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免费试吃

免费试吃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寿司
??? 见林梦走进教室,张天璐立即端着一金鱼子寿司走了过来。
??? “吃吧,我请苏聪怔,但马上就反应过来,他猜测,这个蒋同学估计有梦游症,喜欢在睡梦里东游西逛。这是种神秘的现象,也是门神奇的本领,年来,苏聪还真没亲眼见识过。客。”张天璐递给林梦一个,微笑着说。鱼子寿司十分诱人,深绿色的海苔裹着糯米,金黄色的鱼子层层叠叠铺在上面。
??? 林梦笑着接了过来,她和张天璐是闺蜜,她爱吃什么张天璐全知道。
??? 林梦咬了一口寿司,低头的时候忽然看到张夭璐的胳膊上有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黑点儿,像是染上去的脏东西。她刚想指出时电话响了,就急忙出去接电话了。
??? 电话是另友海子打来约她看电影的,林梦喜滋滋地去了。
??? 两人看完电影回到学校后,已然是午夜了。海子回了自己宿舍,而林梦在进宿舍前,却被一个身影吸引,跟踪而去。
??? 林梦看这身影十分眼熟,却又一时想不起来是谁,只见这身影鬼鬼祟祟地往操场方向走去。
??? 等林梦跟踪到操场,便看到远处的角落里,闪着一点幽幽的光亮,她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只见一人坐在操场角落,背对着她,披头散发,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 林梦踮起脚尖,慢慢地走了过去,只见这人在身前点着一支蜡烛,微微侧着脸,看向抬着的右胳膊,左手正往胳膊上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黑洞里塞些纸团类的东西。
??? 林梦一惊,这不正是张天璐吗?她忽然想起今天在张天璐胳膊上看,英军诺夫列克将军率领的第军团准备进攻土耳其的达达尼尔海峡的军事重地加拉波利亚半岛。那天英军很英勇地个个爬上山岗,高举旗帜欢呼着登上山顶。突然间,空中降下了片云雾覆盖了百多米长的山顶,在阳光下呈现淡红色,并射出耀眼的光芒,在山下用望远镜观看的指挥官们对此景观也很惊奇。过了片刻,云雾慢慢向空中升起,随即向北飘逝。指挥官们才惊奇地发现,山顶上的英军土兵们全部消失了。到的一个小黑点儿,原来那不是染上去的脏东西,而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小黑洞。
??? 此刻张天璐把那黑洞里塞满东西后,又拿起一支沾了颜料的画笔,在那黑洞处一笔一笔细致地描着。慢慢将那些塞进去的东西染成了肉色,很快就与皮肤混为一体,很难看出有什么异样。
??? 林梦一下子就蒙了,张天璐到底在千什么,她是人还是鬼?
??? 林梦想逃走却摔倒在地,声响惊动了张天璐,张天璐急忙抓住林梦。此刻张天璐的表情极度扭曲,眉头皱得往上扬去,鼻子拧着,嘴巴张得大大的。她恶狠狠地说道: “你如果敢把刚才看到的事说出去……”她说到这里忽然“啊”地一声,整个人仰面摔了下去,随后身体蜷缩起来,额前的汗水更是大颗大颗地往外渗。
c1();
??? 林梦见机会来了,扭身就跑。此时却听到张天璐在身后断断续续地说道: “找,找吴秀莲……”等林梦快跑远时,张天璐忽然大叫了一声, “对不起……”
??? 林梦愣了愣,然而她转过身去,却看到操场空荡荡的,连半个人影都看不到了。
??? 吴秀莲
??? 林梦回到宿舍便倒在床上,全身如凉水浇透一般,一阵阵地打着寒战。到天亮时,已然是发烧了。林梦这一病就是两天,期间一直迷迷糊糊,幸亏有舍友照顾她,端水喂药,三餐一顿不落地送到床前。
??? 直到第三天林梦才觉得好了些。一开手机,有好多短信和未接电话,都是男友海子的。林梦强打精神,约了海子碰面。
??? 没曾想一见面,海子就连声发问: “你这几天千什么去了?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是不是不想和我在一起了?”
??? 林梦本来就有些恍惚,听海子这样说,连解释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冷着脸转身往回走。
??? 海子更急了,一路追着问: “你倒是说话啊。是不是变心,喜欢上别的人了?!”
