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细娘

细娘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作者自话:《聊斋志异》看多了,居然做了个情节非常完整、想象力十分丰富、具有强烈的聊斋风格的梦,就连女主角的名字也符合蒲松龄先生的风格。醒来一想,不能浪费了这么重要的灵感,故据梦境改写成聊斋风格的白话文章,名曰《细娘》。
??? 李文迪,山东济南人,和父母、姐姐一起生活。5岁那年,举家迁往洞庭湖畔。姐姐比文迪大8岁,名叫文宁。文迪9岁那年,父母忙于在外做生意,不常回家,留下文宁照顾文迪。家里刚养了一群鸭子,文宁便带文迪一起去湖边赶鸭子。
??? 正当他们赶着鸭群往湖畔走的时候,在他们面前忽然破土而出一直巨蛤,那只蛤蟆有一人高,身上的赖疮比碗口都大。姐弟俩吓得掩面尖叫。巨蛤叼起鸭群中的一只鸭子,便钻回土里消失了。文宁抱紧弟弟,哆嗦了好久才敢动,急忙把鸭群唤回家。
??? 过了几天,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文宁就带文迪继续去赶鸭子。哪知走着走着,那只巨蛤又出现了,依然叼起一只鸭子就消失了。文宁害怕极了,再也不敢去湖边了。
??? 这样平静了几天。有一天,文宁去鸭群喂鸭子,忽然发现鸭子好像少了一只。她连数3遍,确实是少了一只。她感到很奇怪,又不知道怎么回事。第二天再去看,又少了一只。这样连着几天,每天都毫无征兆地少一只鸭子。文宁实在忍不住了,到了晚上没有睡觉,藏在鸭棚后面的树丛里观看鸭棚里面的动静。到了半夜都没有声响,文宁又冷又困,差不多都要睡着了,忽然鸭群惊叫了起来,文宁睁眼一看,天啊,那只巨蛤又出现了!居然在鸭棚里面!它照例叼起一只鸭子就消失了,剩下惊慌失措的鸭群。文宁不禁忘记了害怕,而转成了对巨蛤的愤恨。她想,我们家没有惹到你什么,为何跟我们过不去!
??? 到了白天,文宁拿着张涛,是某个村子富甲方的富豪,今年十开外,小的时候他的家里很穷,不过爸爸妈妈却很爱他,家里有点粮食,点好吃的,爸妈都会送到他的身边,后来他开始渐渐讨厌起了这个贫穷的家庭,他厌恶了,厌恶了每天对着这个贫穷低矮的小房子,厌倦了小房子里的切,他努力想要改变这种现状。菜刀,带着文迪再次来到湖边。她想找到那只巨蛤,为鸭子报仇。文迪在一边玩,文宁转了半天也没见到任何奇怪的人和事,眼看夕阳落山了,该回家做饭了。她就叫弟弟一起回家。弟弟听到姐姐的呼唤,马上跑过来,正在这时,那个巨蛤又出现了。它横在姐弟之间,一口叼起小文迪,消失在土地里。文宁一看吓坏了,伸手要拉弟弟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眼看着弟弟从眼前消失,文宁又是后悔又是气愤。她拿着菜刀挖着弟弟消失的那片土地,期望能把弟弟挖出来。刚挖了一点点,忽然听到远处传来的弟弟的呼叫声。她顺着声音一看,原来在洞庭湖上,一条巨大的鲨鱼载着弟弟飞快地向湖中心游去。文宁急忙跑到湖边,跳下去追,但她刚刚跳下,鲨鱼和弟弟忽然不见了。
??? 文宁不甘心,奋力游到弟弟消失的地方,潜到水底去捞,哪知湖水深不见底。捞了一会儿,体力实在受不了了,只好前几天和朋友去外地游玩,来到座古寺,由于是星期天,庙里的香火很旺。上了岸。伤心得哭了一夜。正巧这夜父母回来了,文宁哭哭啼啼地和父母说了弟弟消失的经过,父母自然也心急如焚,把跑货物的船停到文迪消失的地方,没日没夜地打捞,另外请了周围的乡亲们帮忙在岸上四处寻找,可找了几天几夜,没有任何结果。
??? 文宁责怪自己没把弟弟看好,懊恼得整天睡不着觉。有一天,她觉得精疲力竭,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忽然梦到弟弟,弟弟对她说:“姐姐,不用担心我,我很好。这里有个姐姐很照顾我。告诉爸爸妈妈不要找我了,我会想办法回去的。”文宁正要问弟弟在哪里,忽然,自己醒了。
??? 文宁觉得这个梦很奇怪,就告诉了父母。恰巧父母居然也做了同样的梦,他们很以为奇,想文迪可能有神人保佑,托梦报平安,顿时放下心来,只是日日盼着文迪回来。
??? 却说文迪被巨蛤叼去,蛤蟆钻到地底,爬到水里,变成了一条鲨鱼,把文迪放在自己背上,背着下了水。一开始,四周都是水,文迪被弄得睁不开眼睛,过了一会儿,忽然觉得眼前一片明亮。鲨鱼把他放了下来,他睁眼一看,眼前居然是个金碧辉煌的宫殿。再往身边一看,哪里还有鲨鱼,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大姐姐。文迪吃惊得说不出话来。大姐姐带着他走进了宫殿。别看文迪只有9岁,懂的事情并不少。他知道自己来到了水下,那么这个宫殿应该就是龙王宫了。
??? 大姐姐带着他走进宫殿,宫殿最顶端有两个宝座,一个是空的,另一个上面坐着一个衣着及其华丽、带着凤冠的妇人。大概四十岁左右,但依然十分优雅美丽。大姐姐对着那妇人说:“王后,您看这孩子怎样?”
