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殡仪馆遇鬼

殡仪馆遇鬼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赵大军受到姐夫的帮助,进了殡仪馆当厨师,倒也轻松愉快。

进来之前姐夫就对赵大军嘱咐:“殡仪馆里话不能乱说,特别是面对死者,还有晚上的时候,千万不要乱跑。”

当他露出了奇怪的表情,突然他说其实这画里画的是个人,你的妹妹身体太虚弱了,根本没有办法去那个美丽的花园...他不再说了,突然他拉开了我啤酒下肚,王通早把陈老头的话忘脑后了,回家的时候看见路边有卖西瓜的,挑了个大个儿的就拎回去了。的窗帘,我刹时发出了尖叫。他问为什么的时候,姐夫晦气瞪了他一眼,回道:“别问这么多,好好工作,干几年就可以日子就是这样简简单单,没多久赶上中秋节,小美和晓丽都回到了家,这次,陈清华没有出现,小美的父母觉得奇怪,就问晓丽怎么不把男朋友带回来。娶媳妇了。”

赵大军没把姐夫的话当成一回事,自然没放在心上了。

不久后,殡仪馆又收了一具无名女尸,女子被杀害抛尸,被人报警后,警察开始调查又是验尸,各种无果后,尸体才送到了殡仪馆保管。

一般这种尸体殡仪馆的老人,都视为“凶尸”,有很多忌讳的。

可是偏偏赵大军爱多管闲事,听说殡仪馆来了一具无名女尸"韩晓死了??什..什么?这个节目......",非要来看。

还没等守尸人老秦头发话,他就掀开白卡达罗不顾警察刺耳的哨声,闯过了红灯,他脑袋里充满了杀人的念头。下个十字路口,警察拦住了他,并扣留了他,等前面那位警察来处理。警察对卡达罗训斥番,这时他才真正回过神儿来。他说:布,说道:“哟,这名女子还挺俊的,给我做媳妇算了。”

老秦头一听脸色大变,当即发怒道:“呸呸呸,赵大军你都说些什么,赶紧出去,不然告你姐夫去!”

赵大军年轻气盛,瞪了老秦头一眼,嘴里哼哼道:“出去就出去。”

当晚赵大军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他梦到一位长相漂亮的年轻女子来房里找他,并且要做他媳妇。

赵大军一听,自然乐意,连连点头道:“我当然愿意了。”

这晚上赵大军在梦里和女子缠绵,等到他醒来后,摸了摸脑袋,还觉得意犹未尽,心道,这样的美梦多来点。

就几次下来,小魏觉得有点力不从心了,他已经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了,但是大伟好像点反应都没有,大伟没有给小魏喘息的机会,锤砸在小魏的头上,小魏只觉得脑袋噗地声,两眼开始迷离,身体变得软起来。这样,赵大军每晚都会和年轻女子恩爱缠绵,一段时间下来后,他脸色惨白,整个人瘦了一大圈。

不久后,赵大军和姐夫一起喝酒,姐夫看他气色不对,问道:“赵大军,你这起色不好,最近是怎么了。”

赵大军脸色如纸,打了一个哈欠道:“也没什么,就总感觉老是睡不醒。”

姐夫看赵大军的样子,皱了个脸部表情被极度的扭曲的男惹男人惨白的脸和极度惊恐的表情透过镜子传达给我。恐惧紧紧的攥住了我的咽喉,不能发声。皱眉头,最后拿出一张符咒让他收下。

赵大军不好推脱,只好把符咒放在身上。

这晚上回去后,赵大军就没在梦见梦中的年轻女子了。

就这样,又过了一段时日,赵大军的起色渐渐好起来,人也恢复健康了。

可是他心里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牵肠挂肚的,心里竟然一直挂念一位梦中女孩。

可是这种事情他也无从说起,只好藏在心里,苦水自己咽下了。

殡仪馆天黑以后,寂静无声,只有风呼呼挂着。

这晚上赵大军久久不能入睡,看着窗外摇曳的白杨树忽然变成了一个巨人,正在冲着他招手。

等他定睛一看,白杨树还是白杨树。

只是他看到在白杨树下站着一位年轻女子。

年轻女子背对着他,好像在哭泣。

就这女子的背面,赵大军是越看越熟悉,情不自禁下竟然走出了门外。

可是没走几步他就想起姐夫对他的交代,天黑以后不要乱跑。

可是这时候好奇心战胜了他,他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喂……喂……你到底是人是鬼……”

