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夜话鬼谈之神庙记

夜话鬼谈之神庙记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巧合,纯属意外!
??? 这是一个发生在农村的故事,在田间地头总是会有一些这么离奇古怪的事情。在讲这个故事之前,我想说:人,并不是见庙就拜便是好事,有时反而会给自己惹上不应该的麻烦。诸位看官,戒之!甚之!
??? 日渐落暮,秋风徐徐。山间沟野的树木、草色都显出一片凄婉之色。让人看了不觉动情。
??? 李二叔那时候还很年轻,大概也就20岁左右吧!此时,他正从县城的集上往家里赶,县城离自己住的村子足足有二十多里地。他抬头望一望这天色,脚下不觉加快了脚步,此时正值深秋,说冷不冷,说热不热,他深着一件红色的薄毛衣,外面套着一件罩杉。他走着走着便感觉热了起来,于是便也把罩杉脱了拿在手里。很快他来到了汉庄王山上,这里离他家已经很近了,只要下了山,再过一个村便可以到了。这山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便有了一座庙,周围的老人们也都说不清这庙建于何年何月,何人所建。这庙的名字便叫五龙庙。听这名字像是给龙王爷建的吧!可能是老百姓们为了祈求老天风调雨顺吧!他走到这时,远远的还是没有回答。便看到山顶上的庙门大开着,里面的情形因为离的太远根本看不清楚。他在心里想,反正也快要到家了,索性上去看看吧!他一直都有一个习惯便是见庙便拜。
??? 待他走到山顶庙门口的时候,在山顶上看来,太阳还有红彤彤的半个。他把头伸进庙门看了看里面的情形,那供台上空空如也,连个点蜡烛的烛台和上香的炉灶也没有。他想着来也来了,便别磨蹭,进去拜一拜吧!就当他踏进庙门时,天色聚变,天上顿时暗了很多,远处的云彩都像是被人用手捏到了一块,黑压压的朝着山顶上扑了过来。狂风也在在山下夹带着黄土,卷起了一个超大的龙卷风。
??? 可是这些他并没有能够发现,此时他已经完全进入了庙殿里面。这庙的规模很小,只有一个小房子,孤孤的立在山头上。二叔抬头望望庙里的情形,在殿里的正中间,端坐着一个身披道衣,跣足散发的道人。他又在庙里依左往右转了一圈的看,,白、黄、蓝、紫、黑有着五种颜色五条龙张牙舞爪的盘在几根柱子上。在最后看那只黑龙时确是是吓了一大跳,全身都出了一身冷汗,那只黑龙的爪里面提着一个鲜红的泥塑人头,黑头发都披散着,那人的双眼瞪的大大的,里面还流着血,只不过日久年长,这些颜色只能依稀的可以辩的出来。那原本的鲜红现在已变的淡了很多。
??? 他站好平复了一下心情可是如何也难也平复,开始有点后悔来这个鬼地方,肚中那颗火红的心脏跳的咚咚响。他强让自己镇定一点,然后他把那件罩衣扔在地上,跪下朝着那道人拜了三拜。就当他的头磕完之后抬头之际,身后的门去突然自已关了起来,啪嗒一声,震的屋顶上的灰直往下掉。吓的他又连忙爬下连着磕了几个响头。可是那门也并没有开。他正爬在地上动也不敢动,却感觉背后有人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背。他回过头去什么也没有看到,正当他张望之时,又感到背后有人在拍他的背。他又回过头去看,却还是什么也没有。这下他真的慌了,站起来连罩杉也没来的急拿便拉开门跑了出去。
??? 这时天已大黑,他在这山上跌跌撞撞的下山,一路小跑只想快点赶回家去。
??? 他沿着大路一直跑一直跑,总感觉身后有人在跟着自己,可是他去不敢回头。越跑越用力,他跑的满头大汗,用眼睛看看四周,却还在原地。心想这是遇上“鬼打墙”了。听说是吐唾沫管用,可是现在那里来的吐沫,口干舌藻的,跑了这么一会。他从喉咙里使劲的挤出一点唾沫朝着脚下吐口,然而继续跑。好刘赤水问她:"你你你还来吗?"像还是管点用的,很快他便看到了临村家的灯火。
??? 他回到家时正当子时,他推门进了屋,婶子问“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他却并不答话,径直的走到床边,倒头便睡了。婶子心想许是累了吧!所以也并未多问。
??? 第二天早上,婶子心想,夫家行了一天的路,就让他多睡会吧!也没在意,便下了厨房做好饭菜一个人下地去了。可是直到正午时分,婶子回到家,看做好的饭菜些许未动,跑到房里想喊自己男人快快起来,却不想揭了被子发现男人脸色煞白、浑身冒汗颤抖。她又连忙跑出门,感来了村里的土郎中前来医治。
??? 那郎中来是来了,他用手捂了捂二叔的脑门,又捏了眼皮翻开来看,又捉住手碗号了号脉。无奈的摇摇头,说,准备后事吧!这病来的突然,一时我也没法子。依这情形来看,多半是没得救了哇!
