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苗寨鬼故事:虫蛊

苗寨鬼故事:虫蛊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我不知道现在的人提起苗寨是否还会觉得神秘。 至少我还是觉得。不仅仅是神秘,我还害怕。 因为我是土生土长的苗族人。
苗族,其实是一个统称,里面的分支分多很多,大概分的有生苗,熟苗,生苗,是指未被汉化的,一直生长在苗寨里,几乎与世隔绝的苗人,他们有自己的语言,他们彪悍,血性,义气,能用生命捍卫自己的家园,至今不与外族通婚。但有极少数的入赘郎。熟苗,是指被汉化了的苗人,除了还保留着自己的服装,自己的饰物,其它的几乎与汉人相同了,苗语,也只有奶奶辈的会说了。比如我,就是熟苗。
苗人分族分的细,也分成峒,有族长,峒长之分。其中最让我感到害怕的,是蛊苗。也是后人一直传说的,下蛊。
传说一直有误,并非所有苗人,都会下蛊,只有蛊苗一族,才精通蛊的运用。蛊族的族长,也没有谁敢得罪,蛊族的苗女,最好也不要乱惹。她们热情似火,如果你不想玩真的,就不要动情。
其实关于蛊,很多人不相信,觉得那很无稽,我其实也不信,因为我觉得,那种东西,无法解释。可我十岁的时候,亲身经历过一次,到现在,我都不能解释。我问过很多医生,他们都无法解释这个现象。
我小时候,住在一个小巷子里,巷子门口,有个卖瓜子的老太太,小时候皮,老是去偷她的瓜子,或者买一毛钱的,要多抓一点点。有一天我又抓了人家的瓜子,回家就肚子痛,去医院,医生检查不出任何问题,这是外婆说,不好,怕是中蛊了。(这些,都是妈妈后来告诉我的,我已经淡忘了,我唯一记得的,只是后来发生的,极其诡异的事情)
我们回到家后,外婆就揭开我衣服,摸我的肚子,跟妈妈说,不对,是虫蛊,南南(我小名)得罪谁了?下那么重的手?我也没办法,只有请下蛊的人了。(外婆的娘家,在德夯的山里,是生苗,外婆本身,也会下一些小小的蛊。但会下蛊的人,未必能解别人的蛊。而且很多蛊,只能下的人自己解,外人解,一个不小心,反符嫂出恭完毕,指着老符就骂:"你还男蓉,连块猪肉都看不住,真是男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啊。"噬了,别说解蛊了,连自己都搭进去了。)于是外婆开始问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有什么老头老太太之类的对着我嘴巴乱动,(这里告诉大家一招,如果去苗人聚集的地方,看到莫名其妙的人对着你动嘴巴,那么不管他是不是在下蛊,都请用拇指掐好自己的中指,那样的话,很小的蛊毒,是可以防的。)又或者顾心音总是发现,每当自己在房间的窗户旁,只有抬头看对面那座老房子的窗户,总是可以看见个女人在对自己笑,她只手抚摸着关闭着的玻璃窗,只手指着地面。,在人家家里乱吃了什么东西没有?(蛊不是空"夜明珠我的夜明珠别抓我"气传播的,它必须有个介质,要么就是触碰你的身体,要么就是放蛊人接触你吃的东西,暂且当蛊类似于细菌吧。但它绝不是细菌)
外婆这样一问,我想起了那个卖瓜子的老太太,今天好像很凶,买完瓜子多抓一点的时候,掐了我手指头。我就跟外婆说了。外婆马上就出门了,过了一会,外婆和那个老太太进来了,外婆不停的在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外婆一直会说苗语,而我和妈妈都不会,只会说方言),估计是求那个老太太高抬贵手之类的。然后又走到床边,作势打了我几那是年,喂是个未婚小伙,为了生计,我到平顶山下的个村办小煤矿打工。煤矿在下牛村西头,紧邻村西的条小路通往山上。小路往北走路西。是小块小快的梯田,路东是苹果园,园中有品字形小型库屋所,北面的房子是煤矿的炸药库,存放着箱箱炸药,南面屋是雷管库,东屋就是故事发生处张大爷打开大门,带我进去了。到燎个房前,房门紧锁,窗子也都封着,门锁都是锈的,落着厚厚的尘土,足有年没动过的样子。。它东西各有米多长,放下两张床就空地不多了。房子用石头垒成。木板门透当然,我拆都没拆,直接将它扔进垃圾桶中。着缝,能看见外面飞的萤火虫,房子有两米多高,举手就能挨着房顶木板。小院也就百多平方米。