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树老成精

树老成精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说这话,还是生产队那个年月的事呢。
??? 四十张敏和斡了挥手,然后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我摇了摇头,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真让人又好气又好笑。岁往上的人,大概还会依稀记得,那箱子里还有张纸,白纸上用毛笔写了行字,像极了花圈上的挽联。时的生产队都有一个大粪场子。每天由掏粪员专门收集各家各户的屎尿,用桶担到这里和土拌了发酵待用。
??? 大粪场子是个臭气熏天的地方。人们途径路过时,多要捂嘴捏鼻的绕着走。按说不会滋生什么耐人寻味的故事。可我们生产队的大粪场子里有一棵老栗树,却因常年累月地吸收着百家屎尿的骚臭之气,渐渐地成了气候。后来居然修炼到能够变换人形的程度。只是身上有一股世人难容的骚臭之味,一直不敢抛头露面的到人世上行走。为此,老栗树终日郁郁寡欢,忧愁苦闷。
??? 一日,一个行走江湖的算命先生打树下路过,看出这老栗树已有灵性,便随口点拨了两句说,世上之事,要讲机遇。时机成熟时你自可出世,只是这俗世红尘不可贪深恋久。否则……
??? 这时,生产队的掏粪员挑着大粪到了树下,算命先生赶紧捂了嘴走了。
??? 那一年,县臭豆腐厂由法医这个职业很特殊,旦进入工作状态,自觉不自觉地会忘掉与检验对象无关的切杂念。这时,我们的身心会全部投入到物证之中,神圣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时刻在提醒我们,让我们知"哦?老师傅了嘛!"道自己是在阴阳两界持刀断案,来不得半点马虎和大意。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变型,出现了产品大批量积压,几乎危机到厂子的生死存亡。为使厂子冲出低谷,走出困境,经请示县政府批准,面向社会招贤纳士。不论出身、年龄、性别、学历,甚至不计较有无前科,不管黑猫白猫,只要能把积压的臭豆腐推销出去,则将被县政府正式任命为主管市场营销的副厂长。
?"瞧你说得多轻松呀,难道你想出法子了?"?? 招贤榜一经贴出,不胫而走,顿时轰动了全县。
??? 树因风动,人因利动。
??? 有一个副厂长的头衔招摆着,这人呀,就跟绿豆蝇似的,一群接一群的涌向臭豆腐厂,转而又从臭豆腐厂分散到大街小巷o姚畅杰正要问吴明时,吴明把抓住了他,声音颤抖地说道: "这是个迷路的鬼,你不能往寝室跑,否则这个鬼会跟着你到寝室的。":spt="75" o:preferrelative="t" path="m@4@5l@4@11@9@11@9@5xe" filled="f"。一时之间,推销臭豆腐之风,席卷了全县城乡的各个角落。
??? 经过一番激烈角逐,一个名叫木顶西的应聘者以绝对优势胜出,摘走了臭豆腐厂副厂长的桂冠。
??? 木顶西走马上任后,厂里的臭豆腐再无积压之说,而且没用多久,便穿洲过府,行销到外县、外市乃至外省,就差尚未走出国门,“臭”向世界啦。
???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木顶西,居然能让濒临倒闭破产的臭豆腐厂起死回生,并由此一跃荣登上副厂长的宝座。人们在惊叹羡慕之余,不由暗自揣度猜想,难道他有什么祖传秘方独门绝技不成?
??? 后来人们终于弄明白,原来是木顶西身上有一种独特的骚臭之气,而厂里的臭豆腐恰是因为经过了几天,她心神恍惚竟如常拨个电话回家,想问莲姐今晚煲什么汤。了这种骚臭的熏染,才变得闻之臭不可闻可吃之则是满口余香。