??? 王后仔细端详着文迪,点点头说:“不错,就这个吧。”然后笑着问文迪:“你叫什么名字?”
??? 文迪如实回答了她。王后对大姐姐说:“细娘,你先带他回去吧,安排个好住处,先压压惊。孩子小,怕吓到了。”
??? 细娘便带着文迪走了出去。给文迪安排了一个房间,摆上很多糕点给他吃。文迪问道:“你是谁?带我来干吗?”细娘笑着拍拍他的脸蛋,说:“我叫细娘,是龙王大王子的未婚妻。我把你找来,是因为你长得很可爱。想在我们结婚的时候,让你做我的伴童。”
??? 文迪又问:“那只癞蛤蟆还有那条鲨鱼,都是你变的吗?”
??? 细娘一听,忽然变了脸色,狠狠地对他说:“你再敢说这种话,我就把你姐姐杀了!”
??? 文迪一听,吓坏了,什么也不敢说了。
??? 细娘走了之后,文迪一个人在房间里十分无聊,就在宫殿里到处逛。宫殿里有个很大的花园,种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花,非常美丽。文迪从没见过这么美丽的花园,不禁被迷住了,一直往里走。不知道走了多远,终于走到了尽头,再往后是一片树林。树林也是经过精心修整的,各种树木的排列十分有序,好像分别排成了花型一般。文迪走啊走啊,走得天黑了才想起回去,但走得太深,竟然找不到回去事情的真相要从方柠遇到的个神棍讲起。那天在街边,方柠被路旁的个打着算命旗子的神棍拦下,软磨硬泡要给方柠算卦。方柠点都不迷信这些,但是苦于神棍纠缠不清,只能佯装答应。的路了。正在他迷茫时,忽然看到前面有一所小房子,于是他跑到房前敲门。
??? 门内的人问道:“是谁?”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 文迪说:“我叫文迪,是岸上的孩子,迷路了,不知道到哪里去。”
??? 年轻女子似乎吃了一惊,把门帘打开,隔着一层玻璃门向外面看。文迪一看,咦,这不是细娘么!
??? “细娘姐姐,我迷路了。”文迪说
??? 细娘非常吃惊,在门里说:“你怎么认得我?”
??? 文迪听了这话,更加吃惊:“你刚刚把我从岸上带来,怎么忘了?”
??? 细娘惊奇地看了他半天,忽然愤愤地说:“我明白了,那个贱女人居然变成了我的样子去迷惑人!”
??? 文迪完全听糊涂了。细娘对他说:“是这样。那个女人是个鲨鱼精,叫小白。从前和我是很好的朋友。她很早就和王子订了婚,可是她举止放荡,行为不羁,王后和王子都不喜欢她。我在宫里做王后的侍女,王后对我很关爱,想把我嫁给王子。小白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就把我骗到了这里,我一进来,她就把门施了法术,任凭我怎么打也打不开。后面的事我就不知道了,今天你这么一说,我才算明白了,她变成了我的样子去达到她要做王后的目的。唉,这个贱人!亏我曾经还对她那样好,还向王后求情不要悔婚!”
