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拔牙之谜

拔牙之谜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牙疼
??? 晚上我的牙疼得厉害,熬到实在困得受不了了,才昏昏入睡——幸亏我的邻居在我困得迷迷糊糊时放了几首摇篮曲之类的歌曲,不然我恐怕整夜都不用睡觉了。结果第二天一早,赵凯就把我堵在屋里,摸着黑把他的手机打开给我看。
??? 那是一段视频,屏幕上满是噪点,黑黑的几乎什么都后了张又后悔起来,他心想:该晓得把她关在个笼子里让人看就好了,每人看次,收块钱,那我不就发了吗?看不清,只能隐约看出是他从自己房间门缝里向外拍的。可没过多长时间,有一个身影一闪,然后这身影就小心翼翼地来到我的房门外。接着是轻轻拧动房门的声音,很快我的房门就被推开了,然后这个黑色的身影便走了进去。
??? 看到这里我的后背发凉,但赵凯示意我接着看。
??? 视频的背景变了,这是赵凯从自己房间里走了出来。接下来他的手机透过我房门的门缝,拍到那个黑影来到我的床头,用手某夜,黄志辉割腕放血自杀了。捏住我的下巴,然后把手指塞进我嘴里,狼狈逃离了的我不安的躺在被窝里,怎么也睡不着也可能因为自小就是个闷骚穷小子,他在学校总受同学不明原因的排挤。男生不和他玩,女生不理他,连老师也把他安排到最角落的位置上。,那张沾了血的脸和愤恨眼神老在脑子里浮现!她此刻怎样了?但愿能有个好心人将他救起,好让我的良心好过些!如果不幸她死去,只希望她的冤魂不记得我的样子,早早去投胎好了!为了让自己尽快睡去,尽量去想些无关的事情,然而眼睛闭,那双眼睛就望着我,似有似无,她冰冷悠长的声音说"本来你可以救我的,为什么丢下我?"睁眼的时候出了身冷汗,急忙点了支烟,卷了被子紧紧的靠在墙角,这样,让我感到安全了很多。舍友都睡了,很静!我却很想听见他们的鼾声,好让我感觉到自己不是孤立的,外面似乎刮了很大的风,桐树的影子摇摆颤动着,好象有什么东西在借着它往上爬,我正准备拉上窗帘,忽然,走廊的灯灭了,风竟嚣张的刮开了窗户,连同树叶和股阴森的气息窜了进来,"文玉关窗户呀,风好大!"没有反应!他们今天都中了衅的,睡得好死!好像在使劲地向外拉着什么。
??? “我的牙!”我不禁脱口而出。
??? 我赶紧拿起镜子照了照突然,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结果费了好大力气才看清楚:我右侧智齿的牙根有一半裸露在牙龈外,生生地高出其他牙齿一截,像是有人把我的牙拔起来一样!难怪这几天我一直牙痛难忍,原本还以为是智齿发炎了,可现在看来……
??? 赵凯看了看我的房门:“跟咱们合租的李龙一天到晚见不到人,可我总能在半夜里听见有人在客厅来回走动。有几次还听见他拧动房门的声音,那声音明显不是从李龙房门那边传来的……”
??? 我心里一动,急忙打断他:“真没想到李龙居然半夜进我房间,趁着我睡觉拔我的牙——我没得罪过他啊!”
??? 李龙这人不像是学生,年纪比我和赵凯都大。他和我俩一起合租了这三室一厅的房子,一人一间卧室。这人平时显得很古怪,说话也鬼里鬼气的。有一次赵凯喝多了,我去接他,回来得很晚。可我刚一进屋就发现李龙站在自己房间里,偷偷地透过门缝盯着我们看。
??? 赵凯赶紧让我小点儿声,然后才说道:“当时我都吓死了亮光中,奶奶真的出现了,她是那么温暖,那么和蔼。,没敢声张就回了房间,一夜都没敢睡!直到现在我才敢拿给你看这段视频。”
??? “咱俩这么多年同学,你怎么不制止李龙!”我冲着赵凯发火道。 赵凯一愣。
c1();
??? “因为那个黑影不是李龙。”赵凯脸上的肉都在抖。
??? “不是李龙?”我有些错愕地看着赵凯。
??? 赵凯显得很紧张: “对,因为我怀疑拧房门的是李龙,所以那天才拿手机去偷拍。手机拍得不是很清晰,可我瞧得却非常明白——那不是李龙,是个女人,或者说是个女鬼!”
??? “女鬼?”我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什么意思?”
