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谁是凶手 作者:陈明强

谁是凶手 作者:陈明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一
??? 咸丰六年,刚任播州知府的陈小施从电子邮件的地址查到小梅的全名和具体的住址:刀小梅,格瑞屋崖德镇郝勒雯街十号。"啊,离我住的地方没多远。"小施立刻找来地图,发现只要驾车两小时就可到。"嗯,我要给她个惊喜。"小施这样决定了。炳达,遇到一个怪事。
??? 有一天,播州城外的高桥,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叫罗玉珠,她一人独住。此女子在三天之内,来衙门两次,每次都说有个蒙面人在半夜要刺杀她。
??? 陈炳达看着眼前的女子,粉面含春,衣冠整齐,怎么也不像被人刺杀,而受了惊吓的样子。
??? 当即陈炳达就觉得事情蹊跷,他带着捕头方俊去了罗玉珠的住处,仔细查看。在罗玉珠的屋里什么也没发现,陈炳达很想问问罗玉珠为何一人居住,她的家人有哪不消几分钟,这名女子早就放弃再吸口气的权利,软趴趴地躺在地上。些。可话到嘴边陈炳达又咽了下去,他觉得这其中有故事。他倒要看看,这个奇特的女子身上会有什么怪事发生。
??? 当晚,陈炳达命令方捕头蹲守在她家外,看能发现什么不。
??? 方捕头这一蹲守就是好几天,几天里一切平静,罗玉珠早睡晚起,也没见有什么人来她家串门。陈炳达了解情况后,让方捕头回了衙门。
??? 这样过了三天。
??? 这天大清早,陈炳达正翻看以往案卷,这时有人报,罗玉珠又来报案了,"难道说僵尸就藏在沼泽里?"陈炳达脸色露出一丝微笑,然后立即召见罗玉珠。
??? 罗玉珠见到陈炳达,竟一下子大哭起来:“大人,我哥被人杀害了!”
??? 嘿!怎么回事啊?陈炳达原本以为罗玉珠又来报有人要刺杀般的高中的校园里有很多小团体,自称什么猛虎帮狗头帮狮子帮青铜派等等不伦不类的名字的所谓帮派,包括我们班上也有,男生除我和张扬以及几个每天学习像打了兴奋剂外的学生,其他人都算是小团体里的人。包括女孩子也是,每天下课像疯子,上课像傻子。但谁都不会理我和张扬,因为我很无趣,压根不说话,而张扬呢,很多人不敢惹张扬,除了他够狠以外,更多是怕他在校外报复,因为他有个铁哥们在校外是大混混。她,怎么变成了她哥哥被人杀害了呢?方捕头一直蹲守她家没发现她家有个哥哥进出啊?这一不蹲守了,就发生了命案!这是唱的哪一出啊?一连串的疑问,在陈炳达脑海里打转。
??? 随即,陈炳达问罗玉珠:“前几天没看见你哥哥进出,现在他怎么死在你家里了呢?”
??? 罗玉珠在惊慌之余,还是很清楚地说道:“大人,我哥哥一直住在城里,昨天我去了未婚夫家,哪知昨夜他来我家竟遭如此毒手。”
??? “你哥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陈炳达问道。
??? “我哥叫罗聘,‘善德茶庄’正是我哥经营的。”
??? 既然出了人命,陈炳达也不敢怠慢,他立马带人,快速地赶往罗玉珠家。
??? 现场,只见一身材魁梧的男人躺在屋中,看他的穿着普普通通,宽眉大耳,面色惊异,胸口上插着一把匕首。
??? 杵作验尸,陈炳达在屋里四处查看,屋里一切东西都完好无损,并无打斗痕迹,看来是一刀毙命。
??? 陈炳达心中疑虑重重,这歹徒为何要在这里三次行凶?三次都是"容容是我的主人!"它提高了音量,果然恼羞成怒。冲着罗玉珠来的吗?罗聘只是被误杀?