??? 文迪终于听明白了怎么回事。怪不得带他进来的细娘,一听他问鲨鱼和蛤蟆就变了脸色。原来是怕别人听见,知道了她是假的。文迪说:“那怎么办呢,如果我去告诉王后,那个假的细娘姐姐会把我姐姐杀掉的。而且,只有她带着我才能去见王后。”
??? 细娘想了想说:“只要想办法把我放出去,我会保护你和你姐姐的。你现在先回去吧,别让她怀疑,我想想有"我说老乔,你是急哪门急?走得这么慌张,咋了?"没我拿了信,找些灯光来读信。在尊圣母像前面,我发现了盏点着的灯,在灯光下我看出来信是用铅笔写的,而且似乎是出自发抖的手。我费了很大的劲才辨认出下面的字来:有出去的办法,有机会你再悄悄过来,千万别让她起疑心。另外我告诉你一个方法,让你从王宫到这里只需要两步。”
??? 细娘摘下随身带的香囊,从门缝里递出来,说:“你把这个戴上,闭上眼睛,心里想着王宫,马上就能回去了。平时千万要藏好,不要让她看到。”
??? 文迪接过香囊戴上,闭了眼,想着宫殿的样子,只觉得一阵风吹着自己,仿佛飞了起来,一刹那间就到了宫殿。他找到小白安排给他的房间,走了进去。刚到房间,小白就推门进来了。
??? “跑到哪里去了?整个白天都没有踪影。”变成细娘模样的小白说。文迪看看她,跟刚才看到的细娘一模一样,连声音都分辨不出来。
??? 文迪说:“去花园玩了。”
??? 文迪看到小白的脸色稍稍变了一下。“就只在花园玩的?没去其他地方?”
??? “花园那么大,我都走不动了,还有其他好玩的地方啊?姐姐明天带我去玩吧!”文迪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天真地说。
??? 小白松了口气,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没有了,不要乱跑,王宫这么大,跑丢了没人找得到你。”
??? 却说这个小白,这几天正心头有气。她的父亲大黄鲨是龙王的结拜之交,当年结拜的时候,就顺便把小白和大王子订了娃娃亲。小白12岁的时候,大黄鲨的家族内部发生了矛盾,亲兄弟反目成仇,决一死战,大黄鲨不敌自己的哥哥,被杀掉了。之后,龙王便把小白带进王宫,让她暂时待在王后身边。恰巧王后身边还有一个小侍女,就是细娘,那时细娘11岁。王后便叫她俩一起玩,并和大王子一起读书。三个人年龄相当,很快就熟识了。
??? 小白长得相当漂亮,但是渐渐长大了,大家发现她的性格越来越古怪。她脾气很暴躁,一点点小事就会大发雷霆。她很任性,什么都要依着她,连王后的话有时都敢反抗。她很自私,从来都不会想着别人,帮别人。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凭着自己美丽的容貌,竟然经常去王宫外面,和那些风流少年一起喝酒作乐。这是王后身边的一个侍从去宫外办事偶然间看到的。
??? 这件事情告诉王后之后,王后非常气愤。但又怕侍从看错了,误会小白,便在小白再次出门的时候,让细娘和那个侍从一起跟踪她。这个时候,细娘出落得比小白更加亭亭玉立,堪称绝色,据王后说,就连自己当年倾国倾城的容貌也比不过她。而且她知书达礼,聪明贤惠,非常讨王后的喜欢。细娘和侍从一起跟踪小白,发现她果然出宫去和外面的风流英俊的少年们在一起。据实告诉了王后。王后大发雷霆,说等小白回来要严惩,并且要和龙王和王子说,给王子和小白退婚。细娘虽然平时也觉得小白有点过分,但毕竟是一起长大的伙伴,于是向王后求情说:“这样的事情,对女子的名声不好,能不传就不要传出去。小白姐姐是一时糊涂,待我劝劝她,让她给您私下认个错,只要能改过,就原谅了她。请王后不要搬出退婚这么严重的事情,真的退婚,恐怕以后她都没人敢要了。这样她怎么还能在世上待下去呢?”王后听了觉得有道理,就说先不告诉龙王和王子了,只让细娘私下里劝劝她。
??? 待小白回来,细娘告诉她她出去鬼混被王后发现的事。没想到,小白居然不以为然地说:“我还没嫁过去呢,她凭什么管我?”
??? 细娘看她依然我行我素,就只好说:“王后说了,只要你去给她认个错,保证不会再这样,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如果你不肯,那么她只好告诉龙王,取消你和王子的婚约。”
??? “什么?”小白不禁火上眉梢,“她想悔婚?”
??? 细娘说:“她是王后,她想怎样就能怎样。而且,她只是为了王子好,也是为了你好。你想,如果未来的王后是个行为放荡的人,传出去,叫王子怎么做人呢?你还是去服个软,跟王后认个错就好了,不要碰硬,碰硬的话,吃亏的只能是你啊!”
