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鼠怪

鼠怪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李生,南宋广丰人,自幼丧父,家境贫寒,,其母给城南沈员外家浆洗为生,家无隔日之粮,连老鼠都打开礼品盒,菲菲的眼睛瞪大了,里面放着双红色的高跟鞋,漂亮的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无法再呆下去。
??? 八岁那年,到沈员外家放牛糊口。两年后,沈员外从安徽聘得名师程先生教其二子一女私熟,因见李生伶俐勤快,令其伴读。沈员外两子性鲁平庸,倒是沈女与李生资质聪慧,深得程先生喜爱,几年下来,琴棋诗赋无不精通。
??? 过得七年,江西、两湖茶商起事,程先生应江阴辛弃疾将军邀请前往湖北平寇。临行前交待李生,此番随辛将军前去平匪,为国家效力,保一方百姓太平,是为师生平所愿,只恐耽误了汝学业。为师去后,汝可辞去此处事务,凭吾所教,可去城里觅一轻闲事务,继以学业,将来亦可图一功名,报效国家,驱逐金奴。
??? 程先生去后,李生与沈员外请辞,径往信州府。适值“小楼外楼”酒楼帐房因病不能工作,掌柜的在城门口贴出榜文招聘帐房先生,李生揭了面见掌柜,同去应聘的还有两人张苏也无法解释这切是怎么回事,他只能尽切力量避开所有可能成为凶器的东西。,李生文案珠算过关斩将,又因年轻易于驾驭,被掌柜留用。掌柜欺李生求职心切,又暗里压低工钱两钱。年薪二两三钱,管吃不管住,早餐自理。
??? 早餐好办,街头小摊解决,或自己烧,住却是个问题。其时金人北归已久,然连年战乱,家园荒芜,十室道士说:"你冒犯的是柳树神,而这只罐子,名此时是初冬时节,天黑得早,万老师走了分之路程,天就完全黑了下来。这时,山路的上方忽然嘎吱响着冲下团黑物,那黑物不偏不倚正撞在万老师身上。万老师"啊"的声,就随着黑物滚落山涧,下晕了过去叫禁罐,里面装着的张潇的别墅又次起火了,这次大火同样烧了天夜,烧死了张潇和他的新婚妻子。,就是柳树神的前世的骨灰,当然经历了长久的岁月,所有的骨灰已经成为泥土的部分了。但它既然叫做禁罐,世人就不得随便动它,否则便是亵渎。"九空。经店小二指引,在城东个赌徒,生只会参加次这样的赌局,生死线的豪赌,有次足够了。山上寻得一房,房主夫妇死于瘟疫,只留一年仅十岁的儿子,跟其年迈的伯父过。老人原不肯租,经不住李生磨,想想房子多年空着,有人住进去也有些人气,不至太荒凉,将来侄儿长大娶媳妇了好住回家中;因此附加了个条件要李生答应打扫照料房子,便租给了李生。
??? 房子多年未住人,萋荒的厉害,院子里蒿草没人,花园里的树木花草早已枯黄萎死。园子里狐鼠出没,荒草丛中散落着鼠屎狐粪,居室的器物上蒙着厚厚的一层灰尘。整理床铺时,刚靠近床铺,一只硕大老鼠窜出,朝李生“吱吱”呲牙咧嘴一番逃去。掀开垫床铺的稻草,赫然一窝肉团一样的小老鼠,李生悯其微弱,拿破布兜了放进园中枯草。
??? 收拾好住下,李生早出晚归。与店里人员熟悉后,李生偶尔带些客人点的但没动过快的菜肴,或者几块卤豆腐、豆腐干烧雪菜回家以充早餐,第二天醒来总被老鼠偷食。此处老鼠大是怪异,白天见人也不惧,与人争行,走路时稍不留神,一只老鼠从你脚边窜过惊得你掉魂,夜里更是肆虐横行,咬啮箱具、衣服、书籍,在楼板上奔跑、跳舞,更可恨的是常啃咬帐册,无论李生藏于何处都能找着,仿佛帐册上有一种吸引老鼠的异香,李生只好把帐册锁于店内再不敢带回住处。日子长了,李生发觉洗衣池边的皂角总莫名丢失,放一块丢一块,如同真空消失。鬼故事cctop.cn
??? 时间久了川子心里笑开了花,心想这真是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撑开雨伞,乐呵呵的就往家走去。,因工作关系,李生与信州府的雅人、名士、小吏日渐厮熟,常一块酬酢。一日,李生与瓢泉居士饮,吟诗作赋,深夜大醉而回,倒床而睡。