??? 林梦一句话没说,闷着头回了宿舍。
??? 宿舍里空无一人,合友们都上课去 了,林梦看着张天璐空荡荡的床,这才 想起张天璐从那晚后就消失了。
??? 林梦一想起那晚操场的事,又开始 紧张起来。此刻忽然一阵奇痒袭来,林 梦连忙挠了起来,这痒仿佛来自五脏六 腑,瞬间涌遍了全身。好像有一颗种子 在身体最深处扎了根,正抽丝发芽,想 要吸走她的血肉。
??? 林梦刚开始轻轻挠着,觉得不过瘾,干脆卷起袖子用力挠。就在这时,怪异酌事情发生了,她胳膊有一处的皮肤变得薄如蝉翼,只挠了几下,便破了皮,出现一个小小的黑点儿。这黑点儿出现后并没流血,连肉色都见不到,只有些细细的深褐色的小颗粒从黑点儿里涌了出来,散在破皮处,像极了一颗颗细小的虫卵。
c2();
??? 午时的阳光从窗户边缘照进来,刚好照到林梦的胳膊上,只听见“吱”的一声,那些虫卵状的东西便如同化灰般消散在空气中。
??? 林梦惊恐不已,她不知道张天璐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左思右想,决定按照张天璐最后所说的,去找那个叫吴秀莲的人。
??? 林梦立刻动身去了教室,只是她没注意到,从她踏出宿舍楼开始,就有个身影悄悄地跟着她。
??? 幸好学校不大,林梦一路打听,很快便打听到,张天璐有一个老乡叫吴秀莲,是计算机系的。听说不知道生了什么病,已经很多天没出过宿舍了。
??? 到了吴秀莲宿舍门口后,她在门外小声问道: “请问吴秀莲在吗?”
??? 一个女孩开了门,厌恶地指指靠窗的一张床,故意大声说: “那个怪胎啊,弄得宿舍里臭烘烘的,害我们不得不去别的宿舍借住。我劝你还是走吧,免得沾染上一身臭气。”说完翻了个白眼,走了出去。
??? 林梦有些犹豫,最终还是走了进去。
??? 宿舍里只有靠窗的床上躺着一个人,其他的床铺都是空的,只见那人用被子捂紧全身,仅仅露出一只眼睛,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床上到处散落着饼干屑、方便面渣等,一股浓浓的酸臭味扑面而来。
??? “找我什么事,说j”被子下面传来又粗又凶的声音。
??? 林梦壮着胆子说: “张天璐失踪了,她在失踪前叫我来找你。”
??? “失踪了?”吴秀莲愣了一下,叹口气道, “看来我也躲不掉了。”
??? “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林梦追问道。
??? 吴秀莲没有回答,却开始发问: “你最近是不是觉得全身发痒?”
??? “是……”
??? “呵,看来你也染上了,”吴秀莲冷笑一声,停顿了片刻,神色有些默然, “这,应该算是一种‘病’吧,染上这种‘病’的人,必须传染给下一个人才能稍稍减轻痛苦。吴秀莲让你来找我,那她一定是把这‘病’传给了你。只是,我和她都上当了,原来传给别人只能暂时缓解痛楚,但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
??? “到底是什么病?”林梦越听越心慌。
??? “先痒后疼,痒得难以忍耐,疼得死去活来。”吴秀莲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充满恐惧。
??? 就在林梦不知趼措时女的,可是父亲为粮亲废了这条规矩,他昂然地向他的臣下宣布,这是我的锦妃!我的母亲站在他的身侧,黑色的纱罗随风飘动,绝世的脸孔倾国倾城。,吴秀莲忽然掀开被子站了起来,林梦毫无防备,看到眼前的情景立即大叫起来。

????更多精彩故事,请后来孕检时,医生也说过,孩子心脏有问题,叫她引掉,她母亲舍不得,说十多好不容易怀上,不管怎么样都要把她生下来。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 长发男子
??? 眼前的吴秀莲,整张脸布满了大小不一的黑色小洞,犹如被掏空莲子的莲蓬般,她的身上更为恐怖,有些黑洞甚至有碗口大小,一眼就能看到里面的白骨和内脏,只是她的血却连一滴都看不到,仿佛凭空蒸发了一般。