??? 小白想想,事实确是如此,没办法,叹口气道:“也只能这样了,我这就去找王后认错。”
??? 却说王后这边,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一直难以释怀,为了王子的声誉,总是觉得取消婚约是最好的办法。但这样的话,小白也确实会陷入没人敢娶的境地。她思来想去,终于想到一个自觉得两全其美的方法。其实只要不让小白做未来的王后就可以了,小白仍可以嫁给王子,但不要让她做正室,而另选择一个温柔善良的女子做未来的王后。这样既不会让人觉得龙王言而无信地悔婚,也可以保全王子的声誉。那么,这个正室选谁好呢?还用说,当然是美丽聪慧又贴心的细娘咯。
??? 想到这里,她把王子叫来,不漏声色地问:“小白和细娘这两个姑娘,经常和你在一起,你都很了解了吧。”
??? “是啊,母后。”王子回答说,心里想,不知道母后在搞什么名堂。
??? “那你跟我说说,你对她们两个人的印象分别怎么样?如实说,不用多虑。”
??? 王子想了想,说:“她们都很美。不过小白的脾气太大,比较任性。小的时候一点点事情就会跟我吵架。每次都是细娘哄她好半天,她才肯再理我。她倒是从没跟细娘吵过,肯定是因为细娘脾气太好了。但是最近一年来,除了在学堂上,我都没观花婆听后,打了碗水放在桌子上,然后把张黄色的符咒点燃,只听黄色符纸燃烧后发出吱吱的声音,观花婆在把燃烧的符纸按在水碗里,在用食指和中指搅动了番,双眼往水碗中看了看,而这过程,两夫妻完全不明所以,不知观花婆在看什么。怎么见过小白,倒是和细娘常常一起谈论琴棋书画。细娘是"没"我磕磕巴巴地回答,霎时之间,我脑中不知闪过了多少念头,最后,我猜他定是去别的座位了,孟凡闷哼声屁股坐在了我身边,十分不满的样子。个很好的女孩子,如果硬要说她的缺点的话,那就是太善良了,可能容易被小人所害。”
??? 王后听了笑吟吟地问:“看起来你对细娘的评价很高啊。让她做你的王子妃,怎样?”
??? 王子很吃惊,但是心里却暗暗一喜。其实他不好意思跟王后说,但是他早就暗暗地喜欢上细娘了。而且和细娘的接触中,明显感觉细娘对他也有意。只是一直因为自己已经和小白订了婚,不好挑明对细娘的爱慕。本来他心里盘算的是,待他娶了小白之后,再跟父王母后请求娶细娘。而现在母后这样说,虽然惊讶,但正中他的心事,怎不惊喜。
??? “多谢母后成全!”王子先表示极为愿意,接着又犹豫道,“可是,母后,儿臣已经和小白订婚了……”
??? “这个我当然知道。”王后说,“不过,小白的脾气性格,是没有办法做将来的王后的。你可以先娶了细娘做王子妃,然后再娶小白做侧妃,这样也是名正言顺,没有违反婚约啊。”
??? 王子听了非常高兴,立即拜倒在母后面前,说:“还是母后有主意。那就请母后向父王多多劝说了!”
??? 两个人正在为他们的如意盘算感到高兴,却没有想到之后发生的事情却是那样坎坷。
??? 原来,他们在王后的宫里商量这件事的时候,偏偏小白刚刚听从了细娘的话准备来向王后道歉。小白刚想进门,听到屋内有说话声,就先听了一下,没想到正巧把他们的对话都听在了耳中。小白顿时气得说不出话,自然也不再找王后道歉,转身走开,为自己想办法。
??? 小白闷闷不乐地回到住处,她的丫鬟看到了,就问她什么事。她照实说了,并说:“恨不得把细娘杀掉。”
??? 丫鬟听了,想了想说:“即便小姐把细娘杀掉,王后既然不想让小姐做王子妃,自然还会找其他的女子。况且细娘毕竟和小姐一起长大,没做过对不起小姐的事,还是不要杀她,以免惊怒了天神。”
??? “那你说我该怎么做,才能顺利做上王子妃呢?”小白很无奈地问。
??? “依我看,小姐不如把细娘骗走,自己变成细娘的样子,不就可以了吗。”
??? “嗯,这倒是一个好办法。不过,我的法术还没有到那么深厚,不能变得和细娘一模一样啊。”
??? “小姐忘了老爷在世的时候,曾经和长青大师是好朋友吗?不如您去拜访他,顺便学一学这方面的法术啊。”
??? “哦?”小白吃了一惊,细细一想,确有这么回事。长青大师是千年老鳖,法术很厉害,而且与父亲素有交往。小白不禁笑着点了下丫鬟的额头,“你这个死丫头,原来早有想法,直接说出来就是,还卖了半天的关子。”
??? 小白主意已定,事不宜迟,立刻起身去拜访长青大师。长青大师也住在洞庭湖,离王宫不远。小白很快到了长青大师的住所。还好,大师在家。但他从不轻易见客,直到小白通报了父亲的姓名,才让她进门。
??? 小白请大师教他变化的法术,法师问她做什么,她编了谎话说为了救人。得到法师的传授之后,她千恩万谢,兴高采烈地回去了。
??? 回去之后,马上来到细娘的住所,叫她陪自己一起散步。细娘问她认错了没有,她说:“去了。这次找你就是想谢谢你的,王后原谅我了。”
??? 细娘听了非常开心,拉着她的手一起走到花园。她们就一直散步、聊天,不知不觉地来到了花园后面,树林深处一座荒芜的小房子面前。这个小房子以前是住了看管树林的人,后来那个人死去了,新来的人被安排了新的房子,这个小房子就荒在树林里了。这时小白看到机会来了,就对细娘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带你到这里来吗?”