??? 这时杵作验完尸体,向陈炳达报告,死者在昨天傍晚被刺,无搏斗痕迹,可以分析,死者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杀的。
??? 陈炳达俯身看着地上的尸体,突然他发现死者右手的食指直直地伸着,且指尖向上,而且死者的眼睛一直没闭上,那眼神也是朝着手指的方向看的。陈炳达很惊奇这个动作,他顺着死者的指尖向上看,长长的屋脊上挂着一件竹器。看着这件竹器,陈炳达灵光一闪,似乎明白了什么。过了一会,陈炳达让杵作也来看了,并做了查验记录。然后,把尸体抬回衙门,悉心放好。
??? 这时,陈炳达赶忙找人叫来罗玉珠,问道:“你哥哥家里有些什么人?知道你哥哥被害吗?”
??? 罗玉珠方才想起,哥哥被人杀害,她一心想着报官,还没来得及告知嫂嫂。
??? 陈炳达看了一眼罗玉珠,没对她说什么。他随即让人备好马,让罗玉珠带路去罗聘家。
??? 一行人匆匆赶往罗家,陈炳达径直来到府上,罗府大大小小的丫鬟,看见新任的县太爷突然降临,都有些惊慌。这时罗玉珠上前叫来罗聘的妻子,说明事由,这妇人顿时哇哇大哭。
??? 陈炳达见状,不好再问,这时罗府的管家,张罗锅上前向陈炳达说:“大人,昨天下午,我家主人说要去乡下,看看小姐与茶农联系得怎样,想不到在小姐那里遇害了。大人,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这罗家那么大的茶庄没了罗老板,以后咋办啊?”
??? 管家这一席话,让陈炳达明白了三分事由。陈炳达让管家领他到罗聘的房间看看,来到屋里,只见墙上有几幅才画的山水画,陈炳达问管家,罗聘喜欢画画?管家连忙说,我家老爷不会画,他喜欢欣赏,这几幅是才请画师来家里画的。陈炳达想再问点其它的。这时,方捕头不知从哪里飞奔进来,慌慌张张地对陈炳达说:“不好了大人,‘顺德茶庄’的老板刘天河家遭火灾了!”
??? 二
??? 陈炳达听到刘天河三个字,顿时一惊!他早有耳闻,刘天河是播州最大的茶庄老板。他家怎么会突然发生了火灾呢?
??? 陈炳达立即前往刘天河家。
??? 时正中午,烈日炎炎,只见刘家大院已是一片火海。附近赶来的群众和衙役,正在手忙脚乱地抢火。
??? 就在这时,从熊熊大火中滚出一个火人,大家赶忙朝那人泼水,火熄了。那人沙哑着声音,痛苦地哀号道:“我是刘天河,你们"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贫穷或是富有,疾病或是健康,直到死亡将你们分开?"快救救我的家人啊!”说完就晕过去了。
??? 一听是刘天河,陈炳达迅即进到身前,看见刘天河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了,人躺在地上喘着粗气。陈炳达命人快速找来县城最好的大夫,赶快给刘天河治伤。
??? 好不容易大火被扑灭了,但是令大家痛心的是,刘府上下几十口人,除了刘天河逃了出来,其余人竟一个也没有逃离火海。
??? 陈炳达看见这个惨状,他不禁拭泪。
??? 杵作认认真真地查验每一个死去的人,陈炳达流着泪在残垣断壁间寻找。他真想能从中找到发生这场大火的缘由!这事太奇了!大火发生在白天,火不可能一燃烧,就大得让人不能逃。怎么会导致几十口人,就刘天河一人逃出来了呢?这场大火有问题啊!
??? 夜深了,陈炳达去看了看刘天河。刘天河被安置在县衙的后院,有三四个播州城的名医,在那里对他进行诊治。郎中们看到陈炳达来了,都纷纷向他问好,陈炳达问刘天河的生命有大碍吗?几个郎中都说,刘天河真是命大,他的脉象很好,只是脸部严重烧伤,不过伤势已经被控制了。刘员外只是被烟熏得重了,神智还不清醒,不出意外,他明天早上醒来没问题。
??? 陈炳达很感谢几位郎中的医术,他命人加强对刘天河的保护,但愿刘天河能躲过这一劫!
