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邪术

邪术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清乾隆十八年,在湖北京山县阳桑湖畔住着一户许姓人家。因他家世代居住于此,历经前后百余年的苦心经营和不断积累,到了这一代已经成了附近十里八乡都知道的大富之家。不仅是高楼豪宅良田千亩,兼之仆人众多,金银财宝更是不计其数。许家除了老头和老伴之外,还有一个年每层楼的灯光都亮着,这对于我而言,多少是个慰籍,以及鼓起我勇气往前走的原因。我无法想象在漆黑的楼道上艰难地摸索,会是怎样的情形?方十九的独子,也是儒雅俊秀,一表人才,年纪轻轻的就成了贡生。两年前夫妻俩便早早给他定好了一门亲事,女方家里也是京山本地的乡绅大户,儿媳不仅温婉贤淑秀外慧中,家中富裕程度也不逊于许家。到了这年正月,双方家长选了个良辰吉日便给儿女完婚,女方家中也陪了丰厚的嫁妆。成亲那天更是敲锣打鼓热闹非凡,门口熙熙攘攘客人接踵而至,一时之间全城为之轰动,所有人都对他家艳羡不已。
??(空中炒蛋法)? 话说这城中有一个小偷名叫陈二黑,此人自幼父母双亡,全靠吃百家饭才长大成人,可他既不识字又身无一技之长,为了不挨饥受冻无奈之下只好学了点小偷小摸之术,靠这混点吃喝糊口度日。自打许家大喜之日起他就一直对他家丰厚的财礼垂涎三尺,数次晚上想去偷窃,无奈许家防范甚严,除了深沟高墙外夜里巡逻的家丁也不断,所以他一直没有下手的机会。到了这年秋天的时候,许公子要进京赶考,许老头怕他在路上有什么闪失,心中实在放心不下,于是便带上几个仆人亲自护送他去京城。陈二黑听说这个消息以后心中暗喜,只道机会终于来了。待许公子出发的那一天,他提早便悄悄的潜伏在许宅附近,眼见许家父子上车和家人辞别远去,他一直等到夜色擦黑我提着双练功鞋赤足走过长廊,怕的是吵醒还在睡觉的同学。走过这条长廊就是我们的练功房,在这个时候,练功房般还没有人,可要是再晚两个小时就有可能连后来,我不断地对别人说,我在水底看见了个穿白色衣服的女孩子,就是她把我拉了进去的,可是就是没有人相信我。也就是在后来几天,我经常在梦中见燎女孩子,她不断对我说些什么,我都没有听清楚,醒来就是满身的大汗,我告诉家人,可是没人相信我,说我可能是受惊过度了。母亲担心我,带我去土地庙里去求神,我进门口,我就看见那两个大门神在凶神恶煞地对我笑,我吓得不敢抬头。架腿的地方都没有了。的时候方才沿着提前勘察好的路线悄悄来到后院的墙边,随即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绳索搭在墙边的树上,然后乘其家丁不备手脚并用翻墙入内,躲在院子一间里屋的横梁之上,想等到夜里众人熟睡之后再下来偷窃财物。他在梁上四处打量一番,见这房子干净整洁,室内摆设富丽堂皇,家具也是应有尽有,显然是一间卧室,却不知是谁在居住。
??? 如此一直等到了二更时分,忽见一个大腹便便的女子那男子果然就是网络中的鬼兄,如言语中所表现的那般温和体贴,如网络里散发出的那般热情激荡,隔世相拥,激发出了美雪体内最澎湃的欲望。在两个婢女的搀扶下慢慢走进房内,原来这间屋子却是许家儿子和儿媳的居室。因儿媳怀孕已经八个多月,腹大如鼓久坐不便,所以每天晚上都睡的很早。只见两个婢女先将油灯放在桌上,再帮助她脱掉衣服扶她上床安睡,然后便转身退了出去,将门从外关上。陈二黑在梁上又等了许久,直到耳中传来女子轻酣之声,心中方才确定她已然熟睡,于是便准备从梁上下来行窃。
