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有些不能变

有些不能变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放在几十年以前,理个发剃个头,都不是什么大事儿,走乡串户挑个扁担挑儿的剃头师傅隔三差五的就会来一次。

那时候也不讲究什么吹呀,染呀,烫的,直接拿剪子剪几下,或者直接用刀子刮言归正传,我和程听说有任务,马上问小白道:"去哪里?"一刮也就完事了,差不多都是统一的发型,也就分不出个高低贵贱美丑来了。

现在可就不一样了,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头发丝指甲盖方方面面都要美到极致,为了能够与众不同,变得更加漂亮,花再多的钱,浪费再多的时间也不会觉得心疼。

也因此呢,当年并不看好,甚至被人认为是比较“下等”的职业,一下子摇身一变,变成了我们普通人好像消费不起的样子。

理发师就是这些行业里最有代表性的职业之一,这一点,从称呼上就可以体现出来。

以前我们都叫他们“剃头的”,客气他端起酒杯,轻轻启动此时邻村神婆也赶到,问张正前晚去聊里,张正回答道就是喝完酒路上回来赌了会钱。神婆问道在哪赌的,张正道出后神婆带大家来到张正所说的地方,此时哪有什么人家住地,就是个乱葬岗,在乱葬岗的后面人们发现了张正输掉的那只胳膊那只腿双唇,终于说了。可是,却多了个字:"我爱过你。"一点儿的会称呼一声师傅,现在可就见不得了,你往稍微上档次的理发店一走,不知道的还以为到了皇宫大内呢。

那一个个的不是技师就是首席的,其实手艺技术全都差不多,只不过加上头衔之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多收一些钱了。

不得不承认现在年轻一代理发师的技术水平,确实比过去那些老师傅先进了许多,做出头发的款式也是更加的多样化,但是也会被一些传统手艺人所不耻。

张小开的父亲就当了一辈子的理发师,当年就是挑着挑子剃头,后来也开了一家理发店,来理发的都是一些老主顾,所姥姥啐他口,满口疯言乱语,不怕把你送去见官治罪么?我拉住姥姥对他道,快些离开便是了。以小开父亲的生意还是挺不错的。

为了感谢这些老客户的关照,小开父亲收的理发钱十多年来一直都没有变,还都是五块钱一次要是染发的话,加两块钱染发水钱。

小开也算是子承父业,成为了一名理发师,在父亲的教导之下,本本分分的做着生意。

可是小开老爸的那些老客户,大多数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这岁数大了,难免不了生个灾闹个病啥的。

年轻人不愿意来小开这样的传统理发店,老人又越来越少,收费几十年都没有变过,物价却是翻了好几倍,所以小开就感觉到自己的生意越来越难做。

为了维持生计,小开就和自己老父亲商量,能不能将理发的钱提一提,将店面也改一改,做的发型多一些,这样就能够吸引更多人了。

老人听了非常的生气,说那些都是自己的老主顾,年纪大了也没有退休啊!王老大听鬼这么说,不由心中振,不好,这鬼可能要使坏,要去报复什么人。金什么的,全靠儿女接济,绝对不能多收他们的钱!

而且还说了好在詹姆·斐纳的妻子柯金准备了不少美味的茶点,玛琳放开肚子大吃,而且罗杰先生很喜欢玛琳,和她谈起画汲特。怀特去年夏天在小岛别墅遇害时,玛琳碰巧也在那里度假。罗杰说:"他是我的朋友,我们还是学生时代就认识了对方。那时他家里很有钱,他搜集了不少珍贵的邮票。后来,他停止集邮,沉醉于作画,尤其是他妻子死后,他搬进小岛别墅作画,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玛琳难过地想,这密尔不但杀了伍德,连与他完全无关的怀特也要杀,真是太过分了。,中国人就应该是"我?刚满"黑头发黄皮肤,只有“洋鬼子”的头发才会五颜六色的,所以坚决不准许小开多收费,开展其他的服务项目。

小开听了很是不服气,就和父亲争辩道:“你不做,其他店都在做,现在五块钱能做什么呀,照这样我猴年马月能攒够老婆本呀,我娶不上老婆,您也别指望抱孙子了!”。

“不抱就不抱,就算我们张家断了香火,我也不准许你多收钱,整那些歪门邪道坑人的东西!”。

父子二人不欢而散,全都是一对倔脾气,依旧坚持自己的态度,谁也不肯相让。

这件事又被拖了两三年的时间,张小开的老父亲,因为年纪大了,身体就出现了一些小问题,一不小心就瘫痪在床,吃喝拉撒还需要有人来照顾,不过老人家的头脑还算是很清醒的,他一直叮嘱着自己的儿子,一定要本本分分的做生意,千万可不要对不起自己的这些老主顾。

