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聆听者

聆听者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别对它说
??? 晚自习下课后,所有人都争着抢着往门外冲,只有黄佳怡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唉声叹气。最近烦心事太多,搅得她上课都没有心思。等所有人都离开后,黄佳怡开始偷偷地哭,身旁也没有人能安慰她,她便越想越觉得委屈。
??? 就在这时,教室的灯忽然灭了,黄佳怡摸索着打开手机灯,环视四周,然后不情愿地合上书准备离开。
??? “你最近心情不好啊?”这时忽然有个熟悉的声音从他身后传了过来,她猛地转身,借着手机昏暗的光看向站在门口的人。
??? “易筱,你怎么还没走?吓了我一跳。”当看清来人后,黄佳怡悬着的心也慢慢落下了。
??? “对不起,吓到你了。”易筱说着微微一笑,可黄佳怡感觉她的笑容很勉强,生怕扯到脸上的肉一般。就在黄佳怡上下打量她时,易筱又开口说道:“你最近好像心情不好,能跟我说说吗?或许我可以帮你呢!”易筱朝黄佳怡靠近,一股轻微的腐烂味儿扑鼻而来。黄佳怡皱了皱眉,又不好意思捂住鼻子,只能由她坐在身旁。
??? 黄佳怡叹了口气,然后慢慢说道:“也没什么?就是跟舍友不合。”
??? 易筱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然后扭头看着黄佳怡: “是和尤美吗?”她的长发盖住了一半的脸,腐烂的味道就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黄佳怡一怔,自己和尤美的事情除了寝室的人,就没人知道了,这个易筱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正困惑时听着车轮敲击铁轨的咔嚓声,我的头越来越疼了。这时我注意到坐在我对面的那个十出头的男孩正在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你是梁山先生吧?没想到我能和鼎鼎大名的梁编剧坐在起,真是生有幸啊!宋小刚导演您的《假戏真做》我看了,真是精彩!",易筱又开口说道:“你不知道,尤美很早就跟你男朋友有染了,被我抓住过很多次,可是说了又怕你闹,所以就一直隐瞒着。”易筱瞥了一眼黄佳怡,殊不知她的话已经深深地刺痛了黄佳怡的心。
??? 原来,一个星期前,舍友白静就告诉她,尤美好像跟她男友有事。黄佳恰本来不信,可后面说的人多了,她也就半信半疑了。她还问过尤美,都被她当面否认了,但黄佳怡哪里还放心得下?这两天一直都在跟踪尤美,没想到被尤美发现后大发雷霆,光天化日下大骂黄佳怡。
??? “真是过分!”黄佳怡站起来拍着桌子吼道,自己本来打算相信她了,没想到她真的背着自己和陈威有染。
c1();
??? 易筱看着黄佳怡气愤的模样,又在一旁添油加醋道:“亏你还把她当成好朋友,没想到她背着你干这种事情,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那就把心里的火都发泄出来把想骂的话都说出来吧!我是你最好的聆听者。”
??? 听易筱这么一说,黄佳怡鼓起了勇气,将这几天所有的怨气都发泄了出来。可她光顾着生气,完全没有发现,黑暗中的易筱在不停地膨胀。
??? 听怨
??? 黄佳怡骂完后,气也消了一大半,手机的灯光越来越微弱,最后彻底消失了。
??? “没电了,我们回去吧!谢谢你能安慰我,你比我的舍友们好多了。”虽然教室里面伸手不见五指,但黄佳怡还"瞧啥啊!死人有啥瞧头?" 是对着黑暗处说道。
??? “应该是我谢谢你。”易筱的声音不知为何变得特别粗犷"昨儿个谁最后个走的?",就像一个很粗鲁的胖女人。
??? “你、你的声音怎么了?”黄佳怡害怕地问道。
??? “嘿嘿。”黑暗中,传来了一阵诡异的笑声,黄佳怡感觉周围的温度下降了不少,"张苏,我看再怎么做都是白忙活,吉他弦都能割断刘伟的手指,那么每样东西都可能成为杀人凶器。如果真的是他回来了,我们逃不掉的。"霍玉东说。一双猩红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着贪婪的光芒。就在这时,教室的灯突然开了,黄佳怡才看清眼前的易筱,此时她满脸龟裂,就像气球一样慢慢膨胀,最后“砰”的一声在黄佳怡面前炸开了花。教室里,一瞬间血肉模糊,地上、桌子上都是易筱残存的尸体碎片,黄佳怡瞪着眼睛愣在了原地。
??? “快跑!”随着门口的一声大喝,黄佳怡这才反应过来,尖叫着跪在地上失声痛哭。
??? “快跑啊!”门口的尤美冲过来将黄佳怡从地上拉起来,然后朝教室门口跑去。而此时,地上的鲜血慢慢聚集在一起,像条血蛇一样朝黄佳怡袭去。
c2();
??? 尤美拉着黄佳怡冲出教室,门被关上的瞬间,那条血蛇也被阻拦在了教室里。
??? “啊!”黄佳怡看着手上的血痛哭着,刚才的情景历历在目。
??? 尤美将门锁好,然后扶住黄佳怡:“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那东西已经盯上你了,我们得想办法制止。”
??? 黄佳怡抬起头看着尤美: “这、这是怎么回事?”
