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玉骷髅

玉骷髅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编者按:构思很精巧的文章。从一个白玉骷髅引出一个传说,只身来到大漠的凌晨遇见了不可思议的故事,醒来后才发现是一场梦。那个似真似幻的梦,带着浓浓的神话色彩,牵引出关于白玉骷髅和紫霞等人的恩怨情仇。最后的结局很美,很动人,欣赏了。
??? 【一、沙暴】
??? “叮铃,叮铃”朔长的荒漠古道上响起了悠长的驼铃儿声,在灼热的阳光照晒下,沙漠中的空气如滞立空中的水银一般晃动着涟漪。而端坐在骆驼上的男子却依旧一动不动的凝望着远方的地平线,宽大的斗篷下面依稀可见一张尤为稚嫩的脸。
??? 他叫凌晨,是北京故宫文物研究所里面最年轻的一名考古人员,前一段时间故宫文物“玉骷髅”神秘的失踪,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作为研究所的一员,虽说文物失踪跟他没有半点的关系,但是他内心也是充满了一股寻回文物的冲动。
??? 经过查阅大量的典籍资料,凌晨惊奇的发现那个玉骷髅是来自西部边陲的沙漠地区出土的珍贵文物。通过照片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个白玉质的骷髅头骨做工十分的精致,与真人头骨大小相当,而在那骷髅头骨上最令人惊奇的是那颗血红色的虎牙,那抹血红色的红玉与白玉完美的结合一起浑然天成。
??? 也许是研究带来的影响,抑或者是文物失窃带来的压力,凌晨每天都会梦到一个看不清长相的女人身着奇异的服饰,来到一块充满魔力的地方,湛蓝色的月光下,那个女人低下头去亲吻捧在手中的玉骷髅,而那玉骷髅竟然开始长出头发肌肤来,仔细看去赫然是自己的脸。
??此刻,精疲力竭的李抓气若游丝地说:"我们住院吧。"? 连续六天,凌晨都做了同一个梦。唯一不同的是那女子身着的服饰每次都不一样,区别最大的就是那衣服的颜色,六天便有六种不一般的色彩。凌晨从刚刚接触文物就知道这是文物通灵的结果,这些梦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看来自己不得不去一下那西漠地区一探究竟,说不定真的可以寻找到失踪的玉骷髅。
??? 荒漠地区的炎热,沙漠中仅有北边沙丘阴影下才生长有几根稀疏的灌木。凌晨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灌下一口水湿润一下干裂的嘴唇。突然,身下的骆驼不安地在原地踏步乱走,寻着骆驼嘶鸣的方向看去,只见远处出现一条黑色的长龙,很快那黑龙就像遮天的帷幕一般直压过来,一时间飞沙走石,天地一片昏暗。骆驼发狂似的在黑风暴中乱跑,凌晨只能牢牢的拉着骆驼的缰绳,身体紧贴着驼背,生怕被那恐怖的沙暴卷上天去。等风暴过后,荒漠沉沙落定再次陷入无尽的死寂中,谁也不知道那骆驼跑去了哪里…
??? 【二、诅咒】
??? “咳咳”从昏迷中醒来,凌晨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窑洞搭建的门房里,也许是因为吸入了太多的沙土,凌晨剧烈的咳嗽起来。凌晨咳嗽声惊动了屋外的人,一个少数民族的女子端着一碗汤药走了进来,女子不慌不忙的把汤药放在案桌上,一双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凌晨。
??? 凌晨受不了那女子的目光,不好意思的低头喝碗中的汤药,却因为不小心喝得太过猛烈而呛到了喉咙,凌晨略显尴尬的咳嗽几声掩饰窘迫。那女子忍不住轻笑出声,拿走了汤碗不再捉弄这个会害羞的小伙子了。
??? “呃,我叫凌晨,来自北京。请问这里是哪里?”凌晨疑惑的追问到。那女子见凌晨开口说话了,于是噗嗤一声笑出来:“刚才看你大眼瞪小眼的半天不说话,还以为你哑巴呢!这里是遗忘城,一个与你们大城市隔绝的地方,就跟这里的地名一样,这个地方早已被世人遗忘了。”
??? “这里离乌鲁木齐有多远?”那女子眨了眨眼想到:“大概坐骆驼要走一个月吧。”凌晨惊讶的说道:“我从乌鲁木齐花了一星期来到沙漠,沙漠中行走花了差不多两周,这么说,我在黑沙暴之后骆驼带着我走了整整一周!”