??? 第二天,刘天河果然醒来了,陈炳达首先赶来问候。在刘天河的床前,陈炳达居然看到罗玉珠也在。陈炳达很是吃惊,她家哥哥才死,她不在家料理哥哥的后事,来这里做什么?罗玉珠仿佛看穿了陈炳达的心思,她走到陈炳达身边,很忧伤地说:“大人,刘天河是我的未婚夫,他烧伤成这样,我来看看他。”
??? 陈炳达听完罗玉珠的话,他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心中对眼前这个女子,突然生出好些疑问。这个年轻的女子,到底是什么角色?自从她来报案有人半夜刺杀她,歹徒倒没有伤害到她丝毫,反而她的哥哥,却遭来了横祸。现在,未婚夫一家又遭遇大火,这一切是凑巧,还是有人故意为之?
??? 陈炳达还在思忖中,这时刘天河醒了。
??? 刘天河的嗓子被烟熏坏了,他说起话来很沙哑。
??? 从刘天河的话中大家才明白,原来这场火是他自己弄出来的,那天,他祭奠自己的祖先,在灵位牌下烧纸。自己一时疏忽,没等纸烧完就出来了,一会看见那屋里浓烟滚滚,于是他带着一家老小扑火。无奈火势越来越大,幸好下人们都护着他,他才逃了出来。
??? 陈炳达听刘天河说完,他心里掠过一丝疑惑。昨天他看了杵作送来的刘家几十口人的验尸文书,文书上写着刘家烧死的几十口人,在大火之前都中了毒的。现在听刘天河这一说,好像事情完全是出于意外。
??? 陈炳达思索了一会,他始终没有询问刘天河。陈炳达感觉事情万分蹊跷,可是他觉得,此时不能盲目地说出这个疑问,以免惊动了事态。他于是安慰刘员外要节哀,尽快调养好身体。便告辞回衙门了。
??? 三
??? 这几天,陈炳达一直安排方捕头在暗中查罗玉珠。据方捕头报告,几天中,罗"砰!"随着声巨响,衣橱的门再次紧紧地关上,黑暗中,她能感觉到那双冰冷的手死死地缠绕着她的脖子,窒息的痛苦令她无法出声呼救,只能挣扎着拍打着橱门,但那木制的衣橱在此刻却象墙壁那般的坚硬,而她的指尖处也传来了指甲剥落的剧痛,但这却丝毫阻止不了她挣扎的动作,此刻她心中只有个念头——她要出去!玉珠和她嫂嫂,有条不紊地打理罗聘的后事。从她们的行为上看,没有看到什么怪异的行动。一家人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一切都有理有序的。
??? 陈炳达心里明白,在这看似平静的空气里,其实有着不可思议的事情。从发生的这几件事来看,罗玉珠这个人有问题,她虽说有人要刺杀她,可是一直以来,她却平安无事。相反,她的哥哥罗聘被刺杀,未婚夫遭遇大火灭门。
??? 陈炳达对罗玉珠疑虑重重,他对方捕头说道:“罗玉珠这女人很奇怪,你看她一弱女子,声称歹徒要杀她,歹徒却两次都没有杀到她,反让她跑了。可是罗聘身强力壮,却被歹徒轻而易举地杀害了。你不觉得这件事很蹊跷吗?”
??? “大人说得在理,可是这凶手到底是谁呢?”
??? “你还记得那天在罗聘死的现场,罗聘那眼神和食指指的方向吗?”陈炳达看着方捕头,想听听方捕头有什么高见。
??? 方捕头想了一下,对陈炳达说:“大人,罗聘指的地方是屋脊,屋脊上只挂着一个装粮食的箩筐,没什么啊?”
??? “哈哈哈!”陈炳达笑了一下,“秘密就在那个箩筐上。”
??? 方捕头被陈炳达这一说,硬是想不出什么,他着急地让陈炳达赶快说出秘密来。
??? “死者为什么指着箩筐,他是在告诉我们杀他的人,应该与这个箩筐有关系,你想一想,一个箩筐与凶手会有什么联系呢?”