??? 细娘不知,问其原因,小白故作神秘地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床上,吴兮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它活动了下身子,拿起床头的镜子照了照自己,看到了个年轻美丽的女人。说:“这间屋子里有个秘密,我带你来看看。”
??? 单纯的细娘哪会想到其中有诈,就照着小白的话进了那房间。不料她一进去,小白立刻反锁了门,并用刚刚学到的法术把门封禁了。细娘吃了一惊,问小白在做什么。小白这时才冷笑一声道:“看来你还真的不知道啊,不过对不起了,谁让你勾引了我的王子,还要夺我的王子妃!”
??? 细娘听得十分迷茫,说:“我只是好心劝你改正,王后那边还是我替你说情的,怎么反说我抢你的王子妃呢?”
??? “哼,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昨日我都准备去向王后认错了,走到门前才听到,人家在和王子密谋娶你做王子妃呢!”
??? 细娘这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忙说:“这是他们的决定,和我无关,我从来没有想夺去你王子妃的意思啊!你放我出来,我再去替你向王后和王子求情。”
??? “哼,不必了!当我是傻子吗?放了你,待你当上王子妃,还不知道怎么对我!你还是在这里安度你的余生吧!”小白冷笑了一阵,扬长而去。
??? 小白离开那间屋子之后,立刻变成细娘的样子,走进宫殿。她来到后宫,王后和王子都在。看到她,两人十分高兴,王后说:“快来快来,未来的王子妃。”
??? 小白听了心头有气,但想到自己现在就是细娘了,便也不在乎,故意作出惊讶的神色道:“王后认错人了吧?我是细娘啊!”
??? 王后和王子相视一笑。王后把昨日他们的决定告诉了她,并说:“今日去和大王商量,他也同意了。咱们选个良辰吉日,先给你们完婚吧!”
??? 小白心里不禁窃喜。看来自己变的细娘还真能瞒天过海。她马上对王后谢恩。王子笑盈盈地看着她。她也微笑回应,但心里不禁为王子这个笑是给细娘的而气愤。
??? 王子告辞时,王后示意小白留下。待王子走远,王后问;“小白到现在都没过来找我认错。你和她谈过了没?”
??? 小白说:“我昨日就和她说过了,她当时答应了的。要不然,我现在去请她过来。”
??? “也好,”王后说,“你现在就把她叫来,正好跟她说清楚婚约的事。我已经很给她面子了,没有告诉别人,特意等王子走了之后才跟你提起。”
??? 小白便回到自己的房间,把事情经过告诉丫鬟,和丫鬟串通好了编造的事故,然后带丫鬟去见王后,告诉王后说小白失踪一天了。
??? 王后觉得很意外,丫鬟则哭哭啼啼地说:“我家小姐昨日午时回来,就唉声叹气一语不发,过了一会儿对我说:‘王子要娶细娘了’。说完推门就走了。从那之后一直没有回来,我想,她也许回家去了。”
??? 王后听后沉默了很久,才说道:“估计昨天我们在这里的谈话被她听到了,才没有进来向我认错。这孩子品行虽然不太好,倒也识大体。走了就走了,不用再去找了,随她去吧。”
??? 小白则在一旁作懊悔状说:“唉,早知如此···倒像是我害了她,她会怨我的。”
??? 王后说:“跟你没关系,不要自责了,她不是做王后的命,也许出去之后反而更逍遥自在些。”然后对丫鬟说,“你就留下来伺候细娘吧。细娘伺候我这么多年,现在也该翻翻身了。”
??? 就这样,小白顺利地过了第一关。
??? 然而渐渐地,她发现变成别人其实不是那么简单。细娘的性格和她完全不同,为了不让人看出破绽,她要做得端庄大方,优雅得体,这对她来说真是巨大的考验。更重要的是,由于近来常出去花天酒地,和王子接触她只是块污渍。年深月久,辨不出本来的面目。少了许多,几乎都生疏了,而细娘和王子之前的关系,她更是一点也不清楚。有一次,王子依然来找细娘下棋。小白当时心里就一慌,上次摸棋盘都是几年前的事了。王子也很快发现细娘想起昨夜激烈的缠绵此刻的龙毅还觉得是在梦里般,舔了舔嘴唇,上面还有柳如絮留下的幽幽暗香,这让龙毅回味无穷棋艺下降了许多,十分奇怪,假细娘就假借思念离去的小白而情绪低落,掩饰了过去。王子倒也没放在心上,同样说了些怀念小白的话。之后王子坐到她旁边,一把把她搂入怀中,闻着她的发香,含情脉脉地说:“你终于可以做我的新娘了,想到这些,我就觉得幸福。”
??? 小白一时有点心花怒放,正陶醉在王子的怀抱里,王子忽然说:“奇怪,你以前从未用过这种味道的香水啊!”