??? 婶子当时便哭天喊地的倒在了上,抓着老郎中的手让他无论如何也要救救自己的男人。可是郎中却说,我别无他法。不过……
??? “不过什么?”婶子连忙问道。
??? “这病来的这么突然,而且根据你说他昨日半夜里回来,依我看还是找个婆婆来看看吧!说不定…说不定还救的活…”
??? 婶子好像看到了一线生机,忙问“那哪里去找这样的能人哩?我这妇道人家,连村也没出过几回,那里能晓得嘛………啊嘿嘿嘿嘿嘿嘿”说着便又大嚎了起来。
??? “嗯!这个…”郎中沉思片刻才说道:“我记得离咱十里地的笔架山上便有这样一个人…只不过那是好长时间的时候知道的…也不知道这人还在也不在!”
??? 婶子听了,也不说话连忙便跑出门去那那笔架山上的人去了。
??? 同时,邻居们听到婶子们的嚎哭声便都赶了过来。二叔便由他们中几个热心肠的照看着了。
??? 婶子一路打听着寻那笔架山,走了足足有两个多时辰才打到那地方。说来这地方倒真是个宝地,那山看着气势磅礴,上面长满了翠郁的松柏,在那林子里还隐着一座座的庙宇。婶子上山便问,谁可以驱鬼画符。在多方打听一下才打到那位先生的院门。他推门便进了,里面一个戴着眼花镜的老人正坐在石头上编着箩筐。他看着眼前的这个妇人,知是有要事。便问,怎么回事?边说边走进了房子里。婶子当然也是跟了进去,之后便扑通一声跪倒在了那先生的面前,哭道“请你救救我男人吧!他就快要死了呀!请你救救他吧!”那先注:儿子死后,老龚的老婆就是半痴呆状态,在家里呆不下,看见什么都哭。只好送到全托的养老院,老龚个人拼命跑车不是为赚钱,是他自己回家也呆不住。这事发生以后。老龚至少能保证每天工作几个小时然后回家休息,生活状态逐渐恢复。生又问,到底怎么回事?于是,婶子便把事情的详细与这先生叙了一遍,那先生想了一下,便说,我拿点东西,你等下便跟你回去。
??? 只见那先生从里间里拿出了一把桃木剑,身上背了一个黄色画着八卦图的袋子,又给婶子一个包袱让他拿着,便随着婶子一块下了山朝着村里赶来。说来也怪,别看这先生看着足有70多岁,但脚力非凡,健步如飞。很快便到了村里,他到了之后,也不跟旁人答话,在婶子的带领下径直进了房间,他把二叔的被子揭开,把他身上穿的红色毛衣脱和裤子一并脱了下来。脱完之后先是一惊,大家这才发现二叔的两边肩膀上有着两个非常明显的黑印。先生惊倒是惊了一下,但也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让人把二叔抬到了外面的水缸旁边,用清水把身子整整的洗了一遍,然后又把他抬的放到外面的石板上晒了起来。那老先生便坐拿了一个小板瞪坐到了一旁边把烟锅里的烟丝点了起来,幽幽的抽着,整个过程都没有说一句话。
??? 此时围着的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他鬼:.....到底要干些什么。等老先生把烟抽完了,他说,可以了,然后让婶子把他交给她的包袱拿过来从中取出一件画了太极图的道袍穿上,然后又从随身的包袱里面取出了朱砂之类的物什儿。正当要下笔之际,他说,众人都散了吧!这里不方便外人看着。于是婶子便把众人都推出了院门,这时老先生才说,把你男人的底裤也脱了吧!婶子就默默的照做了。
??? 老先生看都差不多了,便手执朱砂笔,抬头闭眼,对着天空念念有词道“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显神灵,六丁六甲神兵助我行!”之后大喊一声“破!!!”,那笔上便溢出了红色的汁液了。老先生便用笔在二叔的身上画起了符,从额头开始一直到脚上,连那活也让他巧妙的画成了红色。脚底板上也都画上了两道小小的符咒。说来也奇怪!在老先生刚刚把符画完之际,二叔便有了反映,先是口吐白沫,一会后眼睛也睁开了。然后便问:我这是怎么了啊?