??? 没想到上半身刚刚坐起,忽听门口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声,他心中不及细想,赶紧又迅速俯身趴回梁上。耳听吱呀一声,门像被风吹开一搬,只见一人轻挑门帘走了进来。此时油灯尚未熄灭,陈二黑借着灯光看去,来人约莫三十多岁,面色枯黄身材精瘦,脸上一双三角小由于身心疲惫到了极点,夏侯波、李爽、赵丹个人小声交谈了会儿后,便都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外面的雨还在哗哗地下着,雨点打在棺盖上噼噼啪响个不停。也不知过了多久,李爽昏昏沉沉中似乎听到棺盖上传来轻微的敲击声,而且声音极有节奏,每次都是响完下后稍停会儿,然后重复敲击,仿佛是亡魂正在用这种方式传递着某种警告。眼,眼窝深陷鼻梁高耸,颌下一缕黑须,身着一身青袍,肩上还背着一个黄色的包袱。陈二黑见状心中很是纳闷,开始他以为此人也和他一样是个梁上君子,可是转念一想这京山县的同道中人他都认识,此人却如此面生似乎从未见过,加之他身形奇特行动诡异,此中必有古怪,于是陈二黑心中打定主意先看看再说。
??? 只见青衣人进得房中先是左右四顾,确定除了床上女子再无他人之后便从袖中拿出一支香来,双手平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急速地衰老,这衰老并非来自于身体,而是精神上的,就像片被时间浸透后又被忧伤风干的纸片,稍微触碰下都会变得粉碎,可是我最爱的妻子却依旧那么年轻漂亮,每次和她起出门,我都能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无可抑制的生命力和活力,每当我和她手牵着手走在街头,周遭的声音都充满了诧异和嘲笑,虽然在这个社会,老夫少妻早就不是什么稀罕事了,可是这依旧让我觉得恐惧和自卑。我虽然大她十多岁,可是外表看上去,还要更加的苍老。举放在油灯上点燃,然后再插在女子床边,随即站在床前轻轻将萝账揭起。眼见女子侧身面向床内睡的正自香甜,青衣人双目紧闭,将右手缓缓举到胸前,大拇指,食指,小指三指同时竖起,口中喃喃自语念念有词起来。如此念了小半柱香时分,他忽然睁开双眼用手对着女子的背连指三下,只见女子双目紧闭忽的一声便从床上坐了起来,接着自己下床赤身跪在此人面前,面无表情神色安详。青衣人从背上将黄色包袱拿下,从中取出一把锋利的小刀,上前几步将女子腹部剖了开来。陈二黑在梁上见此情形不由大惊失色,大骇之下差点喊了出来,好在自己硬生生的又憋了回去。再看青衣人将手伸进女子腹内取出胎儿,随即又将胎儿胸腹剖出取出阿利那天晚上像往常样下了晚自习回家,那天晚上月亮光较以往特别的亮,路上的切都可以看的很清楚,所以阿利没有像以往那样跑回家,而是慢慢的往回走。当他快走到王庄的时候,天忽然暗了下来,月亮也不见了。心肝来,只见女子脸上毫无痛苦之色,仿佛睡熟一般。青衣人将心肝放进一个小瓷罐中,然后再将其放入黄包袱里包好,此时女子的尸体才倒在地下动也不动。
??? 一时间房间内血流满地肚肠横流,陈二黑在梁上看的是惊心怵目魂飞魄散,他屏息静气唯恐发出一丝响动让下面的人听见,眼看青衣人背上包袱出门而去,陈二黑这才战战兢兢的从梁上爬下来,看着地下母子二人的尸体,心中不由惊惧交加,与此同时他也对青衣人的凶残愤恨不已,于是便紧跟着青衣人出了房门,想知道他究竟是什么妖人,要到何处而去。好在此时月光尚皎洁,陈二黑一出门便远远看见青衣人在前行走,凡过门户只需袖袍一拂门便自开,历经杨家数重门户皆畅通无阻,最后从大门出来一直向东扬长而去。陈二黑紧随其后,一直跟到东街的一家客栈前,只见此人进得店中一间房内,将房门从内牢牢锁上。
