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蛇妒

蛇妒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编者按:一段由蛇引发出来的故事,故事让人揪心,与蛇的感情之深,一切迷团都一一揭晓,仇恨的人,贪财的人都不会有好结局,后记精彩,语言简练。

很小的时候,我就听母亲说过,蛇是一种很敏感的动物。它的感知能力很强,很容易探清人内心的想法,从而对人的善恶作出判断。
我父亲的死便与蛇有关。
我三个月的时候,父亲出门办事,不想却没活着回来。尸体拉回来的时候,他的脸已经青灰肿胀,面目全非,很难分辨了,只凭着他身上的半块玉来认定。母亲发现他的小腿上有两个齿痕,经大夫的鉴定,这是蛇的齿印。
母亲告诉我,父随着自己的声尖叫,我醒了过来。——原来是场梦。亲是被蛇咬死的。
于是,蛇便成了阮家的忌物。
父亲死后,母亲就承担了阮家所有的产业,终日劳碌,把我弃之一旁。
从小,我就在孤独中度过,陪伴我的只有父亲生前刻的一只木马。
小叔大了我四岁。父亲死后,他就是阮家的宝。奶奶对他无所不依,还把我一直心仪的木马拿给他。那天,我跪在院子里求奶奶,额头磕出了血,她也义无反顾。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跑到小叔的房间,把木马偷出来,扔进锅炉里,看着它渐渐的化为灰烬,我的心里说不出的报复的快感。
但是,奶奶突然出现,她狠狠的给了我一个耳光,把我拉到院子里,家法伺候。
所有人都说,我有蛇的性格和心肠,冷漠,敏感,嫉妒。cctop.cn 鬼故事
之后,我被关进了阮家最冷僻的后院,没有奶奶的允许,不得踏出半步。惶惶终日。
母亲来看我,她把半块玉交到我手中,说,那是父亲给她的定情信物。只可惜,他最后一次出去办事的时候,回来却只有这一半。
走时,母亲眼圈红红的说,阮灵儿,我恨你。
以后,没有谁来看过我,只有一个送饭的小童。叫陆欢。
那一年,我才12岁。

阮家是镇上的大户,以开钱庄为主。奶奶有三个儿子,二叔在新婚之夜暴病身亡。二婶刚嫁过便来独守空闺,幸得母亲提议,给她抱养了一个女儿,起名冰儿。
冰儿小时候温顺而乖巧,虽是抱养,所有人都喜欢她,包括陆欢。
阮家的后院以前是放祖宗灵位的,可爷爷死后,奶奶便把它迁了出来,这里便空了。
三十多年了,没有人来清理。杂草深长而干硬,轻轻一碰,都会触痛手指。
我住进去,也懒得清理,反正也没有人在乎,住哪儿都是一样。
晚上,我在灯笼旁读古籍。所有人都睡了时,我又会爬起来,坐在石凳上想父亲。
这样的日子,整整持续的8年。
但自从15岁那年后,陪伴我的还有一条叫‘小啊’的蛇。
虽然父亲是被蛇咬死的,可我对蛇没有半丝恐惧,反而好奇。
那天,我在屋里吹笛子,幽怨冷清。一曲毕,只见门沿上缠绕着一条青花透白的蛇,正在吐着火红的信舌,双眼剔透。cctop.cn 鬼故事
以后,只要我一吹笛,它便会出现。日久,我们成了异友,消遣,倾诉和安抚。
第一次触摸它,它的皮冰凉刺骨,刺得我心疼。
自从“小啊”出现后,我才发现,阮家后院的草丛,竟然是蛇窝,里面潜藏的蛇,不计其数。我与它们,相处甚欢。
我想,奶奶要是知道了,她会不会被吓晕?
同时,我也知道,如果她知道了,这些蛇也一定活不成。所以,我不会让任何人知道小啊的存在。