??? 婶子看到二叔醒了过来,破涕为笑,上去便要去搂他的头。先生大喊:“慢着!”二婶被吓了跳,站住了脚。那先生又道:“现在谁也不能碰他!一碰我的法便让破了!”然后回过头去,说:“后生!你昨天晚上去了什么地方?听你媳子说半夜子时才回到家的!”
??? 二叔便对先生讲了他昨晚的始末。老先生听了,大惊道“年轻人怎么这么不知道好坏!什么地方都敢去?”然后又道:“你躺在这里别动!等什么时候我让你起来你再起来!我今晚便去那五龙庙去看一看究竟!多半那庙是让恶鬼给点了去!想来那恶鬼可以占据庙宇,也不是什么等闲的小鬼!”说完之后,老先生也随着二叔盘腿坐到了地上,调息了起来。
??? 是夜,老先生吃过婶子做的晚饭后,穿着道袍、挎着百宝袋、手持桃木剑出发了。二叔还是躺在那块石板上,瞪着两只眼睛看着那深邃的夜空;蛐蛐儿在那石头逢里叫的张斌随着网上认识的些驴友前来游览,当大家经过了系列的转车换车,最后终于通过小船慢悠悠的来到了,当那个隐蔽而又奇特的小镇出现的大家的面前时,驴友们都兴奋的叫喊着"灵云镇我来了。"正欢。他嘴里狠狠的骂了一句“日他妈妈的!”,婶子从收拾完饭碗从屋里出来,手里提着小板凳儿静静的做到了他的身边。
??? 再看,那老先生当下已到了汉庄王山下,那崎岖的上山小路几乎都要看不见了。他抬头朝上望了望,发现在那不远处的土堆上好像蹲着一个人,一动不动的就那么蹲着。他心想,这三更半夜,会有谁没事蹲到这个地方。这样想着,他伸出手来,用食指和中指点到眉心处,口中念念有词。只见一道金色天光从天而降注入先生眉心之处,好生了得。此时,老先生抬目纵观四周,亮如白昼。再看那土堆上,那还见得什么人影,早就不知逃去了那里。先生一步步朝着山上走来。突然,远处的山凹里传来了一阵凄厉的女子叫声。先生连忙奔了过去,可是那里空空如也!他又折了回来,想这鬼东西还真够狡猾!待我上庙里看个"那可能是弄错了吧。前庄那家的女孩死了几个星期了,死的时候身红色的连衣裙。那么小,唉"说完叹了口气。究竟。
??? 此时,一股阴风从山脚下朝着山顶涌了过来。老先生心想,不就一股风怕他做甚,正我老头子乘这风上去罢了!于是也在暗中使起那六丁六甲遁术。
??? 所谓这六丁六甲,相传乃为九天玄女授于皇帝的,六丁为丁卯、丁巳、丁未、丁酉、丁亥、丁丑,是为阴神。六甲为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是为阳神。据说六丁六甲为天帝役使,能“行风雷,制鬼神”。
??? 他乘着这风很快便到了山顶,待他立到庙门口时,那风卷上了天空,在五龙庙的上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那漩涡里还似探出一只龙头来,整个山上都响彻着呜呜的吼叫声。此时,那庙门也不推自开,老先生看了看里面情形,这时却响起了一个声音,好像是从那泥塑像口中说出来的一样,他道:“我乃天机道人,凡人速速离开!”
??? 老先生听了,不觉大笑起来来。厉声道:大胆妖孽,你盘踞庙宇倒也罢了,现在据然敢冒充大罗神仙欺瞒与我!
??? “哈哈哈哈…”老先生说完只是听见了一阵狂笑。笑罢了那声音才反问道:你不信是否?