??? 陈二黑见状心中不由思量道:此人既然伪装成客商,岂能整天待在客栈里足不出户?此时已然五更,眼看着马上就要天亮,不如我先留在此地将他牢牢盯住,等天一放亮就找人来将他擒住才好。心中打定主意后,他就坐在客栈的房檐下一边靠墙休息一边观察着房内的动静。过了半个时辰忽听鸡叫头便,陈二黑抬头一看天色已然开始放亮。他一骨碌从地下爬起,正准备去找当地的里正,却听房门吱呀一声打开,青衫客忽的闪出门外,肩上仍然背着那个黄色的包袱。只见他小心翼翼的前顾后盼,看样子是要趁早起无人之际远走逃去。陈二黑见此情形心中大急,此时天尚未大亮,附近并无行人,此人身怀妖术,若是自己上前相搏未必能赢得了他,弄不好还会白白搭上一条性命,可是眼见青衣人即将扬长而去,今天若将他放走那许家母子俩岂不是永远冤沉大海了?想到许家母子昨夜惨死之状,他胸中一片义愤填膺,当下也顾不得许多,几步上前从背后将青衣人牢牢景之铭明知这是岳家有意刁难,也无可奈何,回到家中,既伤心父母双逝,又愤恨岳家无良。偏偏未婚妻也托人传信,说自己并不嫌弃景家家贫,愿意与他长相厮守,只是父母之命难拗,求景之铭速谋良策勿使鸾凤拆分。景之铭就此又添了重心事,日日长吁短叹,茶饭不思,渐渐生起病来,不到个月,已经病得瘦骨支离。忠心耿耿的老管家张罗着请了几个医生,都说心病难医,连方子也不肯开。抱住,口中大声喊道:“客人请留步,我有要事相告。”说完便用力将他拖回客栈内。
??? 青衫客猝不及防,不由大惊失色,极力挣扎想要摆脱,陈二黑双臂加力,将他抱的更紧,口中大声喝道:“掌柜的快块起来,我帮你抓住了一个妖人。”客栈掌柜和一帮打尖住店的客人正在睡熟,忽听门外大喝之声,都被惊醒起来,慌忙穿好衣服打开房门,一眼便看到两人紧紧抱着扭打在一起。众人不明缘由,当下一拥而上将两人分别拉开,于是掌柜的便问两人所为何事大清早的在此互殴。青衫客一脸无辜道:“我是从四川来贩卖香烛的,本想去江南做生意,只因路途遥远所以今晨便早早起来赶路,可不知道这位素不相识的兄弟为何突然将我抱住纠缠不已。”众人听他说罢纷纷将疑问的目光转向陈二黑。陈二黑见状急忙说道:“诸位不要听他信口胡言。他定不会是客商,而是一个妖人。昨夜他刚刚用妖术杀了许家母子,不信你们将他肩上包袱取下一看便知。”青衣客听罢此言面色大变,口中急忙对众人道:“休要听他胡说,我只是一个做小买卖的商人而已,怎会做那杀人邪恶之事。”众人听得陈二黑说的真切,均想既是人命关天之事那可万万怠慢不得,此事定要弄个水落石出再说,于是便让青衣人将包袱取下打开看看,不料青衫客口中推诿顾左言他,死又是黄昏。年来凭窗眺望,是我的日常功课。活不愿。
??? 掌柜的和一干客人更觉可疑,非要让青衫客接下包袱自证清白,可他就是死活不愿,用手紧紧护住包袱不许他人上前察看。正在众人拉扯间掌柜的乘其不备突然将包袱从他肩头夺下,打开一看里面居然包着六个黑色的小瓷罐。他正准备打开罐子查看一下,青衫客忽然挣脱众人直扑上前,用双手紧紧抱住罐子对他们说:“罐中金银都是我一生赖以存活的衣食之本,你们这样做难道是想蓄意借故抢夺我的钱财吗?”陈二黑见状大声喊道:“诸位客官不要听他胡说,这罐中之物全是人的心肝脏腑。”众人见此情形也怒道:“青天白日之下,我们这么多人都看着,谁敢抢劫你的财物?看你拼命抵赖,显然是别有隐情。”此时掌柜又对青衣人道:“有事没事,我一人担当即可,你只要打开罐子让我们看看,不要再说什么废话了。”言毕伸出手来强行夺走一罐便将其打开,只闻一股血腥之气扑鼻而来,低头一看,瓷罐中似乎都是鲜血。众人大感诧异,于是将罐中的东西尽数倾倒于地,发现除了鲜血外居然全是幼儿的心肝,而且一连打开五个罐子都是此物,只有一个罐子是空的。众人见状都惊骇莫名,纷纷询问青衣人此物从何而来,可他却垂首默然不语。