翠翠昏睡在土炕上,婆送完鬼就和翠翠的婆婆说话,翠翠的婆婆说:"唉,大中午的咱们翠翠去苜蓿地里揪了几把苜蓿菜芽芽咯,没有想到会撞上死了多年的莲巧。你看这个附身传话儿的事咋对她男人说?"??? 吴秀莲往前挪了一步,继续说道: “不过我没认命,我去找了把这‘病’传给我的人,再一个一个往上追去,终于查到了源头。只是我没力气再追踪下去了,你去……”她说到这里,忽然 “啊”地一声蹲了下去,似乎疼痛难耐,脸色刷一下就白得像张纸。
??? 她极力捂住腹部,却不想自腹部的破洞处,竟伸出一只婴儿般大小的手来,肉嘟嘟的。那手探出破洞向着林梦抓去。
??? 林梦被吓傻了,眼看那手就要抓到她时,吴秀莲一把拽住那手,使劲儿拉扯着,痛得蜷曲在地上,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说: “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你去天堂路,找一个男人,长发,穿黑色……”她还没说完,那只手忽然从她的掌心抽离,反过来往她的腹部直抓而去,狠狠插进她的肚皮再迅速撕扯,拖拽出一大块肉来,那肉里还夹杂着细碎的虫卵状颗粒物。吴秀莲大叫一声倒了下去,也分不清是晕了还是死了。
??? 林梦终于回过神来,夺路狂奔,然而她才跑出去几百米远,那种难忍的瘙痒感又开始袭来。她一边跑一边挠车子刚刚发动,在车灯的照射下,远远地就看见个穿着白裤子、白西装的姑娘,站在路边挥着条白围巾像是要搭车的样子。他话没说,就让姑娘上了车。这是他们的习惯,人常说十个司机个色,只要有年轻女人拦车,司机们般都会很殷勤的停车,运气好的拉上几句闲话,遇到风骚点的嘴上或手上占点便宜;运气差些,遇到正人君子式的女子也可以打发寂寞,般还可以有点车费之类的收入,当然遇到其他人就只能指望收入了。,身上被抓出一我走进厨房,操练起了我的工具。没过多久的工夫,我就准备好了葱姜蒜辣椒花椒胡椒大料酱油味精盐。我定要好好犒劳下自己。再说了。今天晚上那个迷人的姑娘耗费了我不少的精力,我要好好拿这只难得抓到的黑色的土猫补补我这越来越虚的身体。道道血淋淋的伤痕。这痒中又夹着痛意,仿佛一只手正在她的五脏六腑内缓缓搅动,让她奇痒难耐,又剧痛难忍。
??? 林梦蹲下来紧紧咬住嘴唇,额头的汗珠一颗颗往外涌。忍了大概十几分钟,疼痛才缓缓退去。林梦深知不能再拖下去,她立即跑出校门,伸手拦了辆的士。
??? 出租车刚刚开动,之前那个一直跟着她的身影也从校园内窜了出来,看着出租车离开的方向,伸手拦了辆的士紧迫而去。
??? 天堂路是一条繁华的商业街,到了夜晚灯火辉煌,人来人往。林梦在这热闹的街上一直找到午夜,才猜测着锁定了目标。
??? 在一家已经打烊的超市前,站着个穿着黑风衣的长发男子,戴着一顶黑色礼帽,他身前的桌上摆着一堆用超小号纸杯盛着的试吃品。每当有人试吃过他的食物后,他的嘴角都会浮现出一丝怪异的笑。
??? 这个试吃摊一直摆到凌晨一两点,当街上的人所剩无几时,长发男子才收了东西,晃晃悠悠地离开了。
??? 林梦小心地藏好自己,紧跟其后。
c1();
??? 男子走进了一个老旧小区的地下室,这地下室似乎无人居住,静得诡异,唯有一只昏暗的灯泡悬在头顶。
??? 长发男子进了地下室最里面的一间屋子,他进去后,并没有把门关上,只是半掩着。
??? 林梦悄悄地看了一眼,只见地上铺着肉色的地毯,桌椅都是白色的,墙壁刷得通红。她有些害怕,但已经没有退路了,回去也是死,只能硬着头皮往里冲。
??? 林梦刚刚踏进屋内,就听到背后 “砰”的一声,门自动关上了,随后屋内的灯骤然熄灭。
??? 漆黑酌房间中,慢慢亮起了一团鬼火,并且映出一张死人般毫无生气的脸。那张脸的眼睛半开半闭,嘴唇乌紫,脸上还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正是刚才那个长发男子。
??? 男子笑着: “这里你也敢闯进来?你脚下踩的,是用人皮铺成的地毯,你身边放着的,是用白骨搭成的桌椅,这墙上刷着的,是用人血做的颜料……”
