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舞花间

舞花间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编者按:花为谁舞?舞花间由男子转换成一名女子,得到小王爷阿晰的爱怜,舞落颜为了翩翩舞姿,噬蝶养鬼,终成殇。小说构思奇妙,跌宕起伏,环境描写和人物描写都很到位,不失为精彩绝伦的一篇文!
??? (一)
??? 随着烟花炮吼地一声响起,朵朵鲜艳刺眼的花儿立刻绚丽地绽放在天空,瞬间沸腾了整个憬月城。今日是舞家唯一的独苗舞花间小少爷的16岁寿辰。缤纷的烟花一层层打开又一层层合拢,祝寿的人们看得如痴如醉,拍手叫绝。整个宴会热闹非凡,没人注意到一个蒙面人正悄悄从侧门溜出舞府,急急地向一个方向赶去。
??? 一串串火红后记:这所劳动基地地处偏僻,听老农讲,这曾经是晚清时屠杀革命党的刑场。的灯笼映得整条街都浸满喜庆,放眼望去会看到一层浑浊不清的光圈氤氲在四周的空气里,使得这样一个躁动的夜竟也有了一份独特的美。
??? 突然一阵怪风很不和谐的刮起,干脆的掀飞了蒙面人的面纱。
??? 顿时引来了无数人围观,人们都纷纷惊若天人——那是种看一眼就窒息的美丽。
??? 面纱下的人有着洁白如玉的肌肤,唇红齿皓,柔软纤长的睫毛,灿若星辰的眼眸,美貌似女子一般阴柔妩媚。
??? 尽管狭长的凤目上挺立着一对英气逼人的剑眉,却还是掩饰不住那股妖娆的味道。
??? 绛紫色的雪纱长衣,越发显得挺拔、俊俏。头上冠了一枚"大哥您的活真好,让小妹都不舍得您走了。您就在这陪着小妹吧。"女鬼笑嘻嘻的说,再次紧紧的抱住了面色惨白的老杜。紫钻,正闪着莹莹晃晃的紫光。蓝黑色的长发随风而舞,细长的手指轻巧的拨开遮脸的发丝。
??? 确可谓美过天神了。
??? “姐姐,给你面纱!”一个小妹妹拣起那块面纱递了过去。
??? 花间蹙紧了眉头,一把抓过面纱转身就走。
??? 他已经不记得有多少人对他使用女人的称谓了。仰头看到酒家楼上那张玩世不恭幸灾乐祸的笑脸,他顺了顺气儿,面露愠色的上了楼。cctop.cn 恐怖故事
??? 酒过三巡,花间发现坐在对面的家伙还在为自己的恶作剧得意。
??? 眼前的人背着两把斩妖剑,头戴道士帽,眼神庸懒,嘴角总是有意无意的扬着桀骜不驯的浅笑。而这个人便是他认识多年的好兄弟——一个比他大12岁,名为阿晰,会在困难时帮助他的大哥哥。
??? “哈哈!来,给大爷笑一个!”阿晰有些醉意,又开始了他每次必干的无聊的调戏。
??? “你醉了。”花间无奈的看着他。
??? “哈哈!那大爷给你笑一个?”阿晰说着就不知为何,黄素素看着面前的杀人凶手对她却升不起任何恨意,许是爸爸的所作所为也确是难逃死这劫数。自己查证于此,也算是到头了吧!至于她云松道长说:“就让她在里面听贫道讲道以此来度化于她吧!大笑起来。
??? “你要气死我?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你只不过是个茅山道士!我警告你,把我惹火了照样让你小命不保!”花间气呼呼的说。
??? “错错错错,又错了你!到底要我纠正你几次!我不是矛山道士,我是真正的正派的长像出众法力高强深受年轻女孩爱戴年轻男孩崇拜的茅山道士!”阿晰用一种平淡的口气开始了他无谓的自白。
??? 花间马上意识到对话的主题偏移太多了,忙打断了说起正事:“听我说,我觉得最近我的姐姐舞落颜比以前更古怪了!”接着他就把前几日看到的情景和阿晰述了一遍:那日他在花园无意间看到落颜的嘴巴突然变得很长很长,然后像只蝴蝶一样吮吸花蜜!当他揉了眼睛再看时就又复原了!平时落颜喜欢抓很多蝴蝶关在纸笼里。一次他去看她,却不小心撞见她捉出蝴蝶掐掉翅膀,一只接一只的喂到嘴里嚼吃了!她见到花间时,还有点不自然的擦了擦嘴角残留的绿黄的汁水…
??? 听完,阿晰稍微正色了一点,问道:“还有呢?”