??? 老先生当然不会相信,此时早已手持桃木剑,指捏剑诀。大声道:信你才怪!不然我老头子也白活这么长时间了!快快现了身来!说完便剑尖一挑,从百宝袋里飞出一纸黄符,直奔着神像的眉心而去。只见那符还未到跟前,便噗的一声着了火,飘飘荡荡化成了灰烬。
??? 此时,那声音又起,道:本念你修道不易,不想与你纠缠。可你咄咄逼人,今日我便与你斗上一斗。
??? 老先生突然感到身后阴风袭袭,猛回头发现那妖物正立于自己十步开外,正抬着头微微的朝他笑。
??? 只见那鬼物全身只着秀羅汗衫,脚踏一双玲珑红面莲花鞋。脸蛋倒也不是太吓人,反倒长的貌美如花,那长长的青丝在风间飘散着…她伸着双指摆弄着自己的发稍。可是这女子虽然貌美,但无处不透着诡异。
??? 老先生看到这一切,不觉惊岔,听刚才的声音,明显是一男人,现今现身却是一个女子。很明显,道行非浅!他道:阳有阳路,阴有阴桥。即然你早已死去,为何不去投胎转世,却在此占着五龙神庙,为祸人间。
??? “奴家去倒是想去,可是阎王殿容不下奴家的身,不敢收我!”
??? “哼…好大的口气!即然阎王殿容不下你身,那就让我试试看那里容得下你!”老先生说着便提剑刺了过去,那女子却并不接他的招,而是远远的避开了。立住身形后道:“夫子你好凶狠哦!上来便想要了奴家的命!”说着还用那芊芊素手轻拍着胸口,说完还掩嘴在一旁切喜。
??? 老先生那里受过这样的耻辱,把那把桃木剑扔到地上,竖起剑指咬破,在掌间书符念咒,只见那风去突变,电闪雷鸣。之后他把剑指一伸,一道闪电随着那方向便咔嚓一声劈了过去。那女子慌忙躲避,身后的大树咔嚓一声裂成了两半,树枝上也着起火来。
??? 此时那女子也大怒,吼道:“老东西!别以为我怕你不成!按辈份你叫我声奶奶也不亏!”正说话间,她两条柳眉倒立,怒目圆睁,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叫声,像是要穿透整个世界一样。老先生忙捏莲花指诀,默念三清神咒才不至于被这声音所伤。但是,先生为了避这一劫,耗费了大量的心力,此时已感不足。那声音刚快要消逝,老先生只听得极风呼呼而生,睁眼望去,那妖孽正提剑飞身直刺而来,只见那剑似真似幻,缥缈虚无,好像根本就不存在一样。老先生大惊,这乃是幽冥剑,是鬼物修炼到鬼仙时以身体的一部分所化之剑,凶险至极。他看到如此景像,连忙躲避,但还是吃了这妖孽的一掌。老先生噗的喷出一口鲜血,知已不敌,忙用起那六丁六甲遁形术,瞬间消失在了山上。
??? 待到那山下,他回头望望,幸好这鬼东西没有追来,不然老头子命今休矣!他又从百宝袋里取出一记黄符,双掌合十,连连变换了几个指诀,那符噗的一声烧了起来,没过几秒钟,只见远远的来了一顶轿子,黑白相搭,看去也不见有人在抬,凭空飞在空中,好生奇怪。那轿子来到老先生近前停下,老先生便抬腿坐了上去,瞬间便消失在了夜空中。
??? 话说二叔和二婶正一个躺着一个坐着看天上的星星,说话。突然看到远处飞来一顶轿子,黑幔白帐,上面还挂着一盏白灯笼。极像了给死人烧去的那轿子。当下二人便慌的没了主见,二叔说,你快跑!我身上有先生画的符不怕!你快进屋去!我在这里档着这**的东西!二婶听了二叔的话刚想跑,却听到身后有人在叫他,他回过头去时,那顶轿子已不见了踪影,而院里明明站了的是那位白天请了的先生。
??? 她瞪大了眼睛结结巴巴的问“先生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 老先生用手捂老杜下意思的望了过去,只眼他就吓得心脏几乎都要停止跳动。眼前的那还是原先那个漂亮的女人,明明就是副骨架啊着胸口,嘴角还留着一丝血迹,他说“我刚刚到,坐的五鬼抬轿!”
??? “五鬼抬轿!……”二婶当时便说不出话来了,“那…那我怎么没有看见…?”
??? “嗯!走了!”
??? “哦!那…那…也不进去喝口水啊?”二婶说了这话,当下却又后悔了。
??? “哈哈哈…你这婆姨倒有趣…还想见着鬼哩!…咳咳…”说着便进了屋里,临进去时说“把你男人也叫起来吧!”
