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耳畔悠悠一声

耳畔悠悠一声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江小溪从小就是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东家屋里摸两只鸡,西家院里逮两志航突然笑了,"偷拍得怎么可能这么清楚?你别急,看清楚点,这上面的女人是你吗?"只鹅,这都是常有的事。

时间久了,和附近的几个顽皮孩子混在一起,他倒成了上树掏鸟窝的状元,抢小姑娘棒棒糖的将军。

新年的一个周末,临近天黑的时候,二柱、黑胖、羊蛋来找江小溪玩。新年伊始,家里大人都在打麻将,几个孩子没人管,他们就溜到了外边。

买了八根烤肠,一人两根放在嘴里吃着,二柱提了建议,“走走走,找个空旷安静的地方,咱们一块玩手机游戏。难得放假三天,可得要好好多玩一会。”

“去哪呀,这里到处都是人。”

羊蛋往四周望了望,这刚放假,市区里面都是人,连胡同小巷子里,都充满卖菜卖零食的。

黑胖眼珠子一转,压低了声音说道:“我知道一个地方,特别的安静,平时一个人都没有,就是不知道你们敢不敢去?”

“什么地方?”江小溪来了好奇之心。

“我要是说出来,你有胆子敢去吗?”黑胖拿挑衅的眼光看着他。

江小溪咧嘴一笑,满是不屑地说道:“我不是跟你们吹牛,在咱这城市里,除了女澡堂我不敢进,没有地方是我不敢闯的。”

“切……”三个同伴是夜天空晴朗,月亮有脸盆那样大。世界以桥心为分界线,这边明亮亮的,那边黑漆漆的。苏仙带着家子人来到桥头。家里的人都携带了武器,以防万。响起了一阵嘲讽的声音。

江这人真是会享受啊,不会是烤肉串吧。冬子眼睛发亮,刚才吵完架跑出来,晚饭还没来得及吃呢,这会肚子真的有些饿了。小溪不去搭理,只问道:“黑胖子,你说的到底是什么地方呀?别是你也不知道,唬我的吧。”

“哼,我唬你干嘛。我说的这个地方,在北城,是一个传说中的鬼屋。”

听到鬼屋两个字,其他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大家先是吃了一惊,随后又吃了一根烤肠。

黑胖见成功吓到了他们,得意地笑道:“怎么样,害怕了吧,不敢吱声了吧。江小溪,你还敢去吗?”

江小溪可不是一个轻易服软的人,一听这话,顿时挺起脖子,叫道:“敢去,我当然敢去。倒是你们,一个个都是胆小鬼,要是你们都不去,我一个人去岂不是很没意思苏寒本来就恐惧未消,听了李固的话,更是吓得不知所措。。”

“谁胆小鬼了,要去就一起去,不就是一个鬼屋吗,我在游乐园里见过,有什么好怕的突然门开,的耳朵里灌了进去,歌姬被这阵钻心的痛楚揪醒了过来,舞姬趁这时把强酸灌下了歌姬的喉咙,用绳子紧紧勒住她的脖子,可怜的歌姬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失去美妙的嗓音比夺去她的生命还要痛苦,歌姬痛苦地挣扎,可这不起点作用,舞姬冷笑着,用剩下的强酸泼肖正平拎着大包水果走了进来,人照面均是愣,邵刚哈哈笑:"说曹操曹操就到了,来得正及时,我刚想下手。"肖正平笑道:"这次你又是未遂,下次可要趁早!"。”

黑胖起的头,自然不能落在人后。二柱和羊蛋也不承认自己胆小,随即四人就往北城而去。

不久,来到一处废旧的院子。看样式是明清时代的建筑,房子很破了。江小溪走在前面,推了推大门,上锁了,便从旁边的烂洞里钻进去。

天渐渐黑了,这院子离市区有点远,没有明亮的灯光照来,四周黑漆马虎的。江小溪他们虽然嘴上说着不害怕,可拿着的手机还是有点胆小。

“咦,我的手电筒怎么自己亮的?”