??? 尤美叹了口气,然后慢慢说道:“咱们学校最近的怪事这么多,你就真的没有怀疑过,为什么好多学生都离奇失踪了?”
??? 听她这么一说,黄佳怡瞬间想起来了,自己班上失踪的两个学生,至今都没有找到人。黄佳怡抽泣了一阵,然后继续问道: “这跟今天这件事有什么关系?现在坏人那么多,网上经常报道大学生失踪的消息。”
??? “咱学校的情况可不是普通的失踪,直接告小莫的买卖也越做越大,最终在桂林土特产批发市场买了家门面,关了小时装店,带老婆孩子搬进了月客花园套复式楼。诉你吧!学校里最近闹鬼,专门潜伏在那些怨气比较深的人身旁,伪装成聆听者,然后套别人的烦心事,再添油加醋,把烦心事变成怨恨,从而达到它壮大的目的。”尤美一本正经地说道。
??? 黄佳怡彻底哭不出来了,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情她还是头一次听说。
??? “我知道,你最近因为我和陈威走得近而生气,我一直没时间跟你解释:是陈威故意lee不是政府官员,而是大学应届实习生。会议结束后,她没有跟大人物回国,留在博鳌——我们同居了整整个月零天。这么做的,他就是想让你生气,然后怨恨于我。”尤美说完,黄佳怡瞪大了眼睛,不解地问道: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害我?”
??? “不是他要害你,是他身体里的东西。我跟你说过,这个东西专门找有烦心事的人,陈威上次英语考级顶撞监考老师,然后被赶出了考场,所以一直很烦心。”尤美说着便看向黄佳怡。
??? 听她说完,黄佳怡的心情好了点儿,可一想到陈威,她就开心不起来了:“那现在怎么办,有办法救陈威吗?”
??? “陈威还没有像易筱那样走火人魔,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要让陈威成为聆听者,一旦聆听了别人的故事,那他就会和易筱一样了。”尤美说道。
??? “可是怎么才能不让他变成聆听者呢?”黄佳怡握紧了尤美的手,“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对,但请你帮帮他。”
??? 尤美无奈地笑了,然后说道:“我早就看出陈威不对劲儿了,所以这两天一直在查询陈威的事情。今天,终于在网上查到了一些线索,贴吧上说只要不让他听别人的烦心事,不要让他体内的恶鬼壮大就行了,不过你得先把他叫出来,先缓住他,等明天天一亮咱们再想办法。”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 血蛇
??? 尤美说完话,黄佳怡就立即拨通了陈威的电话,电话响了几声,那头传来了陈威不耐烦的声音。
??? “陈威,我现在在你们寝室的楼下,你能下来吗?”黄佳怡握紧手机,有些紧张地说道。
??? “大晚上的,你还让不让入睡觉了?有什么事情明天说。”陈威说着还没等黄佳怡开口就把我拿起镜子,翻来覆去的看。那是面带柄的化妆镜,有点象中世纪的贵妇人使用的那种,看上去很名贵,镜子的边上镶嵌着数颗晶莹的水晶,弯弯曲曲的装饰的花边爬满整个框架。就面镜子而已,有什么好特别的。我不由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突然,我发现包裹中放置镜子的下放着张纸条。我拿起来看,上面用种很特别的文体写着:电话挂了。黄佳怡握着电话,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他、他怎么变成这样了?以前我说什么他都言听计从的。”
??? 尤美拍了拍黄佳怡颤抖的肩膀,安慰道:“他现在被恶鬼附身,脾气暴躁得很,这样惹恼别人,消极"果然和我的遭遇模样。那老人叹息说道。丁志伟听老人这么说,慌忙问为什么。那老人说,我教给你的这个方法,叫做鬼运财术,即是利用道术,催动个方向的鬼魂为你运财,但是这运财,并不是从别的地方运过来,而是将你后半辈子的运气,财气,全都运回来。由于每个人的运气财气都是固定的,因此时间到,你的切财富都会顷刻间化为乌有。"的情绪才会让它强大。而且,现在那恶鬼已经盯上你了,所以这个时候你要振作,保持好心情,不能让那个恶鬼得逞。”说着她又抬头看了看楼上,陈威的寝室灯亮了,“你看,他这不是要下来了吗!”