??? 二叔和二婶进了屋之后,那老先生便问道“你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 二叔答道:“现在还没有…”
??? “哦!”老先生抬起头来,抚着颔下那几根白胡子说“那就好!看来我当初做的是对的!我给你身上画的这全身符只能保你三天的寿命,如果三天之内不能重新点上你肩上的那两盏灯,那神仙也没了办法!”
??? 二婶在旁边问道:“那老先生今天去怎么样?”
??? “唉!这妖孽神通广大,看来老头子我拿他没办法!”
??? “什么?”二婶一听这话,一失手把刚给老先生倒的水连杯子掉到了地上。双哭开了“那可怎么办呀?”
??? 二叔在旁边吼道,死就死了!哭甚求了!二婶听了二叔的训斥不但没有止住反而哭的更伤心了。
??? 老先生坐在地上,思虑了半天,说“总是会有办法的!你们两口子先不要着急!快去睡觉吧!”
??? 说着便端身直坐,闭目调息起来。二叔和二婶便也不再说话,纷纷上床睡觉去了。
??? 话说,第二天,老先生的精神好了很多。在吃饭的时候,二婶又问“先生今天可有办法?”
??? “没有!”二婶听了,心中不觉懊恼。端了饭碗到一边去,走的时候念念道:“这什么破庙!干脆拆了去!让鬼占了去这神仙们也不生气!”说完便到一边吃饭去了!
??? 二叔正待动筷,老先生一拍桌子哈哈大笑着说“有了!”
??? 二叔赶忙问“什么有了?”
??? “有办法救你了啊!幸好你婆姨提醒!”
??? 二婶听了也赶快跑了过来问什么办法?
??? 老先生说,即然是这庙是那五龙真君的,那就请他们来收了这妖孽。
??? 二叔和二婶也大叫着是呀?那有别人占了自己家不管的。不过,只怕那五龙真君的庙多了,那能会理这么小的一个破地方。
??? 老先生听了,说:“那到不怕!如果他们不来,那我就让祖师爷说个情!”
??? 当日吃罢饭,老先生便指派二婶去了城里,让他买些水果香烛回来,都要最好最贵的。并让他快去快回。
??? 二婶收拾了一下,当下便跑着赶去了城里,话说他到了集市上后,心想,买什么最好最贵的,只要看着好没有毛病的就好了,也不用花太多的钱了。于是她便瞒着买回来的东西只有香烛是最好的,因为他怕那老先生鼻子叼闻了出来。
??? 是夜,老先生立于供坛前,朝着东南方向,上面摆着各类供品,焚首香点着烛。他口中念念有词,左手摇动招魂铃,右手舞动桃木剑,脚踏七星步,轻挑黄纸符。那符无火自燃,瞬间化成了灰烬。不一会,只见立在一旁的旗幡飘动,东南风起,二叔和二婶立于一旁,身子一颤,明显感到一股湿冷。
??? 这时,在那天空中有一个声音问道:“道长何人?招我何事?”
??? 老先生抬头道:贫道乃老君门生,逢着这个小兄弟被鬼灵所欺,本想助他一助,不曾敌不过那孽障!特烦仙师前来为民除害!
??? “那恶灵欺扰凡间,世间自有定数。我岂能逆天而行之!再者,那恶灵与我何干,凭何助你?为何不请你仙师老君前来助你?”
??? “素闻五龙真君圣德,本此小事亦不敢烦扰于真君!可这恶灵是占着你的五龙神庙而为凶做歹!所以才烦请仙师!”
??? 老先生说了这话,天空安静了少许,又听闻道:吾世之庙宇不下千座,吾怎么能一一顾烦的来。吾还有要事在身,急走急走!
??? “仙师行路渴乏,待坐于此歇歇片刻,我这已备了酒食点心,水果甘露。吃喝一番岂不很好?”
??? “嗯!那倒也好!且叫这两生人回避!”
??? 老先生回过头来对二叔二婶道:“你们快快进屋去,我不叫你们你们不许出来!”于是他两人便慌慌忙忙的跑了进去。
??? 只见门外白光一闪,便又听到刚才那个声音说起话来“有劳道长费心!”