??? 此时陈二黑向众人说道:“我谅他也不敢说,还是我来代他说吧。”报〉当编辑,在那我遇见了若芳,她也是编辑之,那时候她可是有名的校花,后来得知她竟然也是同乡,我几乎兴奋极了,就这样我们从开始的相识到慢慢的相知,我们恋爱了,得知我和若芳恋爱的消息,若芳的那群追求者都差点集体自杀,喂沾沾自喜好几回,我的好友阿俊得知消息后,为此个人喝醉了找到我,与我大吵了架,原来他也是若芳的追求者,后来他和另个女孩谈了恋爱,我才慢慢与他和好。于是就将昨晚发生之事原原本明朝神宗年间,豫章城有位叫宫奕明的读书人。这天,宫奕明外出访友,走至半路突降大雨。宫奕明没带伞,只好在户人家屋檐下躲雨,打门内走出个眉目秀美、身材窈窕的小娘子,热情地招呼他进屋。本向众人道来。众人一听大惊失色,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其中一人说道:“昔日纣王以天子之尊刳剖孕妇,尚为天下人不耻。这人却是什么妖人,居然也敢做这样破卵伤胎的事情,若不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假手陈二黑这样的梁上君子,那这附近十里八乡的孕妇胎儿岂不是都没有活路了。”众人越说越怒,不禁纷纷挥拳相向,将青衫客一顿暴打。掌柜的怕众人将其活活打死,正待上前阻止,忽听青衣人双眼紧闭一声暴喝,众人正打的起劲,忽感觉到拳头一挨这人的身体就有如打在石头之上一般,有几个客人用力过猛以至于连自己的指节都被击破了。接着便见此人双眼猛睁,一把推开众人便待逃走。掌柜一见大惊,知道他必是用了妖术,急切之下从房内提出两个夜壶对他当头倒了下去,登时将青衫客全身从头到脚浇了个透湿。只见他面色惨白,双腿一软便坐倒于地,口中恨声连连道:“罢了罢了!这莫非是天数吗。”众人一见又欲上前殴打,掌柜的连忙阻拦道:“小不忍则乱大谋。倘若将他打死,我等又有何人来负这个责任?不如将他送到县衙,自有国法我冲到姑娘身边喝道,"你们这么抢劫个姑娘,不怕被警方捉去坐牢吗?"在上,让县令大人来处罚他。”众人一听方才恨恨作罢,于是将此人五花大绑送至县衙。
??? 此时许家人早上已经发现了母子惨死,家中正乱作一团,刚刚派人来县衙报案,恰好碰见他们正押送着妖人前来县衙,陈二黑便上前对他们说了昨晚发生的事情,许家人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许家老太想到儿媳孙子惨死,不由心如刀割泪如雨下。县令在堂上问清缘由,再对此人细加审问,方知他是白莲教的妖人,之所以杀害孕妇取胎儿心肝,是因为施用别的法术必须要这两样东西。当时湖北一带经常发生孕妇胎儿被剖腹杀害的案件,至此方才真相大白。于是将这人定了个凌迟之罪,押至法场执行,一时观者如堵,百姓纷纷拍手称快。而陈二黑则因入室盗窃被判杖责二十,但是因为捉拿妖人有功,又奖给他了他五十两纹银,他也以此为本金盆洗手另谋生路,从此不再做那梁上君子了。

标签:幼儿成人杀人血腥

    上一篇:人鬼奇缘 下一篇:蛇孽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