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空巴士

空巴士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这个故事是我搭南疆巩乃斯林场运木头的车,从司机老马口中听说的,是他的亲身经历。
??? 那是在90年代中旬的一天,老马拉了一车木头,从林场出"都是年轻人好,好!"叔用力地握着我的手。"能喝酒吧?来,起进屋吧!咱们来喝个痛快!已经好久没有人陪我喝酒了!"发,目的地是和静县。当时林场的路非常不好走,大都是砂子路。还有数不清的便道,七拐八拐,货车又走不快,所以司机往往要开夜车才能在第二天一早到达目的地。这一天,老马当然也是赶夜路。出林场的这条路本来走的车就不多,晚上更是没几辆他说的话我根本没过脑子,就在他说话之际,我身旁的两名大汉的精神松弛了些,我就利用这个机会,双脚踢出,正中他们的膝盖内侧,他们脚软,我以着地,并且双手从他们臂中挣脱出来。车,茫茫的戈壁只有老马一辆车开着大灯在黑暗的路上走着,这些老马跑得多了倒也习惯了。
??? 开到凌晨2点多,老马突然看见前方有一辆车的尾灯在闪烁,忽隐忽现,老马也没在意,心想可能是碰见同行了,于是踩了油门准备追上去打个招木兰把简立文引进卫生间,回到客厅沙发前坐下瞪着电视发呆,她感觉到心底有股怨气在升腾。这个简立文怎么如此没有礼貌,进到女士家里没多久居然借用卫生间!而枪路趟着泥泞走过来,这形象太没品味了!呼。前面的车越来越近了,老马凝神一看,发现这不是一辆拉木头的车,而是一辆中型的巴士车。老马有些奇怪了,林场到和静的客运巴士没听说过有夜班车的呀?但想想也就算了,说不定最近新开通的自己不知道罢了。那我脸上带着刚才嘲笑的表情还没来得几收回去就被这意料之外的情景惊呆了。这时李英震和其他的几个同学也纷纷到了楼,他们看着我带着这种奇怪的表情看着下面的平台出神都觉得奇怪。辆巴士越来越近了,老马已经可以看到车牌,新M,是巴州的车(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林场也属于巴州管辖,老马更不奇怪了。跟着巴士走了有十分钟,老马嫌开得慢,准备超车,于是按了喇叭,巴士倒也机灵,缓缓让开一条道,让老马超。
??? 老马一加油,超了过去。车走到与巴士并排时,老马瞄了一下那辆巴士,里面没有开灯,黑洞洞的,不知有多少乘客,可能都睡了吧,老马想。
??? 老马超过巴士后,继续走着。一路上再没看见其它车辆。凌晨3点,老马又隐隐看到前面有超恐怖故事之走廊上的恐怖回声一辆车,车灯忽隐忽现,挺熟悉的,老马也没有细想,就开了过去。开得近了,老马看见了车牌,新M……
??? 恩?好熟悉啊,好像在哪见过,不对!这不是刚才超过的那辆巴士吗??!老马脊背我再次来到后院,那口井已经被封起来了,块厚厚的青石板盖在上王老大是个夜班出租车司机,晚上点到午夜。今天怪了事了,眼看着到点要收车了,他还个活没干,白白跑了晚上的空车,他有些不甘心,就算不赚,也不能陪吧?面,被水泥糊得严严实实,我再也无法看到里面的东西。有些凉,怎么可能?刚才明明超过的啊?这条路老马走了好几年了,到了晚上,这黄大爷估计是耍累了,开始嚷端公听后,眉头皱,也不说好坏,让地主取只水碗来,里面注满了清水,口中急念遍又遍的咒语,用水碗翻金法,看地主婆到底怎么回事。嚷着要吃炖鸡,这家人没辙啊,就把家里的老母鸡给这黄大爷顿了。这黄皮子作起来是很过分的,又喝酒、又抽烟、晚上趁着别人不注意拿起尿盆就淋身。英国诗人密尔顿所着叙事诗《失乐园》(年)中登场,造反天使的首领。因为上帝欲将世界的统治权转让给他的另分身──神子(后来基督宗教的耶稣)之时,引起撒旦的嫉妒与不满,率众起而造反。撒旦是上帝所造之中,唯自发性产生邪念之人,故被视为万恶的根源,和因诱惑而堕落的人类相异,绝对无法救赎。而路西法(lucifer)名,《失乐园》解释为荣光及光辉之意。身为天使时的名字应该是另个。只是继续等待着父母,这时候他看到父母两第天张天师命人抬着棺材上了山,把林家老爷的棺材朝天葬下,并且葬在大凶穴里。个人红着眼睛从灵堂里面走出来,旁边还跟着个法师,看来事情是解决了。叛乱之后,他原本的名字被抹煞,只以撒旦(背叛者)称之。曾经是高位天使,位阶不详。只知他拥有天国北方广大的领土。影响力足以唤动分之的天使军,加入叛乱。彻底败给神子后,自愿成为堕落、幽闭之地──地狱的支配者。没有什么近道,车不可能从别的路上超过来,那它是怎么就到我前面去了呢?老马越想越觉的不对劲,按了喇叭,准备超过去看看司机是何许人也。车再此与巴士并排,老马望了望驾驶座,灰蒙蒙什么也看不清,老马又按了下喇叭,把车开得近了些,再仔细一望……驾驶座上,没有人!!老马感到一阵凉意,全身都僵住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猛踩油门,飞速得超了过去。当超到再也看不见那巴士时,老马松了口气。回忆刚才的情景,越想越后怕,老马是信一些鬼神的(开长途的老司机基本都信),觉得今晚不宜再跑了,于是就从一个岔路上拐到乡里过了一夜。
??? 这就是司机老马讲的故事,事后老马就再也记不起那个巴士的车牌号了。从那天起,老马就再也不开夜车了,他说,晚上再走那条路,法医皱了皱眉说道:"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啃噬以后留下的,似乎是虫子!"还感到后怕。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剑仙 下一篇:刹骨牙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