??? 二叔和二婶那里见过这阵仗,偷偷的趴到门缝里朝着外面看,只见那五龙真君头戴紫金冠,身着金甲袍,腰配宝石剑,脚着皂面靴。坐相端端正正,威仪出众。他伸手取了供案上的东西,拿到鼻子边闻了闻。突然大怒起来,大声骂道:小小道士,居敢欺我!说罢,伸手推翻供桌,抚袖而去。二叔和二婶在屋里只看到一道白光闪过,屋外便没了动静。他们赶出房门,只见那老先生呆呆的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待他们走过去,老先生突然回过头来怒声大骂道:让你们准备最好的!你们怎么……这下好了!就等死吧!
???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的二婶直接跪到了地上,他战战兢兢的哭着说道:都是我的错,我一时贪了便宜,就买了些中看又便宜的。本想着可以少花点钱,可是没想到…说着泣不成声了。
??? 老先生站在一边叹了一口气,意味深长的说道“人在做,天在看呐!”
??? 然后回过头来道:本来这五龙真君只要吃过了咱的东西,他就得替咱们办事!可现在…唉…说着他又深深的叹了口气。
??? “那…那…现在我们怎么办?”站在一旁的二叔说道。
??? “现在…等明天吧!明天让你婆姨再到城里去上一趟,挑最好、最贵的吃喝买回来!只有只祖师爷出面了!”说完便落寞的回到了屋里。
??? 他们夫妇二人收拾完了外面之后,二婶死活也不肯进屋里去,她觉得自己动不住老先生的一片苦心,无脸见他。可他们并不知,老先生此刻并不在屋里,早已使那六丁六甲遁术乘着那五鬼脚离开了。于是他们二人便在门外过了一夜。
??? 第二天天刚亮,二婶便又进城去了,她这次再也不敢贪那小便宜,凡是要买的都一定是挑好的、贵的来买。买的那店家个个的眉开眼笑。
??? 话说这老先生离开后,便径直驱着那鬼轿来到了百里之外的穆家庄的一户人家院中,还没下轿,便听到屋内人说话了,那声音显得有些惊奇。“师兄!你怎么来了?”说着便拉开了门,此时正值夜半丑时,天黑的只能看到个影子。
??? 老先生在门外答道:来看望看望师弟么!说着便进了屋。
??? 只见一裸着上身,下边穿着白色底裤,大约50多岁的老汉端坐在床上,身边桌上的烛台早已点上了,正噗噗的燃烧。老先生走进去坐到椅子上,说,师弟近来可好?
??? “好!好!肯定好!嘿嘿嘿…”说完便露出了淳朴的笑脸。
??? “呵呵呵!”
??? “想必师兄前来,必定是有什么要事吧?我看你神色慌然,精力大不如前哇!”
??? “实不相瞒,前两日碰到个硬茬子!差点要了我老头子的命!中了他一掌!又接二连三的做法…唉…”
??? “到底是什么邪东西还能伤得了师兄?快快说来与我听!”
??? 于是,老先生便把这两天的始末对自己的师弟述了一遍。老汉听了大惊失色,道:我等在此处足有30多年,居然生了这等厉害的东西,还以为你下太平呢?真是惭愧惭愧!
??? “我看这孽障修炼了快有五百年了,肯定是近日才到我们这里!这东西现在已经到了鬼仙的地步,不是你我能够除掉的!所以…”
??? “所以你想请祖师爷前来…”
??? “唉…本来我已请了五龙真君前来降了此孽障。不想,那人家的婆姨贪小便宜,弄了些下等的供品,那五龙真君大怒之下掀了供桌,抚袖而是呀,这个世界上见不得阳光的东西,在黑暗中自然十分的猖獗。去!由此,我想请祖师爷前去说个情,必竟是点了他的庙宇为非作歹!”
??? “哦!原来如此!那师兄此次前来定是要我助你烦请祖师!”
??? “是呀!我也是没办法,现在法力锐准,连起坛都快起不动了!所以特来请师弟助我!”
??? “师兄客气!…诶…快让我看看你的伤势如何?”
