车来到了店前,张嘴便向掌柜问道:“有没有住宿的单间?”掌柜连忙回道:“客官实在对不住,店中所有的客房都已经住满了。”只见这少年面有难色的对掌柜的说道:“前面至少还要再走几十里方才有客栈,可是此时天色已晚难以赶路,还请掌柜的行个方便,给我找个下榻之处,至于价钱那是好说。”
??? 店主人听他讲的诚恳,又想多赚一点酒食钱,于是便对他说道:“我这哭声惊动邻。不过半注香的工夫,全镇的大人差不多都来了。本来还剩最后一间房,可是刚才已经被这位客官住了,单间是没有了,若是你愿意,可与他同住一间房,反正我每间房都有两张床铺,只是须得这位客官同意才是。”说着便用手指了指正在堂中喝茶的党九。少年听得此话,急忙来到党九面前,向他拱手作礼道:“出门在外,还请您能给行个方便,借宿一宵。”党九刚才早已将二人的对话听个满耳,此时抬头一看,只见这少年大约十八九岁,身材颀长面色蜡黄,似乎有病一般,唯独面上一双眼睛灿灿有神精光四射。党九见他温文尔雅谦和有礼,不由动了恻隐之心,于是便答应了,还对他说道:“都是出门在外之人,理当互助才是。”少年见他应允下来,心中大喜,忙对他拱手道:“如此就多谢了。”于是转头让店小二将马车停放好,把行李搬进房中,自己却来到堂中坐在党九对面,看到桌上只有两个馒头一碟素菜,连忙让小二上几个荤菜再打上一壶好酒,石臼捡到这孩子算是捡到宝了,像这等劣质孩儿,估计给口饭吃,让他在庙里烧辈子火膛都不会有想跳槽的。随即将银子一并付了,邀请党九和他一起享用。
??? 党九心中过意不去,口中不住推辞,少年却一再坚持,于是他无奈之下便接受了,和少年一起吃喝起来。觥筹交错间少年自称姓黄名博,也是山东莱州人氏,此次是要进京应试。党九见他性格豪爽出手大方,再一听目的地也是和自己一样,不由心中喜悦,觉得刚好可以做一个伴,这样路上既能排解寂寞也能安全一些,于是便把这个想法告诉了黄博,黄博一听大喜,说自己正愁一个人赶路无聊,既然党九也是去京城,两人一路最好,这样也有个解闷的旅伴。两人谈性渐起,越说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意,这酒一直喝到二更已过才醉醺醺的互相搀扶着回房休息了。
??? 第二日一早,党九便和黄博收拾好行李一起上路了,此后几天两人一路谈笑风生很是司机时不时的瞅瞅她脚上的高跟鞋,真是搞不明白怎么会有人朝山上跑,还穿着高跟鞋的。惬意,党九也不再觉得赶路枯燥疲乏了,不仅如此每次打尖投宿的时候也都是黄博抢着付账,党九开始觉得很不好意思,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这天一早两人正走在路上,忽然遇见了五个骑马的大汉,个个都是身材魁梧相貌粗犷,一见黄博就和他热情的打起招呼来。黄博也显得非常惊喜,上前和他们寒暄完毕后转头对党九说道:“这都是我家乡和我一起进京应试的学子,大家正好同路。”说完阿江心里稳定了些,"好,修好了。"便让他们和自己一起赶路,这五人也欣然同意了,自此这路上更加热闹起来,众人每日谈古道今调笑喧哗,党九也觉得很有意思,认为这一路上可以不用象以前那样再吊影孤叹了。
??? 七人走了数日,忽然在官道上又遇见了七个赶着马车的人,每个人都是雕车肥马锦衣华服,一见到黄博便停下车子向他问起讯来,言谈间都是和颜悦色欣喜异常。待他们说毕,黄博又对党九道这七人是他的姻亲,准备去密云一带贩卖棉花的。于是这七人也加入了队伍和他们一起赶路,众人一路同起同宿共食共饮,没过几天就走到了河北境内。这一日他们正走在山道上,忽然下起了倾盆大雨来,道路瞬间变的崎岖泥泞难以行走,众人身上也被浇了一个透心凉,好在往前走了三四里就有一个小镇,镇上有一家不大的客栈,于是他们就投宿在此店中。客栈的掌柜姓姜,为人很是精明能干,这客栈却很简陋,只有一间大客房可供住宿,里面有二十多张炕,所有的客人晚上都只能睡在这房中。
??? 这天因为大雨,客栈中并无其他的客人,所以房中只住着他们十四个人"再买个黄色的来配上吧。"母亲说。。等到用罢晚饭,"文娟!"众人就回到客房吹熄蜡烛上炕休息了。到了晚上三更的时候,姜掌柜白天吃坏了肚子有些腹痛,于是便起身想去上厕所,刚一出门忽见客房中居然还有灯火,他心中不由纳闷起来,不知这半夜三更客人们不睡觉却在做什么?于是他走到窗前透过窗缝向屋内看去,只见一人独自在炕上睡的正香,其他的客人乱坟岗到了。我强压着心跳望过去,幽白的月光下,荒冢们动不动地卧着,看不出什么怪异啊。我又低头看脚,虽有些发抖,走的也还是直线。发子也样第天晚上,李又热的难受,再次搬出竹椅子在外面睡。夜里他不知怎么又醒了,嘿,孙奶奶恰巧出门,而且又快速的朝那条小路跑去。当天亮的时候,李问孙奶奶的儿子孙华这是怎么回事?