??? 小白心里一惊,简直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好故作镇定道:“以前的味道有点厌倦了,刚刚换了新的。”
??? 王子没有说话,心里却在犯嘀咕。他记得细娘不喜欢兰花香,而他现在闻到的香水,却是兰花的香味。
??? 就这样,小白小心翼翼地扮演着细娘的角色,就盼着早点结婚,当上王子妃。可是时间久了,不仅是王子,就连王后也觉得这个细娘跟以前的不太一样,言谈间给人的感觉多了一种不安分,而且居然连王后的生辰都忘记了。不过,王后以为是小白的出走让细娘伤心所造成的,也没太放在心上。
??? 小白天天扮演优雅娴淑的细娘,压抑得慌,就想在无人之时上岸透透气。上岸的时候正好看到文宁带着文迪赶鸭子,不禁兽性大发,变成蛤蟆把鸭子叼走吃掉了。过了几天看到文宁不敢来湖边,也不在意,跑到她家的鸭棚里继续吃鸭子。直到后来见到文宁竟然拿着菜刀寻找自己,一时气愤,便把文迪叼了回来。正好王后当时在寻找漂亮的童男童女,作王子大婚的伴童,小白看看文迪长得很可爱,就把他带进了宫。
??? 却说文迪那日见到了真的细娘,第二天,小白不在的时候,他便带上香囊,一眨眼功夫来到了树林里。细娘看到他来了,便打开门帘。细娘十分关切地问:“小白对你好不好?没有欺负你吧?”
??? “没有。我机灵着呢,不用怕。”文迪说:“姐姐想到出来的办法了吗?”
??? 细娘摇了摇头:“我现在还不知道她是用了什么法术把这道门封住了,不然的话,或许能想出办法来。如果你有机会见到王子就好了,你告诉他真相,他一定能想到办法救我出来。”
??? “哦,那我一定想办法见到王子。”文迪拍拍胸脯保证说。忽然想起什么,又问,“姐姐,你成天被关在里面,怎么吃饭啊?”
??? 细娘笑了,说:“像我们龙王宫的人,多多少少都会一些法术,一时半会儿不吃东西不碍事的。”
??? “哦。”文迪点点头,“真羡慕你们。”
??? “姐姐,我用香囊不就可以去王子的宫里找他了吗?”
??? “最好不要用,香囊只能带你去王子的宫里,除非你知道他在哪,不然宫里人太多,不能让别人看到你啊。”
??? 文迪想了想,问道:“那他睡觉的时候有人陪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半夜去找他不就好了?”
??? 细娘“噗哧”一笑:“你还真是鬼机灵。也许这是最安全的办法了,你就试试吧。对了,到时你把我给你的香囊给王子看,他就知道你说的是真的了。”
??? 于是,到了半夜里,文迪偷偷地爬起来,戴上香囊,想着王子的寝宫,便来到了熟睡的王子面前。他轻轻打开灯烛,把王子摇醒。王子见到他,吓了一跳,差点叫出声来。仔细看看是个小孩子,稍稍松了口气,然后惊魂未定地说:“你是谁?到这里做什么?”
??? 文迪做了“嘘”的手势,把香囊递给王子看。
??? 王子接过香囊。“这是细娘的啊,你是谁?怎么会在你手里?”
??? 文迪说:“我是小白姐姐从岸上带回来的,说要给你们结婚做伴童。你看到的细娘姐姐是小白姐姐变的,而真的细娘姐姐被她关到了树林中一座荒废的小房子里,被小白姐姐施了法术。她叫我来告诉你,叫你想办法放她出去。”
??? “你是说,”王子很惊讶,“小白变成了细娘的模样,在我身边?”
??? “是的,王子。”
??? “难怪,难怪!”王子不禁站起身来,来回踱步,“我早就觉得身边这个细娘有点不对劲,好像卢定军面红耳赤,告诉老师,听同学说,蒙东有盲婚风俗,就是新婚那天,要把新娘和新郎关在间陌生的房间整夜,两人牵手走过段黑暗的路程,之后就可以脱胎换骨。当地人有疯傻痴呆的,在盲婚之后,听说有治好的。忽然间变了一个人。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说完急切地拉住文迪的手,“你叫什么名字?谢谢你告诉我真相。细娘现在还好吗?”
