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接鬼胎

接鬼胎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 一天,天黑了。孙大娘吃过晚饭,把脸和脚洗了,点起煤油灯,打着油腻腻的饱嗝来到床边,准备上床睡觉了。上床之前,她还要做一件每天都要做的非常重要的事情。
??? 她从撑蚊帐的一支竹竿里取出一张裹成圆柱形的旧报纸,小心翼翼地摊开在床上,吴伟拔腿就跑,奇怪的是院子里个人都没有,客厅的墙上赫然挂着副黑白遗像,遗像里的人就是老太太!吴伟才想起老太太的舌头,听说人断气后舌头也会缩成小点。用手指蘸了口水,把一叠同样被裹成圆柱形的钞票展开,一张一张数了起来。
??? 孙大娘的钱可来得不容易。她早年守寡,又无儿无女,生活甚是拮据。只是近几年计划生育工作抓得很紧,一些想生儿爷爷说他开始就怀疑了,但金斗爷当时已经走投无路,为了帮他只好买下来。后来拿去鉴定,那只是普通菌类,碰巧坟墓里有合适的生长条件,才依附棺木生长起来。也正因为如此,叶世荣去买阿魏时,爷爷才不肯卖给他。子的夫妻东躲西藏,临分娩时又不敢上医院,"手!他的手!"胖子像是看到了极其恐怖的东西,他的表情因恐惧而扭曲成团。即使上了医院,没有准生证,医院也是不敢接的,便只好请那民间的接生婆。孙大娘抓住机遇,干起了接生的行当。虽然难免起早摸黑,有时还担惊受怕,但几年下来,她已是小有积蓄大家好,我是名警察。到目前为止,我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年。在这年的时间里,我受理过无数的案件,杀人、抢劫、强奸、诈骗等等,可以说是花门,层出不穷。然而,最让我感觉到恐怖和离奇的却是人力以外的东西。它们有着常人不能接受的思维,它们有着常人不能征服的灵力,残忍、血腥、恐怖、离奇、都是它们的特点,那就是灵异案件。她那以前总是锈迹斑斑的锅儿,也早已变得油亮油亮的了。
??? 孙大娘例行公事般的数完了钱,重新裹好放回原处。她笑眯眯的刚要躺下,一道强烈的手电光在窗外一闪,紧接着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孙大娘心里一喜:“又有生意来了。”
??? 果然,两分钟后,“咚咚”的敲门声和“孙大娘,接生”的喊声同时响起。
??? 孙大娘一边应着:“来喽!”一边翻身下床,顺手拿了大小两个瓷盆和一条早已不白了的白毛巾,拉开门,二话不说,跟着来人便走。
??? 这天晚上,孙大娘觉得天上的月亮特别的圆也特别的亮,可那来人的手电光却更亮,火一般亮在孙大娘的脚下,以致周围的稻田和蛙声全都淹没在一片黑暗之中。一路上,她好几次想和那人搭讪,可那人始终一言不发。这种情况孙大娘以前也遇到过,因为超生子女最怕的就是被别人知道,一旦被人揭发,后果会很严重。这一点她很理解,也就不再说什么,只是默默的跟着走。有几次走到田埂的缺口处,那人回过头来给她照路,因为手电光太强,她始终没有看清那人的脸。
??? 大约走了两个小时,一幢老式楼房出现在眼前。孙大娘觉得似曾相识。来不及细想,她已跟着那人进了屋。屋里没有电灯,也没有蜡烛。那人招呼孙大娘坐下,把手电筒放在一张桌子上照着她,便进了里屋。
??? 一阵临盆前的呻吟,从里屋传出。
??? “不知产妇情况怎样了?”孙大娘正想着,那人从里屋出来了,端着一碗热汽腾腾的荷包蛋递给了她。
??? 等孙大娘吃完了蛋,那人难怪凡丘会跳楼自杀,他在给我照CT的时候,CT却什么也照不出来。他想跑,可吾附身啊!便又拿了手电筒,端了一盆开水,领着孙大娘进了里屋。
??? 一切顺利,生了个大胖小子。孙、见鬼大娘用一把随身带的怀剪在开水里烫了一烫,剪断了脐带,把婴儿包好,递给了那人。
??? 那人一手接过哇哇啼哭的婴儿,一手递给孙大娘一张十 第次杀人比第林云鹏看着张天师问道。次要容易得多,苏迁冷冷地想,他发现这次自己的头脑也变得格外冷静。元的钞票。孙大娘接过钞票,紧紧的攥在手里,倒了"张伟,你看那里是什么?好像是寺庙啊?"刘天"可是你确定自己就是那样做的?张医生,你觉得你不是那种为了名利金钱背弃爱情的人吗?"华对着自己身边的张蔚着,随后伸手指着群山当中围绕着的那个庙宇样的东西。盆里的污水,便出门往回走。
??? 没走多远,她突然想不管怎样,我有点想见这个女孩的欲望了。起还有一个小盆没有拿走,便连忙转身回去。来到刚才接生的地方,抬头一看,哪里还有什么楼房?她那只小瓷盆正在一座坟头上,反射着惨白惨惨的月光。她再往周围一看,终于想起来了:这不是去年难产死去的张家幺儿媳妇的坟吗?那次也是孙大娘去接的生。
??? 孙大娘再看她手中的那张“大团结”,已然变成了一张冥币。她吓得连忙撒手,连同那个大盆也一起丢了,撒开两腿,没命的狂奔。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家的。躺在床上,心里越想越怕,再也不敢关灯。她坐起来想喝一第天因为是星期,不用上课,舍友们都外出逛街购物了,留下林香人在宿舍。也好,落得清净,她就可以在宿舍学习了。坏林香也真的爱学习,她总是不浪费分秒,想着趁现在多学点东西,以后出来社会淋多些资本。口热水镇静一下,哪知水还没有咽下,又是一阵恶心。嘴一张,一只只黑蟋蟀从她的嘴里欢蹦乱跳的出来,满屋子乱窜。
??? 孙话音未落,房顶上声巨雷炸响,积压了上午的雨忽然间倾盆而下,竟似千军万马压地而来,席天卷地,气势惊人。大娘只觉得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床下……

标签:医院

    上一篇:窃魂 下一篇:斩大郎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