??? 话音刚落,陈威寝室的窗户“哗啦”一声,一个人影伴随着玻璃碎片掉了下来。
??? 尤美和黄佳怡急忙跑了过去,可当看清掉下来的人是陈威后,两人都吓得叫了起来。陈威的寝室经过查阅大量的资料,帕特森了解到,澳洲土著人有种神秘的杀人方法。叫"骨指术"。当地人用人骨和头发制成种工具,在对它举行过"什么,摆首饰盒?"洪玉不可思议地问。复杂的仪式后,它就被赋予了强大的超自然力量,只要被这人骨指过,再尖声念出串咒语,受害人必定在劫难逃。在三楼,从三楼掉下来,不至于摔死,可偏偏,有一块很长的玻璃碎片穿过了他的脑袋。
??? 一瞬间,整个男生寝室楼所有寝室的灯都亮了,很多人都趴在窗户上观看着,唯独陈威的那间寝室没有动静。
??? “一定是陈威聆听了别人的故事,然后被恶鬼害死了。”黄佳怡蹲在地上失声痛哭,尤美却突然尖叫了起来。
??? 黄佳怡猛地抬起头,只见陈威身上的血迅速聚集在一起,然后变成了一条大血蛇,朝黄佳怡扑了过来。
??? “啊!”黄佳怡尖叫着躲开了它的袭击,血蛇撞到大树上散开了。
??? “你没事吧?”尤美跑过来担心地问道。
??? “怎么又是血蛇?”黄佳怡皱紧眉头问道,她记得前面易筱死后也出现了一条血蛇,难道原因在这条血蛇身上?正这么想时,尤美又大叫了一声,黄佳怡转身,看一道红光迅速爬进了陈威的寝室。
??? 就在这时,寝室楼的大门开了,很多人都从里面蜂拥而出,将陈威的尸体围达富得看了看表说,"现在是早上点,应该是昨晚-点。"了个水泄不通。
??? “是那条血蛇,我想,它就是寄居在人体里的鬼。”尤美指着破窗小声地说道。
??? 忽然间,尤美又想到了什么一般,急忙说:“我记得以前学校有个心理老师,学生有心理问题就去咨询他,他可是每个学生最好的聆听者。可后来,老师跟未婚妻分手了,整日借酒消愁。学校的心理咨询室突然关闭,很多人因此查询老师的去向,后来才知道原来是老师失恋了。有个学生自告奋勇地去安慰老师,可他总是把老师带上消极的道路,说老师女友的坏话,最后那位老师对女友起了杀心。当她女友倒在他面前时,他握紧刀子疯狂地笑了起来,因为他看到女友的手里握着一张纸,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癌症晚期。老师最后含恨自杀,没多久,那位在老师耳旁说他女友坏话的学生惨死在了学校里,怪事也是从那天开始的。”说到这里,两个人四目相对。
c1();
??? 良好的心理
??? “所以害我们的就是那个老师的鬼魂?”黄佳怡颤抖地问道。
??? 尤美点了点头,继续说:“现在它已经钻进了陈威的寝室,附身在他的某个舍友身上,我们必须找到那个人,然后带他去心理咨询室。”
??? “可是他们寝室里有三个人,我们怎么确定那个鬼附身在谁的身上呢?”黄佳怡不解地问道。
??? 只见尤美扬了扬嘴角:“这还不简单?”说着她开始推搡黄佳怡。黄佳怡一个踉跄摔倒在地,然后大吼道:“你有病啊?”
