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一尸两命 作者:zxc7269121

一尸两命 作者:zxc7269121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明嘉靖年间,在江南的一个名叫清河县的县城里发生了一件命案。
??? 这一天,清河县县令吴海义正在自家的院中睡午觉,突然听到有而且,正如那怪异老头儿所说,小茜会按照自己所想的那样,只要他想让她穿着衣服,她便穿着,只要他不想,她便是丝不挂的。人击鼓鸣冤,吴海义只好换上官服来到县衙之中。但见堂下跪着一位三十左右的男子,绫罗绸缎,一看便知是个商贾之人。
??? “堂下何人?我叫阿雅,我直觉得自己是这個世界上最悲惨的人。我是個女人,可是我却不能生孩子!有谁能理解我想做母亲的心呢?我变成了人们口中的怪人,因为从我的房间里时常传出小孩的哭声。那是我从网上下载的。喂常常抱着個布娃娃嘘寒问暖。为何鸣冤?”吴海义把惊堂木一拍问道。
??? “启禀大人,小人名叫陈栋,家住城西,因为常年在外做买卖,在家的时间很少。可我今天回到家中,便听说我那小妾自尽在家中,那小妾的腹中已有我的骨肉,那小妾一向与我的感情很好,绝不会无缘无故的上吊自杀的!望大人为小民做主啊!”说完眼睛流出了眼泪。
??? 吴海义一听出了人命,而且是一尸两命。不敢怠慢,马上带上捕快和仵作前往陈栋家。
??? 没过多久便来到了陈家,家中的下人已经开始在张罗丧事了。
??? 吴海义等人随着陈栋来到了他小妾自尽的房间。他小妾的尸体已经从白绫上弄下来放在了床上,现场已经被破坏了。
??? 吴海义见了很是生气,对陈栋问道:“是谁把尸体取下来的?”
??? 陈栋老实的回答道:“是小人弄下来的,小人看见雪儿这般,心痛不已!”说完哭了起来。
???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破坏了现场!如果你小妾真的是被人谋杀的,被你这么一搞,有些线索也被破坏了!”吴海义也不管陈栋伤不伤心,对着他就是一顿呵斥。
??? 陈栋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低着头呆在了一边。吴海义叫仵作去验尸,自己就在房间中打量。房间里已经有许多脚印了,就算凶手留有蛛丝马迹也完全被破坏了。找了一阵完全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
??? 这时,仵作的验尸报告也出来了,死者是死于凌晨左右,身上没有外伤,初步断定不是死于谋杀。
??? 陈栋听到这个报告后,跪在地上边哭边说他小妾一定不是自杀的。吴海义见陈栋这般,也不好再呵斥他。吴海义走到床边打量着尸体,见其翻白眼,脸色发青,舌头微吐。
??? 突然,吴海义脑袋灵光一闪,立马对仵作说道:“李师傅,你量一下死者的身.磅高!”
??? 仵作领命而去,一会仵作对吴海义说道:“启禀大人,死者身高四尺七寸!”
??? “嗯,你再去量量那白绫和 椅子之间的距离!”仵作只好领命。
??? “大人,有五尺的距离!”
??? 吴海义听后,点了点头后对陈栋问道:“是谁先发现你小妾死在房中的?”
??? “是一个生前服侍我小妾的丫鬟!”
??? “你去把你的家里的人全都叫到大厅,本官有话要问!”
??? 这陈栋的父亲陈祥是一名秀才,几次进京赶考名落孙山后也就心灰意冷回到家中;陈栋是家里的独子,正妻帮他生有一女,后来陈栋在外做生意带回来死去的小妾,这小妾原本是风尘女子,他父亲陈祥当初曾极力反对陈栋纳她为妾。
???"你嫌臭就把布娃娃还给林阿姨吧,她太可怜了。"我喘着气说道。 问明情况后,吴海义觉得这件案子中陈栋的正妻嫌疑最大,一是陈栋的正妻经常与小妾为难;二是陈栋的正妻生下一女后便步能再生育,现在陈栋的小妾怀有陈栋的骨肉,如果生下一子,必然会动摇她的地位;三是昨晚有丫鬟看见陈栋的正妻进了小妾的房间,过了一会就出来了。
??? 吴海义叫捕快把陈栋的正妻带回县衙先关押起来,陈栋的正妻一个劲的大呼冤枉。
??? 回到县衙后,吴海义对陈栋的正妻问道:“陈李氏,本官问你,你昨晚到韩雪儿的房间里干什么?老实交代,如若不然,大刑伺候!”