??? 花间憋红了脸:“还有,我…我说了你不能嘲笑我!”
??? 阿晰一脸诚恳的点点头。
??? “最近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像女人了!”
??? “哈哈哈哈哈哈…”
??? 花间拍了拍桌子道:“不要笑,这是真的!最近我的声音常常在夜里变得很尖细,像女人的声音!而且,怎么说呢,反正就是有种自己是女人的感觉!”
??? “哦?听起来倒蛮有趣的,可是,调查起来会浪费我很多修行时间…”阿晰的眼珠子叽里咕噜的转了起来。
??? 见状,花间心领神会地拿出一袋金子,“啪”的砸在桌子上,听声音就知道分量很不小。
??? “钱财对我来说跟粪土没两样,我这个人讲的就是义气,你受这么大委屈,我都不能忍了!”阿晰忿忿不平的说着,双眼却始终没离开过那袋金子。
??? “如果这次你全部摆平了,我会给你更多的金子!”花间把金子推到他面前。
??? “好极了!开工!”阿晰两眼放光的拿出“法宝”——一面铜镜子,“现在我就帮你用铜镜占卜!”说着他就张开手在镜子面前快速的晃动,口中念念有词。过了一小会儿,他凝神问道:“情况不太妙,我看到你姐姐的魂影凌乱不堪,不知她是不是在练什么术?”
??? “是报复。”舞花间轻叹道,眼前又浮现10年前的往事。
??? 舞落颜的娘是爹最小的老婆,众人都唤她作小娘。她跳的舞精彩绝伦,无人能比。爹对小娘很着迷,从小娘进门的那一天起,他的眼中就再没有了其他女人。他曾形容她的舞姿:“翩如兰苕翠,婉如游龙举。越艳罢前溪,吴姬停白纻。慢态不能穷,繁姿曲向终。低回莲破浪,凌乱雪萦风。”
??? 可惜那年突然烧起的大火让小娘不幸香消玉陨,而侥幸逃出的落颜也废了一条右腿。
??? 花间至今仍记得,那月父亲出外办事不在家中。大火烧起时,他的娘亲,也就是舞家的正房,命令家丁不准家去救火。她带着其他偏房站在小娘住的别苑外,就那样静静看着大火吞噬了整栋房子。
??? 那时只有7岁的花间天真的问娘:为什么不救姐姐?为什么不救小娘?
??? 得到的回答是:我可怜她,谁可怜我?
??? 那场悲剧过后,天生性格孤僻的落颜变得更加的古怪。她在院子里种很多很多各种各样的花,院子种满了就种进房里,甚至种到床上,直到所有空间都种满花。那些花总是有股特殊的糜烂的味道,闻起来很不舒服。
??? “你是说她为了那件事要报复你们家?”阿晰又啄了杯小酒。cctop.cn 鬼故事
??? 花间回过神道:“恩,但我还是没有找到证据。唉,小娘死后,爹到现在都是终日闷闷不乐,姐姐曾经找过不少有名的舞姬来俯上表演,但爹看完总是黯然神伤的摇着头,说再也看不到那么美的舞了…”
??? “别作出那种神态,酸死我了!一切都是天注定的缘起缘落罢了。”阿晰收起铜镜,“如果真的如你所策,我就必须去探望一下你的姐姐了。”
??? “现在就去吧?她正陪爹喝酒,可以趁机去她住的地方调查一下!”花间说完戴起了面纱。
??? (二)
??? 花间轻车熟路的打开侧门,两人就这样神不知鬼不晓的入了舞府。
??? 刚进别苑,阿晰就深刻的感受到四周萦绕的诡异气氛。
??? 本来一院的迷人花海,应该让人满心欢喜才对,但这些花却死沉沉的充满了阴郁和压抑。它们的颜色单调又死板,看上去像假的一样,仿佛是用颜料彩上去的。更使人反感的是那股扑来而来的臭气,阿晰觉得这味道难闻却熟悉,是修行时常常能闻到的气味。
??? “是不是很古怪?”走在前面的花间转头问道。
??? “是啊!恩恩?你的声音怎么变成女声了?”阿晰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他。
??? “不知道!从上个月开始,每逢子时就会变成这样。”花间继续拨开花丛往前走。
??? 落颜的房间是没有门的,因为那些疯长的花一直从院子蜿蜒进屋里。