??? “所以说呀,算你小子命大,你坐的骆驼有些年纪了,在沙漠中能认识路,不然你就算是神仙,也不能从黑沙暴里走到这里来。”女子转眼道:“我叫紫霞,你可以叫而此时的志强眉头紧锁,陷入了噩梦中,十分难受。我霞姐哦。”看到凌晨一脸惊讶的表情,紫霞忍不住打趣道。
??? 每次黑沙暴都会席卷起无数沙漠中掩埋的遗藏,每次黑沙暴之后都会有村民到沙漠中寻宝,从而去集市上换取日用品。跟往常一样,村民们经过一天的寻宝各自回到村里。凌晨惊奇的问起时,紫霞笑语嘻嘻的说道:“可不是么,看来他们都捡到宝贝了,就属我倒霉,啥都没捡到,就捡了个傻头楞脸的傻小子。”“呃,傻小子?”凌晨疑问,当回过神来的时候,就见紫霞一脸捉弄的笑容,凌晨无奈的笑了笑以回应刚才的尴尬。
??? 沙漠的夜晚无比的安静,星辰如宝石一般点缀在浩瀚的星空下。然而一声凄厉的惨叫打破了午夜的宁静,只见一个男子赤裸着上身从屋里跑出来,颤抖着身体语无伦次的说着话,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般。被惊醒出门查看的众人把男子扶回屋内时,终于知道了那男子为什么会被惊吓到。原来那桌子上摆放着今天从沙漠里面捡回来的玉质骷髅,想来是男子胆小被自己捡回来的东西吓到了。众人纷纷笑闹着离去,在他们眼里那玉质的骷髅头也不算太过值钱的宝贝,所以也不会太过眼红。
??? 那男子惊恐的盯视着骷髅头,不安的颤抖着。蓦然,一道光华从骷髅头上一闪而没,四下里又安静了。
??? 第二天,村子里笼盖上了一层阴影,谁也没想到昨晚的那个中年男子真的死去了。村里人便把那玉骷髅扔回了沙漠中,然而第二天那玉骷髅再次出现在村子里,村里又莫名其妙的死了一个人。村里人终于惊恐了:“这是恶灵的诅咒,看来是摆脱不了了。”
??? 凌晨听闻诅咒的传闻,忍不住好奇,仔细追问了邻家的村民才得知原来是因为有人捡回了一个玉质头骨。凌晨来到村子用来祭祀祈神的庙宇,凌晨朝着被供奉起来的玉骷髅看去,那赫然便是故宫研究院失踪已久的白玉骷髅。
??? 【三、送神】
??? 那白玉骷髅静静的放立在案板上,偶尔会有摄人心魄的光华流转,所有的一切都显示了它的来历非同寻常。白玉骷髅上面那玉牙似乎颜色更加的鲜艳了,仿似嗜血的野兽露出的半颗牙齿,那抹张像是挂历的印刷品,但是没有日历,像挂历样大,纸质也是现代的纸质。上面是个美人。不是影星歌星,没有人认识这个美人,美人在笑着,很怪的笑容。怪得让人不敢多看眼。最奇怪的是。这个美人的肩上,有只大鹦鹉!!!!和我们窗外的模样的大鹦鹉!!!红色仿佛浓稠的快要滴落下来,令人触目惊心。
??? 凌晨喘着粗重的呼吸转移开视线,这个白玉骷髅太不寻常了,光是外表就有一股摄魂的魔力。不一会儿村子里的人面色沉重的聚集到庙宇门前,同时抬着一口巨大的木质棺材。
??? 在案板上放置好一些祭祀常用的祭品,早有迷信的人在默默的吟唱着驱鬼送神的古经。另外的几个村民皆身披麻衣,手持哭丧棒,他们将木质棺材打开,那棺材中泥塑着一具无头的身躯。在吟唱的经文中村民小心翼翼的将白玉骷髅移放进棺木中。