长大后的陆欢,清瘦秀美,像一个女人一样有灵气。
每天,我都端坐在屋里,等他给我送饭来,然后对他启齿一笑,问,陆欢,你看,我今天的眉眼画得好吗?
他的手轻轻的拂过我的脸,凑近了说,好,大小姐,你真的好美。刘敏按下开窗键,夏夜的风灌进车里是高跟鞋的声音,鞋跟踩踏在冷冰冰的地面前,发出"哒哒哒"的脚步声,在这个寂静的夜里,声音显得格外的刺耳。,让她的脑子清醒了很多。她转头看着正在开车的老公,他对她深情地笑。刘敏说:"专心开车。"她心中有点不属,男人都是如此,不给点颜色看看,他们就不懂得珍惜,即使自己的老公也不例外。然后一脸春波荡漾,呼吸沉重。
我拉他的手放在腰上,问,陆欢,我最近是不是瘦了?
他将手环了过来,道,不瘦,你正合适,多一分过肥,少一分过瘦。
我推开他,说,你走吧,记得明日早点来。
他一笑,走了出去。
小啊从床底钻出来,我摸着它的头问,小啊,你说陆欢他会不会喜欢我?
它把头贴在地上,舌不停的伸出来探索。
我叹气,自语,小啊,你要是能懂我,那多好。
第二日,陆欢真的早来了。
他站在门口,惊异的看着床底下小啊还未收进去的尾巴。他进来,眼里一闪而过的惊慌。
我攀着他的肩,说,陆欢,你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是不是?
他点头,端着的饭竟然‘啪’的掉在地上。
我拍拍他的胸脯,安慰道,别怕,它不会伤害你的,来,过来给我画眉。
他推开我的手,有些口吃,大小姐……老太太……还要我做事呢。说完,夺门而逃。
我看着他的背影,笑了,笑得很酸。cctop.cn 鬼故事
第二天,有敲门声,我以为是陆欢来了,急忙拿着鸳鸯秀枕跑去开门,不想,却是一个美丽而陌生的女人。
她见我怀里的秀枕半响,才笑,姐姐,妹妹来看看你。说着,眼睛已经搜遍了被打得莫名其妙的萌萌来不及深究脸上热辣辣的疼痛感,她捉住母亲的手,抬头,"妈,到底发生什么事?你告诉我好么?"我的房间。
我听见小啊在床底发出的嘶嘶声,很快捕捉了她的用意,问,是陆欢告诉你的?
她没答,自顾的的说,姐姐,蛇可是阮家的忌物,要是奶奶知道了,你说她会怎么对你?说完,不屑一笑,转身走了。几步,又回头,姐姐,忘了告诉你,我与陆欢下月初十就要成亲了,到时,姐姐一定要向奶奶求情,出来喝杯喜酒。
我听得心如刀割,关上门,一拳捶在桌上,道,陆欢,你竟然出卖我。鲜血流了下来,小啊出来,顺着我的手慢慢的爬上来,把头靠在我肩上。