??? 进到房内,他们惊讶的发现里面根本就是另外一个更诡异的花园!而且,房里的气味比外面更浓重。
??? 这时外面渐进传来细碎的脚步声,“不好,她回来了!”花间紧张的叫道。
??? “啊?快躲起来!躲床底下!”阿晰说着就往卧房里钻。
??? 两人刚躲好,拄拐杖的落颜就在丫鬟的搀扶下进房来了,她很快打发走了丫鬟。
??? 房间里只剩她一个人,周围安静得能听见风吹花叶的声音。
??? 突然,她用一种很利锐的嗓音哼唱起一种调子,那声音像小婴儿低低的哭,又像野猫妖气的叫春,在这极度静谧的夜肆意回荡,听得人毛骨悚然。
??? 过了我知道,通常当个人面对选择时,他自己本能的会在心底先做出个选择,之后的犹豫只是因为缺乏充满说服力的鼓励罢了。一会儿,怪声戛然而止,接着闻得“吱呀”一声,像是开柜子的声音。房里的烛光突然消失了,屋里漆黑一片,空气也变得潮湿阴冷,混合着泥土的气息一点点地黏染在身上。
??? 阿晰猛地预感到什么,掐指一算,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 花间终是忍不住掀起床单的一个角偷看起来。
??? 眼前的恐怖画面吓得他手足无措,差点叫出声来。见花间吓成那样,阿晰忙凑头过去一看,阅历无数的他也惊恐得脸色发白。
??? 那是在一束阴森的绿光下一字排开的一支支穿着红色舞鞋的独腿,它们正在步伐整齐的跳舞!很多动作都弯曲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看得人瞠目结舌。
??? 突然,其中一支腿“扑”地倒在床前!一股浓烈的腐尸味立刻侵袭过来,熏得花间差点晕过去。
??? 落颜甩过一条粗绳将这条倒掉的腿套住拖了过去,那条腿疯狂的挣扎扭曲着,不停的把地板跺得“蹬蹬蹬”直响。
??? 当两人稳了稳情绪再次偷瞄过去时,竟然看到落颜在啃那支腿!一口口的啃下来,埋进养花的土里!
??? 花间觉得胃里一阵阵痉挛,忍不住的想呕。
??? “看来我们不能再待下去了!听好,跟我念这几句,然后从后面的墙穿出去!”阿晰凑着他的耳朵讲起咒语。
??? “穿墙术?”花间摸了摸后面的墙。
??? “是的,走吧!”
??? 于是两人闭上眼默念了一段咒语,顺利地穿过了墙壁。
??? 出了别苑拐向侧门,花间突然瞥见假山后面管家在训斥家丁:“还没找到小少爷?真是一群饭桶!到时老爷怪罪下来我可不保你们!还愣着干嘛?再去找!快!”他这才想起自己已经错过了敬酒行礼的时间,要是爹再找不见他恐怕又要发怒了。
??? “晰兄,我必须回房去了!”说完花间起身就要走。
??? 阿晰忙拉住他说:“等等,我也必须告诉你,你姐姐她在养鬼!而且她养的是尸的肢体,这是种很难的术,需要很多繁复的工序,我曾在书上看过,只记得其中一条特别残忍,要用初生婴儿的血和指甲作引子!还有那些花和蝴蝶也甚是凶险,说不清付有什么邪灵,而且她对养的那些鬼腿似乎还施了什么利用的咒!”
??? “她是不是为了报复要害死我们?”
??? “也有可能,只是现在还无法确定她的目标是什么。对了,刚刚进来我就感觉你们家有种被诅咒过的感觉,明天带我去你家祖坟看看!”
??? 花间点了点头,替阿晰打开了侧门。
??? (三)
??? 次日清晨,天刚蒙蒙亮外面就下起了蒙松雨儿。花间早早的到破庙找阿晰,并给他带些吃的。
??? 翻过一座小山,越过一条小河,最低的谷里便是舞家的祖坟了。它潜藏于一片苍白的荼靡花丛中——那是整个山林里最阴寒的地方。
??? “小心点!这里被人布过阵!”阿晰说完便抬着罗盘四处绕着。
??? 片刻后,他停下脚说:“看来你的祖先为了美丽,真的是死都不后悔。”
??? “什么?”花间疑惑的说。
??? “你去看看这些荼靡花是不是真的?”阿晰指了指坟头那些娇弱单薄的花儿神秘的说。
??? 花间伸手过去扯了一朵,凑到鼻前嗅了嗅,又抚了抚花瓣,惊道:“是假花!”