??? 林梦听得忍不住尖叫起来。
??? 男子伸出手,屋内便亮起更多的鬼火,整个屋子都浸透在一股阴森森的绿意之下。
??? 林梦双腿发软,她扶着桌子跌坐在地,手触摸着森森白骨搭成的桌子,脚下感受着人皮铺成的地毯,吓得魂飞魄散。
??? “那么现在,就让厉鬼来惩罚你吧……”男子说着,眼睛瞟了瞟身后的一道门。
??? 海子
??? “等等!”林梦情急之下大叫道,她脑袋飞速运转着,一下子想到了吴秀莲曾说过,她所得的‘病’是需要往下传染的。她急忙拉开袖子,以证明自己: “你看你看!我是因为得了从你这里散播出去的‘病’,而上一个传给我的人出事了,所以我不得不来你这里,求那种往外传染的药。”
??? “哦?”男子眼珠子转了转,他很详细地问了林梦几个问题,包括何时染上的、姓名、学校、上一个传染者是谁等等。
c2();
??? 等确定林梦说的是真话后,男子丢下了一包用小塑料袋包装着的,一颗颗犹如鱼子状的东西: “我这可不是药,记住了,传染的人越多,越能减轻你的痛苦。快滚吧,以后不准再来这里了!”他说完,门便打开了。
??? 林梦抓起那包东西夺门而逃,一路跌跌撞撞。
??? 等林梦跑出小区后,那一路跟着她的黑影终于从阴暗处走了出来,赫然是林梦的男友海子。
??? 海子疑惑地看着林梦逃出来的样子,自言自语道: “林梦,到底是谁让你这样害怕却又不肯告诉我?车缓缓动了起来,司机问了下花夏家的位置,然后上路了。”他说着捏紧了拳头,愤怒地冲进了地下室,而这一切林梦一无所知。
??? 林梦逃回学校后,蒙着被子抖了半宿,她想过把这“病”传染给其他人,但想到吴秀莲和张天璐,又硬生生地忍住了。
??? 一夜一天,很艰难地熬了过去。第二天晚上,林梦忍受着折磨,现在的症状愈发严重了,那痛已经完全盖过了痒,身上也出现了几颗大小不一的黑洞,似乎身体里面,已经开始被蛀空了。此刻林梦正裹着被子擦着疼出来的冷汗,忽然有人眚诉她,一个男人在宿舍外等她。
??? 林梦以为是海子,没想到走出去后,却发现是昨晚的那个长发男子。林梦不敢多说什么,乖乖地跟着对方走到了校外。
??? 等到了无人处,男子忽然转身狠狠地掐住了林梦的脖子: “都是你!我昨晚好心饶过你,你却找人来取代我!”
??? “你、你在说什么?”林梦一头雾水,她挣扎不过,用力踹了男子的膝盖,男子一下跪了下去。林梦趁机狠狠打了男子的头一下,不曾想只这一击,男子的脑袋便“啪”的一下断了,脖子里面空空的,只剩下了一层皮,虫卵状的颗粒物喷了一地。
??? 那颗脑袋虽然断了,嘴巴却还在一张一合: “我、我因为被恶鬼选为傀儡,还可以继续以人的模样活着,虽然只剩下一副皮囊。但是昨晚你出去后,就冲进来一个男人质问我和你是什么关系,没想到恶鬼立即选中了那个男人为下一任傀儡,把我丢弃了。而离开恶鬼后,我就什么都不是了,什么都不是了……”他说话的时候,最后,新郎平静地摘下新娘d无名指上的婚戒,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说:"你这爱嚼舌根的女人,现在用不着这个了!言罢扬长而去。嘴巴里还在不断喷出虫卵状颗粒物。
??? 林梦一下子反应过来,他口中的男人,该不会是海子吧?她想着就开始打电话,但海子的手机始终无人接听。
??? 林梦也顾不得什么了,她转身就往昨天那个地下室跑去。心里虽然很害怕,可是因为心系海子,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 跑到地下室后,发现屋内空无一人,然而一道门后却传来奇怪的声响,林梦忍住害怕,从门缝边悄悄往里看去。
??? 只见门里,一团团绿色的鬼火照出朦胧的光亮,海子软趴趴地瘫倒在地,头低垂着,四肢扭曲出诡异的弧度,像极了一个断了线的木偶。
??? 有一个人形的东西正趴在海子身前,这东西满身都是鱼子状的黄色小圆泡,整个头只是圆滚滚的一颗球,没有五官,四肢的末端也都是圆圆的,并没有手和脚。