??? 赵凯组织了一下语言才说道: “它是长头发,一看就是个女鬼。而且它的下半身根本就没有肉,只有骨头。它的手指头好像也少了几根,所以拧门锁的时候才没有一下子拧开。”
??? 我听得头皮冒汗:“黑灯瞎火的,你别是看错了?”
??? 赵凯摇了摇头:“你不知道我有多希望是看错了。”
??? 我脑子有些乱,牙齿也更疼了,便吸着凉气走进了客厅。我很纳闷儿:一个女鬼深更半夜跑到我房间里拔我的牙,这是为什么?
??? 这时,李龙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看见我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接着问我右边的腮帮子怎么肿了。我和赵凯对视了一眼,就把这件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顺便问他是不是也遇见了这个女鬼。
??? 可李龙原本平静的脸忽然一抖:“女鬼?那不是个男鬼吗?”
??? 男鬼
??? 我转头看向赵凯,赵凯急忙辩解道:“不对,一定是女鬼!”
??? 李龙盯着赵凯看了好久,好像是要确认赵凯说的是不是实话,最后才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
c2();
??? 他是比我们早半个月住进来的。可自从我们搬来后,他总能听见半夜里有人在客厅里走动,还能听见拧门锁的声音。李龙有些神经衰弱,所以特别反感睡觉的时候听到声音。刚开始他以为是我和赵凯半夜睡不着,虽然对此颇不满意,但碍于面子也没说过什么;
??? 可到了后来,他几乎每天都能听见那些声音,就觉得应该找机会和我俩谈一谈。碰巧有一天他刚躺下,客厅里就开始有人走动。当他打开房门的时候,看见客厅里有个黑影,只不过这个黑影既不是我,也不是赵凯。
??? “你怎么知道不是我们两个?”我不由得问道。
??? 李龙抬头看着我答道:“因为就在我打开房门的同时,刚好听见你和赵凯在外面掏钥匙的声音。然后你们两个一起走了进来,赵凯好像还喝多了。”
??? 是我去接赵凯那天的事儿!原来李龙不是透过自己房门在监视我俩,而是在看那个男鬼!
??? “不对啊,”我说道,“我记得那天你就站在房门里向外看着我俩,可那时客厅里什么人都没有啊。”
??? 说到这里,赵凯忽然打了个冷战:“有,那天客厅确实还有个‘人’!”
??? 赵凯停了一下,接着说道:“那天我喝多了,是你把我扶回来的。你摸着黑把我放到沙发上,然后自己去上厕所。我迷迷糊糊地伸手管你要水喝,喝了一大口才回屋睡觉。”
??? “我并没有给你拿过水,因为我上完厕所出来,你都已经回屋了……”说到这里我忽然停住了。
??? 赵凯点点头:“对,我也是事后才觉得奇怪。因为我接过水杯的时候听见马桶冲水的声音,这就说明当时递给我水杯的不是你。”
??? 赵凯说完和我一起看向李龙,因为只有李龙看见了整个过程。
??? 李龙的脸色非常不自然:“是它,那个鬼给你拿的水!”
??? 虽然我和赵凯已经猜到了,可心还是往下一沉。
??? “那天你把赵凯放到沙发上就去了卫生间,”李龙说到这里又看向赵凯,“而他把你就放在那个鬼的旁边,你们两个是并排坐着的!”
??? 李龙说到这里一顿,像是回忆一样接着说道:“然后你伸手要了杯水,那个鬼就把杯子递到你手里……”
??? 说到这儿他又停了下来,赵凯着急地追问道:“你倒是接着说啊!”
??? 李龙不安地看着赵凯:“然后它就跟着你进了屋,一直没出来!”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 消失的背包
??? 赵凯听完后直打哆嗦,吓得回头向他房它来到了月光之下,老白看的更清楚了,这个大老鼠,不但像人类样大摇大摆的走着,更有顶古代县官儿那种带翅儿的小帽,被它歪歪斜斜的顶在头上,不但如此,胸前还挂着乒乓球大小的朵红花,这幅打扮,简直就像个娶亲路上的新郎官。。。间看去:“你是说那个鬼就在我屋里?”
??? 李龙不置可否地撇了撇嘴:“起码那天它确实跟了进去。你仔细想想,有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
??? 赵凯摇了摇头。
??? 可我马上就想起了另一件事:“赵凯,你记不记得你跟我说过的那件事?”