??? “哈哈!当然是假花,现在是九月份,怎么可能有荼靡花开?开菊花还差不多…”阿晰说着就笑起来,这玩味的笑让花间瞬间发现自己又被耍了。
??? “花你个头啊!谁让你讲花?快解释你刚刚说呜答道:"我们碰鬼啦,刚才你身后站著个人,还笑眯眯的拿著我们的筹码在手上玩,我不凶他,叫他赶快还给我们,他是不会还给我们的!"谁叫我是生长在黑暗里的魔物呢?对这短暂的邂逅就应该满足了。的!”花间生气的扔掉手里的假花。
??? 阿晰敛了敛容说道:“根据这里的风水割据,以及象征‘完结’的荼靡被改成‘永不凋谢’,如果我没猜错,这应该是一个为了青春美貌与鬼定约的咒阵,鬼让约定者的子子孙孙都美若天仙,而作为交换条件,约定者必须在约定的时间里送一个年轻后代去祭这个鬼,此咒很古老又不安全,早就没人用了,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见到。”
??? “有这种事?奇怪,我怎么从没听父亲说起过?”
??? “他当然不能说,因为搞不好你就是那个要送给鬼的后代?哈哈!”
??? “去去去!乌鸦嘴!我看不如改天再去一次姐姐的秘密花园吧?也许会有新发现。”说着花间就沿了山路往回走。
??? 临走前,阿晰瞥过墓碑上的祭日:九月初八。心中不由得闪过一丝慌乱,目光久久的凝滞在花间远去的身影上。
??? (四)
??? 午后的阳光将湛蓝的天空漂得微微泛白,花间出了酒家的门——又干等了一上午。与阿晰约好的日期已经超过三天了,那家伙就像凭空蒸发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 花间暗自埋怨阿晰不够义气,同时又担心着自己的身体,因为从昨天起自己变女声的情况不再局限于子时,而是随时随地随机的出现,越来越难控制。他很怕在姐姐的报复计划里自己会被变成女人。
??? “小王爷今天大婚!快看!是小王爷的轿子!”
??? “你是说那个14岁就云游四海不理政事的小王爷?”
??? “对啊!看来这次长辈们是想用婚姻束缚住他吧?”
??? “希望有用吧?听说小王爷天资聪颖,是个学什么精什么的怪才,可惜他不愿受拘囿,随性而安,不然一定能成大器!”所有人都在议论着小王爷,都想看看这个传奇的人物长什么样。
??? 花间在翻动的人海里浮浮沉沉,被挤得喘不上气儿。艰难的钻出人群,他立刻正了正快滑掉的面纱。心里嘀咕着,怎么这么多人争着看?小王爷很稀奇么?在好奇心的唆使下,他也掂起脚尖张望起来。
??? 不久后,一顶缠满金色流苏的红缎轿子在吵闹的锣鼓声中晃晃悠悠地向这边过来了。轿子越来越近,官兵用刀壳奋力地拦住失控的人群。
??? 突然,轿子里飞出一团什么东西,正好砸在花间的头上。打开一看:我是阿晰,速进王爷府救我!熟悉的字迹,命令式的口吻,果真是阿晰!花间大惊:他竟然是小王爷!
??? 那个矛山道士是小王爷!
??? (五)
??? 到了王爷俯门口,花间来回踱着步,拼命的想混进去的理由。
??? 一个长像清秀的丫鬟朝他走来,恭迎道:“是舞公子吧?这边请。”
??? 花间有些糊涂的跟在她后面,惊奇的发现王爷府里的布局竟和自己家很相像,连家仆走路时规定每一步要走的距离都是一样的!