??? “那日受伤后,我自己调养了一下,但这胸口还是有些疼痛!”说着,老先生便脱了他的罩衣,毛衣光了上身。只见那伤处有一个深红色的掌印,好像随时都会从那地方有血渗透出来。老汉让他坐到床上,下地取了银针、符纸等东西来。他先把针针扎到伤处,然后烧了符纸水给老先生喝下,最后采用祝由之术施以治疗。
??? 所谓祝由之术,是一项崇高的职业,它曾经是轩辕黄帝所赐的一个官名。当时能施行祝由之术的都是一些文化层次较高的人,他们都十分的受人尊敬。祝由术包括中草药在内的,借符咒禁禳来治疗疾病的一种方法。“祝”者咒也,“由”者病的原由也。本法在中国广为流传.多由师傅带徒弟的方法,口传心授。
??? 此时再看那二叔二婶,二婶正买了东西急匆匆的往回赶。此时的二叔在家里却躺倒到了地上,脸色发青,口吐白沫,眼睑上翻,全身僵直,如死了一般。等二婶回家看到这一幕,惊得丢了东西,跑回屋里寻那老先生,可此时那能寻得。出来后,抱着二叔嚎哭了起来。四邻们听到后,又纷纷赶了过来,帮着把二叔抬进了屋里。心软的也哭哭啼啼,多嘴的便说看来是活不成了,小胆小的便缩了脖子躲到一旁,胆大的劝二婶快快准备后事吧!
??? 在当这边哭的热闹,说的慌乱时。两个老人进了院门,看到这种情况,赶紧上去施法救治,好在二叔的身子慢慢软了下来,也不再翻白眼换好衣服,来到楼戏台前。台上有两个人正在排练,就在夏乐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打招呼时,突然,其中人手中的剑挑,朝另个人的胸口刺去。夏乐眼睁睁地看着剑穿透燎个人的身体,她吓得闭上眼,大叫起来。,口里也不吐白沫了,只不过来是昏迷着醒不过来。他们二人做完这些后,驱散了众人,重新开坛施起法来。他们一人咬破中指书符,这符可不是一般的符,而是给天上太上"你能长到我身上,说明咱爷俩有缘分。"霍老爷显然已经思谋好了,他拍了拍自己右大腿外侧,"咱们商量下,你也别在我身上跑来跑去的了,我这条大腿的外侧,以后就是你的根据地了,咱们互不侵害,你看好不好?"老君的信。写了好一会才算完成,之后便是摇铃舞剑,焚符念咒,折腾了大半天。待歇下来后,二婶问:现在做什么?
??? 老先生回道:“等…”
??? “那…那等到什么时候?”二婶又问。
??? “我们也不知道!”
??? 之后,他们二人便跪到了坛前,口中碎碎念叨。二婶则在屋里陪着二叔坐着。
??? 天色已慢慢的暗了下来,如果亥时一过二叔这条命可就要完了。二婶坐在房里,哭一会出来看一会,只见那旗幡纹丝不动,眼看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可是自己却没有半点的法子。最后哭的越来越伤心嚎了起来。
??? 大概在酉时吧!突然东南风大作,那旗幡都被吹的直直立了起来。天上龙吟阵阵。那师兄弟二人在坛前抬起头来看着这景色,心中高兴了起来。看来是五龙真君要来了。
??? 正说话间,哗的一道白光,那五龙真君还是昨日那装扮,紫金冠、金甲袍、宝石剑、皂面靴。他立道法坛前面,道:即然是老君说情,那我便助你们一助!谁随我一块去?与大罗金仙一块战斗的机会可不多哦!
??? 老先生没想到这五龙真君还会让人随他一块去,便道:我去吧!
??? 听到这话,那老汉师弟那肯,对师兄说:还是我去吧!你有伤在身。再者这小兄弟还需要你急时救治!我去比较合适一点。
??? 老先生听了这话,也在理,便说:那好吧!师弟小心!
??? 话刚说完,那五龙真君和老汉师弟我驾着车,想到竟然还未向父母提起过美美,便说:"爸妈,这几天没见到美美吗?如果不出这次意外,她现在应该是你们的儿媳妇了。这几个月她都直在照顾我。"就不见了踪影。二婶在门口看的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
??? 话说那五龙真君和老汉师弟要赶去那五龙庙,那妖孽已好像知晓了情况,化作一团青烟正要遁去。五龙真君法眼一张,施下一道巨雷闪电顿时把那妖孽击落到了五龙庙前。老汉师弟也咬破中指,在右掌中画了一道雷霆符,默默念动咒语,一伸掌落下一道雷去。只惜被那妖物一闪身躲了过去。五龙真君在一旁看了,道“你不另外说点,姐姐小时候身体很不好,已经被医生宣布过放弃,但父母带她看病,终于看好了。每次想起她小时候很受罪,我都觉得心疼想对她好点,但我们俩见了面还是会吵架。汗!行!看我的!”然后又连着施了几道雷电,把那妖物团团困住。大声骂道:大胆妖孽,竟敢点我庙宇,毁我名声。该死该死!又看到那妖女只穿着罗织汗杉,又骂道:光天化日之下,居然穿着如此风骚妩媚!有伤风化!十足该死!十足该死!