??? “箩筐,箩筐……”方捕头反复念着箩筐二字。突然他一拍脑门,很兴奋地说道:“我知道了,罗聘指着那个箩筐是想告诉我们杀他的人姓‘罗’。”
??? “你还算聪明,这正是罗聘给我们的信息。”
??? “你的意思是凶手可能是罗玉珠,她假意报案说有人要刺杀她,其实是为了迷糊我们的视线。她的目的是想得到罗聘的家产,所以设计害死罗聘。”
??? “你的想象能力不错啊!但是我们此时凭着这个理由,把罗玉珠抓来,行吗?”陈炳达给方捕头抛出一个疑问,就转身进屋了。
??? 方捕头摸摸脑袋,觉得目前断定罗玉珠是杀人犯,的确太牵强了。但又从哪里可以找到证据呢?他摇摇头,觉得自己这个捕头太无用了。
??? 这天,陈炳达下令把罗聘先安葬了,案子慢慢再破。
??? 时间一晃就过了一个多月,罗家人好像已经从痛苦中站起来了,“善德茶庄”又开业了。刘天河也恢复了身体,他的“顺德茶庄”重新聘用了伙计,也没过会,就传出了她喝农药的消息。这消息无疑像是枚炸弹,在我们那小村子里炸开了锅。阵喧闹过后,她家亲戚们找来了辆面包车,把她送到市里急救去了!走上了正轨。两家人都在有条不紊地做生意,之前发生的大事,好像都已淡忘。
??? 四
??? 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陈炳达和方捕头到郊外散步,途经罗聘的坟墓。坟前已经有荒草露头了,看着看着,陈炳达心里一沉,他突然哈哈大笑。
??? 方捕头奇怪地看着陈炳达,问道:“大人,你这是?”
??? “方捕头啊,你看罗聘的坟前。”
??? 方捕头认真看了一圈,没有什么啊?
??? 这时,陈炳达很自信地说:“我现在可以断想,这个坟墓里的人不是罗聘。”
??? 方捕头对陈炳达这一句突如其来的话,大吃了一惊!他愣愣地望着陈炳达,不知这个知府大人,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 陈炳达捻着胡须,慢条斯理地说道:“你看罗聘的坟前全是杂草,没有任何祭拜的痕迹。你是播州人,你不知道播州的风俗习惯吗?根据播州的风俗,死了亲人要烧七,连续七七四十九天,每隔七天,要在亲人的坟前烧纸敬贡,可这‘罗聘’也太可怜,根本无人给他烧纸。这有点反常啊!”
??? “大人真是细心,卑职怎么就没想到这点呢?是啊,咱们播州是有这个风俗啊!这个‘罗聘’的坟前没一点纸花,的确有些不合常理呀!”方捕头幡然醒悟地说"哦,看来你没有死啊,不过这里可是红绿灯阴阳界啊,你个大活人怎么会来到这里啊!想必你是乱闯了红绿灯吧!你瞧瞧那边!"老人似乎并没有害刘军的心。道。
??? “假如这人真的不是罗聘,咱们的案子就会有突破了。只是我想不明白,这人不是罗聘,会是谁呢?那真的罗聘又在哪里?”
??? 方捕头此时赶忙凝眉思考,随即他向陈炳达说:“大人,你不要担忧,一个人无缘无故的消失了,不会没一点风声。播州城方圆就几十里,衙门的这些弟兄不是吃干饭的。!”
??? “这事就交给你去办,注意不要搞得满城风雨,千万不要引起罗玉珠的注意。”
??? “是!卑职明白!”
??? 方捕头不敢怠慢,马上带领衙役四处走访,专门访问那些长期有人未归的人家户询问。
??? 陈炳达回到衙门也没有闲下来,他结合杵作的验尸文书,把整个案情,前后进行了一个梳理。整整忙了一个通宵,天亮时,他心中有些把握了。
??? 今天,风和日丽,晴空万里。陈炳达迈着步子,独子一人向罗家走去。
??? 到了罗府,罗夫人和罗玉珠都热情地出来相迎。陈炳达对罗夫人说了一番愧疚之言。罗夫人有些伤心地说:“大人,夫君命真苦,今天你能来体恤我们,十分感激了。”
??? 寒暄了几句后,陈炳达对罗夫人说:“夫人,老夫想借罗聘书房的一张画来欣赏,只用几天就送来,不知夫人允许不?”