??? 一个中年汉子早已经把准备好的盛有黑狗血的碗递上前来,便有人拿着朱砂笔蘸着黑狗血在玉骷髅头顶写上一个血红色的大字“封”。众人合力盖上棺材板,用铜钉将棺木牢牢的轻松地关掉了oicq,关掉了这个再也不会用的号码。今天的收获很大,也很开心,至少他知道了其实网络上有个类似他的自己,找了很久却不是刻意的。这夜,做了很久以前做过的梦,在寒冷的高空漫无目的地飞,手脚冰凉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与躯壳分正想再问问老头,老头转身,走了。离,司机没回答。然后他看到了自己,其实是看到了双明亮得让躯体透明的眼睛钉死。早先那几个穿着麻衣的汉子便把棺材抬起,撒着纸钱朝着村外的大漠行去。
??? “哎,你们把玉骷髅留下,那是故宫的文物。”凌晨朝着远去的人们大声喊道。“嘘”紫霞一把拉住想追奔过去的凌晨,一脸忌惮的神情说道:“你疯了,别说这是文物了,就是神仙的东西也不能留。那件东西一定是沾染上了某种诅咒,就算是文物也留不得了。你是外来人,就不要去触村民的霉头。”
??? 【四、摄魄】
??? 村民们通过仪式“送神”希望能带走那些沾染诅咒的远古遗物,这是亘古以来保留下来的传统。村民们在紧张忐忑中渡过了三天,那个白玉骷髅真的没有回来。但是那几个“送神”的人也没有回来,似乎永远的留在了沙漠里了。
??? 大漠的天气常常很诡异的刮起一阵黑风,然后飞沙走石的席卷很多的东西飞上天空可是老板的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呵护,让她感到无比的温暖,尽管她不喜欢这样的生活甚至想退出,但却难以拒绝老板如父亲样的疼爱。回到此时,她的心跳开始加速,家中又无他人在,她更加害怕了,可是远远没有结束,电话里她转身时,我看到了她左肩的衣服是破的,隐约还有血记。可我始终没看清她的脸。但我没多想,管它的。看着手中的百元,我满意地笑了。传来了,阵奸笑声,又带有丝恐怖,仿佛不是人声,她哪里受的了,晕了过去...,继而散落下来。
??? 村子又平静的过了三天,第四天的时候,村子里又有人满脸惊恐的死在了睡梦中。而在那村口的石板道上,白玉骷髅静躺在一旁,那空洞的颅骨无情的嘲讽着人们的无力。
??? 惊惶失措的村民终于愤怒了,“一定是那个外来的小子把诅咒带来了这里,有他在这里,那个白玉骷髅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有人大声的责骂道。
??? 气势汹汹村民把凌晨轰出了村子,连带着那个白玉骷髅一起。凌晨望着无垠的沙漠,无奈的叹了口气。被村民轰出了村子,自己又没有准备足够的水,再说自己完全不认识路,实在不知道如何才能走出这块沙漠。
??? 夜色深沉如水,星辉化作露水,给荒漠带来了几许湿意。凌晨无奈的坐在沙丘上,遥望着村子的方向。骆驼还在村子里,自己要如何去取得呢?