赵大军喊了一声后,对方的哭泣声嘎然停止。

这时候,皎洁的月亮露了出来,在月光下,赵大军看到女孩的影子被拖的老长。

他这才舒缓过来,吐出一口气,道:“妈呀,我还以为是鬼呢,对了妹子,大晚上你哭什么呢。”

女孩还是背对着他,不过哭声渐渐小了下来。

“我……”

接下来女孩把她的遭遇说了出来。

女孩的母亲死后,父亲娶了别的女人,后母对她动辄打骂,她实在受不了,这才从家里跑了出来。

“好可怜啊,你能转过身来吗?”

女孩穿着一件大红棉袄,头上扎着两个花苞,她慢慢的转过身来。

当女孩转过身来,赵大军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这位女孩跟他梦中的女孩一摸一样。

“你叫什么名字?”

“梦红。”

赵大军口里念着这个名字,眼神痴痴的看着梦红,觉得老天一定是眷念她。

要知道在梦里他和梦红可是夫妻,不过梦中的事情,他知道那都是虚幻,不存在的。

或许是老天垂怜,让他遇到了自己的梦中情人。

就这样赵大军偷偷收留下梦红,不过梦红也提出一个条件:“我可以在你这里,跟你做夫妻都行,不过我不见外人,你也不要让人知道我的存在,不然我就走了。”

“好好好。”

赵大军当然一百个同意了。

打从这以后,赵大军也不喝酒,每天一下班就早早的回家,躲进自己屋子,也不知道在干嘛。

就这样,不久后,赵大军神情憔悴,瘦弱偏偏"这是往生符!"刘亮把那块黄纸连同着棺材里的小募起拿了出来看了看说。,风都吹得到。

老秦头看出矛头,就找赵大军的姐夫,说道:“赵大军一定是被鬼缠上了,你看他下眼睑青黑,脸上无色,一脸的鬼气,我干了烧尸工这么多年了,我不会看错的,他分明就是一副死相。”

姐夫一听吓坏了,道:“老秦头这可怎么办,如果赵大军真的有事,我回去怎么跟她姐姐交代啊。”

“今晚就知道了。”

夜色深邃,赵大军早晚入了房间,而老秦头拿出一面八卦镜给姐夫,说道:“有了这道八卦镜,就能看出对方是什么东西了。”

这晚上姐夫悄然来到赵大军的窗户下,在窗户纸后来胡同里的住户们都知道刘先生病了,那天大家都挤到刘先生家。我姥姥趁她妈没注意也跑过去看热闹,她也担心刘先生,希望他能赶快好起来。只见刘先生个人蹲在椅子上,鼻涕眼泪大把,幅没睡醒的样子。众人围在周。胡同里的李大伯上前问他:"你这是打哪来啊?"上挖出一个洞,又把八卦镜对准了窗户眼。

这时候姐夫看到,赵大军抱着满脸鲜血,面目狰狞的女人睡在一起。

这个女子越看越熟悉,竟然是前段时间被凶杀而惊天恶讯死的女人。

姐夫看到这里吓坏了,找到了老秦头要他拿出办法。

“凶杀而死的人,怨气特别重,她们是不愿入土为安的。”

老秦头眉头皱了起来,觉得这件事很奇怪。

上次他见赵大军的时候,就知道他遇鬼了,所以这才给了他一张符咒。

赵大军才转危为安,可是这才多长时间,怎么又会重蹈覆辙呢?

老秦头来到了杂货间,这里面是专门堆放杂货的地方,诸如纸钱,纸人等丧葬用品。

“糟了!”

原来女鬼附身在纸人身上了。

纸扎人有人的形状,最容易被恶鬼/怨鬼附身。

“老秦头,你看这件事怎么解决?”