??? 走了很久,最后丫鬟在一扇画满经文的门前退下了。
??? 花间刚推开门就被一群丫鬟抓了进去,扯下面纱就开始给他化妆更衣。
??? “救命啊!救命啊!”花间拼命的挣扎着。
??? “花间兄,请你稍安勿躁!这次在下就全靠你了,请你务必要救在下。”
??? 好熟悉的声音!花间转过头,看到一身暗红礼服的小王爷缓缓的从里面走出来,一脸的冷傲,眉宇间透出那种与身俱来的皇族的威严,强悍地震慑着人心。
??? 花间眯了眯眼,果然是人靠衣装,矛山道士穿上华丽的服赏竟也能变得如此骄傲帅气。
??? “我一听说门口有蒙面人就知道是你了!厉害吧?呵呵!”小王爷勾起了嘴角,痞痞的表情立马在脸上渲染开,迅速反转了他的气质。
??? 花间眨了眨眼,彻底改变了自己刚刚的想法:茅山道士就是茅山道士,就算穿上华丽服裳,还是个茅山道士。
??? “别罗嗦了,说吧,要我怎么救?”花间不耐烦的说。
??? “假扮新娘啊?”小王爷话音刚落,那群丫鬟便又拿着衣服追来了。
??? “什么?我不要装女人!不要!”
??? 一阵阵喜庆的爆竹压过了花间的惨叫。
??? 当花间穿上那身珠光霞帔时,小王爷看得眼睛都直了。
??? “你那是什么眼神啊!”花间羞恼的吼着,突然发现自己的声音又变了!
??? 小王爷回神来傻笑了几声说道:“这婚礼是我想出来的妙计,到时候我在爹娘面前表明心迹,以后就听娘子的话,让他们觉得家室能束缚我的行动,误以为我真的要改邪归正,然后我就可以恢复自由,帮你处理你的事情!”
??? 花间想了想,要不是为了帮自己,阿晰也不会回到憬月城,也就不会被他的家人抓回来。既然如此,只有牺牲自己了。
??? 见花间似乎还在犹豫,小王爷趁热打铁的说:“如果你想救你家,就得先救我!”
??? 花间坚定的站起来,一把抓过那块闪着金光的鲜红盖头,硬气的吼了一声:“走!拜堂!”
??? 三叩九拜,行礼再行礼,敬酒再敬酒,终于到洞房了。
??? 门上的经文已经被解除,一进房间花间就忙不迭的卸下女装。阿晰则翻出藏得很好的斩妖剑,带起花间穿墙出了王爷俯,快步赶向舞家。
??? “咚!——咚!咚!”打更的敲着锣,子时到了。
??? 月光照在花间身上,他突然觉得思想靡靡恍惚,心里有个声音在不断的肯定自己是女人。
??? “你怎么了?走快点!希望时间还来得及!”阿晰穿着新郎服却背着斩妖剑,样子很是滑稽。
??? 花间用力摇了摇发涨的脑袋紧跟上去。
??? (六)
??? 舞俯里充满了香火纸钱的味道,到处都有和尚道士在作法,唤铃清脆的声音通彻到每还记得故宫曾经发生过起盗宝案,嫌疑人在闭馆之前藏到了珍宝馆对面洗手间之间的夹缝里,到了工作人员下班以后就出来,先进了珍宝馆然后是钟宝馆,偷了不少东西。可没走多远就被巡查人员发现了。个角落。
??? 两人走到大院,发现舞俯里所有的人都集中在那儿观看着什么。
??? 走近一瞧,院心那个用狗血画的圆圈里,落颜扭动着身体紧捂着头。她披散着头发,眼神惊恐而涣散,确像是中了邪。
??? “发生了什么事?”花间问前面的丫鬟。
??? 丫鬟一惊,怯懦的说:“小少爷您回来了,小姐她…她中邪了!见人就乱咬!现在请来的大欧墨尼得斯后来逃进了阿尔惫山中,被山里位猎人收养,纳粹战败前,当地经常发生党她穿着银行的制服,整整齐齐。只是,她的半个脑袋上都是血,已经凝固,看上去十分恐怖。卫军军官被野兽袭击事件,实际上,所谓野兽,就是欧墨尼得斯,这狼犬专门攻击身穿黑色制服的党卫军军官。法师正在驱鬼呢!”
??? “怎么会这样?”说着花间就要冲上去。
??? “别过去!她很危险!”小王爷一把拉住他。
??? “她到底怎么了?”
??? “看来我们来晚了,她养的鬼还是尸变了,现在她被鬼上了身了。”
??? “那怎么办?”
??? “他们正在竭力驱赶她身上的鬼,但你姐姐的魂魄死死缠在鬼上,她似乎不愿毁除那条鬼腿。”
??? “她会不会死?”