??? 此时的那妖孽,早已跪在了早上讨饶,她那银铃般的声音在天际响起,道:民女乃大宋元丰年间人氏,本名陈绣莲,一日与独自己上山前来拜祭真君,却不曾想遇到歹人,在这庙里被人**而后被杀。因此而不得投胎转世!只能在这庙里修炼,曾经两度出去流浪他乡,今日回来,只不过想与那小孩玩上一玩罢了!却不想闹出这等祸端,还望真君恕罪!而今我已修到鬼仙地步。前两日那道士前来,我也不并曾取他性命。还望真君饶命!小女子只求有朝之日遇上那得道仙人,渡我成仙!还望真君饶命呀!说完,便俯到地上嘤嘤哭泣开来。
??? 老汉师弟听了这话,心中不免动了侧隐之心。可是一旁的五龙真君却不以为然,他厉声吼道:小小鬼魅也想妄图仙径!休想!不知廉耻!说完便又施了一道炸天雷下去。
??? 那妖孽看到五龙真君并未因已一席话而有饶恕自己之心,当下便迎着那天雷飞了起来,口中念念咒骂道:
??? 老天老天,汝是贼公。
??? 天道无常,难容奴身。
??? 今日寂灭,万万不从。
??? 老天老天,汝是刍狗。
??? 高高在上,不睁狗眼。
??? 奴今去也,你母长存。
??? 老天老天,汝为娄蛆。
??? 浮游蚍蜉,寄身臭坑。
??? 说是主宰,其实长虫。
??? 今母去也,儿孙长留。
??? 此时,天间风云异常,听到这段话老汉师弟和这五龙真君皆是大惊失色,没想到这个畜牲居然会以身骂天。如果让他成功,那他便可以真的荣登仙班,如果不成,则会形神俱灭。
??? 就在这时,天上连连降下了几道天雷,炸的那五龙庙前草木皆飞。其中一道天雷顺着五龙真君施下的雷电顺势而下,两道雷电汇聚到一起,足足有两米多粗,照的整个山顶上亮如白昼。那妖物现在仰着头,脸色煞白,衣袂飘飘,口中还在不停的咒骂着老天,迎着那"为什么这么说呢?"林杰反问。雷柱直冲而上。只听得“轰隆”一声,也看不见那妖物了,也看不见那雷柱了。只有那隆隆的声响震耳欲聋…
??? 五龙真君站在那去层上,身边有着黑、白、蓝、紫、黄五条龙也在去层里剧烈的翻腾着。慢慢的一切都好像静了下来。老汉师弟站在五龙真君的旁边,默默不语。只听到五龙真君说道:该死!孽障!便转身走了,也不管老汉师弟,他那里懂得腾云驾雾之术,赶忙施起那六丁六甲遁术稳住身形,缓缓落到了五龙庙的门口。
??? 经过刚才那一番折腾,五龙庙的庙门也飞了进去,山顶上一片狼藉。他拾了地上一根还燃着的木头,走进五龙庙。从那个泥塑的五龙真君身后找到了那个姑娘残缺不齐的尸骨,把他抱了着,立定身形施了五鬼抬轿之法朝着二叔家赶去。
??? 那女鬼一灭,这边的二叔当即便清醒了许多,可还是无力动弹。老先生看到这情况,高兴的说,有救了!有救了!
??? 那五鬼抬轿夜行千里,此时,老汉师弟已经到了院里。老先生把二叔抬出院子,让他跪到早已备好的神坛前,老汉师弟从怀里掏出一截尸骨握在手中,口中暗暗念动咒语,那尸骨的一头噗嗤一声着起了火。老先生也在一边结了手印,符合着老汉师弟。只见老汉师弟把那尸骨着火的那端朝着二叔肩膀的两边分别击打了两下。然后又结了手印,念着咒语祷告了一会才算完毕。
??? 说来也奇,二叔的身子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他站起来高兴的感谢着两位师傅。当然,喝酒吃肉,热情款待那是后话。

标签:妈妈婆婆诡异

    上一篇:借宿惊魂 下一篇:军师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