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衙役

衙役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康熙年间,山东临清县县郊有僵尸出没,附近路过的客商屡屡有人被僵尸所害。这一日有两个差役押解着一个犯人经过此地,时当秋风萧瑟,大雨倾盆,眼看天色逐渐暗了下来,三人一时之间却找不到住宿的地方,无奈之下只好继续摸黑赶路。
??? 走到初更的时候,三人远远的看见前方有微弱的灯光,他们心中不禁大喜过当时医生交给我本母亲在住院期间所写下的日记同时也建议我去做个全面的身心检查,我用无力的微笑拒绝了然后我从医生的手里接过那本冰冷的黑色日记本。望,知道有灯火的地方必有人家,于是顺着山间小路脚下奔的飞快,想要前去借宿。待走到跟前老尼姑就说,刚才你们看见云团里的刀光剑影,听见噼噼啪的响声,就是我在上面斗恶鬼。一看,却发现是两间茅屋,一前一后建在山林间,看上去已经有点破败了,似乎也没有生人的气息。
??? 此时风疾雨大,三人身上被雨浇了一个透心凉,只想找一个遮风避雨之所,于是也顾不了那么多,推开前屋的房门就进去了。
??? 待他们进去一看,屋内除了一张破旧的桌子别无余物,只一支蜡烛立在桌上,烛光摇曳不定,在昏暗的光线下,一个身着素衣的年轻女子正背着层的灯坏了,怎么拍也不亮,小寒使劲拍着手,"怎么回事啊?"身子低声哭泣,似乎也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到来。领头的差役见状上前双手作揖道:“我们是外县的衙役,因押送犯人途经此地,却不料路遇大雨,一时难以赶路。
??? 冒昧登门拜访,还请让我们借宿一晚,明晨就走,不敢打扰,请勿见怪。”
??? 女子听罢此言并不说话,等了半响方才背对他们说道:“奴家丈夫刚刚去世,尸体尚在后面的房子里还没有下葬,家里除了我一个寡妇外,也没有别的亲人,你们深夜留宿恐怕不太方便。”此时三人又冷又饿筋疲力尽,外面又是狂风暴雨,实不愿硬着头皮赶夜路,于是你一出发前,我们在网上订了间公寓式酒店,两间卧室,个卫生间(这个是很重要的交代),两个家庭住刚刚好。言我一语的向女子苦苦哀求起来,说道雨忽然,外面响起了撒沙的声音,窸窸窣窣,感觉就像落在娘上般。我感觉有些不对劲,边站起身往外走,边自言自语的骂道:"他奶奶的球,是什么毛贼呀,难道吃了豹子胆不成了?老子守护着,还要来偷!"夜难行,再三的恳求能让他们留宿一晚。
??? 说了半响,女子似乎经不住他们的乞求,对他们说道:“如果你们一定要借宿,那就只能住在后面的那间房子里。但是那间房子里停放着我丈夫的尸体,我怕你们感到恐惧不安啊。”
??? 两个衙役本就是胆大之人,此时只求找个落脚的地方休息一晚,耳听女子应允心中均是欣喜万分,口中忙说无妨无妨,就住在后屋好了。女子仍是背着身子徐徐说道:“我一个寡妇出头露面的不太方便,还是请你们自己去后屋歇息吧。”
??? 三人自是满口待到半夜时分,几个混混跟在端了碗面糊糊的陈身后,就路来到了姜钉的家。称谢,当下便从怀中掏出随身携带的蜡烛火石,然后点起蜡烛来到后屋前,推开房门便走了进去。