??? 就在上周,赵凯发现自己为了参加面试买的西装不见了。可后来却又发现,不单是这套西装,还有衬衫、T恤、鞋子、背包等好几样东西都没了。
??? 赵凯不耐烦地看了我一眼:“没准是落在寝室了,难道你想说是鬼偷的吗?”
??? 李龙忽然插嘴道:“你的背包是不是用蓝色帆布做的那种?”
??? 赵凯“嗯”了一声:“你见过?”
??? 李龙没说话,转身回屋取出一个蓝色帆布包来。我一眼就认出这是赵凯的东西,因为上面还挂着一个大头娃娃。而当李龙将包打开后,里面有一套西装和一些其他衣物。
??? “怎么在你那里?”赵凯不解地问道。
??? 李龙同样不解地说道:“前几天我收拾东西,无意间发现柜子里多了个背包。我一开始以为是房东留下的,可之前柜子里明明没有这么个东西——没想到竟然医护人员遇鬼时,会立刻将制服整理好,摆出副专业、正气的形象,令些负磁场、不正气的东西知难而退。此外,有说鬼旬利器响声,所以医护人员会把小剪刀等利器放在身上,抛到地上吓鬼,以备不时之需。 是你的!”
??? “我明白了,”我指着赵凯的第年冬天,我记得那天比较冷,月亮特别亮,大概在开始降霜,多数人都睡觉了。外面突然大吵大喊起来,"有贼啊,有贼啊,快来抓贼啊"。我没有穿外衣裤,起来站在屋头,看着声音躁动的地方。河滩(我家就住在大溪边)上面方涌来很多青年男人,将个贼人围在中间。这个贼确实很笨,不往人户多的地方跑,也不往上山跑,偏偏要往河滩上跑。这河滩上没有任何可以隐蔽的物体,面合围,看你往哪里跑。贼没有路可以逃走,急中生智,见深潭有几块露出很大的石头,他跳进水里,藏在石头空隙里,水已经淹到了他的大腿,追来的人群在石头缝隙找到他,个壮汉把揪住他的两个肩膀,使劲往水里压,按了次,衣服裤子全都湿尽了,冷得浑身哆嗦。众人见是于某,抬头不见低头见,没有打他,也没有多骂他,就放他走了。抓贼的人回来,我们问贼是谁?知道是于某。有的人说,"应该放他马,他是被鬼打成傻子了"。背包说,“一定是那个男鬼干的。它把赵凯的东西偷偷地拿到你那里,是想嫁祸给你,让赵凯以为这些东西是你偷的。它想引起你和赵凯的矛盾,可这样对它有什么好处呢?”
??? 李龙的表情有些僵硬:“说实话,现在我每次回来都提心吊胆的。你俩搬进来后,这屋子里就出现了鬼。要是按照你说的,还是一男一女两个鬼。”
??? 我不由得接着李龙的话问道我从她的话里听出丝绝望的味道,还有丝凛冽的杀气。这把我吓了跳。黄克这硷的确该死,但我不能纵容她去杀人,而且杀的还是阳世的丈夫。:“你的意思是这两个鬼是我们俩带来的?”
??? 李龙点了点头:“我不知道这两个鬼跟你们有什么恩怨,可实际上它们并没有打扰到我,所以到现在我还是个局外人。我希望你们和它们的事不要牵连到我。我最近正在找房子,如果有合适的就马上搬走。”
??? “要不咱们两个也回寝室住吧,大不了贿赂下宿管阿姨,晚上给咱们留个门。”赵凯紧张地说道。
c1();
??? 我却一摆手:“如果按照李龙说的,这两个鬼是跟着咱们回来的,那么无论咱们住在这里还是搬回寝室,它们也一定会跟着咱们两个。所以必须先搞清这两个鬼到底想要干什么,不然这事情恐怕只是个开始,不会结束。”
??? 赵凯听完皱着眉问:“它们为什么非要缠着咱们昵?”
??? 李龙想了想说:“其实有一个问题你们想过没有:为什么我和赵凯都听到了走路声和开门声,只有你没听到过?”
??? 我仔细地回忆了一下搬进来的这段日子,好像确实没有在夜里听见过什么开门、走路之类的声音。
??? “不对,”李龙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说道,“其实你听到了!你是不是有一次在客厅里对赵凯说,邻居总是在半夜放歌?”
??? 我点了点头:“而且每次都是在我睡得迷迷糊糊时放,所以我能听见有歌声,但是听不太清唱的是什么。”
??? 李龙紧皱着眉看了我一眼:“隔壁住着两位老人。我搬来那天老两口就去外地看孩子了,到现在还没回来——也就是说,咱们隔壁根本没有人!”
