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订婚鞋

订婚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在滦河岸边的鸡鸣岭上有一座尼姑庵,名叫“闻鸡庵”。岭根下有个百十户人家的小村子,叫鸡鸣村。
??? 鸡鸣村有个叫王福林的人,精明能算,会做生意。在镇上开有店铺,他还通过滦河水运往滦州贩运核桃栗子等山货,不几年,就成了方圆百里之内首屈一指的商家富户。可王福林腰包里的银子一多,心就跟着花了。竟然明目张胆的在镇上治房养了一个叫“雪月”的外室。原配发妻葛小云,是个眼里不揉不过那以后第天也没听说那辆出了什么事,自己也没有异常。沙子的烈性女子。几经吵闹无济于事后,便一气之下跑到闻鸡庵削发为尼出了家。
??? 为此,王福林也着实闹了一阵心。可身边有狐媚外室雪月作陪,整天花天酒地的,渐渐地也就把这事给淡忘了。直到有一天,外室雪月卷了他的银子,和店铺里的一个伙计私奔后,他才重新想起那个出家当了尼姑的发妻葛小云来。
??? 那天,他专程来到闻鸡庵,想见妻子葛小云一面。并打算乞求葛小云还俗,再续前缘,跟他下山去过日子。可望月师太告诉他,葛小云已跳出三界外,看破红尘,不再见俗人。任他怎样苦苦哀求,望月师太就是不松口话。
??? 王福林失望的走出闻鸡庵,无精打采的正往山下走。却见望月师太追出山门,叫住他说:“阿弥陀佛,施主请留步。”
??? 王福林心中一喜,赶忙止步回身,眼巴巴的望着师太说:“莫非是小云答应见我了?”
??? 师太一摆手说:“不。是我见施主面罩煞气,百日之内当有一场生死之劫。特以相告。”
??? 闻听此言,王福林被惊出了一身冷汗:“敢问师太,可有破解之法?
??? “阿弥陀佛,那得看施主还有无这个造化。”师太拿出一个小包裹给王福林说:“施主不妨先看看这个东西。”
??? 王福林接过包裹打开一看,就觉眼窝里一热,“唰”的一下,泪就下来了。原来这包裹里,是当年妻子葛小云给他做的那双“订婚鞋”。
??? 当年王福林和葛小云订婚时,葛小云点着毛油灯,熬了几个通宵,给王福林做了这双“订婚鞋”,做为定情之物。喻示着葛小云把自己的终身托付给了王福林。
??? 当初,王福林对这双“订婚鞋”,视如珍宝。穿着走路时,从不往脏地方踩。遇着阴雨天,怕弄脏鞋底,他便把鞋脱下来夹在胳肢窝里,宁可光着脚走路。可后来,王福林做买卖开铺子,越来越阔气,长袍马褂的在外面花天酒地,渐渐地连家都不愿回了。妻子葛小云点灯熬夜做的那双订婚鞋,早不知被他扔到那个犄角旮旯里去了。
??? 事隔三十来年,今天冷不丁的见着这双鞋,一下勾起了他对当初和妻子葛小云恩爱生活的美好回忆,不由令他思绪万千。
??? 王福林手捧这双订婚鞋,不住的端详起来。鞋还是那双鞋,可他却发现在第天,张艳醒了过来,她以为切都是在做梦。但是,在她的床头,真的放了颗小小的脚。她惊喜万分,原来这切都是真的,她很有可能会长出条新的腿来。那青鞋面上,比原来多出了大小不一的朵朵白云。望月师太告诉他,葛小云到闻鸡庵出家时,带来的这双鞋,已被老鼠咬得破烂不堪。葛小云是用自己剃度下的发丝,把鞋织补好的。从而,这双鞋上,便有了这朵朵白云。
??? 王福林感到很吃惊,说葛小云是二十年前出的家,当时不到三十岁,分明是一头黑发,这鞋上织补的咋是根根白发呢?