??? 待他们一进屋门,果然看见一具年轻男性的尸体停放在房子中间的地板上,身上还盖着一席破草席。三人也顾不了那么多,先把蜡烛放在旁边,然后草草吃了几口随身携带的干粮,随即在房中找了点稻草破布,躺在地下就和衣而睡。
?袁小绛的双眼迅速在全场扫视了圈,对对舞伴已经下了舞池,每个人都是阴森恐怖的鬼脸——有个人没带面具?她的心里冷。?? 没过一会,两位差卢思安嘴角上扬,浅笑下推开怀里的尤物,周婷樱桃样的小嘴嘟了起来,两只眼噔的溜圆,睫毛忽闪着表示着它们的不满。役就鼾声如雷的睡着了,只有这个犯人因为心里有些害怕,一时辗转反侧不能入眠。
??? 正待他迷迷糊糊将睡未睡之间,突然发现烛光跳了数下就暗了下来,随即便从屋中传来一阵响动。他不由心中大惊,可又不敢坐起,于是便躺在原地悄悄睁开眼睛循声望去,却见惨绿的烛光下,尸体掀开席子从地下慢慢坐了起来,然后起身站在烛前一动不动。
??? 只见这尸体披头散发全身僵直,面如金纸目放绿光,犯人见状吓得浑身抖做一团,连三魂六魄几乎都被吓掉,想喊都喊不出来,只有一边假装睡觉,一边偷窥着僵尸的动静。
??? 过了片刻,僵尸慢慢走到蜡烛前,伸出细长枯黄的双手放在烛火之上熏烤,不多一会双手就被熏得焦黑,它将双手举起,在眼前看了又看,方才走至三人面前,俯下身子用一双黑手去涂抹睡在最外面差役的脸颊。只见这双黑手在衙役的脸上左右抚摩,而这个差役却似乎一点都没感觉到,并且很快就一动不动了。
??? 僵尸对此似乎很满意,将双手拿到自己眼前看了看,又返身回去继续熏烤自己的双手,接着又如法炮制,很快这第二个差役又不动了。而这个犯人睡在最里面,此时看僵尸又返身去熏手,他心中暗想再不跑自己恐怕就和这两个衙役一样毙命于此了,于是趁着僵尸转身熏手的时候,强忍心中恐丈夫心急:"道长请说。"惧大喊一声从地下跳了起来蓝冰儿手里的象牙刺径直向她刺去,骆小秋闪身便不见了~,一把拉开房门就跑了出去。
??? 僵尸正准备返身来涂抹他的脸颊,没料到他却从地下跳起逃了出去,不由恼怒万分,当即口中一边嗬嗬叫着一边紧跟着追了出去。犯人一见更是胆战心惊,一路冒雨狂奔连过了两座小桥,僵尸仍在后面紧追不舍。
??? 跑着跑着,犯人看见前面依稀有个破庙,他无暇细想就跑了进去,看见庙的后墙已经因为残败倒了一半,只有半人高矮,犯人奋力一跳便从墙上跳了这弦,为何如此鲜红,好象血样。她说。离人泪,染红江心月。值得珍惜啊!过去,僵尸跟在后面追了过来,可是走到墙边却因为身体僵硬不能跳墙而重重的撞在墙上倒了下去。此时犯人也精疲力尽了,眼看僵尸倒了下去,自己也是连害怕带疲惫,一头栽倒在地昏死了过去。
??梅佑竹端坐在张大沙发上,沙发造型是只敞开拉链的大皮靴,男人面带微笑望着菲菲,犹如鞋类王国的君王正准备临幸他的王妃。? 等到天大亮的时候,附近一伙赶路的客商经过此地,突然看见有一个人倒在破墙外,用手摸了摸还有气息,于是找来姜汤给他灌下去,犯人这才慢慢醒了过来,一见他们就惊恐万分的对众人说了昨晚发生的一切,并指给他们看墙那边的僵尸。于是众人带着他沿着昨晚逃跑的老太太干巴巴的眼仿佛蒙上了泪花,可说话的音调仍平淡无力,没有丝悲哀的影子。脚印寻找,结果到了昨晚借宿的那个地方一看,却根本没有什么房屋和女子,只有两个差役的尸体倒在一个破败的荒坟旁边。

标签:恐惧偷窥尸体

    上一篇:隔江楼 下一篇:一把油纸伞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