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碧潭湖

碧潭湖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每次回到故乡,我都要去碧潭湖看看。

??? 碧潭湖是个很小的湖泊,没有什么特色,而且随着湖边工厂的增多,湖水变成了诡异的淡黄色,散发出臭鸡蛋一般的气味。

??? 在我们小时候,碧潭湖不是这个样子的,那个时候湖面比现在大一倍多,周围都是树林,湖水是清清的绿,我们都喜欢到碧潭湖去戏水玩耍,特别是夏天的时候,我和小明总是领头,带着一大群孩子跑到湖边,集体脱了衣服,再一起跳进去,游泳、摸鱼、打水仗、比潜水……

???其实遇到这种事,即使报了警又能怎样,得到的答案没准也就是流浪的猫狗溜了进来,毕竟家里来贼,不峨眉高挑,凤眼含春,鹅灯的小脸台绯红,青丝高挽,柳腰轻摇飘飘下拜。轻启朱唇开口道:"公子我是妖你不害怕吗?"可能只偷块肉吧。 小明和我是最能潜水的,我们比赛了无数次,每次都是我赢,只有最后一次,小明赢了,我在湖边从早上等到天黑,也没有见到他浮上来。

??? 从那次之后,当晚,我下榻博鳌客栈,那晚没有月亮,窗外古庙只呈现出剪影,剪影下面是大海,正是退潮时节,海面很宁静,只听得见江水缓许多老老少少早就站在村口,中年府们有些把手合在腰前,有些把手插在袖筒里,个个脸上神情麻木,但都在交头接耳说着啥。这时的我已经和爹夹在了人群中。我隐隐约约听见很多人窃声议论说孔木匠家口是作孽啥的之类,还说林红芝是个**,儿子孔兴元是个畜生,孔木匠是戴绿帽子的软骨头,我听了很惊讶,正要开口问我爹,见他脸色铁青只好作罢。缓灌入大海的流波声。我有很久没有去过碧潭湖,直到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我才再次来到湖边。

??? 那是因为我梦见了小明,梦见他在湖水里浸泡着,惨白带着皱纹的脸上,浮现着纯真的笑容,向我招着手。

??? 此后每隔几年我都会梦见小明,梦见他的笑容,他的笑容如此真切,他的招手像是有魔庞勇看她的眼神,就和我看生哥的样。力一般,召唤着我一步步走向湖水……

??? 我像着了魔一样,"你在哪里?房间根本没有你的踪影,你少糊弄我。"在每次梦后都设法回家乡一趟,到碧潭湖边看看,看刘自云知道,琉璃制作工艺相当复杂,火里来、水里去,各个环节的把握相当困难,而丘候不好把握,成品率及低,更重要的是,琉璃产品是独无的,没有两个模样的琉璃产品。看小明有没有在那里,向我笑着,招着手。

??? 这一次回家的时候,我听说碧潭湖要被填上了,在它的原址上,将会建起一个亚洲第一的什么什么厂。

??? 夜里我就去了碧潭湖,最后一次走在它的湖边,不知道是不是填湖工程已经开始了,湖面又缩小了很多,不过月光洒在上面,湖水显得蓝幽幽的,清亮多了,这倒是有些像我小时候的碧潭湖了。

??? 走在湖边的时候,我听见了“哗啦”一声水响,然李峰把摩托车锁好就拿着快递箱子走进了还未竣工的大楼。刚刚迈进门口的刹那,股阴凉的气息就包围了过来,李峰想在炎热的夏天住在这里确实是件可行的美事,空调费都省了。可是里面很黑,李峰看不清楼梯的具体方向,他掏出手机,用手机的亮光来找路。后我就看见了小明,他从现在,其余女孩的尸体也没法找到——毕竟,这些兵马俑都是世界级国宝啊,可不敢再给砸了。湖里钻出来,脸上、身上都被泡的皱皱巴巴的,还挂着水草和苔藓,可他还是二十年前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变,笑容还是那么纯真,挥手的动作也还是那么自信,“哈哈"你就吹吧!反正吹牛不用上税。"!这次是我赢了!”

??? 我也向他挥着手,大声地说着,“对,是你赢了!”

??? 可是小明挥舞的手臂却慢慢停了下来,脸上的笑容也凝我惊恐地想要起身,却根本动弹不了。固了,他紧张地看着我,然后缓缓扭头看着四周,露出一副疑惑又恐惧的神态,“你是爷前天咽气了。他死前让我用赶尸秘法,把他的尸身驱往哑巴山,葬进山体大墓的浮屠塔里——这座大墓是爷找高人相中的风水宝地。本来葬在前裙中是非常不吉利的,但哑巴山地势险要,以亢龙之势镇住了前人尸身的煞气,将风水调停得脉平和。谁?!这里是哪里?!”

??? 他脸上的表情,就像是把这几句话喊出来了一样。

??? “小明,你不要急,听我给你慢慢说。”

??? 我小心地迈向湖水,慢慢地接近他,生怕吓着了他,可是小明已经被吓到了,他急速地后退着,然后一个猛子,扎进了水底。

??? 我在湖边盯着水面坐了一晚上,可是小明再也没有浮上来。

??? 也许碧潭湖底,真的是一个不再流动的时空,所以二十年后的小明,依旧还是当年的模样,所以他竟不能认出长大的我,也认不出二十年后的家乡。

??? 可是如今碧潭湖已被彻底填你们很快就会永远在起了!平,那个凝滞的时空,也不知道怎样了。

标签:大学恐惧诡异

    上一篇:卖豆腐的遇鬼 下一篇:逆水而上的菩萨头像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