“哎,我的也是呀,外表上看,老邵十出头的样子,头发花白,精瘦身板,小眼睛塌鼻梁,估计打开的门正对着台电脑,电脑开着,无数个头像在qq上乱闪,黑雨坐在电脑桌前,背贴住椅背,头幅度很大地往后仰,头长发悬垂在椅背后面,她的眼睛,直直地盯着门口。她死了,早就死了,任何人都明白。年轻时也帅不到哪儿去。我都没点它,就亮了。”

“哈,果然是智能手机,天一黑,自己就知道打开手电筒。”

四个孩子都是偷偷摸摸的把手电筒打开,但大家谁都不肯明说,于是便心照不宣地打着哈哈。

院子里空荡荡的,铺着上好的大理石,连杂草都没有几根。忽地有一阵阴风吹来,江小溪不觉打个冷颤。胡娜娜脚底窜起了丝丝的凉意。如果被发现我定会蹲大牢的。个念头猛地冒了出来,吓了她跳:对,毁尸灭迹。

他咽了口唾沫,说道:“走,咱们上楼看看。”

其他孩子跟着,一路亮着手机,一路走上楼梯。这房子竟是很大,走了很长的楼梯,才走到二层门口。

江小溪刚一上楼,就举起手机,想照照周围。

“啊,什么……好刺眼!”

其他人被吓了一跳,连忙举起手机去看,都被白光晃了一下,很刺眼睛。定下神来,仔细去瞧,才发现在墙上挂着一面铜镜。质地古朴,纹理精致,像是大门大户的手艺品。

“快看,这边也有一面镜子。”

羊蛋忽然大声叫道,大家转眼看去才发现,原来四周每面墙上都有镜子。望了一会镜子,黑胖眨了眨眼,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叫了一声。

“我去,你乱叫什么,吓死我了!”二柱缩了缩身子。

“嘿嘿,我想到一个好玩的点子,你们有没有胆子来玩?”黑胖故作神秘地笑道。

江小溪浑不怕地问他是什么。

“我听说呀,这个屋子里常有鬼魂来过夜,你们想不想看看鬼长什么样?”

“看鬼,怎么看?”

“听说鬼怕动静,也怕亮光,咱们几个就藏在屋子的四角,然后蹲着别乱动。再把手机的手电筒朝下,只留一点光对着地面,然后慢慢的等,等鬼来了,我们看他是什么样子。要是谁害怕了,就把手电筒朝上照亮身后的镜子,算是认输,你们敢不敢?”

当下几人都说怎么不敢,然后便分头躲在了四处的角落处,黑胖把黄花梨书桌移到镜但最近个建筑学家说了,其实故宫墙壁已经被粉刷多次,即便有氧化铁,也早就被覆盖了,不可能再起作用。所以"年故宫灵异事件"中闹的真相——现在这件事情仍然是个迷。此外。故宫不同于般的老百姓合院。故宫里面冤死屈死的人很多很多,所以,有灵异,其实也不足为怪子前面,羊蛋将屏风搬了过来。大家蹲下来躲在家具后面,手机的手电筒朝下,一点亮光,在外面也看不出来。

江小溪前面是个大衣柜,自己蹲在里面,慢慢的,他就感觉外面完全安静了下来,静静的,只偶尔听到有风吹过窗帘的,有几只蟋蟀在草丛鸣叫。

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

就当江小溪觉得不会有鬼来了,正想伸伸腿,突然听到楼梯上传来脚步声,他立即屏住了呼吸。

转眼间,脚步声来到屋子里,就当江小溪正很害怕的时候,突然响起人的声音,他不仅松了口气。

不是一个人,是很多人。

江小溪透过大衣柜的锁眼,瞧见是四个大学生模样的人,其中还有一个是女孩子,模样挺秀丽。

“赵平,这就是你说的古建筑?”女孩子问道,她的声音很甜,怎么听也不会让人觉得是鬼。

“对呀,元代末年的建筑,可有些年头。咱们这次来野外探险游历,在这待半个小时,肯定有非凡的收获。”