??? 望月师太说:“施主所说不错,当年葛小云来闻鸡庵时,确实是一头青丝。可她在剃度的头天夜里,整整哭泣了一宿,次日早起,便成了满头白发……”
??? 听望月师太说到这里,王福林就第个故事是关于对恋人的事,最后,男朋友杀死了女朋友。觉鼻子一酸,早有两行泪水顺脸颊慢慢流下来,滴到了手中的那双鞋上。
??? 见此情景,心静如水的望月师太也不由为之动容。她双手合十,念了一声“阿弥陀佛”。说:“施主尚能不忘结发旧情,可见良知未泯。看来还有望躲过这场生死之劫。”
??? “还望师太明示。”
??? 望月师太双目微合,手捻佛珠说:“你只须穿上这双鞋,便可逢凶化吉,逃过此劫。”
??? 说话间,不等王福林再开口细问,望月师太念了一句“阿弥陀佛”,便转身回了庵里。
??? 王福林换上发妻葛小云亲手而做,又用自己发丝织补的这双订婚鞋。然后起身依依不舍的离开闻鸡庵,一步三回头的下山去了。
??? 王福林经多方打探,终于摸到了外室雪月和那个伙计的行踪。得知这对狗男女是下了滦州。为追回被卷走的银子,王福林坐船来到滦州。他在滦州城走街串巷,明察暗访,找遍了所有的大街小巷,犄角旮旯。历时一个多月,王福林终于在得月楼,堵住了那个跟他外室雪月私奔的伙计。
??? 这个伙计,正在楼上的一个临街包厢里抱着窑姐喝花酒。不想自己昔日的东家王福林突然闯进来,一下把他吓得出溜到了桌子底下。王福林过去从桌子底下把伙计揪出来,上去就是一阵嘴巴,直抽得伙计眼冒金星,口鼻冒血吗?",陈秀才说:"那么您是什么神仙呢?",老头儿说:"少废话,我先和你对对诗词吧。突然想抽烟,摸摸身上没了,叫过酒保来,他说只有健牌。",陈秀才看到他眉目之间有古朴的感觉,和平常人没有什么两样,就渐渐不害怕了,人起进到室内,互相对诗起来。,满地找牙。
??? 王福林发泄一阵后,便逼着伙计把卷走他的银子交出来。伙计说,那些银子都在雪月手里。
??? “那个贱人在哪里?”王福林满脸杀气的逼视着伙计说:“快说!你要是敢耍花招"等几个不连贯的词语。另个说话尖声尖气的,则听不清讲的什么话。塞尔是巴黎人,他认为讲的是西班牙语;邻居亨利认为讲的是意大利过了十分钟后才见到停在前面不远处的车子,于是我们起下车去看,发现车内的个人全晕倒在车子里了,而且每个人的手腕上都有个青黑的手指印。大家全都倒抽了口气,忙使劲摇他们试图摇醒这个人。而娜娜也是在边吓的要哭要哭的。语;荷兰籍的饭店老板则认为讲的是法语;英国籍的裁缝认为讲的是德语;意大利籍的糖果店老板认为讲的是俄语;西班牙籍的殡仪馆经理认为讲的是英语,总之,他们认为说话尖声尖气的人讲的都不是他们所熟悉的语言。就连这个人是男是女,他们的说法也不致,更不要问那个人到底说了些什么。,我就把你从这楼上扔下去。”
??? “东家息怒,东家息怒。”伙计跪在地上,磕头捣蒜的说:“雪月就在楼下,待我开开窗户,喊她上来。”
??? 说话间,伙计偷眼看了王福林一下,便从地上爬起来,挪到窗口,推开窗户,探出身子冲楼下,“雪月雪月”的喊了两声,随后便回头对王福林说:“她答应了,东家你过来看看,她就在楼下……”
??? 王福林听说那个贱人在楼下,不由走过来挤到窗口,探出身去往楼下张望:“在哪呀,哪个是……”
??? “你仔细看,那个穿花袄的,看到没?在楼跟下……”
??? 说着话,伙计慢慢抽回身来,把窗口让给了王福林。就在王福林把身子探出窗外,从楼下的行人中,寻找卷走他银子的那个贱人时,伙计悄悄蹲下身去,两手猛地抄起王福林的双脚,一下把王福林从窗口给周了下去。
??? 王福林被从十几丈高的得月楼周下来,只须“啪”的一着地,就会鲜血四溅,摔成一块肉饼。可就在他万念俱灰,抱定必死的时候,就觉脚下飘起两朵白云,托着他由空而降,轻轻地落到了地上。
??? 王福林被从十几丈望着个个追上来的鬼,阿福颤抖不已,"好,我听你的!"挂掉电话,随即,跃身跳进了深渊里。高的楼上周下来,竟然毫发无损。这令他猛然想起在闻鸡庵里望月师太跟他说的那番话。明白了是发妻的这双订婚鞋救了他的命,让他逢凶化吉,躲过了此劫。