??? “嘻嘻,王子既然这么想姐姐,不如现在跟我一起去看看她咯,反正大半夜的没人注意,你们也可以商量下怎么对付小白姐姐。我叫文迪。”
??? 王子点点头,立刻起身更衣,戴着香囊和灯笼,跟文迪一起来到小房子旁边。王子轻轻地敲门,细娘把门帘打开,看见王子,又惊又喜,泪在眼睛里打转。王子也同样深情地看着她。两人相视了很久,王子才开口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居然被那个丫头给骗了。还好吗?”
??? “不用担心我。”细娘说,“只是要帮我早点出去啊。小白给这道门不知道施了什么法术,我怎么都打不开。”
??? “她居然能变成你的样子,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法术,我都不会这样的变化。太可怕了。以前只觉得她任性,没想到,心也这么狠。”
??? “可是,她也是听到你们说,要我代替她嫁给你,才冲动地做了这样的决定。也是你们害的啊。”
??? “你怎么还是这么善良!”王子听了不禁有些生气,“她都这样对你了,你居然还肯为她说话!难道你就不想嫁给我吗?”
??? 细娘沉默了一下,说:“你问出这样的话来,亏我对你日思夜想!可是你知道,我只要嫁给你就好,并不一定要做什么王子妃,王后。而且你和小白订婚在前,怎么说,都觉得小白变成现在这样,并不只是她的责任。”
??? “我知道,可是我真的不喜欢小白,她也真的不适合做未来的王后。把她娶为侧妃,也只是因为要遵守约定。我们先不要谈论这个了,先让我来看看,我能不能把这道门打开。”
??? 王子说完,便开始使用法术。细娘和文迪在旁边紧张地看着。过了许久,王子无奈地叹口气:“她到底从哪里学来的这种法术!我居然一点办法都没有!”
??? “她的法术既然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你们还是先回去吧,不要打草惊蛇。”细娘说,“如果能想办法套出她法术的来源,就好办了。来日方长,总会有办法的。文迪,你是我见过的最机灵最可爱的孩子,真的谢谢你。你们快走吧,天快亮了。王子,先替我好好照顾文迪。”
??? 王子又和细娘说了些思念的话,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 回到寝宫,王子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想着应该怎样救细娘出去。到了第二天,王子来到小白的住所,想从中找到些破绽。小白不在,丫鬟一个人在房间。王子看到丫鬟,忽然心里一动。这个丫鬟,以前就是小白身边的。现在是被母后赐给了“细娘”,从而继续伺候小白。这难道只是巧合?
??? 想到这里,王子便问丫鬟道:“以前你跟着小白这么多年,现在又来伺候细娘,觉得习惯吗?”
??? 丫鬟显然有些受宠若惊,说:“回殿下,能伺候细娘小姐,实在是我的荣幸。”
??? “那就好。”王子不动声色地问,“可是我看你并没有真正了解细娘的喜好,自从你跟着她,她的很多习惯都变了,变得有点像小白。这是怎么回事?”
??? 丫鬟听了这话,大吃一惊,不知道王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 “你知道,很多时候,人应该学得聪明一点。”王子严肃而又鼓励地看着她,“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若是人已知,坦白为上策。本来可以更好解决的事,就不要用更坏的方法。”
??? 丫鬟听到这,已经面色苍白,浑身哆嗦。她“扑通”一声跪在王子面前,说:“请殿下不要追究我家小姐,一切都是我的主意。请拿我治罪。”
??? 王子说:“我不想治谁的罪,何况小白还是我的未婚妻。可是你们这样做,太令人失望了。小白这个人,我不指望她能把细娘放出来,但是,我想你会告诉我应该怎么做。我保证,放出细娘之后,小白依然是我的未婚妻,你也依然可以跟随小白。可如果你不识大体,不肯告诉我怎样救出细娘,那么,我会把这件事告诉父王,事情就不是你们可以控制的了。”
??? 丫鬟已全无招架之力,把小白拜访长青大师的事情告诉了王子。王子再三叮嘱她不要告诉小白,并再三保证他不会伤害小白,才离去。
??? 王子立即启程去拜访长青大师。说明来意,长青大师才知道小白上次骗了他。立刻教给王子制服小白的法术。王子谢过告辞。
??? 回到王宫已是午夜,王子先来到树林,给细娘解了门上的法术。细娘出了房间,王子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先带她到自己的寝宫,两人如相隔了一个世纪般的思念,忍不住浓情蜜意,如胶似漆地缠绵了一夜。王子抱着她,慢慢闻遍她身上的每寸肌肤,说:“我要记住这个味道,这样永远都不会认错你。”
??? 细娘听了脸一红,娇嗲道:“就知道你会把小白当作我,说,你对她都做了什么?”