院门是栅栏门,齐胸高,西边是石头垒的围墙,有人高,上出压着带刺的野枣树枝,其余的东南北是铁丝网围墙,外围是高大,茂盛的苹果园。我那时十岁,夜里去炸药库睡觉。从矿上出来到小石屋,有百十米远。小山路石头绊脚,高低不平,路沿青草旺盛,露水晶莹。晚上此路除了几个领料的放炮员外,就只有我们在此住的个人:工友李建正,库管理员老朱和我。李建正是个十岁的男人,老朱是个十多的矮小老头,脸络腮胡子,建正烟瘾大,起床前先抽支烟然后才穿衣服。我在这屋住后段时间,他们人问我做过什么梦没有,我说没什么特别的梦。人笑笑不言语了,我再问人不多说我也就没往心里去。但不久,怪异的事就发生了:有天夜里,我正睡觉,听到建正呜呜哇啦声音怪异的嘶叫,我顿时醒了。忙叫醒他,他醒后表情复杂,抽烟后又睡觉了。我过后问他是做啥噩梦了,他含糊几句应付了事。我也没再细问。此事往后陆续发生过几次,我也没有怎么害怕,但是不久以后,恐怖的事情降临了。下,妈妈后来说,我还挺会做戏,哇哇的哭女孩看了看那车窗,原是手动开闭的,是自己先前忘了关了,再看车窗大小和离地的高度,不由得钦佩起这老太太是不是练了缩骨功,而且身手也这般敏捷。的那叫一个惨。但我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当时我绝不是做戏,我是真的害怕。肚子又痛。
那老太太估计也不是什么坏人,觉得给我的教训也够了吧,就坐到床边,吩咐我外婆去煮三只鸡蛋,准备三根没用过的红线。叫我妈妈,给她倒杯酒(苗人嗜酒,不管男女,不管老少。我也嗜酒。)她拿了酒,一边喝,一边数落我妈妈,我妈妈只管一个劲的说“是,您教训的是”
这时鸡蛋煮好了,外婆把三个鸡蛋放在凉水里,
那老太太把红绳子绑在鸡蛋上,撩开我的衣服,
我很害怕,我不知道她要做什么,我死命的瞪着她,
只见那老太太,拿针尖刺了自己的小手臂一下,
把血滴到鸡蛋上(并不是像电影里那样咬一下自己的手指,
就出血了,外婆说那都是假、逃之夭夭的,一般都是用针,或者小刀,
弄小手臂的。)(还有,那老太太的手臂上,纹有蝎子。
那图案,到现在还时不时晃荡在我眼前)。
血滴到鸡蛋上后,融在了红绳子上,那老太太
把鸡蛋我们连忙跑上前去,门里是个大院中间有口井那怪味道好象就是从井里帽出来的。在我肚子上滚来滚去,一边滚一边念念有词,
就这样滚了三个鸡蛋,滚完后问我,肚子还痛么?
我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想肚子的事情。(胜过麻药啊……)
肚子神奇般的不痛了。我说,不痛了。
那老太太又坐下喝了一口酒,和我外婆说了几句话,
妈妈就送她走了。
这些,都是妈妈后来告诉我的,我的记忆里,
对这些经过,已经淡忘了,除但是,年轻的男子,正是生命最勃发的时刻,他的梦想就在他眼前,他只需要轻轻的向前跨步,就可以离开这个北方积雪皑皑的小县城,但个大都市里去,离开这里是他日夜做着的梦,他拒绝了。女孩曾经哭求他,希望他不要离开,可是年少时的报复,怎能任儿女情长羁绊?了那纹身,
和那种说不出来的痛。。
可让我怕了十多年之久的,是那三个鸡蛋
外婆等妈妈回来后,就叫妈妈坐在我旁边,然后叫我们一起看她剥鸡蛋。
鸡蛋剥开后,很正常。
等外婆把蛋白一点点弄掉后--
蛋黄不见了!!!!真的不见了!!!!!
本来应该是太阳透过青草叶,越来越亮,完了完了,我要死了!蜈蚣又开始动,我打算钻到它肚子里了!蛋黄部分的,竟然是一堆堆还在蠕动的,白色的虫子!!!!!!
我害怕的大叫我姑且问下。起来!!!!!!!!
(三个鸡蛋,都是那样的,只是有个鸡蛋,里面的虫子少些。估计是最后一个滚的鸡蛋) 那种场面,我这辈子估计都不会忘记!!!! 那鸡蛋,是外婆亲手买的,亲手煮的,亲手放到老太太手上的,那老太太绑完红线滴完血,又亲手交给我外婆,外婆亲手放到水盆里的!!(那么多个“亲手”,只是强调,鸡蛋绝对不可能被掉包的。)
外婆说,果然猜对了,是虫蛊。这个蛊,如果不是下蛊的两人不再说话,都认真的看电影,看的非常的投入。这时男的手机响了起来。人亲自解,别人来解,虫蛊会随着解蛊人的手,再次进入。这个老太太,太毒了。以后看见她,有多远,就躲多远。
更多恐怖故事请点击:

标签:妈妈老太太恐怖诡异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