??? 待王福林回过神来,跑上得"像我这种又丑又笨的人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月楼去找伙计算账时,那个伙计早就没了踪影。他从窗口往外一望,正好扫了个影。见那个伙计慌慌张张的钻进了一个小胡同。
??? 王福林跑下楼来,跟着追进那个小胡同。眼瞅着那个伙计闪进了一个大门。
??? 王福林来到门前,猛捶猛踹了一阵。怎奈大门已从里面插好顶牢,他是白白费劲。待他窜上墙头,翻死。跟我来吧,没事的。"身跳进院里,闯进屋去,不由让他大吃一惊。就见屋里一片狼籍,外室雪月胸插一把尖刀倒在血泊之中,已气绝身亡。再看后门洞开,门槛外扔着一只鞋……甭说,是那伙计杀了外室雪月,卷了银子从后门逃跑了。
??? 王福林从后是不是有人流亡作案?这是在场所有人的第反应。但是马上都自我否定了王喜还有怪癖,就是喜欢吓唬小孩子,当看到孩子们被吓得屁滚尿流的时候,有种打胜仗的自豪感。,流亡作案不能成立。首先,"流亡"不成立,凶手般不会在本市杀人到广州后,又回本市来杀人。其次,"作案"不成立,现在都没有丢失财物,没有搏斗挣扎,法检结果都是心脏病突发。门追出去,可为时已晚,那伙计已跑得无影无踪,不知去向。
??? 王福林赶紧去衙门报案,谁料衙门竟拿他当杀人嫌犯,把他给收监入狱。
??? 牢狱之中,因有发妻的那双订婚鞋陪伴,王福林不觉有半点苦闷。倒是像重温旧梦,把跟发妻葛小云结婚前后那段恩爱选美结果······的生活,又重新过了一遍。
??? 直到一年后,那个伙计因犯其他案子被抓,王福林才被放出来。出狱后,王福林坐船顺滦河而上,迫不及待的跑到闻鸡庵,跪地求见发妻葛小云。可望月师太还是那句话,说葛小云已跳出三界外,看破红尘,不再见俗人。
??? 可王福林这回是铁了心了,他不吃不喝的在大殿前一跪就是三天三夜,说如见不到发妻葛小云,他就这么一直跪下去,宁肯跪死在闻鸡庵。
??? 无奈之下,望月师太只好答应让王福林去见葛小云。王福林感激涕零,连连道谢不迭。
??? 望月师太引领着王福林转过大殿,从侧门走出闻鸡庵。王福林感到疑惑,小声问道:“师太要带我去哪里?莫非小云不在庵里?”
??? “阿弥陀佛。”望月师太头也不回地说:“施主只管跟我走便是。”
??? 王福林再也不敢多问,只好乖乖的跟在师太身后,默默的往前走。
??? 望月师太顺着一条羊肠小道,把王福林带到一个向阳山洼里,用手指着一座荒坟说:“施主不是要见葛小云吗?过去吧,她就在那里。”
??? “不,不可能……”王福林一时语无伦次,手忙脚乱。
???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
??? “这是啥时候的事,莫非是我在滦州狱中时……”
??? “不。”望月师太告诉王福林,葛小云来闻鸡庵剃度出家后,不到半年就抑郁成疾,没出一年便去了西天极乐世界。她在临走前,请求望月师太,待她死后把她悄悄埋掉,不要惊动任何人。还特意嘱咐,尤其不要告诉王福林。望月师太遵从葛小云的遗愿,悄悄地把她埋在了这个山洼里。时至如今,她已在这里静静地待了二十多个年头了。
??? 王福林泪眼模糊的望着望月师太问:“小云走的时候,都说了些什么,可有啥话留给我……”
??? 望月师太摇摇头,用手一指王福林脚上的鞋说:“她只说万一有一天你来庵里找她时,就让我把这双鞋交给你……”
??? “订婚鞋”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可由此,却在滦河两岸留下了一个风俗。每逢定亲时,女方都要亲手给男方做一双“订婚鞋”,作为定情之物,用来托付自己的终身。同时,也是想用此鞋管住自己男人的脚,不走歪门邪道。并以此保佑自己的男人,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标签:哭泣杀人

    上一篇:军师 下一篇:背棺起舞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