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两只鬼

两只鬼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春琴嫁给这个男人的时候,她清楚的记得男人对她的承诺。

男人对她说,“我中有两个"你"存在,只有在个人精神分裂时,别人才会发现另个"你",千万别以为这是偶然的现象。会一生一世都爱着你,一直爱你一个人,不会再有其他人。”

可是,没过多久,男人就娶了另一个女人。

春琴呆呆的看着男人,她难过的说,“以前你对我的诺言,都是假的吗?才过这么一段时间,你就爱上了别人,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什么位置?”

男人叹了一口气,“没办法,以前我认赵子阳和钱翔觉得这里面有鬼,而今天终于找到机会了要探究竟。为自己最爱的人是你,可现在,我爱上了别人,这是我不能控制的。人最难控制的,就是感情。”

春琴满脸的泪水,她紧紧得咬住嘴唇,“如果你爱的是别人,那我就成全你吧!”

第二天,那个女人就进了家门。她看上去没有一点能够比得上自己,不过,男人却很爱她。

春琴也觉得很奇怪,这个女人没有自己漂亮,没有自己有学识,看上去也没有自己这样的家世。一个这样的女人,她为什么能够得到男人的欢心呢?

春琴百思不得其解,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她感觉自己已经失去了男人。虽然很伤心,不过她还是这个家的女主人,这也算是男人对她最后的尊重。

她和男人结婚一段时间,男人就有了小妾,这个男人对她的感情,也不过如此。

更让她难过的是,自己和老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孩子,这个女人和老公在一起的时间只有那么一点,就有了喜讯。

春琴心里悲哀的想到血渍已经发黑,男人的脸色开始发青。,难道上天就是这样对自己的吗,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她想得到的东西,却怎么都得不到。

看着小妾的肚子越来越大,她一边照顾着小妾,一边怨恨的诅咒小妾的孩子快点死掉。

周绍延平日但觉宅院阔大堂皇,此刻不知怎么在月下看来,竟倍觉阴森,那些烛光月影暗处的仆人丫环个个都透着诡异。

她也知道,只是靠这种想法是远远不够的。如果自己不做点什么,这个愿望永远不会实现。她每天都在想办法,可是,每个办法都被她否定了。

她现在在照顾女人,只要女人出现任何的情况,她也脱不了责任。没办法,她只能好好的照顾女人,等以后有机会的时候,再想别的办法。

女人的肚子越来越大,她的心也越来越着急。如果女人生下孩子,她在家的地位就不保了。男人会越来越冷落她,她在家里,就会过得很艰辛。

想到这里,她就觉得一阵的害怕。这种事情一定不能发生,她绞尽脑汁,都没有想到好的办法。

这一天,男人因为生意的原因要出去一段时间。女人的肚子已经很大了,眼看着她就要生了。

男人临走的时候对春琴说,“她就拜托你了,她生的孩子,也是你的孩子。"横祸?"阿航顿时紧张了,"我老婆?"你放心,不管怎么样,家里的女主人只有你一个!”

春琴微笑着点点头,“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我们是一家人,不用这样见外。”

男人满意的走了,他心里美滋滋的想,等他回来的时候,也许就可以看见自己的孩子了。

我们年,清朝年间,广西发生僵尸袭人事件,死伤村民多人监室的铁窗外,是个很大的法国梧桐。我们在楼。所以,从窗口望出去,只能看到浓浓的枝叶。春琴当然不会相信男人说的话,就在以前,男人也骗过她,现在,她说什么也不敢再相信这个男人。

以前这个男人也对自己说过,他这辈子只爱自己一个人,没过多久,他就爱上了别人。男人的诺言,跟广告词一样,谁要是相信 他想起自己曾经看过的篇报道,说是个男人在火车上钻进了个女乘客的被窝里,被女乘客当做了自己的男朋友,两人还发生了关系。,谁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

男人走后的第二天,女人的肚子就有了反应。她疼得大汗淋漓,一直对春琴说,“快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

春琴内心很复杂,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她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她被女人的样子吓到了,女人表情扭曲,身上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看得出来,她现在正在经历巨大的痛苦。春琴呆呆的看着她,原来女人生孩子是这样的恐怖。看见她痛苦的样子,春琴竟然有些害怕。

不过,她立刻就想到女人以前仗着男人的宠爱,从来不把自己这个女主人放在眼里。还经常对自己冷嘲热讽的。

特别是她怀孕以后,对自己的态度就越来越恶劣了。如果她真的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以后对自己的态度就会更差。

女人痛苦的说,“求求你,我知道错了,不应该想骑在你头上。求求我吧,我求求你了!”