??? “这就不好说了,如果她还是不愿意放弃那条腿,她很快就会被鬼耗尽真气…”
??? “快救她!快!”
??? “可是我…”
??? “别可是了!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快救她!不管用什么办法!”
??? “真的不管牺牲什么都要救吗?”
??? “是是是!快!”
??? 小王爷眼中闪过一丝无奈的哀伤,但随即又化作刚毅。他帅气的抽出斩妖剑凌空挥舞着,然后咬破左手手指,流畅的画起符来。符纸燃后化作一团白烟,随后升腾而起逐渐变红,一团团飘向落颜。
??? 大家都没反映过来发生什么的时候,他快速飞出剑犀利地刺进落颜的风俯穴,接着一团绿烟从她脑后袅袅地蒸腾出来,很快被风吹散了。
??? 落颜摇晃了几下倒在了地上。
??? “小姐!小姐!”丫鬟们纷纷跑过去扶她。
??? “现在她已无大碍,你们就放心吧!”小王爷掐了掐落颜的人中.离奇命案,落颜渐渐苏醒过来。
??? 见爱女没事,舞老爷松了一口气,摸出佛珠默念以祈谢上苍的保佑。
??? 落颜醒后发现自己还活着,立刻明白辛苦养大的鬼腿已经魂飞魄散。于是忍不住嘤嘤地哭了起来,那狼狈的样子看起来很是凄凉。
??? 花间突然跪倒在她面前,大声说:“姐,我知道你记恨当年我娘不救你们,让小娘葬身火海,你要报仇就冲着我一个人吧!请你不要伤害自己,也请你放过其他人!姐,求求你…”
??? 听了这话,舞老爷只觉得心里一阵绞痛,原来是他们害死小娘的?
??? “这是真的吗?”舞老爷怒视着身后的几房老婆。
??? “这…这…”大老婆支吾着说不出话来。
???这时,阵风吹过来,带着肃杀的味道,吹到那团黑雾上,黑雾里的人影被吹的后退了几步,抓在李博文脖子上的两只断手也飞进了黑雾里。黑雾里的人影发出声不甘的吼声,但是又无可奈何,退了回去,转眼就消失了。 这时落颜突然扭曲着表情大笑了起来!
??? 月亮忽地隐进了云里,夜更暗了。紧接着,一种奇怪而诡异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铿锵、铿锵”,听起来很是碜人。
??? 那脚步声在门外停了片刻,然后所有的门窗都被一阵强烈的卡若琳,桔子,洛洛,还有肯,他们都曾经是xx好朋友,尤其是肯,妈妈小时候还说要嫁给肯呢。先来帮卡若琳换衣服吧。你今天想穿什么呢?好,就穿这件红色的公主裙吧。咚咚咚。谁在敲门?"娃娃在干什么呢?"妈妈笑着走进来。风刮扯开来,发出炸耳的啪啪声。
??? 道士和尚们立刻预感到会有不详的事发生,全都跑得无影无踪。
??? 舞家上下乱做一团,丫鬟们尖叫着抱作一团,家丁们也都怕极了不敢去关门。连看门狗大黑都反常的在呜呜的低哼着,像是在哭。
??? “今天是几月初几?”舞老爷紧张的问着,像是想到了什么。
??? “九月初八。”大老婆颤抖着声音答到。
??? 舞老爷掰着手算起来,随后摇着头道:“不好,今天是百年之祭!”
??? “什么?”大家都迷惑的看着他。
??? “事到如今,我不得不说了。舞家的祖上曾与鬼定过约,每隔一百年就要带走一个舞家的年轻后代,按规定,只能带走后代中最美的女儿。”说完舞老爷的目光就停在了落颜身上。
??? 落颜又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没想到,最后我还是得不到我想要的!花间,我的傻弟弟,姐姐从没想过要报什么仇!因为放火烧小娘的人,就是我!我嫉妒她得到爹全部的爱!爹是属于我一个人的!爹应该只爱我一个!都是因为小娘,我才会被爹忽视,我以为小娘死了我就变成爹唯一疼爱的人,可我错了,爹还是无视我的心!自从小娘死后爹就没开心过,我知道是因为我不会跳舞,所以我一定要得到最好的腿,我要像蝴蝶一样在花丛里偏偏起舞!但现在,一切都没有了!没想到我吃了那么多苦,造了那么多孽,养了那么久那么久,到头来却是一场空…”她突然哽咽起来,颤动的睫毛像蝴蝶扇动的翅膀。
??? “原来我早已被定了生死?弟弟啊,你要好好的活下去,好好替我照顾爹,以后都不要记得有我这个姐姐!”她说完就掏出一把匕首走向舞老爷,大声对他说:“如果有来世,我不要做你女儿!”