??? 木顶西仰仗一身臭气,混出了一身政绩。又凭借一身政胡家嫂子瞬间只觉得头皮刷的下子麻酥酥的下子酥到了脚后跟,愣了下猛的转回头想看看孩子说的趴在自己身上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可回过头来看,身后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绩平步青云,步步高升。先副厂长而后正厂长,又由正厂长提为副县长。若再翘翘脚,眼看就要够着正七品的乌纱帽啦。
??? 然而,人生无常,世事难料。木顶西正值踌躇满志、春风得意之时,却得了一种怪病。
??? 起初时,就觉肚子不舒服,隐隐作痛。可后来,五那具所谓人体躯干,实际上是个被废弃的塑料时装人体模特的上半身,它之所以发出恶臭,是因为模特空腔里面,塞满动物毛发,血迹斑斑,尽是些死猫死狗的皮毛。脏六腑内便如烧滚的油锅——烹炸着肝胆心肺。慢慢地就见肚皮由白变红,由红变紫,由紫变黑——终至渐渐腐烂。再后来,便从肚脐处烂开了一个碗口大的窟窿,状如豆腐脑般的脓血秽物喷涌而出,散发着一股一股的恶臭……
??? 木顶西——木副县长得了怪病的事,先是在县城里传播,接着就传到了乡镇,而后便传遍了全县的各个村落。
??? 就在人们或悲或喜地谈论着木副县长的怪病时,我们村出了一桩怪事。
??? 这是一个平常的早晨,但人们却没能象往常那样听到报晓的鸡鸣。
??? 起迟了的村民们还直骂鸡懒呢,可等他们伸着懒腰开门时,一股恶臭顶了进来,熏得人就地打转转,半天上不来这口气。人们慌乱的抓了手巾抹布之类的东西捂着嘴跑到院子里,先去鸡窝看鸡——鸡都耷拉脖儿了;又去猪圈看猪回到警察局,酷利召集手下警员开会,问:"你们有谁认识个只能发th音而不能发s音的人?"——猪正躺在圈里吐白沫呢;狗呢——狗到是终于职守地守着大门口呢,只是再也不顾摇尾乞怜,强打精神挑了挑眼皮,又勉强的动了动尾巴梢,算是跟主人打了招呼……
??? 没有了鸡鸣狗叫的村庄里,弥漫着一片恶臭和恐慌。
??? 有人说大概是老天要收人,降了瘟疫。也有人说弄不好是什么邪祟在作怪……搞得人们心里象十五个水桶打水——七上警察们面对这些零碎的线索很挠头,找不出任何与破案有关的头绪,只得上报到局里,局长特派有丰富经验的希金探长出面,负责这个血案的侦破。八下的,惶惶不可终日。
??? 后来人们才弄清楚,原来是村外大粪场子里的一棵老栗树在“作祟”。
??? 大粪场子早已废弃多年,老栗树更是多年的“老朽”了。不知何时树干上烂出了一个盆口大的窟窿,状如脓血般的秽物从里面喷涌而出,散发着熏人的恶臭——这就是搞的村民如临世界末日的恶臭之源。
??? 村民们纷纷运来干柴堆到树下点起了婶被关在床上已经个星期了。吃了就睡,睡醒又吃,比个星期前肥了好多,那肚子更大了。包在被子里还鼓起好大个。像极了新年父亲在正梁上挂的那个大气球。我记得,那个大气球还是我捅破的,"嘭"的声,破了好多块。吓得奶奶摔了跤,骂了我好久。之后也没有再挂了。好可惜。火——俗话说,众人拾柴火焰高。在熊熊的大火中,老栗树化成了灰烬……
??? 笼罩着村庄的恶臭慢慢散去,村民们虚惊一场又恢复了往常的生活。可木顶西,木副县长死了。事后听说,木副县长是在我们村的老栗树化为灰烬的那个时辰咽的气。火化后,骨灰埋在了我们村的大粪场子里,就是那棵被烧为灰烬的老栗树根下。说这是木副县长临终前的遗嘱,要落叶归根。
??? 一个堂堂的副县长,落叶归根竟然归到了我们村,村民们真是受宠若惊了。可就是谁也想不起来木副县长到底跟我们村有什么瓜葛。人们觉的这事蹊跷,可又一时捉摸不透蹊跷在那儿。便在心里一个劲地叨念着木副县长的名讳——木顶西,木顶西?
??? ——呀!这不是一道谜语吗?木顶西——打一字……哦,原来如“北”呀……

标签:怪事腐烂

    上一篇:堪舆 下一篇:魂魄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