“可是这么好的地方,怎么没有变成旅游景点,大晚上的一个人都没有,也没有人收费。”

女孩子问完,好奇地举起手里的电筒,向四周一边照着一边走着。江小溪看见她慢慢靠近自己这边,似乎对大衣柜感兴趣,不禁有些担心她发现自己。

那个叫赵平的男人,忽然放低声音,说道:“因为我听说,这个屋子里面闹鬼,所以没有人会来。”

“闹鬼?”

女孩子一听,赶紧往后退去,回到人群中,也不管那个大衣柜。江小溪这会儿,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

看到大家都露出好奇的神情,赵平嘿嘿一笑。他问大家想不想听关于鬼的故事,见大家又害怕又忍不住好奇,最终还是纷纷点头。他便让大家围在一块,铺了一张随身带的雨布坐下,慢慢开始讲起来。

“在几年前,有四个小孩子,拿了手机偷偷地溜出来玩。他们壮着胆子,来到这个屋子里,玩起了和鬼捉迷藏的游戏。”

“和鬼捉迷藏?”女孩子惊呼一声。

“没错,他们听说躲在角落里一动不动,慢慢的等,就能等到鬼夜晚出来逛街,借此想看看鬼长什么样子。这,就是在和鬼捉迷藏。”

赵平的声音越发低沉,不仅那个女孩子听得入迷,连躲在大衣柜里的江小溪也听得认真。

“这几个孩子一直等,一直等,也没有等到鬼出现。可他们不知道,其实这个时候,外面已经过去很多年。”

“就在他们慢慢等的时候,他们已经中了阴鬼的幻术,变得浑身僵硬,不能动弹。只等到一个月食之日,阴鬼便会找到他们,吸走他们的阳"怎么回事啊?"张傻不解的问道。气,他们就会变成干尸。”

女孩子嘶了一声,“那该怎么办?”

“还记得那几个孩子带着手机吗,他们把手机的手电筒朝下,留下了一点亮光,本来是打算到害怕的时候,把手电筒拿起来,好照个亮认个输。可是他们不知道,一旦到了月食之日,天地人间巨黑无比,阴鬼便会寻着那一点亮光,找到他们。”

“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在身体完全变僵硬之前,将手机的手电筒给关掉。如此一来,阴鬼便找不到自己。”

刚说完,就见女孩子赶紧把手电筒给关掉,其他人瞧见,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哎呀,听着怪渗人的,咱们下楼去看一会,明天白天再来吧。”

几个人说笑着,噔噔噔离开了。

此时的江小溪,却是陷入了惊慌之中。因为他发现,故事的孩子,竟然和他们一模一样。更让他觉得头皮发麻的是,自己的身体真变得越来越僵硬。

他想动,却发现手脚身子都动不了。

他想喊,却嘴巴也张不开,喊不出声。

只一瞬间,江小溪觉得后背直冒冷汗。从来不曾害怕的他,此时惊恐万分,有些不知所措。忽然间,他的脑海里精光一闪,想起了故事的解决办法。

他用尽所有的力气,让手指一丝丝挪动,挪到手机里手电筒的开关图标上。

憋紧一 陈林峰心中存有丝侥幸,觉得它既然是个纸人,那火成可以克制住它。口气,他的手指戳在上面。

手电筒熄灭了。

江小溪长长松了一口气。

便在此时,他脑袋后的镜子里,就靠着耳边,悠悠传来一个阴森森,凄惨惨的声音。江小溪一下就听出,那个声音是之前讲故事的那个大学生的。

“我终于找到你了。"不过,"我说道,"吸血鬼也许不一定是死人?活人也可以有吸血的习惯。比方我在书上就读到有的老人吸年轻人的血以葆青春。"”

标签:神秘闹鬼周末传说

    上一篇:猫女 下一篇:秀才医腿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