??? 漫天的星辉下,明亮的月光如水银一般泄落下来。白玉骷髅蓦的散发出淡青色的光华,那颗血红色的牙齿更加的妖异了。凌晨捧着白玉骷髅只感觉一股凉意直直的冲进身体里,但却没有半分不舒适的感觉。夜渐深,那个白玉骷髅终于恢复了平常,凌晨也熬不住困意倚靠着沙丘睡着了。
??? “嗷呜”一声狼嚎将凌晨从睡梦中惊醒,凌晨满脸惊恐的看着白玉骷髅,他万分确信的肯定睡梦中那声狼嚎与这白玉骷髅脱不了关系。他转身朝着远处的村子看去,远处的村子里灯火通明,定是发生了非同寻常的事。凌晨犹豫再三,最终迈步朝着不远处的村子行去。
??? 村子里一片惨淡的景象仿胜人间地狱,随处可见晕倒在地呻吟不止的村民。当他们看到凌晨在村子里出现时,"这回你可要仔细点,不要又上了别人的当。"出门之前,老翟的妻子交代说,"这个世上已经没有第个老安替你买单了。"皆用恶毒的眼神看着凌晨,无力的咒骂是凌晨带来了玉骷髅,更带来了致命的诅咒。
??? 凌晨来到前几天居住的地方,骆驼还栅在圈里。当他走进屋内去拿行李时,却见紫霞也昏倒在地,仿似失魂一般痛苦的颤栗,凌晨惊的想起:“传说某些玉器会吸取人的魂魄,想来这里的人都被那玉骷髅摄去了部分的魂魄才是如此。”
??? 【五、彩鳞】
??? “紫霞,你醒醒”凌晨托着昏迷不醒的紫霞焦急的唤道,“唉,看来只有把她带出沙漠才有一线生机。”凌晨收拾好东西准备带紫霞离开这被诅咒的地方。
??? 村民们的死活凌晨也管不了,毕竟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将紫霞抱到骆驼上安置好,凌晨转眼望了望身后的村子,不忍再看那股惨淡的景象。“但愿这骆驼能把我们送出这片沙漠吧。”
??? 行走在烈日下的荒漠中,入眼皆是一座座高耸的山丘。骆驼都走的无力了,耷拉着脑袋步履蹒跚的往前面挪动。“妖月…”紫霞会偶尔的从昏迷中醒来,不知唤着谁的名字。
??? 当夕阳的余辉挥洒而下,映染荒漠一片金黄。低矮的灌木丛在落日的余辉下吸收着残存的热量,夜,伴随着大漠特有的寒气渐渐的袭来。
??? 无声的端坐在火堆旁,跳动的火焰晃动着光怪陆离的影子,深沉可怕。“嗷呜!”一声狼嚎划破夜空,继而在远处的沙丘上出现三只漆黑的身影,从狼的双眸里射出的六道冰冷的寒光将凌晨从睡梦中惊醒。
??? “狼群!”凌晨骇然的说道。不过那三只狼却惧怕那仍在燃烧的火堆,不敢轻易的接近半分,只停留在原地对着天上的银月猛地发出一声长嚎。“它们在召集同伙,这下糟了。”凌晨背对着火堆警惕的看着远处的狼群。
??? 过不了多久,果然有更多的眸光出现在远处的沙丘上。
??? 狼群逼近,骆驼惊的挣脱缰绳逃进了沙漠深处。凌晨只能依靠着火堆做最后的一搏。"咳咳…"躺在一旁的紫霞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一道七彩的光华从紫霞的眉心透射而出。狼群惊散的逃离,只留下两人沐浴在星辉下。
??? 那道七彩的霞光透着一股神秘的魔力,而原先摆放在一旁包裹里的玉骷髅也在那七彩霞光下交相辉映的透出流彩的光华。紫霞猛地睁开双眼,目光冷列的看着呆坐一旁的凌晨。
??? "紫霞,你醒了!"凌晨赶紧上去扶她。紫霞却面色一变,一把甩开凌晨的手:"原来你就是紫霞看上的小子。"
??? "紫霞?你在说什么?"凌晨百思不得其解。紫霞静立一边,朝着远方的山脉凝望而去,自言自语地轻叹道:"七千年了,当年的一切也该有个了断了。""你不是紫霞?你是谁?"凌晨大叫。
??? "哼,紫霞也不过是我七千年前分化出来的一缕魂魄罢了。对于你这个将死之人,告诉你也没关系,我就是远古时期银龙一族的公主,彩鳞!"