??? “不!”舞老爷踉跄的跑过去,却来不及了。刀过封喉,落颜睁大着眼死了。
??? “落颜!”舞老爷痛失了爱女,无法承受打击昏了过去,家丁丫鬟忙把他扶进房里。
??? “姐姐!”花间抱着落颜的尸体哭喊着,他的声音已经完全是女人的声音了。
??? 月亮重新露出头来,照得地面银光闪闪。
??? 花间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异样,随后眼前变得白茫茫的,什么也看不见,意识也漂浮远去了…
??? 当他清醒过来时,惊奇的发现自己属于男人的那些特征都消失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前胸我抓住叶子的手准备逃跑,然而手下的触感冰冷干枯,绝不是叶子的手。我僵硬地转过头,发现叶子不见了,只剩下串不知何时蜿蜒到我身边的红色脚印。,软软的,没有错!自己真的变成女人了!
??? “怎么会这样?我怎么变成女人了?”花间惊恐的叫着。
??? “不,你没有变,因为你本来就是女人。”小王爷走过来扶起她。
??? “什么?”花间如坠五里雾中。
??? “当年你母亲怀孕的时候,曾到灵山算过卦,算出腹中所怀的女儿将在16岁不幸夭折,于是她挺着大肚子来求我师傅救她的孩子,师傅可怜你母亲,于是帮你做了性别转换以助你逃过这一劫,等此劫一过,你自然又能恢复女儿身。”小王爷解释道。
??? “怎么我娘从来没说过?”
??? “她当然说不出来,因为她不是你亲娘,你真正的娘是小娘。我还记得当年她满眼的忧郁,都是为了你!至于你现在的娘,我想可能是为了用儿子争宠,在你们出世时偷偷用你姐姐换掉了你。”
??? 听了这些,花间哭得更伤心了。因为她记不起小娘的样子,记忆只剩一个模糊的不停旋转舞蹈的倩影。
??? 当一个人想回想却无法回想出时,才更体会到回忆的苦。
??? “啊!”小王爷突然大叫一声,痛苦的捂住了胸口,重重咳了两声嘴角就溢出鲜血来,血丝像两条蜿蜒的蚯蚓。很快他就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 “你怎么了?阿晰!”花间忙过去抱住他。
??? “我今天…新婚,按规则不可以作法,会犯死煞,但只要你开口要我做的,死我都愿意做…”
??? “你…”
??? “住嘴!你不要说话,听我说,我怕我说不完…还记得第一次见你是在九月初八,你穿着一身白色纱衣坐在假山上,裙裳和长发在风里翻飞,好美好美,那一刻我告诉自己,我将是永远保护你的英雄,咳咳,我…特意把家布置成舞府的样子,因为我是真的真的想娶你,我…我早就知道你是女的,花间,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我想等你变回来,亲口告诉你,你是我的,最爱的…”话音到这儿就戛然而止了,他就这样带着未说完的话去了。
??? 一切怎么都同时发生了?
??? 好离谱,好突兀,根本无法接受,无法相信。
??? 还来不及去想明白,就都失去了去想的意义。
??? 花间拼命锤着地,泪如雨下。
??? 泪眼朦胧间,分不清是梦还是醒。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远处隐隐约约传来:“来一阵幸福的月光雨如何?”
??? 接着天空真的下起了小雨,月光下丝丝点点随风飘飞,那情景美得让人感动。
??? 阿晰被月光雨淋过后竟又复活了!他向着天空拱了拱手:“徒儿谢师傅相救!”
??? “你?”花间惊喜的看着他。
??? “别怕,我不是鬼!师傅用全部道行救了我这个爱徒,所以说我是真正的正派的长像出众法力高强深受年轻女孩爱戴年轻男孩崇拜的茅山道士!哈哈哈哈…”阿晰又狂妄的笑了起来…
??? (全文完)

标签:老婆姐姐弟弟妹妹

    上一篇:千年 下一篇:冥币 作者:饭桶弟弟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