??? 隔壁的歌声
??? 赵凯听完也说: “我也从来没听见过有人放歌。”
??? 我把身子坐直了一些:“也就是说,只有我自己听到了?”
??? “要是这样的话……你听到的就不是邻居放的歌,而是那个女鬼唱的!”李龙直直地看着我说道。
??? 一个女鬼半夜跑到我房间里唱歌给我听,想想我的后背都发凉。现在回想起来,那歌声确实好像离我太近了。只不过每次我听到那歌声都是半睡半醒的时候,不特意去想的话,根本分辨不出来。
c2();
??? 现在看来,有一个男鬼缠上了赵凯,还有一个女鬼缠上了我。这个男鬼将赵凯的东西打包藏在了李龙的房间,想要借此来激化赵凯和李龙的矛盾。换句话说,这个男鬼基于某种目的想要引起赵凯和李龙的冲突,可这对它有什么好处呢?
??? 还有,这个女鬼大半夜跑到我房间来拔我的牙,这又是因为什么,难道只是因为它拔了我的牙心情就会好?这显然也说不通。
??? 另外最重要的一点,我和赵凯是什么时候招惹上这两个鬼的昵?难道真像李龙所说,它们是跟着我们一起搬来的?那它们缠着我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 我的牙疼得让我没法继续思考。现在我嘴里满是血腥味,智齿恐怕已经开始化脓了,于是我吃了一片止痛药。但就在这时,李龙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一把就抓住我的下巴,扒开我的嘴向里看。我很不高兴地推着他,可他却毫不在意。
??? 李龙的眼睛转了半天,最后才说道:“你的牙并没有被拔下来,只是拔出了一半。”
??? 我捂着肿起来的腮帮子点了点头,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 李龙忽然说道:“你是不是睡觉的时候喜欢睡在床的右边,并且面向右侧卧?”
??? 我想了想点点头:“是啊,怎么了?”
??? 李龙茅塞顿开地一拍大腿: “那个女鬼根本就不想拔掉你的牙,或者说它的目的不是把你的牙拔下来,它只是想把你的牙拔出来一半!”
??? “为什么?”赵凯也是一头雾水。
??? 李龙战战兢兢地说:“你们还没想明白吗?它只是想让你的右腮肿起来!”
??? 我打了个冷战:“你的意思是,如果我的右腮肿起来,我就不能像平时那样向右侧卧了?”
??? “因为那女鬼一直都睡在你床的左边,它是想让你转过身子,和它脸对脸地睡在一起!”李龙惊恐地喊了起来。
??? 我震惊得说不出一个字,可李龙却接着说道:“这就能解释为什么我和赵凯都能听见脚步声,只有你听不见了。”
??? 赵凯惊恐地道:“难道是女鬼在他睡觉的时候堵着他的耳朵?”
??? 李龙一摆手: “刚好相反,其实他也听到了,只是他的注意力全在那女鬼的歌声上。每当他要被声音吵醒的时候,这女鬼就在他耳边唱摇篮曲催眠,不让他醒来。所以他只注意到那女鬼金金伸手甩运动夹克的下摆,拔出裤兜里的手机,迅速打开后盖,取出sim卡,既而熟练地掀开另个手机换上sim卡。拔出、拆卸、换装手机,动作气呵成,娴熟优美,如果现在有个杰出的枪械专家正站在金金面前的话,那么这个专家肯定会无地自容,因为这个女孩摆弄手机的动作竟比他摆弄枪支还要敏捷帅气。的歌声,忽略了其他声音。”
??? 说到这里,李龙忽然拉起我的衣服,在我身上找着什么:“甚至它还有可能像哄孩子一样,一边给你唱歌,一边拍着你的后背。”
??? 几乎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从镜子里看到我后背上有数个深浅不一的瘀痕,这些瘀痕看起来正像是少了几根手指的巴掌印!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 女鬼的目等李山千里迢迢地赶过来,看着现在躺着病床上、已经多年不见的哥哥,他已经认不出来了。的
??? “这么说,这个女鬼是把我当成了它的孩子?”我震惊地问道。
??? “也许是,不过恋人之间这种安抚也不少见。”
??? 我又仔细地看了一遍赵凯录的视频,那个女鬼的背影我完全没有印象,不会是我认识的人。
??? 赵凯看着李龙说道:“如果那个女鬼喜欢他,每天缠着他还有情可原。可是那个男鬼为什么会跟着我?”