??? 这东西趴在海子的脑袋旁,头微微扬起,一丝淡淡的白烟缓缓从海子的鼻孔里飘出,飘进它的圆球脑袋中。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 尾声
??? 林梦猜测它是在吸食海子的阳气,情急之下搬来了白骨椅子,对着那东西用力砸了下去。
??? 没曾想一砸之下,这东西竞“嗡”地一声散开,飘浮在空中,屋子里满满的都是黄色的鱼子般的小东西。
??? 林梦“啊”地一声蹲了下来,这一声尖叫惊醒了海子,他强撑起来,从衣兜里掏出打火机丢向鬼火,那鬼火 “呼”地烧得大了起来,也烧着了空中的黄色小东西。那些东西一颗颗地掉在地上,迅速消失了。
??? “快跑!”海子拉起林梦的手一路狂奔。
??? 等两人跑出老远,林梦才停下来哭着抱住海子: “对不起j我没敢告诉俅这事儿,没想到他俩是汽车公司的司机,开别人的车个月挣不了几个钱,出了这档子事,饭碗肯定保不住了。陶海悔恨不已,都怪安全意识淡薄,酒后开车才酿出这桩祸事来。要是被逮到,牢是坐定了,就是不坐牢,赔死者的钱他辈子也挣不来。陶海越想越后怕,越怕越催促刘名快开。刘名是个刚拿到"绿卡"的新手,又沾了点酒,哪受得了他这样催命?紧张,在个拐弯处,差点和辆大卡车相撞。他猛打方向盘,结果连人带车起折进了路边的旱沟里。还是连累了你。”
??? “没事,我只是怕你的心不在我这儿,别的,我都可以为你去挡。”海子喘着气说。
??? 两个人抱着偎依了一会儿,林梦小心地问: “对了,那屋子里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c1();
??? 海子看了她一眼: “那是恶鬼,你看那满屋子的黄色小东西,每一个都是这个世间最弱的幽魂。它们弱得无法吞噬人类,弱得在另一个世界里,就好像我们这里的蚂蚁一样,但是它们同样需要人的阳气来滋养和维持……”
??? 林梦听得嘴巴张成了大大的O形,她猜测着: “所以,这许多个弱小的幽魂组合了起来,组成了一个厉鬼,但因为它们依旧很弱小,所以需要操控傀偶,于是选中了你。让你通过各种方式把它们传播出去,例如试吃。而被传染的人把它们当作‘病’,一个一个地传染给其他人,来滋养它们。”
??? “是,”海子接话道, “它们在被人吞下后,进入体内,犹如种子般生根发芽,吸食人的血肉,一点点儿滋养自己,把人蛀空。这些,是它们在选中了我作为傀儡后,让我知道的。”
??? 林梦紧紧抱住了海子: “我好怕!差一点儿,我就失去了你。”
??? “我也是。”海子也紧紧抱住了林梦。
??? 然而没有人注意到的是,有那么几颗黄色在table.MsoNormalTable火把的照射下,差役个个怒目横眉,张牙舞爪,十分暴怒:"少啰嗦,只要你交出壮丁,我们就宽宏大量!你睡你的觉,我们走我们的路。"老太婆见差役们蛮横不讲理,走上前,在个手拿大刀满脸横肉的官吏面前跪下,泣不成声,哭声悲苦。差役们毫不动容,怒言相向,咄咄逼人。的小东西从远处慢慢地追了过来,如同小虫般飘在空中,无声无息地钻进了他们的耳朵中。
???松鼠是很容易受到惊吓的,但时间长,居然就不怎么怕人了,有时候居然会趁我午睡时,跳到我枕边来,毛绒绒的尾巴扫到我脸上,等我被痒得睁开眼睛,小硷就逃走了。 数天后的夜晚,一间小出租屋内,林梦满脸笑意地从厨房走了出来,海子正坐在客厅看电视。
??? “忙好啦?”海子欢呼一声跑了过去。
??? “是!”林梦开心地说, “全都准备好了!这鱼子酱可以放在街边让人免费试吃,也可以放入杂货铺请人家代售,还有烧烤店里也可以放一些,蛮多客人会点烤鱼,还有寿司店、小饭店……”
??? 这两人一边说着话,嘴里一边往外喷着虫卵状的颗粒物。
??? 而旁边的里间内,一个由鱼卵状颗粒物组成的人形东西正在频频点头,一副十分满意的模样。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标签:奇怪怪异厉鬼出租屋

    上一篇:执念之手 下一篇:王老三吃鬼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