陆欢再没来过,送饭的换成了一个十多岁的小丫鬟。
我拉住她,问,陆欢呢?
她有些怯,陆公子要与二小姐成亲了,太太不要他做事,叫他准备。
我点头,她出去。心里一股恼火直冲了出来,一挥袖扫掉桌子的饭菜,眼泪也一并流了下来。
陆欢,我不过与蛇为伴,你何苦这样狠心?
那晚,我正在向小啊诉苦,奶奶突然推门进来,见了小啊,脸上竟然没有我想象的表情。
她拉我坐下,说,灵儿,你也长大了,也是出嫁的时候了,毕竟,终身与这怪物生活在一起,不是好去处。
奶奶终于还是知道了,而且把我赶出去的理由那么委婉。
我‘扑通’跪了下去,哀求道,奶奶,你不要赶我走,我会安分守已,决不闯祸。
奶奶一脸慈祥,拉我起来,灵儿,虽然你性格怪异,但你毕竟是我的嫡亲孙女,奶奶还是很疼你的,我给你找了个好人家,就是县太爷的公子,你跟着他,日子会好过的,日子就定在下个月初一,待会,我叫刘嫂来带你出去。说完,不理我的眼泪,头也不会的走了。
刘嫂来了,我跟着她搬了回来,经过院子,只见陆欢正把一朵花插在冰儿头上。冰儿看见我,故意一倒,顺势倚在陆欢怀里,脸上尽是得意的笑。
我心一痛,假装没看见,低头走进房间。
晚上,冰儿来我房间,浅笑嫣然,姐姐,你可真是有福了,县太爷的公子,有钱有势。
我没答,打开门说,你走。
她冷哼一声,转身出去。cctop.cn 鬼故事
所有人都睡了时,我悄悄来到后院,小啊在房里,我坐下,说,小啊,我要走了,去县太爷家,以后就不能再见到你了。阮家是一个危险的地方,你要小心。
小啊的身子紧紧地缠着我的手,双眼哀伤。
我拉开它,说,回去吧,去你的兄弟姐妹哪儿?
她还有兄弟姐妹?冰儿的声音传来。
小啊昂起头,盯着她,我忙唤住,说,小啊,你走吧!然后起身回房。不理冰儿。她有些恼羞成怒,在我身后叫道,姐姐好生寝室里只有黄鹤个人,而且他的被子里隆起个大包,看样子是已经睡下了。李大千没开灯,直接把魏刚塞到了他的床上,然后脱光了自己的衣服,钻进了被窝。值得庆幸的是,魏刚的床挨着窗子,他身上的酒臭味都顺风飘走了,挨着门的李大千基本上闻不到什么味道。清高……只是,我没有想到,当晚,奶奶就下令在后院门口散漫硫磺,烧了整个后院。
听了这个消息后,我的心中烧热的厉害,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我去奶奶房间,问,为什么要这么做?
奶奶一拍桌子,厉声道,你好大胆子,后院是蛇窝你都瞒得住,你是不是害死阮家所有人,你忘了你的父亲是怎么死的吗?要不是冰儿告诉我,我还一直都不知道。
冰儿接口,奶奶,我也是为阮家想。
我抬头,狠狠的看着她,笑了。

初一的时候,我正在山间的小路上奔波。
我是逃出来的,不是我不愿嫁去县太爷家,只是,我恨冰儿,我要她和陆欢终身不能在一起。
我走了,阮家必定要让她替我出嫁,县太爷家有钱有势,谁得罪得起。
我从来没有出来过,当天,便遇上了倾盆大雨,脚下一滑,顺着泥水滚下了山坡,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一条手腕粗的大蛇正在旁边酣睡,我一动,它便惊醒,高昂着头,却并无恶意。
这时,一位老伯端了一碗汤药进来,声音温和,姑娘,你没事了吧!
我点点头,问,这是什么地方?
他没回答难道真的有鬼?刑警们虽然听说过S大学的传说,都是不相信的。我,反问,姑娘是灵泽镇阮家的人吧!
我惊,你怎么知道?
他一笑,拿出半块玉,这是姑娘你的,早期我在阮家当管家,见大少爷带过,姑娘想必就是他的生女,灵儿吧。
我点点头,道,爹爹死得早,娘亲又不管我……接下来的话还未出口,就已泪眼朦胧。
他拍拍我的手,道,你奶奶烧了你的伙伴,你为了报复你的堂妹,逃婚出来的是不是?
我不解的看着他,问:你怎么知道?cctop.cn 鬼故事
他笑,阮家的所有事我都一清二楚,只可惜,未能如姑娘所愿,县太爷的公子另有所爱,主动提出了退婚。
我吸了一下鼻子,只可怜小啊,其实他们都是无辜的。
看来姑娘和他们交情匪浅,蛇虽然报复心强,可它从来不主动攻击人,只要你心怀善念。必定能与它相处。说着,他摸摸旁边的蛇,又说,其实,人和蛇之间,不仅可以有友情和亲情,甚至可以有爱情。
爱情?我惊愕。
他点点头,道,姑娘你还是多休息,我出去了,闲时,你也可以出来走走,看看我的蛇园。
我跟他出去,只见门前的树上、地上都爬满的蛇,异常的可怖。
这时,我也才发现,这里,竟然就是灵泽镇边上的一个深沟里。