??? 王子笑着捏她的脸颊:“我娶她你都不吃醋,抱抱她,你吃什么醋呢?不过自从闻到了和你不同的味道,我就开始怀疑,没有再做过什么了。”
??? 细娘满足地依偎在他怀里,慢慢睡着了。王子知道她被关了那么久一定很累,便一动不动地抱着她,让她睡得尽量舒服些。
??? 等细娘醒了,王子才放开她,亲亲她的额头,亲自端来早饭给她吃。细娘感动得热泪盈眶,握着他的手说:“今生得到你这样的关爱,死了也值了。”
??? 吃完早饭,王子告诉细娘后面的打算,让细娘先躲在宫里等待时机。之后他来到后宫,对王后说今天有个重要的朋友来访,请王后到时参宴。到了中午,王子大摆宴席,叫了很然而,第天,那个男生的父母,来到学校,告知他们的孩子昨夜至今,未回家。于是校方与其父母处找寻,终究在那个女厕所的个长期打不开的"包间"中,寻到了其尸体,具被抽去血的干尸两个女孩害怕了,她们再去看鲁迅肖像时,发现他的眼睛是直朝左的,而她们都记得那晚分明是朝右的。多人,把小白、丫鬟和文迪也都叫上。文迪听到叫他,就知道事情可能已经成功了,不禁偷偷笑。小白瞪他一眼,说:“笑什么?”文迪装天真:“有好吃的,当然开心。”小白不屑地撇撇嘴巴:“真没见识。等到做伴童的时候,可不许这样。”王子看小白来了,就让她坐在自己身边。变成细娘模样的小白,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 待人都到齐了,王子宣布:“有请今天最重要的客人。”
??? 这时,细娘从堂内缓缓地走来。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两个一模一样的细娘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回事。小白看到细娘,脸色变得苍白,她着实没有想到,事情居然在她毫无知觉的情况下被暴露了。王子看着她道:“小白,游戏结束了。”
??? “小白?”王后忍不住叫出声来。客人们也都窃窃私语开了。
??? 小白仍不甘心,依然用温柔的在微弱的灯光中,他看到前面有条小路,就拐了进去。绿车停了会儿,也跟了过来。声音指着细娘说:“王子,你错了,她才是小白,变成我的样子来迷惑你!”
??? 王子冷笑一声说:“是吗?那你告诉我,你最开心的是什么?”
??? “是……”小白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答,才能对王子的胃口。
??? “细娘,你告诉她。”王子对细娘说。
??? 细娘看看小白,然后看着王子,认真地说:“我最开心的事情,就是361天前,你拉着我的手说,你一定会娶我。”
??? 王子深情地牵住细娘的手。一时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他们感动了。
??? 小白忽然拔剑向细娘刺去。王子眼疾手快地挡住,没让她得逞。小白又把剑刺向丫鬟。丫鬟本能地一躲,刺中了她的肩膀。小白恨恨地瞪着丫鬟道:“一定是你告诉他们的,是不是?”
??? 王子连忙去保护丫鬟,防止丫鬟再次中剑。丫鬟哭着对小白说:“小姐,算了吧,他们都是好人,我不忍心再欺骗他们了。你就杀了我,消你心头之恨吧!”
??? 小白又是一快剑刺过去,王子来不及挡,连忙用手指抓住,被刺得满手是血。
??? “够了!”王后拍着桌子站起来,怒声说,“小白,我原以为你只是任性些,放荡些,没想到你还这么心狠手辣!今天你敢在王宫放肆,我就敢替大王做主,取消你和王子的婚约,把你赶出王宫!”
??? 小白歇斯底里地叫道:“事到如今,我还想什么婚约吗?我就是想把你们都杀掉,解我心头之恨!”说完,她像疯子一样地举剑乱砍,客人纷纷躲闪,王子看情势有点控制不住了,便使出长青大师教给他的法术。一下子,小白便变回了原来的模样。而长青大师传授她的变化的法术,也被收了回来。她目光呆滞,放下剑,恍恍惚惚地走了出去,再也没有回来。
??? 4天之后,正是王子和细娘定情一年的日子,他们举行了盛大的婚礼,文迪做了伴童,小白的丫鬟做了伴娘。婚礼之后,细娘认文迪做了干弟弟,然后把他送回了家。
??? 小白的丫鬟做完伴娘之后,也离开了王宫,去寻找小白。后来王子和细娘去拜谢长青大师的时候,才发现小白和丫鬟都做了长青大师的门徒。而此时的小白,已经十分温柔贤淑,没有一点以前的样子了。王子请她回宫,她反而不想再回去了。
??? 此后,王子和细娘恩恩爱爱,日子过得幸福美满。文迪一家经常被邀请来龙王宫做客。时间久了,龙王的二王子爱上了美丽勇敢的文宁,又成就了一段好姻缘。

标签:朋友姐姐弟弟未婚妻

    上一篇:命运的轮盘 下一篇:话小鬼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