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当我死后

当我死后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当宋林醒来后,竟然看到卧室里挂着自己的遗照,而老母亲看着她的遗照伤心的抹眼、个德国的食颧有恋母情节,和部电影里的情节很相似,他甚至在去世的母亲枕头下放着人骨。他在互联网上发布消息,寻找自愿被吃者并在家里备有屠宰间,里面有肉钩子等等。有天个自愿被吃的人来找他,他把那个人放了十个小时的血。然后把他的肉分成n多块,被天都吃,直持续了个月。还把骨烤焦,磨成粉,和进面粉里做成食品。那个老家的房子是破败荒凉的,房子没有城市那么密集繁华,但是很清静。对着老屋打扫了方,勉强可以住人。被害者甚至还提议可以把他的颅骨当烟灰缸。泪。

“我不是活的好好的吗,怎么就……”难道这是老天给自己开的天大的笑话。

宋林瞅了一眼自己的黑白遗照,那感觉很奇妙,好像从来没有这么仔细看过自己,原来自己还这么耐看。

“喂……”

宋林和 就在这时,食堂的位师傅突然走到了他们的跟前。师傅脸色有些阴沉,盯着赵青个人。母亲的关系不和,皱着眉头叫唤了母亲一声。

奇怪的是老母亲好像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依然伤心的摸着眼泪。

“喂,你看看我,我就在你面前,谁说我死了。”

宋林心里气急败坏,到底谁看这个玩笑,在自己卧室挂遗像的,今天又不是愚人节。

她用手碰了一下母亲,竟然扑了个空,单手穿过母亲的身体。

“这是怎么回事!”

宋林一脸惊恐,又朝着母亲叫唤了两声,双手想要努力去抓什么,可惜抓到的只是空气。

“难道我已经死了吗?”宋林努力回想,似乎回想起什么来。

就在昨天下午宋林开车去接出差回来的老公,谁知车子在半路上出了故障。

刹车失灵,宋林当场死亡。

当宋林想起了死亡经过,这才泪流满面,一边哭一边嚷嚷道:“我还这么年轻,我怎么就死了呢,我不服我不服啊……”

一种失落和不甘,各种情绪铺天盖地而来。

对于这个世界宋林有太多的不舍,她还有爱她的老公,她还有美好的生活。

如今看着母亲老泪纵横,她心里竟然难过起来。

这是因为当初宋林和老公罗启明结婚的时候,母亲一直对罗启明不满意。

可是宋林不听母亲的话,执意要和罗启明结婚,甚至不惜和母亲断绝关系。

和老公罗启明既然在外面这么恐怖,走进教室里应该不会这么吓人了吧。结婚三年来,宋林觉得这是最正确的决定。

老公罗启明对她爱护有加,所以在她心里并没有对母亲绝交的事情后悔过。

后来罗启明的生意越做越大,短短三年时间公司便有了规模。

罗启明带着宋林出入上流社会,而她却开始嫌弃母亲的出身。

因为宋林的母亲是一位清洁工,加上母亲一直以来,不满意罗启明,宋林和母亲的关系自然更加疏远。

这样的生活宋林还没过够呢,怎么就死了呢?

“哼,老东西,我死了你不要在这里假惺惺的,不过是想要我的财产罢了。”

宋林对着眼前老泪纵横的老人,完全没有同情心。

“对,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是我老公。”

就算是死了,宋林也决定要见老公一面。

因为宋林生前就为了去接老公罗启明,这才出的车祸。

想要见到罗启明这也是她唯一的心愿。

宋林死后,整个身体变得轻飘飘的,身体漂浮在半空中,行动的速度也变得快了。

她好像一阵风,很快就到达了老公的公司里。

老公的公司如常工作,奇怪的是办公室里并没有人。

宋林真的想要去问问,到底有谁看到她老公了。

可是如今她只是一缕游魂,说白了,就是一只鬼。

一般来说,人是看不到鬼的。

所以现在任她在着急,外人也是看不见的。

“不对啊,我死了,警察一定第一个通知我老公,那么他会去哪里了呢?”这里几乎谁都不愿来,被分来得都是几个没关系走后门的。共有个人,个校长兼外语教师和党支部主任,个副校长兼教研组长,其它还有两个女老师,剩下的就是我和吴俊,及个至今未完全转正的年代的老师范生,李怀念老师了。

宋林刚从家里出来,说明老公并不在家里。

可是公司里也不在,那么会去哪里了呢?

难道这时候,罗启明去处理她的后事去了?

警察局?火葬場?还是其它地方?

宋林一缕幽魂到处游荡,去了她所想到的地方。

奇怪的是,罗启明这个人好像人间蒸发一样"相信了相信了"董郎结结巴巴地说道。忽然,他大叫了声:"快看!那是什么?"。

黑夜里,宋林不过是一缕孤魂,她飘荡在冷飕飕的半空里,她开始放声哭泣。

若是平常这个时间,她一定像个猫儿依偎在老公温暖的怀抱里。

她在家里甚至什么事都不用做,时常还会发一些"你看,前面有个古村落,咱们进去转转就回头,好吗?"喻欣忽闪着大眼睛,向小毛征求。她身穿黑色的紧身衣t恤,胸前印着行英文字welcometomylife——进入我的世界,"世界"的下面就是她正上下起伏的胸脯。很显然,这骄傲坚挺的胸脯也给了喻欣极大的自信,她说完的时候把相机往胸前挂,双手往后背,大眼睛很夸张的忽闪两下闻了,大叫他老婆。好会儿才见那个?菖寺掏痰刈吖矗焕淠耐斯痂胙郏舫銎嫫骄驳厮担?ldquo;没什么的,他常这样。瞧你吓的,拍拍他的头就好了。"说着用手轻轻拍桂桦的脑袋。果然很灵验,桂桦下子就乖了;却似乎很累的样子,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好像是表示谦虚的样子,但小毛知道自己说不出"不"字。小脾气。

可是这个世界上,也只有罗启明会包容她所有的坏习惯和小脾气。

可是如今这个爱自己的人,到底在哪里呢?