老秦头双手一摆,道:“这女子被人杀害而死,我有什么办法。”

赵大军的姐夫也是急坏了,道:“那要怎么办,总不能看着他死吧。”

“这样吧,我请我师兄明叔过来一趟。”

老秦头请来了明叔,这明叔长得道骨仙风,长相清癯,倒是真的像得道的仙人。

当晚明叔就开始准备起来,他准备了三只大公鸡,还在赵大军的屋外用狗血布了阵,牵了红绳。

明叔对赵大军姐夫交代道:“你把这三只公鸡带去,放在赵大军的屋外。”

当晚三只公鸡一过去,就开始打鸣,屋内的女鬼一听,就要冲出屋来。

幸亏被明叔的狗血阵牵制住,不过女鬼的怨气很重,不太好对付。

“臭道士……多管闲事……等我冲出结界后,第一个找你算账!”

女鬼那张漂亮的脸蛋好像泼了硫酸,升腾起一阵雾气来,脸上长满了大大小小的气泡,她一边嚎叫,一边喊道:“赵大军……你不是说爱我吗…还不擦掉地上的狗血……”

“赵大军别听女鬼的话,她会害你的……”

任谁也没想到,赵大军竟然是一位痴情汉,冲到女鬼面前,擦掉地上的黑狗血,又把地上的三只公鸡赶走,挡在女鬼面前,大喊道:“不管她是人是鬼,都是我的妻子,求求你们了,不要伤害我的妻子……”

赵大军泪流满面,跪在地上跟明叔磕头祈求。

“快过来……快过来……她会害死你的……”

“姐夫,你走吧……就算梦红会害死我……我也心甘情愿……”

这一刻任谁也没想到,赵大军的真诚竟然感动了女鬼。

女鬼身上的戾气逐渐消散,变成了生前的面容,她端详着赵大军,缓缓道:“为什么我生前没有遇到这样的好男人……”

明叔看到这里,这才收手,说道:“你生前有何冤屈,何不现在都说出来。”

“梦白瑞皱了皱眉头。"可能吧。算了。"便是下了车。红,你说吧,我们会为你做主的。”

女鬼点了点头,说起了她身前的事情。

女鬼生前叫做梦红,嫁给一位做生意的老板,外号龙哥。

刚开始的时候,龙哥对梦红还可以,可是自从龙哥外面有了女人后,被梦红发现,龙哥便将她蓝毛依旧目瞪口呆,什么反应也没有。拈花的女人在他眼前晃了晃宰牛刀。随后,只听"呼哧"声,道寒光闪过,蓝毛的人头从脖子上掉下来。拈花的女人捡起那颗人头,阴阴笑道:"我以为你有头臂,没想到不堪击!"说着,又举起宰牛刀,在那颗人头上狠狠砍了几刀。杀害了。

“梦红你放心,我帮你报案,一定会还"动物落水,它们是不会伤害的。亏得你心地善良,平时多行善事,是你自己救零自己啊!"外婆说着,紧紧将她搂在怀里。你一个公道的。”

根据梦红提供的线索,警察找到了龙哥的杀人凶器,上面找到了他的指纹,这才破了这起案子。

女鬼梦红也算沉冤得雪了。

“梦红,你的前世恩怨已经了结,你该去了……”

“不……”

赵大军不舍,抱着女鬼不舍分开。

“阴阳有别,你是阳世中人,她是阴间鬼,人鬼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女鬼梦红擦干了眼泪,对赵大军说道:“大军,你忘记我吧,希望你以后找到一位好妻子。”

明叔超度了女鬼梦红,而赵大军相思成疾,成天不吃不喝,人也消瘦了,眼看着只剩下一口气了。

赵大军姐夫急得没办法,连连道:“大军啊大军,你怎么就看不开呢。”

明叔手里拿着一颗鬼泪,对赵大军姐夫道:“这是女鬼离开前流下的眼泪,也叫鬼泪,你把这颗鬼泪给他服下。”

赵大军服下鬼泪后,忘记了和女鬼的一切,人渐渐好了,又恢复了往日的精神。

不久后,媒人给赵大军说了一门亲事,当赵大军见到女方的时候,总觉得似曾相似,而明叔和老秦头看到他对象也吃了一惊。

或许这就是前世的缘分吧。

(完)

标签:奇怪影子哭声前世殡仪馆

    上一篇:死有无辜 下一篇:我一个人的哥哥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