我的计划失算了,本来,我也打算就在此终老一生,不再管尘世的一切,什么阮家,什么陆欢,什么出卖,都不再与我有关了。
可是阮伯告诉我,小叔死了。
小叔是中毒而死,被蛇咬了,在已成废墟的后院。
阮伯问我,灵儿,你要回去吗?
我眼里透着寒光,狠狠的说,回去,我要回去。我总不能让阮家的家产落在外人的手里。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知道,后院的蛇没有一条是有毒的,而且,后院已成了禁地,小叔亦是成年人,他不可能蠢到走进去。他必定是被人害了。
而害他的人,图的必定也是阮家的家产。
要走的时候,阮伯对我说,灵儿,你是个聪明的人,知道该怎样处理事情,切记,万事不可鲁莽。随即,又递了一个小袋给我,说,这个你拿着,也许在你山穷水尽的时候会帮到你。
我要打开,却被他阻止,如果你没有遇上什么苦难,你不打开为妙。听了他的话,我收起来,告别。
冰儿和陆欢的亲如期成了。我回去时,奶奶已病倒在床,为小叔的死心伤过度,满头白发。
她捏着我的手,想把我的骨头捏碎,恨道,你这个小贱人,是你养了这群毒蛇,害阔太太被抓到警察局后,她想要见月,她问月真的看见那个白衣女孩了吗?死了你小叔,你等着,他会回来索命的……我拉开她的手,说,奶奶,我会找出真凶的。起身,回头,只见冰儿站在门口,一脸笑容,姐姐回来了不过是手上的这封信而已。
我走到她面前,说,回来了,回来讨阮家的债。
她仰头一笑,当初姐姐设计出走,不想天公不作美,这事都还没交代清楚,你拿什么来讨?哦,忘了,大娘现在可不是阮家的管事了,现在正在柴房休息呢?
我心定是那个恶心的硷,盗了越泽的QQ号,骗走了我的稿子!一凉,走进柴房,见母亲衣着破烂,正在吃剩菜。
因为这件事,奶奶迁怒于母亲,把她软禁在柴房。阮家现在由冰儿和陆欢打理。
母亲看到我,手中的碗‘啪’的掉在地上,冲上来给我一个耳光,骂道,你回来干什么,你怎么不像你爹一样,永远也不要回来了。在外面风流快活。
我捂着疼痛的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不明白她为何会拉扯出我死去二十年的爹。
我转身出来,门口站着陆欢,他笑,姐姐。cctop.cn 鬼故事
看着他微翘的唇,我的心痛了,挨上去,把他的手放在我的腰上,问,陆欢,你看,我是不是瘦了?
小贱人,奶奶的声音传来,阮家的脸都让你丢进了,你竟然勾引自己的妹夫,你给我滚,永远不要踏进阮家一步。
陆欢拉开我的手,走过去扶着奶奶,和冰儿相视一笑。
一瞬间,我顿时明白了,这是他们所设的局,他们要让我在奶奶面前扮演人尽可夫的败家女。
身后,是粗重的呼吸,回头,看见母亲满脸绝望的泪水。