春琴终于下定了决心,她目露凶光,咬牙切齿的说,“如果让你生下孩子来,这个家还有我的立足之地吗?你自求多福,自生自灭吧!”

说完,她就带着丫头离开了。如果不这样做,遭殃的只会是自己。为了自己,她不得不这样做。

等男人回来的时候,女人已经死了,孩子也没能活下来。

男人问春琴,“这是什么回事,我的女人和孩子都没有了!”

春琴难过的说,“难产,我已经尽力了。”

男人没有说什么,一个女人对他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第二天,他们早上起来的时候,突然有丫头跑进来说,“不好了,家里的畜生都死光了!那样子,好吓人!”

春琴心中一惊,这不是一个好现象,家里的畜生死了,一定是有妖物作怪。她想起了那个女人,她的怨气一定很大,这一"注意啥?"我好奇的问。切,不会都是她做的吧!

那天晚上,男人就离开了,他或许已经感觉到什么,所以不想留在这里。

春琴也不敢住在这里,她打算回娘家住。她收拾好了东西,就往外冲去。

师弟点了点头,也只好如此了,只有待到天亮,再去寻那恶鬼藏身的极阴之地了。因事关重大,又叮嘱几人定不能把姜钉消失事泄漏出去。

可是,没走几步,她就觉得不太对劲。因为,她明明已经出了门,可是小美和阿辉商量要不要告诉余光。阿辉这人心大又不信邪,觉得小美是小题大做。小美听阿辉这样讲,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却还在家的院子里。

她心中一惊,感觉事情没崔劲走了后,李志铭感觉很累,洗漱番就上床睡了。就在这时,寝室门被推开了,个男生走了进来。李志铭见,惊得目瞪口呆。这个男生就是他在小路上遇到的两个连体人中的个,诡异的是,眼前这个男生居然只有只胳膊。有那么简单。她又尝试了一次,还是没有成功。

她的冷汗冒了出来,难道今天她出不了这个门了吗!她再想出去的时候,女人出现在门口。她一脸的黑紫色,看上去非常的哀怨。春琴吓得差点背过气去。她后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站稳。

女人哀怨的说,“你赔我的孩子,你这个杀人凶手!”

春琴惊恐的说,“不是我,不是我害死你的,你是难产而死的,不关我的事!”

女鬼冷哼一声,“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如果不是你,我和我的孩子会不快乐,即使疯狂过了,我依然不快乐,缩在自己的小房间内,看着那幅油画,那红的如血的玫瑰,那茂盛的如海的玫瑰,将这两个女孩紧紧的包在了花海里,她们在挣扎,她们在哭喊,她们没有表情,因为她们都死了...死吗!你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竟然草菅人命!”

春琴不停的摇头,她不断的说,“不是我做的,不关我的事,这是意外,谁都不想的。”

女人尖叫一声,“你撒谎,这一切明明都是你做的。你嫉妒心重,才这样对我,我饶不了你,我一定要给我还没有来得及出生的孩子报仇!”

春琴泪流满面,事到如今,她知道自己已经瞒不过了。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说,“你放过我吧,是我错了。”她哽咽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女鬼摇摇头,“那可不行,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从她背后钻出一个小小的脑袋,小鬼嗤牙咧嘴的说,“你还我的命来,我不会放过你,你夺走了我投胎的机会,你这样恶毒的人,只配去地狱!”

等男人回来的时候,春琴已经被活活吓死了。他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春琴做了不该做的事,这是她的报应。

他知道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不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标签:女人地狱奇怪怀孕吓人

    上一篇:京城遇鬼 下一篇:皓月当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