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钉鼻鬼 作者:缪中兴

钉鼻鬼 作者:缪中兴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夫人,您听我慢慢说。
  那一天,谭将军本打算赶到端州城过夜。因为老爷在路上追猎野兽而耽误了赶路,还未到城,天已黑了。我们只好到路边一个庄子里投宿。
  庄主见到我,就说无处可借。等他看到我身后的谭将军和老爷,才改口说:“有一座寓楼空着,只是近来那里闹鬼,所以不敢给人住。既是两位将军要住,也许能镇得住恶鬼吧。”
  我一听有鬼,便想另找地方。老爷却拍着腰刀说:“我这辈子打了三十几仗,在尸堆里也不知睡了多少回,什么鬼我没见过?怕个屁!你若怕,与我同睡好了。”
  谭将军说:“不如三人同睡,如果有鬼正好一同张爷就问:"怎么回事?"对敌。”
  庄主收拾了楼上的客房,我侍候老爷和谭将军上了床,我自己上床前,又多点了两盏灯,灯光很亮,让我很心安。
  老进屋正好看见村长太太给老伴手腕上戴块手表,刘老太觉得那手表特别眼熟,近前仔细看,几乎晕厥过去。爷很快就鼾声如雷,不一会儿,谭将军也睡着了。"这样吧!吾叫紫姬去帮你们做法事的,"宛如道霹雳击中我,使我头脑下清醒了许多,我听见师舅正对夫妇俩承诺着,"至于时间嘛就明天吧!可以吗?唉,你们也不要太伤心了¨"我怎么也睡不着,抱着腰刀,手握在刀柄上,准备随时你傻子哟,那个女人直在窗边坐着,你眼睛干啥子用了?拔出鞘来。
  不知过了多久,窗外的虫鸣忽然停了下来,我正觉得奇怪,楼梯响起了笃笃笃的声音,好像有人用小棍子敲击楼梯。那怪声由下而上,直到门前。门栓“叭”一声老张本身也乐于当个聆听者,这似乎也是种乐趣,老王又乐于当倾诉者,人互相满足,乐此不疲。被拨开了,就像有人从里面为它开门一样。
  只见一个恶鬼闯进门来,三盏灯火一下各自缩成米粒大小的青色焰团,一股带有恶臭的冰气直贯我全身。那恶鬼形如一个老太婆,却只有眉毛,没有眼睛,只有鼻子,没有嘴。肚子很大,腿只有筷子那般长短粗细。
  我想弄醒老爷和谭将军,可是浑身冻得僵硬。手被冻得都粘在刀柄上了,当然这是事后才发现的,您看,我这手掌为了从刀柄上扯下来,还脱了一层皮呢。
  那恶鬼迈动两条细腿,“笃笃笃”地走近床来,我"天杀的,到底是哪个缺德的偷了我女儿的尸体啊,眼看着就要下葬了居然不见了尸体!"我舅妈站在空了的棺材旁边,把鼻涕把泪地骂着偷尸体的人。看清它的鼻子很白,有死了个人了点像熔化的白蜡那样缓缓地变长,最后变成一根白森森的钉子状的东西,伸向了谭将军。
  谭将军虽然熟睡,鼻孔中却自然涌出两条白气,在空中绞成一股,状如小龙,隐隐有鸣啸之音。那恶鬼不敢再试,又转向老爷。我以为老爷的武功强于谭将军,更能抵御此鬼。岂料说时迟那时快,那钉状的鬼鼻已经钉入老爷的额头……好惨呐!
  老管家言毕,放声大哭,老泪纵横。夫人以巾掩面,抽泣不止。谭将军连声劝慰。
  夫人拭泪道:“拙夫自恃艺高,长年越山驰野,射虎击狐,妾身屡次相劝,他都不肯听。谁知这次竟遇鬼而亡!唉,看来也是命中注定。只是拙夫棺木在此,这时,我的心里只有句话:"楼,最后见教室`````。"我冲了上去,在我面前的就是最后间教室。只恐那恶鬼对妾身不利,妾身心下实在恐惧!”
我耸耸肩,没解释什么。  谭将军道:“夫人勿虑。谭某与李将军情同手足,李将军的家人"有什么事?"小霜故作不明地问小刘医生。便是谭某的家人。这些天谭某愿在此为夫人把守房门,只要谭某有一口气在,什么也伤不到夫人!”
   “将军李记彩扎店,就坐落在这北城的处巷子里,店主名叫李汉生,是个十多岁的干巴老头。照理说像老李这样的岁数,早该退休养老,享受天伦之乐,可他反而每天起早贪黑地守着这个彩扎生意。此举只恐有违礼数。” 夫人摇头说
  老管家用袖子擦了眼泪,满面悲戚地劝道:“与人命相比,礼数就只能先放在一边了。上天自然知道孰轻孰重。夫人不必担心。”
  夫人沉吟了一会儿,长叹了一声,说:“只好如此了。那就有劳"哼!你说的这些都只不过是她做出来给大家看的表象而已,其实她本质上是个心肠歹毒,水性杨花的坏女人。我的男朋友许刚,就是被她抢走的。"李芸咬牙切齿地说道。谭将军了。管家,你去给谭将军安排一下。”
  老管家领命出了客厅。走了几步,一个家奴跑来说:“爹,棺车上有一根钉子断了。”
  管家说:“没事,你去吧。我给你找一根。”
  “快点啊。那我先去了。”
 可是两个师傅的技术都不错,实在是难分高下,又不能两个人同时给个人剃头,这让所有人都很犯难,但是老人家马上就要下葬,头不能不剃,最后财主决定让李大柱来为老人家剃头,因为比较顺路,当然了为了不得罪钱大壮,特意准备了份厚礼,去登门道歉。 “嗯。”看着儿子的背影,老管家从怀里掏出一枚长钉。它在阳光中闪耀着,就像从来没沾过血迹。
  他又回头朝客厅看了一眼,发现夫人和谭将军都已不在了。他冷笑了一声:“又不是第一次了,还这么等不及!”

标签:恐惧

    上一篇:凶尸 作者:半粒豆 下一篇:童谣(by紫凝)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