??? “对,就这样。”尤美小声说道。黄佳怡才明白过来尤美是想用这个方法引那个鬼出现,只要自己越生气,它就越有说起来也挺辛酸无奈的,为了红领巾这件事,娃子和奶奶都无计可施,家里太穷,穷的连块完整的布料都没有,有块红布,可还是破破烂烂的,娃子难免会沮丧。可能出现。
??? “你抢我男朋友,你还有理了?”黄佳怡起身快速入戏,尤美也跟着吵了起来。两人的吵闹声,很快就引起了周围人的不满,很多人开始斥责两人,两人只好灰溜溜地离开。
??? 两人来到离男生寝室楼很远的地方。路上,尤美看着黄佳怡说道:“我想,它已经来了。我们分开走,我先去心理咨询室等你,你带它过来。”她说着便迅速离开了。
??? 尤美走后,校园里仿佛没有了一丝人气,尽管黄佳怡心里很怕,但还是鼓足勇气走在了路灯下。
??? “你和尤美吵架了?”突如其来的声个小伙子捡起了它,看了眼里面的现金,赶紧揣进了怀里。音让黄佳怡浑身一颤,这个声音是鹿明的。黄佳怡慢慢转过身,然后哭丧着脸看着他:“要不是尤美,陈威也不会跳楼。”
??? 鹿明露出一副同情的表情:“我早就劝过陈威,那尤美不是什么善类,可他……唉。”
??? 黄佳怡在心里冷哼一声,鹿明这个人他很了解,为人大方,也从不在别人背后搬弄是非,所以他今天一定有问题。黄佳怡又开始表演苦情戏,而鹿明则在一旁说尤美的坏话,黄佳怡不能顺着他的意思说下去。只好擦着眼泪说道:“唉!我也不怪她,要怪就怪自己没能耐。”
c2();
??? 鹿明的目的没有达到,显然有些着急。黄佳怡见准时机,立刻说:“算了,反正我现在也睡不着,不如你陪我去个地方吧!”
??? 黄佳怡带着鹿明来到那个荒废的心理咨询室,鹿明身体一颤,然后不解地问道:“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 “这心理咨询室关的时间太久了,要是有个心理老师就好了。我这两天情绪太消极,应该是心理出现了问题。”黄佳怡说着转头看了看鹿明,鹿明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是啊!”
??? 两人走进去打开灯,里面布满了灰尘。黄佳怡环视着四周,然后看向鹿明:“听说这里以前有个老师叫郑杨安,后来殉情自杀了。真是可惜,很多同学都为此痛哭了一场。”她转身用手指轻轻地擦拭桌子上的灰尘。
??? 鹿明愣在原地,黄佳怡瞥了他一眼,继续说:“虽然我需要心理医生,但我现在想通了,想要治好这个病,首先就是心态要好。如果整天都想着怎么害人,那么这个病就永远好不了了,你说对吗?”
??? 鹿明听她这么一说,原本僵硬的身体慢慢放松了下来。他冷笑着,缓缓地走到桌子前,然后坐在那张布满灰尘的椅子上,轻轻地敲着桌面。鲜红的血像河水一样从他身上流下,最后染红了黄佳怡面前的地面。
??? 鹿明脸上的皮肤慢慢撕裂,就像有人拿着刀在他脸上划过一样,所有的皮肉都耷拉在脸上,黄佳怡强忍着想要吐的冲动。
??? “说的那么好听,做到的又有几个?”说着他便抬起手,手上的血液开始慢慢倒流。
??? “不要,鹿明,会死的!”黄佳怡大叫道,人没有了血就必死无疑了,“你已经杀了那么多人,现在放手还来得及。”
??? “哼,我做不到!”
??? “可是她做到了!”尤美突然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挡在黄佳怡面前。坐在椅子上的郑杨安显然一怔,但当看到尤美手中的照片时,还是忍不住流下了两行血泪。
??? “她之所以跟你分手,就是因为自己得了癌症,不想让你太难过,她每天都会在你喝酒的那个酒吧偷看你,尽管你搂着别的女孩卿卿我我,但她依旧不恨你。她是想看着你得到幸福。”尤美说着举起手中的打火机,将照片烧掉了。
??? 郑杨安尖叫着冲了过来,尤美倒退两步,继续说道:“你杀了这么多人,她也活不过来了,你何不下去好好陪她呢?”
???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郑杨安尖叫着,嘴唇因为张动太大而撕裂。
??? “那就别怪我们了。”尤美从口袋里掏出一小瓶酒精,全都倒在了地上的那摊血上。郑杨安显然没有想到她会来这招。地上的血瞬间聚集,朝尤美的脑袋扑去。
??? 尤美将手中的打火机扔了过去,一瞬间,聚集在一起的血迅速燃起,尖叫声在火堆里传来。黄佳怡松了一口气,尤美转身看着黄佳怡: “这件事后我可不敢再说别人的坏话了,这学校里有这么多鬼,指不定就出现了下一个聆听者呢!”
??? 黄佳怡“扑哧”一声笑道:“保持好心态是很重要,不过你是怎么想到用火烧的?”
??? “因为血蛇啊!我猜想它所有的鬼气就在那里,如果血少了,它也就魂飞魄散了吧!”尤美得意地笑道。
??? 等两人离开不久后,火堆慢慢熄灭,腥臭味在这个不大的房间弥漫开来,而地上那摊被烧得胶黑的血突然冒起了气泡……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标签:女人教室自杀惨死鬼附身

    上一篇:一个穷秀才的复仇遗书 下一篇:青梅的眼睛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