??? 李龙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 “等等,”我想到了一件事,“你们两个都听到过这两个鬼在外面走路的声音,也听过拧门锁的声音。也就是说,这两个鬼是想进入我和赵凯的房间里。并且你曾经目睹那个男鬼进了赵凯的房间,而且赵凯还录下了女鬼进我房间的视频。”
??? 李龙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我,赵凯刚要张嘴却被我打断了。
??? 我顺着刚才的思路接着说道:“如果那个女鬼是基于某种原因对我……感兴趣,那另一个男鬼为什么刚好选择了赵凯而不是你?”
??? 李龙有些不高兴了,好像我是在诅咒他一样。
??? “所以我猜这两个鬼的目的根本就不是我和赵凯,而是我俩的房间。也许我和赵凯现在住的房间原本就是属于它们的!”
??? 李龙听完后好像也明白过来:“所以你们搬进来后这两个鬼才出现。它们不是跟着你们搬来的,而是你们搬来后把它们挤了出去。咱们三个不在家时就会把自己的房门锁上,所以那天男鬼在客厅里徘徊,是因为它进不去赵凯的房间——也就是说,它在等赵凯回来开门!”
c1();
??? 这一下我们全都明白了。
??? 这个房子也许在租给我们之前死过两个人,它们可能是这房子刘建桂摇摇头,他抚摩着鱼型灯笼表面,突然想起失踪了个多月的妻子余鱼儿。更早的房客,也可能是这房子的主人。那个女鬼住的是我的房间,那个男鬼住的是赵凯的房间。我听说人住屋、鬼住坟,鬼不能跟人争阳间房子的使用权。所以我和赵凯搬进来,就导致这两个鬼失去了房间的使用权,变成了寄人篱下。而且鬼怕光,见不了太阳。我和赵凯每天早上都会拉开窗帘,所以它俩只能白天躲出去,晚上再回来。
??? 李龙回忆了一下,说道:“我记得房东说过,这房子原本是她跟自己的女儿和儿子一起住的。后来儿女都出了远门,就剩下她自己。她年纪大了,照顾自己很吃力,这才把房子租出去,自己去敬老院生活。”
??? “所以,房东的儿女很有可能不是出远门,而是死了。这两个鬼实际上是兄妹或者姐弟,它们死后并没有离开这里去投胎,而是还生活在这个家里。”我总结道。
??? 可赵凯听完却纳闷儿地说道:“要是这么说,那个女鬼可能喜欢上了你,所以怕你听见它和那个男鬼走动的声音,才给你唱歌助眠,以免你害怕地从这里搬走。可那个男鬼总不可能喜欢我吧?它完全可以把我赶出去,为什么还要留我在它的房间里住?”
c2();
??? 赵凯说到这里看了看李龙:“而且,它把我的背包放在你那里,目的到底是什么?”
??? 结束
??? “人数!”我忽然说道,“咱俩是两个人,他是一个人。如果你和李龙产生了矛盾,或者动了手,李龙会怎么办?”
??? 李龙也明白了我的意思:“那肯定是我搬走,我人单势孤的肯定不会留在这儿吃哑巴亏!”
??? “对,”我说道,“那个男鬼就是这么想的!它想借你和赵凯的误会发生矛盾,无论结果如何你肯定都会选择搬走。它实际上是想让你离开!”
??? 李龙皱着眉,问道:“我离开对它有什么好处?”
??? “还是因为房间。你走后这房子就有一个房间是空着的,只要它想办法让赵凯住进你的房间,它就又夺回自己房间的使用权了!”我一拍大腿,说道。
??? 李龙恍然大悟:“所以在它们眼中,离开的人只能是我。它们从你俩搬来的那时候就商量好,想要让我从这里搬出去!”
??? 事情一下子全都清楚了。
??? “咱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我斩钉截铁地说道。
??? 就在这时,我房间门口突然出现了一道黑影。紧接着我就被抱住了,我能清晰地感觉到那是一个女鬼。我急忙扭动着身子想要挣脱,可无论我如何用力都无法对抗它的力量。
??? “亲爱的你别怕,有我在,没人会伤害你!”那个女鬼忽然说道。
??? 我看到一个男人的背影出现在客厅里,它竞将李龙和赵凯提了起来,他们两个的腿在半空中疯狂地乱蹬着。
??? “不过他们就不一样了,”那女鬼说道,“他们知道得太多了,我们不能让他们活着离开!”
??? 半空中的四条腿忽然不动了……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标签:女人奇怪邻居

    上一篇:命犯桃花 下一篇:店里面的美女顾客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