??? 醒来找茶喝,推开房门,大厅里灯火辉煌,男男女妇二三十人拿三张八仙桌围坐一块,桌上山珍海味,盘碟交错。最上头坐着一红光满面、头顶已秃的灰衣老翁和一银发稀疏、白衣老妪,两人身旁放着紫漆宝杖。众人乍见李生,惊作一团,妇女竞起掩面走避,凳倒杯翻。老翁最先恢复常态,一顿宝杖示意大家坐下,整整衣襟,起身拱手肃客。不知东主驾到,有失远迎,还今夜我带的不是笔,是刀,是小李飞刀——别误会,是我邻居家的小李阿姨削土豆用的小尖刀,我习惯叫它‘小李飞刀’。请东主海涵,东主请上坐。李生如入梦境,战战襟襟再三礼让方在下首坐了。下首一六旬老人则吩咐重整酒菜。老翁吩咐道“六崽,东主亦非外人,让大嫂领大家出来相见陪坐吧。”
??? 只见一清瞿精明中年人径入里间,不一会,扭扭捏捏出来一群妇人女子,其中一绿衣少女瞟了李生一眼,卟哧一笑,转头对一红衣女子说“二姐,痴傻的相公。”
??? 老者一旁轻斥“五妹,不得无礼”。
??? 老翁朝李生道,“小孙女不曾得见贵"还是等这雾气散去再说吧!"张所长喃喃地说道。人,言语粗鄙,还望东主莫见笑。”李生忙道“令孙天真烂漫,言语可爱,无妨无妨。”
??? 宾主坐定,老翁举杯敬李生,李生忙道“理应我敬老先生才是”起身先干为敬。大家纷纷来敬李生,妇人女子也来敬,这时李生已有六分酒意"你知道她这次为什么回来吗?"我问他。,二姐来敬酒时,趁机捏了蛮腰一把,老翁看在眼里。
??? 李生注意到一个现象,每人前面都摆一小碟,中置一小块食物,老翁全家吃过几口酒菜必尝碟中食物一口,原先以为是糕点,细看才知是洗衣皂角。李生很是不解,请教老翁。老翁哈哈一笑,言道,“实不相瞒东主,吾家原是异类,乃寄住您家的老鼠啊。请东主听我细细道来。”
??? “祖上从江州武穆府迁至此已三十余载,绍兴十一年昏君令奸相秦桧查抄帅府,武穆后人皆下狱,凡有生命的鸡犬不留,诛连到我族五十口,只余祖上带了两三家眷逃出。我祖痛恨官家成疾,不久逝去,临终立嘱子孙,吃败贪官污吏奸商万万代。东主知道,凡是贪官污吏奸商之东西必是民脂民膏,也必是腌脏东西,吾族人吃过后仍深以为耻,是以食后必食皂角,清洗肠胃,以免坏了肚子。就与东主所交名士亦非个个真名士,暗里官绅勾结,坏事做绝,吾家所食都自贪官与东主酒楼所携回食肴莫不沾染着官刘赤水呆了呆,还有这说法?绅恶臭、民之血腥。吾族所啮莫不是官绅之物,就东主之帐册亦是个销金窟啊,一分一钱,莫不来之于民。”李生低头无言,老翁接道“世人称贪官为硕鼠,其实这些人连我们鼠类亦不如啊,向来羞于为伍,我们恳请东主记成文字为我族人明白天下。”李生周围哗啦跪下一片,老少同声喊道“恳请东主以文字告天下”。李生抢前扶起老翁,慌忙中跌倒,醉意涌来。老翁忙命二姐扶李生进房休息,睡梦中似醉似醒,又似真与人温存。
??? 第二天醒第天晚上,那男生带了表来,依旧秉着蜡烛,来到那间自习室。果然,女生仍坐在前面。夜又渐渐深了,男生又问:几点了?女生答道:十点半。男生看看表,时间分明是十点嘛,于是便走上前去质问那女生:时间不对,你为何总告诉我是十点半?!那女生没有答话,却抬起头来,只见狰狞的张鬼脸;上半身与下半身居然分开,嘴里还不断的念道:十点半、十点半十点半十点半......来,惟枕畔遗落一方红巾,大厅散落李生昨晚打包带回食物尔,自此再不曾见老翁族人。李生从此每带食物回来,必以盘碟盛起一份放置厅中,老鼠也自此再不咬啮器具衣物,再不相扰。偶尔梦中似闻丝竹之音,女子轻笑,起床掌灯相这下可好,没杀着仇人,可自己却落个杀人的名声,被关进了大牢,那姜氏的尸首也就无人看管,停在了姜家的院子里。寻,却不见任何人。来自鬼故事网cctop.cn
??? 某日,带湖庄主做东,邀瓢泉居士与李生作饮,喝到三更方散,李生醉后又呼小二打包,带湖庄主戏问家中是否藏有侍妾,得包如许多食物。李生哈哈笑答有啊,家中美姬一个,小姨子无数,大醉中道出老翁这段奇事。瓢泉居士暗恨老鼠刻薄,心生歹念,于李生食物中投下巨毒。李生摇晃回去,在大厅放下东西就倒在椅上睡去。睡梦中似乎领了千军万马北伐金人,又似听到一片痛楚嗷叫之声,又似听到二姐凄苦告别声音,又似看到六崽与五妹愤恨的眼神。
??? 一早醒来,只见大厅、园子里东一只、西一只大大小小到处都是老鼠尸体,李生如遭雷击,踉跄于鼠尸间搜寻,独不见六崽、二姐、五妹尸骨……

标签:小姨子尸体血腥

    上一篇:魅灵指甲油 下一篇:半夜,我看到了你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