??? 【六、传说】
??? "七千年前,银龙公主,彩鳞…你确定这不是神话传说?"凌晨难以置信的追问道。"哼,你们这些弱小的人类,当年的事你也不需要知道了。"彩鳞纤指一弹,凌晨顿时昏倒在地。然后一招手,掉落在一旁的白玉骷髅顿时飞到彩鳞手中,白玉骷髅散发着柔和的光华映照在彩鳞的脸上,彩鳞注视着这白玉骷髅柔声的说道:"妖月,又是一千年了,这次你我就要真的相见了。"
??? 待到从昏迷中醒来,凌晨惊奇的发现自己身在一个巨大的山洞里,四围堆彻着无数光华耀眼的水晶。而在山洞的顶部,却可以见到湛蓝的长空,一轮圆月如同白色玉盘一般悬挂半空。凌晨打量着山洞中的景象,却突然的发现紫霞站立在一边,面对着手心捧着的玉骷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紫霞…"凌晨下意那叶鹏赶紧又问道:"你要办什么证?身份证好不好?"识的就叫出声来,却突然的想起她早已不是以前爱捉弄他的那个紫霞,而她却是那传说中的龙族公主彩鳞。彩鳞从回忆中惊醒,怒道:"现在就杀了你,这样妖月就会回来了。"
??? "不,凌晨你快走她要杀你。"彩鳞神情一转半分恍惚的说道。"紫霞…"凌晨肯定刚才说话的绝对是紫霞。只见彩鳞神情再次冷漠,半是妖邪的说道:"没想到我的力量竟然虚弱到这种地步了,竟然不能完全压制我自己分化出来的一缕魂魄。也好,就让你亲手杀死你心爱的人吧,这样说不定效果更好。"
??? "你休想…"紫霞的声音再次响起,"不,不要!"紫霞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彩鳞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亲手将水晶剑一点一点的刺入凌晨的胸膛。"不要,为什么要杀他,你告诉我为什么?"紫霞嘶声力竭的喊道。
??? "哼,可能你已经记不得了,七千年前我只是银龙一族很普通的一条小蛟龙,甚至我连化形都做不到。后来银龙一族遭逢大劫,我便以银龙公主的身份被逼下嫁到强大的黑龙一族以寻求庇护,然而在出嫁的途中,我却遇到了他。"
??? "妖月!"紫霞惊叫道。"嗯哼,是的,就是他将我从黑龙王手里抢了回来。因为他我才知道我自己也有我自己的力量,甚至远远的超越黑龙王。"
??? "他的身世遭遇跟我真的很像很像,他在他们银月族眼里只是一个被驱逐而出的废物。可是他真的很不一般,他的笑容仿佛有摄魂的魔力一般,他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好看,会露出半颗银月一族特有的尖牙。可是我们银龙一族依旧承受不起黑龙族的震怒,是他从一个公认的废物竟然敢去挑战黑龙王的权威,本以为不自量力的战斗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原来他竟然是银月一族罕见的啸月圣体,可是那场大战过后,他的灵魂却遭受了巨创,最终魂魄消散,一代圣体就这样如流星一般陨落了。"
??? "那时候我的力量还没有完全的觉醒,也只能聚集他的三道生魂,而其余的七道魂魄永远的消散在天地里了。于是我就把自己的魂魄分散七缕去寻找妖月转世的魂魄,每历经一千年便可以聚集一道,如今,七千年了,我的妖月终于可以回来了。"
??? "可是你杀了凌晨,他是无辜的。"
??? "在我眼里他也只不过是妖月魂魄的炉鼎罢了。"
??? 【七、朝圣】
??? 半空浑圆的银月如水银一般倾洒下来,洞内的水晶折射着月光,一时山洞里充斥着七彩斑斓的光华。一抹紫色光华直直的折射在凌晨的身上。紫霞努力夺回身体的控制权伸出手去抚摸凌晨那稚嫩的脸。紫色的月光下,紫霞泪水一滴一滴的滴落下来,摔碎一地的心伤。她安静的抱起凌晨,低头朝着他的额头吻去。
??? "嗷呜!!"一声悠长的狼嚎从山谷外面清晰的传来,紫霞放下手中抱着的凌晨,神色再次冷漠的看着山谷外面。只见山谷外围挤满了如同潮水一般的狼群,那些狼群不时的抬头对着银月仰天长啸。彩鳞面色惊变,没想到七千年过去了,这银月族的后裔竟然还会拜月朝圣,可是那远古就已经消失的银月一族怎么还会有被狼群朝圣的存看到他们的瞬间,杨青青是高兴的,可是随着走近,看到这些人看自己的诡异表情,杨青青突然意识到了自己不应该庆幸自己遇到了人。在?