??? “我只到她房间里聊了会天!”陈李氏回答道。
??? 吴海义听后大怒,把惊堂木一拍对衙役说道:“来人,大刑伺候!”
??? 陈李氏见衙役带着刑具上来了,吓得直磕头,边磕头边求饶道:“我交代,我全都交代!昨晚,我熬了一碗保胎药给韩雪儿喝。”
??? “你那药是保胎药吗?”
??? “是保胎药!”陈李氏点了点头。
??? “来人,给这犯妇上刑!”
??? “啊!”陈李氏被竹夹夹得死去活来。
??? “大人,我招,我全都招!”陈李氏受不了大刑。吴海义叫衙役门停止用刑。
??? “我给韩雪儿的不是保胎药,是打胎药!”
??? “你为什么要给她送打胎药?”
??? 陈这天,叶琴的大哥哥结伴出去玩,他们打算找几个妞好好的玩玩,因为叶琴的死,让他们有些害怕,虽然叶琴妈妈那个贱人为了钱,就连叶琴死了,也没有找他们哥俩的麻烦,可是他们害死了个人,心里还是害怕的。李氏咬牙切齿的说道:“自从老爷把韩雪儿那贱人带回家中后,老爷便不再理会我,我恨,我恨不得弄死那小贱人!我知道那小贱人如果给老爷生下个一男半女,我在家中更加没有地位,所以我想那是那个剩了半瓶的矿泉水。那贱人的孩子打掉,谁知那贱人知道自己喝的是打胎药,而不是保胎药就上吊了,真是老天有眼啊!”陈李氏说完后大笑起来。
??? “你有没有亲眼看见韩雪儿上吊自尽?”
??? “我没有看见,当她喝下打胎药后,我便走了。”
??? 衙役把陈李氏押进大牢后,吴海义把今天的事在脑海里想了一李明,年前来到这座城市,个仍然怀揣着梦想和期望的年青人。城市中对他这样的人的称呼不断的在改变着。从最开始有些侮辱色彩的农民工到后来听起来不那么刺耳的进城务工者,再到现在变得高大上的产业工人。遍,觉得这陈李氏不是凶手,但除了她之当晚,出版社为范国强办了场豪华外,其他人都没有嫌疑。吴海义觉得明天还是要去趟陈家看看。
???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吴海义等人来到了陈家,那韩雪儿的尸体已经入殓。韩雪儿的死好像并没有对陈家造成多大的伤痛。只有陈栋和他的母亲比较伤心,从陈祥的脸上根本看不出死得是他儿媳妇。
??? 吴海义觉得很是奇怪问道:“陈老爷,你好像对韩雪儿和她腹中的孩子的死并没有多少伤痛?”
??? “县令大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老朽家中出了这等事已是家门不幸!老朽现在是心如刀割啊!”
??? “陈老爷,本官刚才失言了,请勿见怪!”吴海义陪了一礼。
??? “县令大人切莫如此,折煞老朽也。”
??? “陈老爷,韩雪儿死的那天晚上,你就没有听见她房间里有什么异响?”
??? “老朽昨天不是跟县令大人说了那个女人说话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是我的床,还给我,还给我"张听着这声音,感觉离自己越来越近,就好像说话的那个女人,正边说着话,边朝床这边走过来。吗?韩雪儿出事的那天晚上,老朽在书房看书看到深夜才回房睡觉!”
??? “陈老爷中间就没有出去过?”