孙华却说,我家老太太晚上没出门,在家里睡的好好的呀。他还说李是不是晚上做梦了。李碰鼻子灰,心里特别纳闷。。却围着蜡烛坐皇帝回来的那天,主人抱着我出席了庆功宴,可她却只是形影只单的站在灯火辉煌的大殿最幽暗处。而荣妃站的地方,曾经是她的所有。在地下,交头接耳的好像在说什么事情,只是说话声音太小,他实在是听不清楚不想却听到了叶公子的梦呓:"花儿,花儿,不要离开我,要走,就让我随你起走!"我在瞬间止住了我的动作。妩媚!妩媚!没有叶公子和花儿,哪里还有妩媚?我的泪无休无止地落下来。我留恋地看了叶公子最后眼。叶公子,今后你听到花儿姑娘的每次心跳声,那都是妩媚在说:"我爱你!"然后,我倏地变,把自己幻化成颗心,植入了花儿的心脏。。于是姜掌柜在外向屋里呼叫道:“诸位客人怎么还不休息?明天你们不是要早早赶路吗。”话音刚落,就听屋内就有人回道:“有劳掌柜费心,我们马上就睡了。”话音刚落有人便吹熄了蜡烛,房中瞬间一片漆黑寂静。
??? 姜掌柜眼见他们休息了,自己此时又腹痛不已,于是赶紧去了厕所。待他方便完毕刚从厕所中出来,忽听客房内一声大叫,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渗人,足足将他吓了一跳。他不知发生何事,于是便又向屋内问道:“诸位客官有什么事吗?”等了片刻屋内寂然无声,并无一人回答。姜掌柜估计可能是哪位客人做了噩梦所发出的声音,于是便回房睡觉去了。等到第二天早晨天还未大亮时候,客人们都纷纷起身准备上路。待他们出门的时候,姜掌柜在心中默默将客人点了一遍,发现居然少了一人。昨他仔细听着,似乎,是首日本歌,叫做《樱花。天入店的时候他专门点了一遍明明是十四个客人,可是刚才出门的却是十三个,这一夜之间怎么会有一人凭空消失了?只怕这其中必有缘故。想到此处姜掌柜赶紧把众人拦住,向他们问道:“昨天你们一共是十四人住店,为什么今天就只有十三人了呢?”客人们一听都纷纷说没有此事,肯定是掌柜的记错了。姜掌柜一再坚持自己没有记错,这时一个少年笑着对他说道:“你必是老眼昏花了,我们齐足而进齐足而出,怎么会少一个人?要是真的少了一个人,那你说说是少了谁了?”姜掌柜记性再好也记不住这十四人的相貌啊,于是一时间张口结舌不能回答。众人见状哄然大笑,骑马上车而去。
??? 姜掌柜眼见他们离去,低头细想昨晚之事,越想越觉得可疑,他生怕自己的客栈出事受到牵连,于是赶紧去找到当地的捕役和地保,告诉了他们昨晚发生之事。两人一听都觉的事有蹊跷,于是急忙和他一起回到客房之中来查看,刚开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几人又仔细巡视了一圈,忽然发现有一个炕头之上有三个淡淡的血指印。姜掌柜大声对两人说道:“这些客人全都是强盗,赶紧去追他们。”于是地保马上通报四处乡邻,聚集了几百人,都带上扁担锄头追了上去。好在此时天还未放晴,道路依然泥泞车马难以行走,不多一会众人便顺着车马的辙印搞得这么严实?还真生怕让我知道是什么,我开始有点小小的不满,不过也没有表现出来。将这些客商追上了。这些人回头一看有人来追,纷纷从车中拿出武器来抵抗,瞬间就砍伤了两人。捕役见他们凶悍,急忙指挥众人将他们团团围住,让孔武有力之人手拿武器上前格斗,到底是人多力量大,不到片刻就将十三个客商击伤腿脚,把他们一一擒住捆绑起来。捕役发现这十三个人身上都随身背了一个布包,于是便让众人将布包拿下,打开一看发现包中居然都是一截截人的尸体。
??? 众人大惊失色,将他们带到县衙,结果这些人一讯而服,不待用刑纷纷招供。原来他们都是绿林响马,那个少年黄博就是他们的头领,知道党九身怀重金,先是独自前去和他借故结识作伴,然后再巧妙的约齐同伙聚集在偏僻的小店,趁黑夜再将党九杀掉,把他的尸体肢解成十三截用灰腌上,这样就不会有血水渗出,最后再带出店外抛弃于荒山野岭,可谓是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这次姜掌柜心细如发看出了破绽,故此才会在这里失手被捉。县令审得实情,按律将十三个强盗置之于法,还给了姜掌柜几十两银子作为奖赏。姜掌柜得了这笔钱,先把党九的尸体给埋葬了,又可怜他客死他乡,于是派人去通报他的家属前来奔正在这个时候,不知怎么回事,车门"咔"的自动打开,突兀而来的情况,与刚刚有人讲述的鬼故事形成紧密的联系,立刻引起阵小小的骚动,有几个女人和小孩发出轻轻惊呼声。丧,自此以后这一路才算稍微安宁一些了。

标签:尸体

    上一篇:记鬼录 下一篇:剑仙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