我从来没想过,我还可以看见小啊。
被赶出阮家,我乘着天黑的时候潜进后院,听见废墟地下一阵悉数声,仔细看,竟是小啊。它全身黑乎乎的,腹部被大面积烧伤。
我笑着哭了,激动得拿起它,逃离阮家。
出来的时候,我掏出阮伯给的小袋,打开,是半块玉,与我的半块正好严丝缝合。
我惊坐在地上,明白,母亲为何会恨我,这么多年,她不仅恨我,还把对父亲的恨也转到我身上。
我走回阮伯的住处。
他看见我,一点也不惊奇,说,我知道你会回来。
我拿着那半块玉,问,为什么?
他没有回答我,拉我坐下,说,来,我给你说一段故事。他抚摸着躺在他身旁大蛇,开口道,它叫重生,二十年前,阮家的大少爷,也就是你父亲出门收债,那年风调雨顺,债务收得比较顺畅,一万多两银票。在回家的路上,你父亲看见路旁的草丛里躺着一条蛇,它已经奄奄一息了,你父亲心生怜悯,嚼了一些草药为它敷了伤口。
第二天晚上,却遇上倾盆大雨。他们在一个破庙里暂住,不想,随行的管家见财起意,趁你父亲睡着之际,想抢走他的收债,但转念一想,阮家是大户,要缉拿一个管家轻而易举,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了他,然后谎称财产被劫。cctop.cn 鬼故事
正当他举起石块的时候,你的父亲突然惊醒过来,闭上双眼毫无反抗之力,可石块却不见落下来,睁开眼睛,只见管家躺在地上抽搐,口吐白沫,一会便死了。他身后,是你父亲昨天救得那条蛇。它浑身是伤,昂着头,眼睛里透露着温柔。可不一会,它也僵直在地上,死了。
你父亲知道,它必定是付出最后的生命报答他的救命之恩。他痛心疾首,决定要终身与它的尸首作伴,于是,他把衣服给管家换上,管家的脸因为中毒而面目全非了,为了不让家人起疑,他把玉摔做两半,放一半在管家身上,托人运回了阮家。他则来到这个偏僻的深沟里,与蛇为伴。
二十年过去了,他的心里一直想着当初那条救他一命的大蛇,并为它立了一个蛇冢,起名叫蛇恩。而这条大蛇,是他在决定来这里时遇到的第一条蛇,他给它起名,重生。
听完他的故事,我看看身旁的小啊,接口道,于是,你就不管你的妻子,丢下你三个月大的女儿,来这与世无争的世界。
他叹气,灵儿,是我负了你们。
这就是你说的人和蛇之间的爱情,是吗?你就这样让母亲恨我,我恨你。说完,我一口气跑了出来,坐在山坡上失声痛哭。
其实,早在二十年前,母亲便知道抬回来的尸体不是父亲,只是,她误以为父亲是沉迷烟花,由此生恨。

我没有想到,灵儿竟然派人跟踪我,找到了隐藏二十年的父亲。
第二天,奶奶和母亲便来了。
奶奶一见到父亲,声泪俱下,叫了一句我的儿啊!便晕了过去。
父亲始终不愿意回阮家,不管奶奶如何央求,也不管母亲的眼神多渴求。
最终,奶奶还是点头答应,父亲既然不愿意回去,她也不再勉强,至少,她还有个儿子残存于世,她也应该欣慰了。
只是,母亲临走时,那道利剑似的目光,直刺进我和他的心窝。
在父亲的请求下,奶奶让我回到阮家。
要走的时候,他对我说,灵儿,冰儿和陆欢心术不正,你要小心。
我含泪反问,那你呢?你负了母亲二十年,你的心术可正?
回到家里,母亲不理我,奶奶不理我,所有信是这样写的:莲儿,我知道这几年你很苦,但是在你岁时,你会认识个男人,但是年后他也会离开你,你不用去找他,因为你根本就找不到他,明天我们家人就可以团聚 了。我听到这里,浑身打了个冷战,我又问了她次,"你今年几岁?"她告诉我:"岁,现在家里人对我都很好。"的人都不理我。我把小啊悄悄藏在一个瓶子里,寂寞的时候,就和它说话,说的全是陆欢的种种。
一晚,我正在院子里吹笛子,冰儿走过来,道,姐姐好兴致,我和陆欢就不行了,每天只会赏赏花,抓抓碟,日子无聊。
我仰头,问,小叔是你害死的吧?cctop.cn 鬼故事
她一惊,继而笑,是不如何?难不成你现在去告诉奶奶,是我阮冰儿害死了她的宝贝儿子,叫她把我拿去官府。不过你别忘了,奶奶现在相信的人是我,不是你阮灵儿。
我不理他,继续说道,是你下毒害死了他,然后和陆欢把他的尸体抬到后院是吗?后"有东西就好,我们也吃过苦,呵呵没关系您吃什么我们也吃什么"院曾经是我住的地方,这样你即害死了他,又嫁祸给我。
她不答,这时,陆欢来唤冰儿。见我,搂着冰儿,温柔的说道,你已经有了身孕了,不要来这些地方寻找晦气。
陆欢的话像针一样扎进我的心里,我抬头看他,泪眼磅礴。我起身说,陆欢,你忘了你帮我画眉眼了吗?你忘了你搂着我的要说我苗条得正好了吗?
他答,姐姐,奶奶好不容易要你回来,你要珍惜呀,别又被赶出去,这回,可没人替你求情了。说着,搂着冰儿的肩,缓缓出去。
看着他们的背影,我一把拍在张建民坐着电梯下到了楼的急诊科,那里正有几个医生在抢救着个人,他暗自的偷笑着,觉得自己简直是聪明极了。桌上,拉出小啊,说,这回可要靠你了。