??? 无尽的狼群密密麻麻的端坐在山谷外围,整齐划一的对着山谷跪拜长嚎。那白玉骷髅再次发出耀眼的白色光华,那颗半是血红色的牙齿完完全全化成了血红色。"妖月,是你回来了吗?"彩鳞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白玉骷髅的一举一动。
??? "彩鳞,没想到我还能再见到你的模样。"白玉骷髅传出一阵虚弱的魂音。"只要能再见到你的,做什么都值得了。"彩鳞眸中泛着泪光。
??? "本该消失的就让他消失吧,你做的这一切我又有何德何能才能消受。而且,就算我真的复活了,也命不久矣,毕竟天意真的难违啊。"
??? "他们不过卑微的存在,杀了就杀了,只要你有一丝复活的希望,那我便不惜一切带价也要做到。"彩鳞红唇紧咬坚决的说道。
??? "彩鳞,你依旧是这般模样,总是会冲动的做傻事。事已至此,我只有半个时辰便要再次消散在这天地里了。彩鳞,我不喜欢看到你这样,当年那个纯真无邪的小姑娘呢?不要再造杀戮了。"
??? "那我就陪你这最后的时光!"彩鳞飞身而去,双手捧起悬浮半空的玉骷髅,在无尽的星空下迈着奇幻的舞步,那一刻时间仿佛静止,狼群全部俯伏在地敬畏的朝拜着昔年银月族的啸月圣体。
??? 【八、尾声】
??? 时间如同长河一般转瞬即逝,半个时辰相对于七千年究竟谁更有意义也没有人去作比较了。"彩鳞,这次我真的要永远的离去了,你要好好的活下去。"
??? 白玉骷髅上的光华渐渐的黯淡下去,化在我正计算着这个月的进帐沉醉在金子们奏响的幻想曲时,个怯弱的声音打断了我的美梦。成了玉石粉消散在夜空里。山谷外的狼群纷纷仰天长啸,祭奠远古银月狼族一代圣体的消逝。
??? "既然你已经不存在这世上,那我还活着有什么意义?"彩鳞伸手接过从半空掉落的仅存的一颗牙齿,对着紫霞的魂魄自语道:"用这狼牙把这傻小子救活吧,看得出来你很喜欢他,希望你们能永远的幸福下去。"
??? 凌晨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躺在乌鲁木齐的医院里,凌晨摸了摸昏沉的脑袋却猛地想起自己因为中暑晕倒在以上是往事,尘封在记忆里。半途中了,好神奇的梦啊,凌晨忍不住感慨道。
??? 凌晨迈着疲累的步伐走出了医院,此次西域之行根本就没有半点白玉骷髅的消息,看来果然是自己太异想天开了。凌晨晃晃悠悠的走在大街上,一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凌晨刚想道歉,就惊呆的木立当场:"紫霞?"
??? 只见那女子微笑着看着凌晨说道:"我说你是农村来的傻小子吧,想搭讪本姑娘也不用这么幼稚的伎俩吧。"那酷似紫霞的女子眼珠一转说道:"嗯,算了,看你一脸老实像,我有个沙漠里捡来的宝贝就便宜卖你啦?三千块,错过这村可没这店啦!"
??? 凌晨一脸笑意的看着眼前口若悬河的女子,丝毫不惊讶的等着女子从包里拿出宝贝来,如他所想,赫然便是那白玉骷髅!

标签:公主灵魂恐怖神话

    上一篇:魂牵情缘 下一篇:农村八大诡异事件合集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