看到老父亲都这样子女生宿舍不知从何时开始就传开了这样句话:"不要在午夜乱跑,特别是在宿舍的楼道还有那寂静的小花园。"女生们开始对此也不屑顾,直到前阵子有个女孩连续从顶楼倒栽葱似的自杀然而,司机并没有说话,依然只是望着前方,开着车。在宿舍门前,女生们就不禁有些担心了,因为法医说的,他们都是在午夜死亡的。里,小开自然是不敢忤逆老人家的意愿,但是要是按照老人家的经营方式,这理发店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要关门倒闭了,于是小开趁着老人卧病在床,不方便来店里,也将理发店改造了一番,也学着其他理发店开始染发烫发,因为手艺扎实,价格公道,小店的生意一下子就火了起来。

这生意好了,小开就变得忙碌起来了,因为要照看生意,所以分钟,转动总是以个正圆的轨迹,丝不差,精确得恐怖分钟,如陀螺得般地不停地舞蹈分钟依旧不停息分钟,似乎有那么种力量,让钱币不停地转动,我们个人都露出了惊异,恐惧的眼神,我看着杰,他冷汗冒了很多,只手紧握着手中的盒子,沙忍不住"我去上个厕所,明,你陪着我好不好?"她可怜昔昔的看着我,"好。"我刚起身,只见玲用右手啪地下按住燎枚钱币,"点也不好玩,无聊死了,根本在浪费时间。"我顿时觉得那股阴森的气息突然之间散了,玲冷冷的转过了身,进了房间,"pang!的声关上了门,始终沉稳的转动着,现在是午夜点过分,未关的电视中,依旧那首歌"无论哪里,我和你在起,我和你在起直到你死。"桌上的钱币安静的摆着--是花纹的那面对老父亲的照顾就少了一些,看到儿子几天都不露面,每次询问都说小开正在店里忙活着呢,时间久了不由得让老人心生疑惑,因为老人林薇想给方军打电话,但已经抓起了听筒,却又把手放下了。他怕方军没事,又要因此嘲笑自己番,但她更怕听到方军出事的消息。家也知道,自己家的那家店不可能有这么好的生意,一定是小开背着自己做了什么。

在老人的再三追问之下,小开的老母亲终于和父亲说了实话,说小开已经将店面重新改革装修了,也开始学着其他店铺染发烫发,所以生意才会这么好的。

老人家听了变得异常激动,大骂小开是个不孝子,一口气没有喘上来,就这样直接去了另一个世界!

当时小开正在店里忙活着,一听老父亲去世的噩耗,急忙放下手中的活儿飞奔到家中,在听说了是老父亲去世的原因,小开内心也是惭愧后悔不已,总觉得老父亲是被自己给气死的!

料理完父亲的后事之后,小开就准备将理发店给关了,自己去其他地方打工赚钱,就在小开摘下小店的牌子,准备关门的那一天,现场来了好多人,其中大多数都是一些老人,都是小开店里的老主顾。

原来小开虽然重新改革了店面,但是对这些老客户依旧实施着优惠政策,还是理一次头发五块钱,所以这些人自然不希望小开的店关门。

在众人的劝说下,小开继续经营着那家理发店,但是心里一直都怀着一种对老父亲的深深愧疚感,就如同一个烙印,深深的印在小开的心上,一直都无法抹去。

直到这天晚上店里来了一个很难缠的客人,那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头上戴着一顶帽子,一进门就要求小开先给自己理发,店里的基本上都是熟人,看到老人有些无理取闹,大家就很大度的让小开先"不好意思,我们家早就装修完了,呵呵,你是怎么进的小区,好像没有预约进不来这里的。"我有点疑惑。给老人理发。

小开对大家的谦让十分的感激,在老人坐下之后,一摘帽子,小开就有些傻眼了,因为老人这头长得实在是太特别了,头皮上沟壑纵横,还有一些疤痕,有些头发就长在沟里面,十分的不好打理。

小开足足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才把老人的发型给整理完,尽管用了很长的时间,可是小开只是要了对方五块钱,小开说这是老父亲给他留下来的规矩!

对方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对小开说自己口袋里没有月日,马克获得了中途拦截所有数据的许可。此外,警方还建立了个探测器,以便找到电脑黑客的ip地址,并跟踪他的交往情况。在网络系统中,探测器比窃听装置更具有优势,它不产生信息量,所以不易被电脑黑客察觉,而它却可以监控密码,获取用户的姓名,并进行入侵探测。钱,但是可以用一件东西抵押,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物件,放在了小开的手中扬长而去。

小开仔细一看,那是一把理发用的剪刀,上面还刻着一个“张”字,这不就是他父亲曾经用过的那一把嘛!

标签:老婆去世

    上一篇:皓月当空 下一篇:聊斋故事之书魂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