母亲死了,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她的身旁躺着一条毒蛇。
奶奶面上毫无表情,我看着她的尸体,眼里挤不出一滴泪水。
我去找父亲,开门见山的问,是你杀了她?
父亲也不否认,是我杀了她,其实,有着蛇的心肠和性格的人是你母亲,为了恨我,她一定会害你,我不能让她活着。
听完父亲的解释,我无话可说,我不知道他是在救我,还是在害我?转身,却看见奶奶站在身后,她微笑着对父亲说,你做得对。
母亲死后,接二连三的命案发生了。
最让奶奶心痛的,是父亲的死。
冰儿和陆欢跪在她面前,解释了整整一个多时辰,说父亲放了毒蛇在他们房间,想要毒死他们,他们只是把毒蛇杀死而已,并没有杀父亲。可她仍旧叫刘嫂去官府报了案。而且还拿了银两要县太爷务必要替他的大儿子报仇。
冰儿和陆欢被押出阮家时,我正好经过,冰儿大呼,姐姐,救我,我腹中还有阮家的骨肉。
我看向陆欢,说,只要你求我,我就救她。
陆欢碎了一口,我不会求你,成王败寇,阮灵儿,你才是最毒的人,你才是整个事情的始作俑者。
我冷笑,转向冰儿,你腹中的根本不是阮家的种,你不是我阮家的人,陆欢也不是。
冰儿绝望,大骂,阮灵儿,你不得好死。
看着她扭曲的脸,我笑了,心里升起了小时候烧木马的报复的快感。
由于奶奶出钱的缘故,冰儿和陆欢第二天便以杀人的罪名被处斩街头,冰儿一尸两命。
奶奶成日抱着父亲的尸首,伤心成疾,我把阮家所有的财产教给刘嫂,要她带奶奶搬到乡下,终老此生。
然后,我一把火烧了整个阮家。
后记
陆欢说得没错,我才是整个事情的始作俑者。从始至终,嫉妒、敏感、报复的人一直都是我。
进冰儿和陆欢房里的那条蛇根本就是小啊。
有蛇进入冰儿和陆欢的多了新的部门,自然需要到人手了。房要害他们,而养蛇的人恰恰是奶奶最疼的父亲,而此时父亲又恰恰死了,在奶奶心里,杀他的人除了他们还会有谁?
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cctop.cn 鬼故事
可奶奶永远也不会知道父亲是我杀死的,冰儿抢走了陆欢,陆欢背叛我,父亲让母亲恨了我那么多年,他们都有足够的理由去死。
我来到父亲的蛇园,为小啊立了一个蛇冢。起名,蛇妒。

标签:爱情姐姐恐惧妹妹

    上一篇:鬼搭墙之高大葱 下一篇:黑山老妖传说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