??? 听到陈炳达这个要求,罗夫人和罗玉珠相互一愣。随即,罗玉珠快语道:“只要大人喜欢,你就拿去看吧,这都是哥哥生前托人买的。”说完立即进屋给陈炳达取画去了。
??? 陈炳达拿着画,匆匆地回了衙门。
??? 衙门里,出去走访的方捕头回来了,看见陈炳达,方捕头很兴奋地对陈炳达说:“大人,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在城外槐树村有一户人家,其主人已经外出一个多月没回来了,女主人正焦急地到处找。我们没有惊动那女主人,因为不知道此人是否与死去的‘罗聘’是同一个人,害怕打草惊蛇。”
??? 陈炳达面含微笑地对方捕头说:“你还是很细心的嘛,只不过你别担忧,我自有办法。你看看老夫手里拿的是什么?”
??? “这是一幅山水画啊!”
??? “你现在拿着这幅画,再去那妇人家,你先不问其它的,你就问妇人,她丈夫会画画吗?要是妇人回答她丈夫会画画,你就把这画给她看。她要是说这画是她丈夫画的,那么你就什么也不问了,立即带她到衙门来。你快去快回!”
??? 方捕头立即领会陈炳达的吩咐,迅速备马,朝槐树村飞奔而去。
??? 五
??? 半天功夫,方捕头带来一个二十出头的妇人,走进了衙门。方捕头向陈炳达禀告:“大人,这是城外槐树村的一个妇人,她说她的丈夫在一个多月前离家,至今仍不见回来。”
??? “那画你给她看了吗?”陈炳达问起方捕头。
??? 方捕头示意妇人向陈炳达说话,那妇人看着陈炳达,急切地说道:“我丈夫的画,我一眼就认得,那张画我保证是我丈夫画的,请大人告知奴家,夫君在哪?”
??? 这时,方捕头接过话,详细地对那妇人说了近段发生的事情,最后他强调,根据整个情况来看,现在衙门正在怀疑,死去的人有可能是妇人的丈夫。那妇人听完方捕头的话,全身发抖,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流,她一眼无助地望着陈炳达。
??? 陈炳达张了张嘴,想对妇人说句什么,他又把话收回去了。随即他转向方捕头说:“方捕头,你快速去罗家,把罗夫人和罗玉珠带到罗聘的坟前。”
??? 方捕头立刻领命而去。
??? 原来陈炳达要开棺验尸,方捕头离开后,他迅速领着衙役和妇人,赶往罗聘的坟地。
??? 陈炳达指挥衙役们不多时,就把坟墓掘开了,打开棺盖,已经那么长时间了,尸首早就腐烂了。
??? 陈炳达忍着一股恶臭,拉妇人前去辨认。妇人上前看了一眼,就认定棺材里那人是自己的丈夫,她说丈夫身上的衣服,是她一针一线帮他缝的,她怎会记错?
??? 听了妇人的话,陈炳达心中的疑问渐渐解开了。他要等着罗玉珠来,当面质问,看这个女子有什么好说的。
??? 可是,陈炳达等了半天还不见方捕头来,他很是着急。
??? 他正打算让一个衙役去催催时,只见方捕头,一人骑着一匹快马来了。来到陈炳达身边,方捕头慌慌张张地说:“大人,不……不……好了,我晚去了一步,罗玉珠和罗夫人都悬梁自尽了,那个张管家,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
??? “什么?”陈炳达顿时一阵眩晕,他想不到事情会是这样?看来他小看了这个事情,这个案子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 陈炳达只得前往罗府。
??? 此时罗府一片大乱,现场,杵作正在验尸。看见陈炳达来了,杵作立马向他汇报:“大人,经过查验,可以断定,两人都是中毒身亡,是中毒后才被人悬在房梁上的。”
??? 陈炳达暗暗深思,他心里涌过一丝奇怪,谁在他们之前捷足先登了?这事就自己和方捕头知道,没走漏风声啊!