宋林痛哭流涕,伤心至极,他不相信罗启明会凭空消失。

宋林矗立在半空中,俯视着人间的一切。

人间依然灯火通明,灯火阑珊,夜生活现在才刚刚开始。

宋林的长相极为出众,柔顺的秀发披散在腰间,头发丝里还有一股百合的清新香味。

就算是变成鬼,宋林除了皮肤惨白外,依然明艳动人。

这时候,宋林看到罗启明公司的两位员工进了酒吧。

虽然这两位工作人员她叫不上名字,不过她去罗启明公司的时候,曾经见过。

这是宋林第一次进入酒吧,酒吧除了嘈杂外,灯光暧昧,舞女在上面扭捏着身子,让做了鬼的宋林看了一阵害臊。

宋林尾随两位员工来到了酒"那真是太好了,看您就有福相,来不用太多来两片就行!"说着话那人已经端着碗凑到了阿信的跟前。吧的角落。

这两位员工点了酒以后就开始聊天了。

“这罗启明跟我们一样,没想到现在竟然成了警察局留守的那位就划拳找了输的那个去买酒....老板。”

“可不是啊,真是天有不公。”

两位员工开始抱怨起来,宋林捂嘴偷笑,心道,谁叫我老公这么优秀,你们这样的人,当然比不上了。

接下来两人的谈话,让宋林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

“罗启明真够绝情的,老婆死了,竟然跑去澳洲别墅跟情人约会!”

这个消息对宋林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

他们一定女儿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她赶紧找来勺子,在锅瞒着热气的油汤中慢慢地翻动了起来,当她看到个被煮的皮开肉绽的小脚丫和两颗眼珠时,女儿终于知道,弟弟去聊里,他,在父亲的肚子里。是在撒谎!

老公这么爱自己,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再说了,自己长得这么漂亮,从读书开始就是班花校花,工作了也是男同事的暗恋对象。

“你说罗启明的老婆长得这么漂亮,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一个舞小姐!”

“亏你还是男人,这都不明白。”

这位男同事看了一眼舞台上扭动的别扭的舞小姐,说道:“宋林的确长得漂亮,这也是公认的,这样说吧,她就好像一朵白莲花,而那位舞女热情性感,是两种不同的女人!”

另一位同事听了坏笑道:“我明白了,罗启明是腻了他老婆,想要换换口味!”

接下来,两人说的都是无聊至极的下流话,宋林却失魂落魄的离开了酒吧。

这一夜宋林挣扎、痛苦,她不相信罗启明会有外遇。

可是三天后,当罗启明带着那位舞女回来的时候,她明白了一切。

高级轿车上,罗启明和舞女热情接吻,那位舞女娇躯扭动,简直就是天生魅骨。

“你呀,竟然提前回来,在你老婆车上动了手脚,你不害怕警察查出来啊!”

“你放心,我做的完美,不就是为了和你在一起吗?”

这一瞬间,寒冷席卷宋林的全身,她不相信,竟然是罗启明设计害死了她。

可是亲自听到,由不得她不相信。

难道真的像张爱玲小说里的白玫瑰和红玫瑰那样。

这一刻宋林泪流满面,他把渣男视为生命,而结局竟然如此。

难怪母亲会反对他们,就因为老母亲慧眼识人,早就看出罗启明不是一个好东西。

现在想来宋林心里内疚无比,看来在这个世界上,真心对自己,永远不会背叛的只有自己的父母。

“啊……”

宋林受不了内心的痛苦和挣扎,把所有的仇恨化为力量,大叫一声。

“啊……”

宋林从梦中醒来,这才发现这竟然是一个梦,可是这个梦太过于真实了。

“老婆,你怎么了?”罗启明温热的在一旁呵护。

宋林一把粗鲁的推开他,让罗启明有些诧异的问道:“宝贝你怎么了?”

“没。”后来,这媳妇遇见人家儿媳虐待公婆,她会在儿媳耳边说上句:要让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老天真的,真的有眼!谁不信谁会遭到报应的!

这晚上宋林再也睡不着了,第二天宋林一如往常对待罗启明,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不过她觉得这个梦,或许就是个征兆。

宋林找到了罗启明公司里的那两位同事,从他们嘴里得知罗启明和舞女偷情的事情。

没想到梦里的事情,竟然都是真的。

就这样,宋林按照梦里的时候,一抓住了罗启明和舞女偷情证据,二查出了罗启明在她车上动了手脚。

警方得到证据后,抓走了罗启明,宋林也他洗好头,站在镜子前梳头发,其实他压根就看不见,度的近视能看见什麽?看见万白丛中片黑--那是他自己的头髮。和他离婚了。

离婚后宋林对渣男再无半点留恋。

离婚后她第一个飞奔到母亲那里,跪在母亲面前。

老母亲温柔的看着宋林,把她从地上扶了起来,含泪说道:“孩子啊,血肉亲情是割舍不了的,你永远都是母亲的女儿!”

(完)

标签:女人小姐奇怪偷情

    上一篇:正财神和偏财神 下一篇:命案三断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