??? “县令大人,你和话是何意?是否怀疑老朽是那凶手?”陈祥显得很是激动。
??? “本官只是问问罢了,并没有怀疑陈老爷真的生气啊,想想自己跟苏芬都快这夜,刘玥睡到根本不安稳,她睡不着,望着对面的姚雪,她就越发奇怪,她感觉姚雪有点奇怪,跟平日里的姚雪大相不同。走过是来个春秋了。苏芬结婚的事自己的父母知道了,而她居然后知后觉的。。陈老爷还没有回答本官的问题。”
??? “那天晚上老朽没有踏出书房半步!”陈祥的话刚说完,就听见陈祥旁边的小女孩脱口说道:“爷爷说的不对,那天晚上燕儿分明看见……”
??? “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还不快出去!”那小女孩还没说完,便被陈祥喝断。
??? “陈老爷怎么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小姑娘,过来!”吴海义向小女孩招了招手。
??? 小女孩好像被陈祥刚才的喝斥吓到了,站在一旁低着头。
??? “县令大人,小孩子不懂事,我们还是谈我们的!”陈祥看起来很紧张。
??? “陈老爷,有时候孩子的话比大人的更可靠,孩子不会说谎!小姑娘,过来,叔叔有话要问你。”
??? 小女孩还是站在原地不动,两眼看着陈祥,吴海义见状笑着走到小女孩身边,摸着小女孩的头问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了?”
??? “我叫陈燕,今年六岁了。”
??? “你刚才说那天晚上看见你爷爷去了哪里,能告诉叔叔吗?”
??? 陈燕看了看陈祥后说道:“我看见爷爷进了雪姨的房间!”
??? 吴海义笑着摸了下陈燕的头,说道:“燕儿,你先出去吧!叔叔还有话要和你爷爷说。”陈燕听后乖乖的出去了。
??? “陈老爷,你不打算说点什么?”
??? “老朽没有什么好说的,县令大人不会仅凭小孩的一句话就抓老朽吧!”陈祥显得很是镇定。
??? “当然不会,可本官想知道那天晚上你去韩雪儿的房间干什么?陈老爷可是饱读诗书的人,半夜跑到自己儿媳的房间不会是去吟诗作对吧?”
??? “县令大人,你好歹也是个读书人,怎能讲出这样的话!”
??"不久前?告诉我正确的时间,天?周?或者半年前?"警长的语气听起来不太相信我。? “陈老爷,你既然知道自己是读书人,就应该讲实话,要不然枉读了这么多年的孔孟之道!”
??? 陈祥听完后,垂下了脑袋,叹了口气道:“韩雪儿是老朽杀的。”
??? “你为什么要杀他?”
??? “谁叫她不守妇道……”
??? 原来,陈祥一直反对自己的儿子陈栋纳就在帕特森束手无策的时候,乌鲁穆突然伸出颤抖的手把抓住了他,用微弱的声音说:"不要管我了。"韩雪儿为妾,这韩雪儿乃是风尘女子。陈祥深受朱理程学的思想,认为娶了韩雪儿有辱家门。可陈栋坚持要纳韩雪儿为妾,陈祥也没有办法,只好同意。可是婚后除了陈栋和他母亲外,其他人都不给韩雪儿好脸色。婚后没过几天,这陈栋就外出做生意了,很少回家。过了两三个月后,韩雪儿身体出现了不适,请郎中来看说是怀孕了。陈祥听到这个消息后,很是生气,他以为韩雪儿肚子里的孩子是别人的,以为韩雪儿趁自己的儿子出去后,奈不住寂寞和别的男子勾搭上了。陈祥为了家门的声誉,决定杀死韩雪儿喝腹中的孩子。
??? 那晚,韩雪儿喝了陈李氏的打胎药后不久,肚子就开始疼痛晕了过去。恰巧这时候陈祥进来了,陈祥进来后二话不说,把白绫挂好后,抱起韩雪儿挂在了白绫上,直到韩雪儿断气后才走出了房间。
??? 陈祥本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可谁知道百密一疏。被自己的孙女看见自己进了韩雪儿的房间;还有这韩雪儿身高只有四尺七寸,然而那白绫和椅子之间的距离却有五寸,显然韩雪儿不是自己上吊自尽的,而是被人谋杀的。
??? 陈祥知道自己犯了死罪,不可饶恕,一头撞在大厅的柱子头破血流而死。

标签:爷爷尸体

    上一篇:得道高人 下一篇:红衣女鬼的凶宅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