??? 六
??? 这晚,陈炳达翻来覆去睡不着。他于是起床,拿着杵作送来的验尸文书,一份是罗玉珠和她嫂嫂的,一份是刘天河一家的。
??? 这两份验尸文书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死者都有中毒的现象。那是谁下的毒呢?突然,他想到罗玉珠的未婚夫是刘天河,此时他灵光一闪,觉得心中的谜团解开了。
??? 陈炳达万般兴奋,不顾天色已晚。他立马让人把刘天河叫来,他要好好问问这只狡猾的狐狸。
??? 刘天河来时,陈炳达在屋里摆好了桌子。他很有兴致地让刘天河坐下,与自己喝几杯。
??? 刘天河沙着嗓子疑惑地说:“大人这是?”
??? 陈炳达没说话,拿出杵作给刘府的验尸文书,让刘天河看。
??? 刘天河拿着验尸文书,双手发抖,嘴角抽动。
??? “一家老小都中了毒,就你没事!这事也太奇了吧!”陈炳达轻声地在刘天河耳边说道。
?"只是那个没有出世的孩子太可怜了。"梁岚叹息道。?? 刘天河颤抖得更厉害了。
??? “开始我怎么也不明白,你怎么会下毒害死自己的家小?后来我明白了,真正的刘天河,是不可能做出这事的,因为你是罗聘!”
??? “刘天河”一下子就瘫倒在地上。陈炳达上前扶起他说:“罗聘呀!你机关算尽,给我说说整个故事吧!”
??? “我……我……”罗聘有些吞吞吐吐。
??? 陈炳达见事情已按自己的想法在发展,他于是高兴地说道:“让我来给你讲这个故事吧!你心胸狭窄,看见刘天河生意如此大,你很嫉妒,继而起了歹心,想强占刘天河的生意。于是你设计了一个圈套,你把妹妹罗玉珠许配给刘天河,这是个诱饵,为的是能接近刘家。然后你让罗玉珠两次报假案,迷惑我,其实根本就没人刺杀她。随后你找来一个分不清哪是梦,哪是真。画画的,此人身材与你差不多。那晚,你把画家骗到罗玉珠的住处,杀害了画家。画家临死时,用手指着屋脊上的那个箩筐,他利用箩筐的‘箩’与姓‘罗’的音相同,来提示我们杀他的人姓罗。整个事件中,都是你和你妹妹在演双簧。画家死得最冤枉,他到死时也不明白有人用他做了替身。”
??? 陈炳达说完,眼睛直直地盯着眼前的‘刘天河’,他想着刘府那些冤死的人,心里充满了怒火:“你真是太阴险了!”
??? 此时,只见“刘天河”浑身颤栗。
??? 陈炳达继续说道:“于是,当罗玉珠来报案说你被杀害后,真实的你利用罗玉珠和刘天河的关系,顺利进入刘府。然后你借机,在中午刘家进食的饭菜里,撒入毒药,待刘家人都毒倒后,你就一把大火烧了刘家房屋。真正的刘天河,其实葬身了火海。在火灾中,你故意烧伤自己的脸,谁也认不出你。这样你就能瞒天过海,得到刘天河的家产。昨天,我查出被杀的人不是罗聘,而另有其人时,你生怕事情败露,你于是心狠地杀死了你妹妹和妻子。但我有点不明白,你是怎么得到消息的?”
??? 想不到自己的伎俩,被陈炳达识破,见也无退路,他就沙着嗓子说:“我是罗聘,不过我是听人指使才……”突然,门外飞来一尖刀正中罗聘咽喉,罗聘话还没说完就倒下去了。
??? “谁!”陈炳达大吼一声,赶忙追出门去,门外空空如也,这时方捕头听到喊声也赶来了。原本以为案子已经真相大白,想不到又生出这枝节!
??? 接连遭遇这样的事,陈炳达简直要崩溃了。在重重的负担下,陈炳达竟一下子就病倒了。
??? 七
??? 罗聘死了,刘天河家几十口人一个不剩。从此“善德茶庄”和“顺德茶庄”在播州的牌子都垮了。
??? 却让人吃惊的是,衙门在清理两个茶庄的巨额财产时,发现两个茶庄的钱财居然不翼而飞。这么大的钱财,怎么会不见了呢?看来这巨额财产的背后,藏着一个最大的赢家。这个赢家,也就是罗聘死时说的,指使他的人。
??? 可现在所有关键的人物都死了,案子怎么破啊?看来这将是一个破不了的冤案了!
??? 陈炳达一病就是半月,病好后,陈炳达没时间在案子上周旋了。因为,马上该向朝廷上缴税银的时候了。陈炳达找来管事,翻看着历年的税收情况,想着今年两大茶商遭此傻是个极度渴望知识的人,所以对于他不了解而且感兴趣的东西,他总是很渴望了解。比如他学会了句俄语,叫daiboling,翻译成中文就是,你雷死我了。就这事,傻在办公室显摆了好多天,直到大家都会说了,他想,哪天再学个复杂的,比关修明玩命地作画,其实有个更隐秘的原因,那就是他认为自己随时都可能死去。因为很多时候,当他起床时,他会发现自己身在陌生之地,于是他拍拍屁股逆着朝阳往家走。每当夜幕降临,他都感觉自己可能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就是这种死亡临近的危机感,促使他珍惜每分钟去作画。如你还差点就可以把我雷死了。重创,税收想必会滑落一大截,到时如何向圣上交代啊!
??? 查了几天税银,陈炳达却惊奇地发现一个现象,城里的各大钱庄,最近都有很大进账,但是从生意上看,并没有什么大宗生意交易,钱庄的钱是哪里得来的?陈炳达暗中叫人查访,钱庄里是谁在存钱。
??? 暗查几日,发现钱庄里的钱都是一个人的。当陈炳达查到这个人的名字时,他惊呆了!怪不得罗、刘两家的财产不翼而飞,原来都是他在操控着啊!
??? 陈炳达立即让人,封了凡是那人存下的银票。断了你钱财,看你不出来!
??? 晚上,月光皎洁,一个黑影悄悄向陈炳达睡的房间潜去,这个黑影走到陈炳达的床前,抽出匕首使劲向陈炳达插去,他连续插了四五刀才转身离去。就在这时,他发现屋里的灯大亮,突然十来个衙役拿着刀把他围在了中间。
??? “哈哈哈哈!方捕头,辛苦了!刚才床上只是一堆稻草,让你失望了!”里屋走出了陈炳达,一脸高兴地说道。
??? “要杀要剐,随你便,今天我栽了,后悔当初没把你也做了!”说话的人正是方捕头。他一副不怕死的样子,狠狠地盯着陈炳达,心里万般不甘心。
??? 陈炳达走到方捕头身边说:“我应该早怀疑你了,怪我太信任你这个老捕头,想不到在金钱面前你却丧失了人性。你与罗聘设计了一个圈套,先用罗玉珠与刘天河联姻,骗取刘天河的信任。你让罗聘潜入刘天河家,用一场大火偷梁换柱,让罗聘成了刘天河。”
??? “你说得很对,可惜你现在才发现。”方捕头竟得意洋洋地对陈炳达说。
??? 陈炳达没有理会方捕头,他继续说道:“那天开棺验尸,就是你走漏了风声。为了钱财,你让罗聘残忍地杀害了他自己的妹妹和妻子。本来你们的阴谋就要得逞了,可惜罗聘被我识破。你怕罗聘供出你,你又用暗器杀了罗聘。所有人都死了,你确实安全了。不过苍天有眼,你私自吞没了罗、刘两家的财产,数额太大,所以播州城里的钱庄都引起了波动,我真是歪打正着,查到了你。”
??? 方捕头见大势已去,他拿起手中的匕首使劲地插进了自己的胸膛。

标签:哥哥真实妹妹腐烂

    上一篇:农村八大诡异事件合集 下一篇:千年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